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瑰麗人生:李陳岱華刺繡作品集
  • 作者:
    李陳岱華
  • 出版者: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
  • 出版日期:
    民國88年7月
  • ISBN/ISSN:
    957-02-4582-4
  • GPN:
    030749880177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30.1*23cm/119頁
  • 定價:
    NT$300元

|內容簡介|

 

    出身臺南新營的李陳岱樺女士,從事刺繡創作三十餘年,她廣泛學習刺繡技巧,由生活中取材,將所見所感融入藝術創作中,寧靜恬雅的配色展現女性藝術家纖細溫柔的一面。1999年李陳岱樺女士於新營文化中心展出畢生傑作,本書收錄其相關創作。

 

 

|作者簡介|

 

李陳岱華 

 

女  台南縣人  1941年5月30日生

現任:台北永漢編織教室刺繡、拼布講師。

          日本戶塚刺繡協會台北支部教師。

經歷:1975年始師事日本籍吉野淑子先生研習刺繡10年。

          1979年3月戶塚刺繡教師資格取得。

          1976年8月開始參與戶塚刺繡協會台北支部戶塚刺繡展,共參展十次。

          1989年始師事李義弘教授學習山水畫。

          1993年1月日本戶塚刺繡協會師範二級永年功績資格認定。

          1995年日本文部省日本手藝普及協會拼布講師認定。

          1996年11月接受中國電視公司夜間新聞〝今夜現場〞專訪。

          1996年台中縣立文化中心第三屆編織工藝纖維藝術創作獎,三獎及入選兩項。

          1997年台中縣立文化中心第四屆編織工藝纖維藝術創作獎邀請展。

          1998年中日編織工藝交流展參展。

          1998年10月1日日本戶塚刺繡協會師範一級永年功績資格認定。

          1998年台中縣立文化中心第五屆編織工藝邀請展。

          1999年7月30日~8月22日於台南縣立文化中心邀請刺繡個展。

          1999年9月3日~9月19日於台中縣立文化中心刺繡個展。

 

 

|目錄|

 

003  縣長序──陳唐山

005  主任序──葉佳雄

006  我的另一伴──李相助

008  我的母親──李中志

010  小小一塊布繡出生活的藝術──李陳岱華

 

圖版

016  七矮人

018  掛軸、日本姑娘

020  掛軸、地刺繡、藤、朝顏

022  蝶亂蜂喧

024  花

026  藍色的憂鬱

028  快樂的五姊妹(瓶花)

030  秋香的柔情

032  花園〈社區家園〉

034  蘭心蕙質

036  瑰麗人生〈國色天香〉

038  桌巾作品三

040  相聚

042  古典之戀(一)

044  A蒲公英/B路邊的小花

046  小姊妹

048  迎風

050  春之頌

052  重逢

054  桌巾作品四

056  花籃

058  春之奏鳴曲

060  小花的故鄉

062  花與鳥

064  生命之花

066  花團錦簇

068  古典之戀(二)

070  紫色的小花

072  深谷幽香

074  芳華

076  吉祥

078  白蝴蝶

080  滿足

082  花之舞(桌巾)

084  耶誕節飾品

086  花與鳥

088  朝顏

090  變奏曲

092  地刺繡手提包

092  地刺繡手提包

092  地刺繡手提包

094  小花圓舞曲(桌巾)

096  春夏秋冬(壁飾)

098  蝶

100  紅、綠

102  桌巾作品─地刺繡

104  千鶴延年

106  春天的約會(壁飾)

108  桌巾作品二

110  鬱金香

112  作者簡介

118  後語──李陳岱華

 

 

|書序|

 

縣長序

 

    本縣文風鼎盛,人才輩出,無論世居鄉里,或客居異地,在藝術方面,卓然有成者,可謂不勝枚舉。原籍台南縣新營市的李陳岱華女士,悠遊於刺繡天地達二十年之久,今於故里展出多年來的藝術成果,除了對自己多年來努力的心血留下見證外,也為本縣藝壇添增一樁韻事。

