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左鎮歷史圖像
  • 作者:
    葉春榮
  • 出版者:
    台南縣政府
  • 出版日期:
    民國94年1月
  • ISBN/ISSN:
    978-957-01-5739-0
  • GPN:
    1009204168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26*19cm/475頁
  • 定價:
    NT$800元

|目錄|

 

002  縣長序

003  局長序

004  校長序

006  作者序

012  導言

022  第一章  歷史人類學

022         人類學與歷史學

024         結構人類學:結構與事件史

027         象徵人類學:櫻花與花

035         再思考歷史人類學

037         文化的概念

039         結構、脈絡、歷史行動者

065  第二章  清朝時期

082  第三章  日本時代

301  第四章  戰後

456  結語

462  引用書目

 

 

|書序|

 

縣長序

再談「執著的身影」

 

    前年八月,春木伯離開人世,本縣為其辦理「化石爺爺陳春木先生紀念特展」,在展出專刊序文中,煥智提到要為這一代化石癡的傳奇人物,出版紀念專輯,事隔兩年,在多方的籌畫中,終能在其逝世滿週年之時得以順利付梓,意義著實重大。

    春木伯一生最大的貢獻,是在化石採集方面的成就,因為這是他一生中,自認為是天賦的職志,在一篇「我對化石的情緣」手稿中,道盡其一生熱衷化石的緣由,但煥智認為這豈是一個「緣」字能解釋得了。斯人在地方文化保存的努力,和對於地方文史工作的執著,更是令人欽佩、感念。其參與多次台灣人類生活遺址的出土計畫和挖掘工作,以及對於當地西拉雅平埔族的生活紀錄、宗教信仰調查、服飾器物的收集和影像的保存,提供了國內外研究者最珍貴的史料,其對後世的貢獻,並不亞於在化石方面的影響。

    煥智盼望藉由這套紀念專輯的出版,將春木伯傳奇的一生,不朽的功德和愛鄉、愛土、惜情、惜物的情操流傳於世,表達吾等最大的懷思和敬意。更希望能藉此激起本縣民眾對於鄉土文物和文化資產的愛護,為了後代子孫的福祉,讓我們共同效法春木伯的精神。

 

台南縣縣長    蘇煥智

 

局長序

平凡的一生不平凡的奉獻

 

    化石爺爺出生在當時平凡的人家,接受基本的教育,擔任鄉間基層公務員的工作,退休後擔當菜寮化石館的管理員,有著這樣子平凡的一生。晚年經常聽他提起「我這世人最大的遺憾就是學歷不夠」,這句話應該能引起我們很多的想法。當知,昔日經常有人雖然學歷不高,但卻能在地方上默默的奉獻著他的能力,放送他的能量,造福鄉里貢獻社會,春木伯當是這樣的一個人。

    民前二年出生的他,剛好見證了一個世紀的台灣民間發展史,更珍貴的是他用文字和照片,將這些稍縱即逝的吉光片羽保留了下來,這對於許多歷史研究和民間文史工作者,提供了令人振奮的寶貴資料,此其不平凡的貢獻之一。民國十六年,當一群同伴都在菜寮溪戲水之時,他以敏銳的眼光,發現怪石的可疑,撿拾並交由學校的老師進行化驗,從此揭開菜寮溪化石的秘密,對於台灣生成的可能性,引起了國際性的探討,此其不平凡的貢獻之二。終其一生對於化石的採集、保護和對於研究單位和學術教育的協助,引起國內對於古生物化石研究的熱潮和造成左鎮化石村的知名度,此其不平凡的貢獻之三。

    「春木伯」是他平凡的一生,「化石爺爺」是對他不平凡的尊稱,老人家已經過世,留下了一生傳奇的故事。此次為他出版的紀念專輯,將讓你我從他留下的平凡遺物中,去發現他不凡的地方。照片泛黃,手稿將殘,斯人已遠,但隨著專輯的發行,其精神得永存於世人心中,能為其序,由衷感懷。

 

文化局局長  葉澤山

 

校長序

化石爺爺的心願

 

    如果從一個「緣」字說起,化石爺爺陳春木老先生跟光榮國小最是有緣了,早年協助學校老師,帶領學生到菜寮溪化石出土區撿拾化石,指導學生清理化石,研究化石,並參加全國科學展覽獲得極高的評價,學校騰出了一間教室,作為化石展示室,吸引了眾多的民眾前來觀賞研究,也引起了民意代表和政府單位的關切,才有菜寮化石館的設立,更因為此地是全國最大的化石出土區,因此爭取設立台南縣自然史教育館的設立才能水到渠成。

