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王以亮油畫集
  • 作者:
    王以亮
  • 出版者:
    臺南縣立文化中心
  • 出版日期:
    民國87年4月
  • ISBN/ISSN:
    957-02-1121-0
  • GPN:
    030749870170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精裝/26*27.4cm/137頁
  • 定價:
    NT$350元

|書序|

 

昇華心靈,藝術永恆

 

    誠然「生命是短暫的,藝術卻是永恒的」,藝術工作者以創作來表達生命內在的心靈意境,同時用以提昇人們的生活氣質與內涵,因此,藝術對社會的影響與貢獻著實源遠流長。

    然而,從事藝術文化工作,卻非一蹴可幾的,需要一步一腳印,長時間的經營,以及與眾不同的創意,才能有所成就。王以亮先生年紀雖輕,卻能以獨特的畫風名揚國內外藝壇,實屬難能可貴,也是本縣之光。

    畫家王以亮先生出身本縣後壁鄉,自幼習畫,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赴義大利深造,獲得義大利國立米蘭藝術研究所最高等文憑,成就非凡,在歐洲期間,應邀展出作品,深受讚賞。其獨樹一格的畫風,畫面洋溢出強烈亮麗的色彩,律動的線條更牽引內心的情感,畫裡有一股感人的熱力,這種情感的表現,正是台南人的熱情。他的創作理念結合了藝術、科學與哲學,作品不僅繼承傳統的藝術價值,同時也大膽的向前邁開大步,突破傳統的繪畫語言,建立一種嶄新的美學術語,呈現創新的風貌。令人觀賞後,由視覺觸動心靈,蘊育情感,回味無窮。

    欣逢八十七年正月,本縣文化中心邀請王以亮先生回鄉首展,展出多年來的傑作,特別的心境,特別的感情,特殊的風格,饗宴大眾的心。同時出版作品專輯分享藝術同好,值此專輯付梓之際,特致上賀忱,並祝展覽活動圓滿成功。

 

縣長  陳唐山

 

畫藝精湛,獨樹一格

 

    王以亮先生是本縣後壁鄉人,年方三十四歲,自幼醉心藝術創作,多年來努力耕耘,已有十分豐碩的成績。鍾情西畫的王君,文化大學畢業後遠赴義大利米蘭美術研究院留學,旅居義大利五年期間,曾在歐洲展覽三十餘次,應邀個展十多次,知名美術館如亞奎拉美術館、熱內亞美術館以及米蘭文化中心等都展覽過,並永久收藏過他的作品。在歐洲,短短五年有五十多幅畫受到青睞,甚至有一家畫廊慕名想為他開畫展賣畫,卻驚訝地發現他竟是個未滿三十歲的年輕外國小夥子,一時傳為美談。一個出身台灣鄉下的草地囝仔,能有這樣的成績,著實令人感動;尤其,民國八十四年王君獲波隆納市政府邀請個展,同年年底國際藝術節大展中,波隆納市長特頒藝術家金牌獎給他,而被譽為「中國的梵谷」、「東方明亮之星」,這是東方藝術家在義大利首創的殊榮,難怪鄉親父老稱他為「草地狀元」!

    王以亮的作品,最大特色是完全沒有直線,並結合東方太極圖騰與西方藝術,以綿綿相續婉轉如波的線條,展現陰陽兩儀揉相濟的張力,以強烈的互補色與對比色,展現太極環環相扣的生命力。在義大利留學期間,自由的創作風氣,帶給他許多創作靈感,其中塞尚畫風對他有極大的影響,並非墨守成規的他,結合太極與新幾何原理而開創出國人的新形象畫風,不論在中西藝壇都令人耳目一新。回國後的王以亮,回到故鄉後壁定居,執教於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致力推廣美學教育不遺餘力,今年更經省文藝作家協會選為中興獎得主,成績令人刮目。

    論語有句話說「德不孤,必有鄰」,意謂有個有德行的君子,是不會被孤立摒棄的,必定會有願意親近他的人。藝術創作的領域也是如此,優異的創作或許一開始給人曲高和寡之感,但其奧妙風華總有被世人喜愛接納的一天,甚至千古流傳。草地狀元王以亮的作品,是前衛的,新潮的,不能以傳統的眼光給予評價,很高興看到鄉親子弟在藝壇開創現代藝術的新潮流、新風格,期勉王君在創作之路上更加精進不懈,相信假以時日必有更加傲人的成績表現,為縣爭光。欣見王君集結多年心血作品編成專輯,付梓之日,特為之序。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  主任  葉佳雄