    對花卉情有獨鍾的李陳岱華女士,她認為,自然界裡各式各樣的花草枝葉,各有其不同的姿態與神韻,沒有一草一葉完全相同。她以其敏銳的觀察力和創造力,將人間的花卉,以其獨到的針、線為媒材,讓繽紛璀璨的花葉重新組合,活出新的生命力。綜觀陳女士的刺繡創作,每一幅作品都在娓娓述說一個故事、一種心情。至於在作品中,棉線之間的各種排列組合,則讓我們看到了作者創作時的執著與專注,對美的嚮往以及對作品完美的追求,讓人不得不讚嘆那刺繡不僅是過去刻板印象的民間工藝,它更是一種藝術;是發自內心真誠的藝術,欣賞中真令人感動。

    李陳岱華女士的創作展,讓我們見識到刺繡的精緻、細膩的特質,同時,也讓人聯想到一塊普通的布,若不加以細心經營,永遠只是一塊普通的布,沒有生命的布。這些作品,從原先極平凡的碎布與棉線,經由創作者投注無數精力與巧思而被賦予新生;這樣的過程也提醒了觀者,吾人的生命,應如何用心來對待與經營。

    在陳女士舉行首次回鄉個展的同時,精選了本次展出的部分精采作品彙集成冊;此舉,不僅對陳女士本人極具紀念意義,對台南地區的藝文界而言,亦留下一份可貴的紀錄。本人期待此作品集出版之際,對國內的刺繡藝術能有所啟迪;至於有心學習刺繡的民眾,也能從中得到助益。時值仲夏,欣聞陳女士回鄉展出其多年來的刺繡作品,謹抒此文以表祝賀。

 

台南縣縣長  陳唐山

 

主任序

 

    出身於本縣新營望族的李陳岱華女士,其父陳端明,對於文學頗有鑽研,舅父劉啟祥、表兄劉耿一、劉生容都是台灣著名的畫家。因此,受到這種藝術氣氛的薰陶,陳女士自小即對藝術有著一份難以言喻的喜愛,更重要的,她還擁有一顆藝術家敏銳而善感的心。

    刺繡淵源於繪畫,本為服裝上的圖紋裝飾,藉著匠師們高級的藝術技巧,表現出繪畫的內涵而成為中國傳統的平面工藝。由於刺繡重實用性,因此,在傳統的主流藝術中,刺繡被視為工藝類,向來難登大雅之堂。而在即將邁入二十一世紀的現代社會,刺繡的實用性依然存在,然由於審美觀念的改變,刺繡已逐漸擺脫「傳統工藝品」的色彩,成為現代藝術中,一種新的表現媒材。

    認識陳女士的人,都知道她是一個傳統卻不墨守成規,且極感性的台灣女性,由於個性使然,陳女士很喜歡接觸小孩和年輕人,這也使她的作品流露著創意與朝氣。作為一個家庭主婦,陳女士不免也有台灣傳統婦女「自己的時間不多」的困擾,然而她總能善用閒暇時刻繼續她的「副業」。在辛苦了半生,相夫教子卓然有成之後,陳女士更是將精力集中於刺繡創作及教學。

    最初,李陳岱華女士為了家庭經濟因素而拾起針線,自此與刺繡結下不解之緣。二十多年來,她一針針地編織出心中的理想夢境,經常為了成就那份自我的圓滿而廢寢忘食。除了啟蒙自日人吉野淑子女士外,陳女士主要是藉由自修來提昇刺繡技巧與藝術素養;她廣泛地吸收中外刺繡技巧之長,並取自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為題材。經過消化轉換,融合各式針法,再納入自己的藝術創作中。此外,她除了刺繡,其他如音樂、拼布、繪畫等等,都在她的涉獵範圍,學習熱忱令人敬佩。

    藝術可以表達人生,也可以反映出作者對生命的態度。陳女士的刺繡作品中,用色多為寧靜恬雅,體現了女性纖細溫柔的一面,亦反映出作者追求平和,淡薄名利的踏實人生觀。看她的作品,是一種回歸於寧靜的自在與安詳,有如聆聽一曲對生命禮讚之歌,與創作者同享豐收的喜悅。