    「老來時能有一間專屬自己的館藏,是何等幸福的事」這是化石爺爺一生最大的心願,化石爺爺一輩子與化石為伍,卻全數捐給研究單位和化石館作為館藏,自己僅存的是堆放在床下的一堆手稿和老照片,老人家聽聞學校要在自然史教育館中設立「陳春木展示室」欣然的將這堆已塵封的寶貝全數捐出,展示室已亮麗展出,老爺爺卻捨我們而去,應該是他心願已成吧!

    如今,出版「化石爺爺陳春木先生紀念專輯」,將這些寶貝的手稿內容和照片公諸於世,讓更多的人知道化石爺爺的一生心願還有些什麼。「左鎮歷史圖像」以化石爺爺收藏的老照片為主題,訴說當時的社會背景和畫面中的情境;「左鎮地方史」為手稿篇,將老先生遺留下來能發人深省和具有代表性的文章選錄出來;「陳春木紀念文集」一輯中,以老友憶舊的方式,收錄他各階段的好友、學者或媒體記者對他的評論及相關的論文,以彰顯他一生的尊榮。

    從自身研究化石興趣出發,能為左鎮鄉地方文史教育留名青史,是平凡的春木爺爺一生始料未及,留給後代子孫的啟示,豈只是「平凡中,見偉大」等字眼所能形容。

    文末感謝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贊助經費,為地方文史教育的傳承、發揚,印行此一專輯。

 

兼任館長

羅月華(前任)

蘇俊華(新任)

 

作者序

 

    本書大部分的照片來自陳春木先生(1909-2002)一生的收藏。陳春木先生出生於台南學甲,九歲時隨父母遷居到左鎮菜寮,接下來一輩子的生活、工作可說以左鎮、菜寮這兩個地方為主。他晚年雖然搬到石仔崎附近,但工作、活動仍然在左鎮、菜寮。因為他一生居家、工作大概都在左鎮地方,因此本書以「左鎮歷史圖像」為標題。

    陳春木先生是典型的民間學者,他自日據時期以來,長期蒐集各式文字檔案(尤其是剪報)、照片,並且記筆記、投稿,他一生的收藏現在成為研究左鎮地方史最重要的檔案。我們知道一直到日本戰敗後的十幾二十年之間,在台灣一般鄉下人眼裡照相機仍然是昂貴的商品,因此陳春木的相片當中,日本時代的相片幾乎都是公家單位拍的;戰後的照片除了公家拍攝的之外,也有許多是他的朋友寄給他的,包括國分直一、劉茂源、鮑克蘭等等,因為絕大多數的相片並未標明原來的攝影者,因此我們也無法寫上原來攝影者的名字,這是我們對原作者深感抱歉的地方。

    此外,這本相片集無法包括更多的相片,這是筆者深感遺憾的地方。在選取照片的過程裡,筆者所遇到最大的困難是陳春木先生的很多相片不見了。筆者在過去十幾年裡,曾經有系統的把陳春木先生的相片本借回來影印、翻拍、掃瞄,同時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籌備處也翻拍了部分照片。現在筆者從陳春木的家屬那裡借來的相本,核對之下發現許多精彩的照片已經不翼而飛。我們知道過去十幾年來有許多人跟他借相片去發表或翻拍,顯然是借者多還者少,上焉者拿走原件還回來渾濁不清的翻拍片;下焉者直接把原件拿走;更有甚者乾脆把整本相本據為己有,因此現在我們看到的相本幾乎每本都開天窗滿目瘡痍。

    譬如說,陳春木曾提供許多精彩的照片發表在《舊情南瀛》裡,也曾提供許多相片給左鎮的白堊節活動翻拍,我們也相信主辦單位所說的那些相片都已經歸還,但實際上那些最精彩的大量照片有許多都不見了。更遺憾的是那些相片可能從此從人世間消失,因為據有那些相片的人此後根本不敢再拿出來發表,否則人家會質疑那些相片的來源。筆者只能就現在陳春木家屬所提供的相本整理,或者根據一些翻拍版再翻拍,遺珠之憾實在使人扼腕。此外,因為相片來源的限制---我們不可能蒐集到所有左鎮歷史上的照片,雖然說筆者也竭盡所能的找到日本時代以來參與左鎮政治的一些家庭的後代,但所得甚為有限。