 

立足本土,放眼國際

 

    藝術是跨越國際的文化表現,需植基於個人獨特的理念與思維,就如同樹木之盤根錯節於土壤中,再各自延生出不同的主幹、枝葉,獨具姿態、各領風騷。藝術亦然,需紮根於本身固有鄉土文化的思想,才能幻化成與他國藝術工作者截然不同的風格,所以藝術是蘊含內在思維,自由展現於外的活動,唯有如此,藝術創作才有生命,才能令人感動。

    王以亮先生是本校設計學院空間設計系專任講師,教學認真負責、專業知識豐富,對學校各項工作熱心參與,深受師生肯定與愛戴,在專業研究工作上積極深入,努力不懈,不斷的發表作品與舉辦畫展,也經常參與國際性的活動,以及推展社區營造,曾多次獲得國內外的大獎,並受到一致的肯定與讚賞,他不僅是一位優秀的教師,更是藝術界一顆閃閃發光的新星,欣聞元月王老師受邀於台南縣立文化中心舉行油畫個展,並將出版畫集,正可將他的作品介紹給喜愛藝術的人士,讓大家來欣賞他的創作。

    藝術追求的是真、善、美,而藝術作品所欲表達的,也正是真、是善、是美。一幅畫作工筆細描,栩栩如生固是佳作,但風格獨創、意境脫俗,能予人心靈另一種啟示,更為可貴與不朽,王以亮老師的作品,觀念新穎、造形現代、色彩富變化,他全以漩渦狀筆觸作畫、是一個個的互動、一簇簇的交融、一團團的幻化、一座座的太極、陰陽相生、虛實互補、他啟發視覺、感動心靈、默化生活、啟示真理,表達愛的最高境界。

    看他的畫,不自覺的被吸引入一個幻境;似有、似無、似真、似假、似是、似非、似動、似靜。他的畫使人想起梵谷《麥田》鮮明火熱的色塊和線條;他的畫使人想起德布西的《海》,虛寂中充滿玄奧;他的畫使人想起王維的五絕,空山不見林,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靜中有動的幽篁光影變化,都是那麼空靈,那麼超脫,那麼變化不定,那麼莫測高深,有待我們去探討,去剖析。 

    王以亮老師的畫有創新、有風格,我誠心祝賀並希望能將此藝術精神更加發揚,得到更多的知音。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校長  張文雄

 

嘉義高中校長序

 

    溯自本校創立,至今逾七十春秋。以得三才之富,乃濟濟多士,遠近傳頌,即以王以亮校友言,其創發之混色使用觀念,作為符號徵之價值,且隱寓其獨特之戲劇性,在義大利畫壇,被譽為莫札特之化身,中國之梵谷,欲問誰堪與之抗手,分其餘光,以永「諸羅山畔鬱蒼蒼」乎!際茲王校友返國舉行個展,得以躬逢其盛,爰掇數語以表賀忱。

 

校長  陳金進

 

有衝勁的藝術家

 

    「亮哥」是畫室的同學稱呼王以亮的綽號,不是因為他的年紀大,而是他的心地善良,一切隨緣,很好相處,他常以豁然的話回應化解尷尬的窘境,因為他來自鄉下,被同學調侃是常有的事。後來發覺,只要有他在場,大夥的氣氛就十分融洽,熱鬧非凡,因為他深具幽默感,不經意的一句話,就會惹得哄堂大笑,他卻老神在在。

    大學聯考,美術科考試的傳統方式是石膏像素描和靜物水彩、熟記考試的要訣,就可以拿高分。而亮哥卻屢戰屢敗最後才考上文化大學美術系。歸究原因,不是他沒能力,是他討厭八股的考試方式,對死板的背公式考法,他無法適應。如果以現在的考法,重視理念的表達,獨特個性的呈現,他必然一舉即中,因為他善於表現自我,創作是以自我的情愫為動力,拓展自己的理念。亮哥不習慣被琢磨後才適應規範的模式。他現在的作品仍堅持自己的風格,他表現的體材只是簡單的物象而已,但他不是表達該物象的軀殼,他把物象扭曲,注入流動的點線,產生有動感的新生命。他以強烈的色光對比,顯現閃爍的律動美,這種創造力,早已在學生時就已醞釀而成。