    本中心很榮幸能邀請陳女士,回鄉展出她多年來累積的心血結晶之作,除了感動於她的刺繡藝術成就之外,更寄與無限的祝福,故樂為之序。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主任  葉佳雄

 

我的另一伴

 

    常人說:「一位成功的男人,背後定有一位偉大的女人。」我想,如果我今日些微的成就尚稱得上成功,那應是上蒼加倍的眷顧,除了賜予我一位噓寒問暖、無微不至地將我養育成人的母親外,更讓我有一位同甘共苦,使我無後顧之憂的終身伴侶──我的妻子李陳岱華女士。

    早年我任職於台南縣政府人事室時,在一次辦理她的報到手續過程中得以結識。對她的印象是一位謙恭有禮的可愛淑女,工作環境使我們有交談相處的機會,漸漸地對她的身世有進一步的了解,也隨著時日漸生愛慕之情。她原出生於名門世家,卻因時代動盪,家道中落而成長於乏人照料的逆境中,其中的艱辛自不待言。父親陳端明先生早年留學東瀛,為當時知名士紳。為了推廣民族主義的理念,爭取台灣人民的權益,參加了被視為反日組織的文化協會,長期與日本統治當局抗爭。戰爭結束,日本投降,中國國民政府接管台灣後,並未帶給他騰達事業。相反地,卻因二二八事件後的清鄉而遭國民政府逮捕入獄。雖然傾產營救,終獲釋放,但家境從此一蹶不振,戚朋避離。母親劉氏為台南望族閨秀,相夫教子有成,然而日本長崎的一場原子彈爆炸,奪走了她日夜盼望其返國,於日從醫的長子及其全家。這一捶心之痛的重擊,使她一病不起,憂傷逾恆而逝世。當時岱華年方滿五歲,未解世事,喪母猶不曉愁苦。父親旋即再度入獄,為營救之,傾盡家產,再加上繼母一連生了七位弟妹,困頓的家庭經濟更是雪上加霜。接連而來的變故,使得年幼的她提前面對人生的無奈、艱辛。然而坎坷的成長環境,非但沒有使她養成自私自利、獨善其身的個性,反而讓她學會了謙卑,更能養成善解人意、好善樂施、寬厚待人的美德。

    我倆於一九六二年初結婚。婚後頭兩年,正值我參加司法官高考的時期。高農畢業的我是經由檢定取得應考資格,由於非法律科班出身,因此倍感壓力,經常情緒失控而易怒。新婚的她於公務之餘,尚需侍奉公婆,照顧稚子,更得忍受我的無理遷怒,她卻一肩挑起,毫無怨言。當時我在家鄉的曾文中學服務,她為了讓我多些時間讀書備考,不分烈日高照或豪雨傾盆,都特地送便當到學校。記得有一次她被反向急駛的腳踏車撞倒,右膝蓋受傷,血流如注,仍忍痛將便當送到,而我尚不明原由地責怪她的遲到,而她仍是一語不發,以淚應之。至今事隔三十五載,她膝蓋的傷痕猶在,彷彿烙印著我當年的火爆脾氣,每思及此,就愧疚不已。有著幾分幸運吧!原本預計十年方能通過競爭激烈的司法官高考,我卻於短短的兩年間即上榜,改變了我的一生。而這人生的初次勝利,皆有賴她對家庭的細心照料,以及對夫婿的容忍與支持,使我得以在無任何後顧之憂的環境中專心備考。

    一九六五年夏,我獨身北上參加法官訓練,時父親已過世,母親多病,下有兩位稚齡兒女。任職於曾文中學的她,除上班工作外,還需負起照顧全家老幼的重擔,卻未曾虧失。一九六七年初,我受分發到台北地方法院任職,當時法官待遇微薄,公家宿舍有限,履薪伊始,我借居於三重市一位表兄家中由倉庫騰出來的房間。她為照顧我,辭去學校職務,挺著已懷么兒的便便大腹攜帶母親及兩位稚子北上。唯有的願望就是相夫教子,一家團聚,讓我職司審判而不分心。