    本相片集在某種意義上可說是左鎮地方過去一世紀的縮影。陳春木一生中跟別人合照的相片非常多,但是受到篇幅的限制,我們只能選出這麼多相片。筆者選用照片的原則之一是要有清楚或相當接近的年代以及知道相片中的人和事,因此有些沒有標明日期或不清楚人、事的相片,而筆者也無法查考時,只有割愛。陳春木在照片上常會寫上拍照的日期,但因為多半的日期是後來(甚至是他晚年)才寫的,事隔半世紀以上,記錯時間在所難免,但寫錯日期卻給筆者帶來無限的困擾。

    譬如說臺灣省主席嚴家淦、省主席黃朝琴訪問左鎮,陳春木先生在每張照片上都清楚的寫著「民國46年6、4」,但筆者查當時的報紙記載,省議會當天正開始開會,省主席也在議會裡,所以他們兩人應該不可能在當天到左鎮。那麼他們到底在哪一天到左鎮?筆者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應該是民國45年6月3日,整整差了一年零一天!

    有人跟筆者說:「你幹嘛如此費事?」事實上也是如此,我若不查證,可能也沒有人會懷疑這日期是錯的,就算知道了可能也沒有理由來指責我。只因為學術是良心的事,我只能要求自己。儘管如此,筆者只能說我已盡可能更正,但是還有些相片的日期實在無從查考,只好依照陳春木寫的日期。筆者相信一定還有錯誤的地方,請讀者多多諒解並不吝指教。

    這些相片最珍貴的意義在於紀錄了部分左鎮的歷史,使我們得以窺視左鎮過去的一些片段,但是很遺憾的是它包括的時間、地點、主題都很有限。更遺憾的是因為大多數的照片是日本時代公家單位拍的,無法包括日常生活的諸多面向,譬如輕便車、正廳裡供奉的神棚(及神宮大麻)、私塾、拜太祖以及日常生活的各層面等等。

    陳春木先生因為撿拾化石、研究平埔而名聞遐邇,然而跟他同時代的許多種田人,雖然跟他一樣都是上世紀移到下菜寮的第二代,只因為他們都是無名的小農民,雖然辛苦了一輩子,沒有人會為他們寫任何東西,歷史不會為他們留名。用西方史學家的觀念來說,他們就是the people without history (沒有歷史的人),有時讓我感到無比的辛酸與無奈。因此我想藉這機會替左鎮、左鎮人留下一點記錄,因為要不是藉著出版春木伯著作的機會,歷史上永遠不會有他們的名字面貌。撰寫本書雖然是對春木伯的交代,也包含著我對故鄉菜寮、家父那代人種種往事的懷念。

    把這樣一本僅以陳春木先生一生為中心的相片集稱為「左鎮歷史圖像」,嚴格說來是有點僭越、以偏蓋全的。陳春木的一生並不能代表左鎮的歷史。然而,反過來說,又有什麼歷史書籍能無所不包呢?歷史從來都是不公平的,歷史上只有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從來沒有小老百姓的聲音。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的都只是英雄。根據Foucault的說法,歷史是一個力場,是權力運作下的結果,從來就不是公平的。用Spivak的概念來說,當筆者選擇使用那些相片時,雖然我嘗試站在鄉下人的角度來看世界、歷史,但我的知識、認識、預設都已深深紮根於當前的權力關係當中。

    左鎮地方的人對於陳春木先生可能有不同的評價,筆者避免捲入那些討論與評斷,在這裡筆者要說的只有一點:陳春木先生一生所蒐集的文物,對左鎮地方的歷史的確有了不起的貢獻。要不是陳春木先生,我們今天對左鎮的許多歷史片段,可能都還是一片空白。