    印象中,亮哥好像沒談過戀愛,害羞、木訥的個性,常讓他不敢面對情海的挑戰。他把豐富的情愫寄託於藝術。原先以為他大學畢業後,會是一個克盡職守的資深教員,而且是守住家園奉養父母的孝子,沒想到他畢業後不久就負笈遠赴義大利深造,而且打入米蘭的畫界,作品屢獲義國人士的珍藏。我到米蘭時,就由他引導我和團友們去參觀美術館,美術大學,導覽名畫,介紹美術史,教育制度,鉅細靡遺,可見他寄情藝術的狂熱與努力。

    亮哥常做出令人意外的事,在米蘭時,他告訴我,他認識一位聲樂家,在歐洲音樂界小有名氣,在台灣和歐洲的音樂交流,常是她策劃促成。她漂亮,有才華,辦事能力強,回國後要和她結婚。我驚訝地問,是否肯定?他哈哈大笑說,很多人欣賞她,但她就是喜歡我,學生時代我懷疑過他的魄力,他都會回答「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潛力,但是只要我認定要去做的,我就會「呼去啦」(台語)」,結果都得到最後的勝利。如今他已在大學執教,創作生涯也燦爛輝煌,相信他本著「呼去啦」的精神,他的創作會照亮半邊天。

 

陳哲

 

東方美學與西方美學的交融

 

    從藝術家王以亮早期畫作中感到受印象主義很深的影響,印象主義在臺灣長時期是一個大家族,從日本統治的政治與藝術,在一些收藏基本資料可知。印象主義與野獸主義的風格影響著台灣的畫風,從此蘊育出王以亮的色彩,他將這種色彩觀念更加的實踐與發展,發展出一套屬於他自己的色彩。例如:《貝魯加城》這一幅風景是從樹縫中的光線透射進來,在底部的一個洞口中露出光線。對比性並置的色彩,更加突顯色彩感情與個人風貌。

    另外在王以亮的藝術工作中,可見到中國美學與西方的藝術科學融合。這種存在於他的出生文化背景與作品結構之間的連繫關係,似乎和各地文化情況不盡相同。例如:(1)影響王以亮很深的中國書法,它在中國已發展成為一種抽象畫,一門很獨特之藝術,它在於物與字以及想像與圖像之間造成一種統一的現象;同時也融合了書法、繪畫、詩及哲學成為一複合之藝術系統。而這種情況只可能在運用象形文字的文化背景下產生。由此可知介於拼音文字和象形文字之間的差異。就如同現代書法的文字和古代文字之間的差異那麼深。(2)另外,在中國美學方面,它們所呈現出的是正與反、動與靜、虛與實及陰與陽之交替互換的觀念,並在作品中表達出各式各樣真實而清晰的面貌。這和中國字「太極」的精神一致。而太極是從「道」和「陰陽」發展而出。還有,關於他運用了中國「道學」的觀念,是因為他極欲表現出自於他的歸屬來保留民族的根源和打破世界上國與國的界線。

    或許每個人多少會在這個論點上有所懷疑,但再也沒有比這樣更圓滿的解答;那就是王以亮所要表達的東西是建立在一種非常新的基礎上,並且要表達宇宙之間循環的形式和拓樸學裡「想像與時間」中的連繫。總之,這些繪畫的要素是:空間中之曲線、打結、旋轉及扭絞。他利用拓樸學的目的是為了表現出生命中的普遍性和宇宙間神聖之運作現象。在他的作品中有著旋轉的風景,鏡中之女,亞當和夏娃,裏面的物體變得更多樣性,而主題則被意象化,無論是風景、靜物、人物都由純粹想像而來。然而他對色彩的運用則以強烈的對比來表達。它們也表現出敏銳的,纖細的,令人心慌的情感。而把拓樸幾何的元素隱藏在生活的熱情之下。

 

義大利美學博士  馬安德    亞得里安諾  教授

 

閃亮之星─藝術家王以亮在義大利發光

 

    波隆納國際藝術大展中,中華民國畫家王以亮獲得市長贈予藝術家金牌獎,在國際藝壇猶如一顆東方明亮之星,大放光芒,受到極高評價。

    畫家王以亮自幼習畫,自民國七十八年到義大利國立米蘭藝術研究院,現任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講師。曾在歐洲展出畫展三十多次,並受邀個展十多次,參與重要藝術活動及畫會,亞奎拉美術館、熱內亞美術館、米蘭各文化中心邀請展出並獲收藏多幅作品,米蘭音樂院教授吉內布拉以畫家王以亮六幅作品為主題,發表六首創作曲之出版,超現實大師謝耳究但結羅創作書亦請畫家王以亮為之題書,受到藝壇相當注目。