    一九六七年夏,么兒中傑在永和出生,中志、家惠甫滿五歲、三歲,母親仍體弱多病,我專心於公務,全家老幼的奉養、哺育,全落在她身上。她很稱職地操持家務,侍奉婆婆,全心全力培育三個兒女。為了陪伴兒女用功學習,並自許同步上進,先後學會了繪畫、刺繡及拼布。其間得蒙名畫家梁丹丰、李義弘老師指導,也於日籍友人多田幸子女士及日本戶塚刺繡協會的吉野淑子老師學習刺繡。本著天賦對藝術的濃烈興趣,加以長期不間斷的努力巧練,累積其藝術素養,並以此藝術創作陪伴三個孩子的成長。日無寒暑,時無晝夜,每當孩子們埋首伏案讀書時,總有一位熱愛藝術工作的母親相伴於側,偶爾聊天談心,疏解疲憊,或親作點心,防其飢餓,也藉以提振精神。無限的愛心與耐心扶持著孩子們通過了大大小小的考試,也適時撫慰了他們於成長過程中難免的挫折。如今,兒女們皆學有所成,各修得博士學位。回想以往那段漫長的日子,共同走過艱辛歲月的她,居功厥偉!為夫婿的我,對這位稱職的母親,只有衷心感佩。

    三十多年來的法官生涯,從未間斷過的審判工作,其間遭遇到的利誘權惑,何嘗沒有?至今猶能不媚權勢,秉公審判,潔身自許,實多得力於我擁有一位不好虛榮,勤儉持家的太太。又每當我對個案苦思難斷時,就會想到她經常提醒我的警語:「衙門好積德,有人想積德卻苦無機會,而您有幸當了法官。」,一念及此,再多的煩躁厭倦就會頓然消失於無形。她不懂法律條文,卻憑其善良的心地及通情達理的性情,成了我的最佳支柱。

    結褵三十七年,岱華與我攜手一路走來,漫漫的婚姻生活裡,沒有繽紛多彩的浪漫,亦少有綺麗甜美的憧憬,只有傳統的踏實經營。一步一腳印,各自盡份,胼手胝足地努力,並且始終心懷自信與希望。過往的辛苦歲月,現在回想起來,深感上蒼眷愛,我倆的付出沒有白費,希望沒有落空。

    岱華的刺繡作品能集結成冊,並受邀舉行個展,獲得多方的肯定,了解她成長、奮鬥歷程的我,深以她為榮之餘,也祝福她能有健康的身體,長久地創作,採收她應得的豐碩果實。

 

一九九九年初春

李相助筆  于永和寓所

 

我的母親

 

    每個送機的日子都是傷感的。望著母親逐漸印上歲月的背影消失在長長的空橋一端,感動我的竟如三十年前望著媽媽消失在幼稚園門口的心情;一樣期盼的是媽媽儘早帶著我回家,讓這個紛擾的世界就由母親年輕劬勞的身體替我承受。對她的三個孩子而言,在悠悠的歲月中無風無浪是母親用臂膀替我們遮掩的。如今承載我們飛翔的翅膀也是母親燃燒生命替我們淬煉出來的。我永遠是她保護下的孩子,一如她讓我來到這世界的第一天。但這是一個遊子永不願面對的現實──消失在長廊一端的是日益老邁的母親。

    第一次出國的行李中,裝著一件母親一針一針縫合的拼布被毯。在此世代,雖不再是遊子身上衣,但它卻是十年來每當我們思念時最能親切代表母親的一件禮物。遙想在世界的另一頭,母親是否安康?是否依舊用針線編織著她的理想世界?