    陳春木先生過世後,他一生收集的照片散落在不同的地方,筆者要感謝他的家屬陳政策先生、陳士淵先生夫婦提供大部分的相本,此外王良傑先生、菜寮化石館蒙正義先生、台南縣光榮國小茅榮吉老師,都熱心提供陳春木先生的照片。此外,筆者要特別感謝楊量貴先生、陳謙源老師、顏簡雀女士、左鎮教會藍慶和牧師,他們非常慷慨的提供私人珍藏的照片,而且有許多可說是海內孤本的珍貴歷史照片。為了使左鎮的歷史面貌更為完整,筆者也嘗試向幾位日本時代曾在左鎮擔任公職者的後代借照片,只是所得非常有限。此外,筆者得感謝潘稀祺牧師提供拔馬教會照片,以及臺大人類學系胡家瑜教授幫忙找到英國攝影家John Thomson在1871年所拍的拔馬教會照片。Thomson雖然不是第一位到達左鎮的西方人,但應該是帶著攝影器材到左鎮的第一人;筆者雖然熟悉Thomson在臺南山區的遊歷行程,相信他在拔馬一定拍過照片,也知道他的許多玻璃底片藏在倫敦的Wellcom Trust圖書館,但一直找不到他所拍的拔馬照片。胡家瑜教授熟悉Wellcom Trust圖書館的收藏,果然幫忙找到筆者所要的照片。這張1871年所拍的拔馬教會應該是左鎮有史以來最早的照片,而且以前從未發表過。感謝胡家瑜教授的幫忙,使筆者順利得到Wellcom Trust圖書館的授權。

    日本時代的左鎮的人和事,要感謝左鎮許多人的幫忙:楊量貴先生、謝長庚先生、簡爲國鄉長、顏能安校長、陳謙源老師、楊清全先生、余德春先生、葉水泉先生、葉水盛先生、葉進全先生、簡建忠先生、胡銘源先生、陳政策先生,還有許多報導人。其中筆者特別要感謝楊量貴先生、謝長庚先生、陳謙源老師,他們費了很多時間跟我解說照片中的人物與時代背景,使我對日本時代的左鎮的情形有比較清楚的瞭解。尤其是楊量貴先生,他自日本時代以來長期在左鎮庄役場、鄉公所、農會服務,對鄉裡許多人、事都非常熟悉。他不但熱心提供照片,還多次花大量的時間跟筆者講解照片裡的人物及背景,並借給筆者他手寫的自傳《我的一生》,筆者在寫作的過程裡遇到問題時還不時打電話請教、打擾楊先生,承他不厭其煩的解釋,這樣的隆情盛誼,絕非這裡簡短的幾行話能表達我內心的感激於萬一。

    為了瞭解1941年駕飛機在左鎮失事的畑中修事件,筆者嘗試跟他弟弟連絡,希望能找到當年陳春木寫給他父親畑中陸造的信,多瞭解一些當年發生的事情。

    畑中修的父母都已經過世,而且他的弟弟畑中正之早就搬離開崎阜縣老家,筆者透過日本友人原英子教授找到今年已經七十八歲的弟弟夫婦及他們的孫女,他們現在住在崎阜市。今年(2004)暑假,筆者在寫作的過程裡,為了瞭解照片的背景與歷史人類學的討論,包括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劉斌雄教授、黃應貴教授、石磊教授,台大人類學系宋文薰教授、連照美教授,淡江大學歷史系蔡錦堂教授、中央研究院曹永和院士等,非常感謝他們的意見與解說。本書之部分文稿曾在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歷史人類學研究群報告(2004年4月26日),也曾在中央研究院主辦的第十八屆亞洲歷史學家學會國際研討會(2004年12月6日)以英文發表,感謝多位與會學者的寶貴意見。教過的台大人類學研究所學生石川豪代替筆者前往崎阜市去訪問他們(畑中先生還拿著「歡迎中央研究院葉教授」的大字板在車站迎接),石川豪詳細的訪問他們,並帶回來他在訪問過程所拍的相片、錄影帶及其他資料,使筆者對這件事有更清楚的瞭解。非常感謝這些日本友人的幫忙。但是,現在已經找不到當年陳春木寄給畑中陸造的數十封信,真是萬分可惜。

    本書之出版,首先要感謝台南縣長蘇煥智、前後任文化局長程良田及葉澤山的支持,以及葉素月課長的協助。其次要感謝台南縣左鎮鄉光榮國小羅月華校長、總務主任王建元老師、菜寮化石館蒙正義先生、負責印製之孫文山先生等人之費心安排。由於筆者的吹毛求疵,全書的出版一再拖延,筆者很感謝他們的耐心與全力支持。最後筆者要謝謝多位助理及台大人類學系學生的協助,她們是林青妹、沈沛樺、林雨璇、卜樂娜、川本博美、劉堉珊。感謝她們幫忙掃描照片、校對、編輯、翻譯以及負責所有的行政工作,尤其是林青妹、沈沛樺、林雨璇三人,在不同的階段幫忙加班趕工,任勞任怨,筆者萬分感激她們的協助,使本書得以順利完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