    波隆納的展出中受到更多的肯定與讚譽,並在畫壇上被譽為具有莫札特般的藝術天賦,中國的梵谷。

 

義大利    波隆那市    劉鴻源

 

畫評

 

    畫家王以亮的作品中,具有多方面的獨特性,由他自己分析而發展的一套獨特色彩理論,有著異於常人的混色使用的觀念,而可用它作為一種符號徵兆的價值,另外,屬於他作品中的戲劇性,正是他獨特之生活觀念而來的一種藝術語彙,並深刻的把這種觀念從作品的內容中浮現出來。

    無礙的,它還涵擁著濃厚的諷刺意味,而這種感是不需要思慮和計算時間的。

(我們希望藝術的傾向來自現代的潮流)……Ennio Flaiano(1910-1972)

 

義大利藝評家:Francesco Spano

 

給畫家王以亮

 

液態的律動    隱藏著一種思維    互換的空間    附著生命的交融    天際顫動

 

義大利詩人  馬利亞.泰樂沙.默思可尼

 

拓樸學的空間觀念

 

    新幾何或叫拓樸學(Topology),新幾何藝術透過拓樸學的轉換作用,用一種新的視覺與理念,來重新看這個世界。

    它首先將一個主題拓樸化,而這個主題便產生了循環與伸縮的現象,或是說引起我們在感情上及思想上作一種精神運動。因此,它所表現的形態是一種不穩定而平衡的現象,它產生一種不止息的循環。它與歐氏幾何之不同,在於它從歐氏幾何的穩定形態,轉變成運動形態,而這種運動具有次序性與循環性,它再從歐氏幾何中以平面為面,直線為邊的立體,轉變成以曲面為面,曲線為邊的形體,而內含一種運動中的單邊單面,與無邊新幾何形體。

    它的造形法在拓樸學的定點定理中,有明確的驗証法。在定點定理所產生的作用如下:

    1.切割後復原的封閉曲帶,這些曲帶透過拓樸的轉換過程中打結與扭轉的程序,產生圖像具有漩渦狀及打結形。在這裏面包含一種運動中單邊單面的觀念,及循環運動的觀念。

    2.橡皮伸縮,球體擠壓,泡沫縮漲等,它所形成的視覺圖像是一種橡皮伸縮體及無邊曲面,而它也內含循環運動與無邊的觀念,以及視覺的膨漲,收縮作用。

    所以在新幾何藝術世界中,所呈現的畫面結構,它自然就是一種循環、旋轉、打結、伸縮、扭曲的感覺作用。這些作用形成了另一種不同以往而嶄新的畫面、空間、形態。另外,色彩與筆觸的表達,它是激起視覺感情運動的力量,因此,在色彩與線條上是富有激情的作用及運動的次序感,炫目耀眼,作有次序的變化,這正是新幾何藝術所表現的世界。

    另外,在我的作品中,希望它凸顯出存於物體內在的生命與感情。而這些精神層次的力量,它們呈現出一種有次序的運動。它們的運動狀態不同於印象主義或未來主義;前者是在視覺上光線與色彩的運動,後者是加上外在形體的運動。而在我的作品中的運動力量,它們建立在拓樸作用後,在物體內部產生運動形態,所以在它們之中不論是表達一種靜的主題或動的主題,所表現出的畫面,都是呈現主題的內在動力;而這些動力是我從拓樸學中尋找到的,我用拓樸幾何的原理來建構一種內在運動的力量。我將一個主題透過一種拓樸學的分析及運作,來重新塑造視覺形象,這就是我作品主要的建設性。因此,在我從事新幾何繪畫的創作中,首作工作便是將主題意像化,就如同塞尚將主題意像化成為幾何體形式一樣,而後,如同在拉克、畢卡索,雷捷諸位立體主義大師,再將這原理推廣之,並將重新塑造的視覺形象發揚光大。而我從這新幾何的形式中尋找到自我,希望用它來分析畫面和主題,藉以詮釋這個世界。

    我自1985年起即開始研究拓樸學的造型理論,並嘗試以此原理創作作品,此研究在文化大學美術系展中榮獲系主任獎,給我很大的鼓勵。而自1989年到義大利後,念念不忘尋求創作的靈感與觀念的突破,並在拓樸學的給畫理論上深入探討,1994年回國後以此風格獲得中興文藝獎章西畫獎,因此,希望這從拓樸學形式發展出來的繪畫能帶給其它藝術創作者更大的靈感,並能推動新空間造形的重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