    我們把那拼布作品裝飾在客廳壁上。來訪的客人多訝異在一個來自台灣的留學生家裡,會有一幅代表美國家庭傳統的細緻拼布。更令他們驚訝的是,母親在遠在天邊的台灣教這種連在美國也漸失散的一門家庭藝術。漸漸的,我們以在美國人面前提起母親的創作為榮。

    她不但將她自己給予我們成為一個最好的母親,她還創造了屬於她自己的成功。在那蒼白的年代,針線作品的地位,只能從婦女在傳統結構中的附加價值裏尋找。即令今日,針線作品仍未在主流的藝術論述中得到應有的評價。母親初拿針線或也只是傳統給與婦女無法逾越的少數選擇之一;然而針線之於母親,猶如音樂之於莫札特。母親得自天賦對美學的詮釋,使她得以在一片少有承傳的領域裏,開創一頁嶄新的人文空間。

    刺繡是母親諸多針線作品中最細膩也最困難的一種。針法以奠基於日本戶塚刺繡為基礎。除了必須經年浸溺其中方能嫻熟的技巧之外,母親尚需不斷的尋求創作的活源。拼布藝術便是其中母親認為能直接啟發刺繡創作的一種,而其他間接的,則是不同藝術創作之間對美的共同追求;音樂,繪畫,甚至咖啡香與她和三個孩子的閒聊都已是她作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不會有太多人知道,這些作品曾在萬針之中常只為一針之差,而從頭繡起。就如對任一矢志完成的心願,母親要求一個完美的結果。她並不是一個偏執的完美主義者;人生的困頓讓她接受一切不完美的人與事。母親只是認為失敗的次數與時間並不是作品的一部份,而任一針繡上卻都將是作品永遠的註腳。這直接影響了我們做學問的態度,也給我們一個最佳示範,讓我們三個孩子不約而同的在不同的領域,一針一針地為我們認為最完美的知識做最基礎的貢獻,而不媚於速利淺薄的消費文化。

    多少年來,這像是個停格的畫面:纖細的繡線,由母親指尖間的針帶引著,以極微的動作穿梭在經緯之間;一隻伴隨母親許多寒暑的貓咪,半睡半醒地伏在母親工作的桌上;一杯咖啡,由熱而冷;雷射唱盤,週而復始的讓一切音樂都像一首賦格。從外觀來看母親的創作過程,是近乎靜止的,唯有進入母親的內心世界方能感受到她的焦慮與期待。像任一位感性的藝術家,母親的焦慮與期待從不會矯情的逾越她身邊的親人。父親與我們三個孩子曾是她生命的全部,也是她從童年走來唯一的慰藉。因此,我們的喜怒哀樂,成功與挫折,便成為牢繫她心境的牽絆。這來自母性,卻也令我們不捨。

    在每一幅作品背後,都有一個對我們期盼,這個期盼伴隨著的是孜孜的工作。這反應了刺繡作品的本質;刺繡的創作者永遠不會像其他藝術大師們,用上天給與的才華恣意瀟灑的創作。母親必須在無數的午後或夜裡,一針一針的算著,一線一線的繡上,才能將一個個殷切的期盼變成一幅幅燦爛的作品。這也像她的人生,上天給她的不多,只是期盼,是她自己用堅毅的精神為自己繡出繽紛的一生。

    如今,她的作品能集結成冊,為她二十年來執著於刺繡藝術的心路歷程與作品做一見證。這是她在成為一位成功的母親與妻子之外,生命中另一個值得驕傲的一章。我們不但以生為她的子女為幸,我們更以她為榮。

 

中志3-15-1999  Fayetteville, NY,

 

一針一線怡情悅性  壁飾提袋美觀實用

小小一塊布  繡出生活的藝術

 

    何者是我的最愛?有人問我:對刺繡、繪畫、拼布藝術,那一項是我的最愛?這就如同我三個孩子在小時候,總愛各自問我:「媽媽,您最愛誰?」我每每輕輕靠近他們耳邊,告訴他們「媽媽最愛你!」他們也就在媽媽溫馨的話語中長大成人了。同樣的,刺繡、繪畫、拼布藝術,都是我的最愛,在我的藝術生涯中,他們伴著我成長、茁壯,也為平淡的生活增添了無盡樂趣。

    在我刺繡、繪畫、拼布藝術的生涯中,我先學了六年的刺繡技巧,而後接觸繪畫,先有名畫家梁丹丰老師的啟蒙,後得李義弘老師的指導,使我對繪畫逐漸由需要轉為興趣,進而走入樂在其中的領域。舉凡線條、顏色、構圖、美術的概論、美學思想以及藝術涵養,從一知半解的狀況到有所認識,這使得我對刺繡作品的構圖、配色有更進一步的突破,我想,這也節省了我的學生不少的學習時間,使他們都有自己的理想作品出現,這是我教學相長生涯中最大的心得。

    也許,有了刺繡與繪畫二項長久的基礎,使我更容易深入拼布藝術的途徑。約五年前,我有位日籍婦女朋友多田幸子女士,她是我的刺繡同好,也是拼布的愛好者,她教我拼布的基礎,給我一少許的布料;而旅居日本的哥哥寄給我拼布的書籍,我很喜歡,但沒有材料及工具,只能利用現有舊布或遠東棉布料,因此,雖有巧思的構圖,但因沒有素材,也就無法有理想的作品產生,在偶然的機會裡,得知有一公司從美國引進一些拼布專用布料及針、線等基本工具,我才得以正式開始了拼布藝術。因為好奇,也更因為喜愛,在十幾天內趕製成一小壁飾及二個提袋,參加該公司舉辦的拼布比賽,很幸運的得了第二名,自此更增加了我對拼布藝術有更濃厚的興趣。

    這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為紓解工作壓力,也為求生命的再次成長,一些婦女朋友,懂得在單調的工作之餘,尋找自己喜愛的生活情趣。因此,現今社會上各種不同的才藝教室如雨後春筍般地設立了。拼布藝術是今年最熱潮的女性才藝活動之一,報章、雜誌都有不少的篇幅報導這方面的資訊,也擁有不少的學習族群,這是社會很好的現象,也是生活品質的提昇。由於我多年的刺繡教學,接觸了不少學生,對於拼布藝術,我有一點建議:學習任何一種才藝,不妨先認識自己的特質與環境,這樣較容易發揮潛力,我想任何一項才藝,能兼顧生活情趣,才能更執著持久,也才能進一步學習到專業的素養,更能深入於藝術領域中。

    把才藝生活化,尤其對於一項精緻的手藝能兼顧「藝術性」、「實用性」兩項前提,必然更能增進其價值。

    就藝術性而言,雖是小巧的手藝,必然也具備了怡情悅性、陶冶才情的內涵,刺繡與拼布藝術,就是在一針一線的進行裡,找尋樂趣,更進而達到生活藝術化的真諦。

    在實用性的價值上,拼布藝術是最生活化的了,大至大壁飾、床單,小至小錢包、孩子的便當袋、購物提袋等,都能一一在拼布藝術裡發揮作者的巧思。

    在兼具「實用性」、「藝術性」的訴求方面,顏色的搭配、布料的選用、造型及圖型的設計,都要能夠結合美術性的構思與設計,所以,喜愛拼布藝術的工作者,往往都會有儲備數十種以上不同花色、顏色的布料,以備自己構思設計時有更廣泛的運作空間,至於顏色的選擇與造型是較傾向個人化的表現,所以各家中居室佈置就端賴各家主婦們的巧思運作了。

    執著的興趣是到達「化境」的重要資源,淺易的說,興趣是人們的鑰匙,經由興趣,執著而發展成為一種心靈的素養,終至達成心靈、藝術融合為一的境界。

    在我的拼布作品中,我最感貼切,也最能感受到心靈與藝術融合為一境界的是兩幅壁飾,那是三年前送給我兒子媳婦出國的禮物,這一幅作品融入了「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的古詩意境,也是我母愛的最佳詮釋,它在異地伴著子媳學習、成長。我認為這是我到達「化境」的一份作品,也是我幸福快樂人生的泉源。

 

1993.2.6刊載於自立晚報民生動態版

(李陳岱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