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交陪藝術誌 第四期 出神的身體
  • 作者:
    執行編輯:陳冠彰、陳莘、侯昱寬、林雅雯
  • 出版者: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 出版日期:
    民國104年11月
  • ISBN/ISSN:
    978-986-04-6231-9
  • GPN:
    1010401991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29.8*21.1cm/78頁
  • 定價:
    NT$200元
  • 備註:
    庫存不足無法銷售

|目錄|

 

02  宮廟:殖民現代性的反身場域──高森信男    The Temple: A Field Reflecting Colonial Modernity ──                Nobuo Takamori

10  攝影是我思考的全部──陳伯義    Photography is Everything to Me ── Po-i Chen

22  黑色嘉年華.神變──陳伯義      Black Carnival.The Exorcist ── Po-i Chen

42  我們都是在造神──林書楷      We Are All Creating Gods ── Shu-kai Li

56  信仰,作為創新的念力──蘇俊穎    Faith as a Motive for Innovation ── Jun-ying Su

68  當代生活與民間信仰的藝術狂想──陳俊宇、倪祥、邱子晏    Artistic Fantasy of Modern Life and Folk                Belief ── Chun-yu Chen, Xiang Ni, Zih-yan Chiou 

信仰,作為創新的念力

 

◎蘇俊穎

 

布袋戲──家庭的啟蒙

 

    小時候的我是個蠻自閉的人,家裡因為開雜貨店來來去去的人很多,開店時家裡都是陌生人,在家玩還會被大人趕來趕去,所以我大部分時間都跑到廟口玩。在廟口我也只能看戲或跟廟裡的老人們聊天,他們喜歡說些神明的故事,讓我慢慢對廟產生興趣。除此之外,我一開始對布袋戲也沒有概念,但因為阿嬤的偶像是史艷文,從小就聽她一直說史艷文的故事,後來我在書局買了一、兩尊三十元的尪仔回來玩,小朋友來我家,我就演戲給他們看。

    附近的土公仔、撿骨的,或是議員等也會來家中的雜貨店聊天,我就在旁聽著。從小我就聽他們說這些有的沒的故事,像是昨天撿骨的撿到一具被火車輾死的屍體,肉都還在鐵軌上,議員說官場的經歷,工程花了幾千萬等等。自然而然地,我學會了他們的語氣,從有錢人、小老百姓或是大官們講話的模式,也就運用在之後的表演上,觀眾亦覺得滿新鮮的。傳統布袋戲有布袋戲的調,像「經書讀萬貫」就是經書讀萬卷的意思,又或是「舞藝十八般,非是誇大口,智勇兩雙全。」等等臺詞,觀眾常聽不太懂。所以我當時雖然才唸國小,卻已經開始想些有趣的方式去演布袋戲。

    後來在新市國中讀美術班時,慶安宮被列為古蹟正在整修,我也跑去跟畫師們聊天,開始對廟內的彩繪產生興趣,在廟裡面看到整個屋脊向上揚起,看到藻井、雕刻,印象中還記得有面壁畫上畫著一位女生騎著大象,當時我心想為什麼女生要騎大象呢?這些事情讓我開始對廟中的彩繪、建築等產生興趣。廟裡也有很多善心人士捐贈的書,記得國中第一次畫十八層地獄,就是因為廟裡有本《玉歷寶鈔》描寫地獄的情景,我就畫了那些關於地獄、神像等等的情景。

    雖然我國小時成績都是班上前幾名,但是到了國中後不愛讀書,成績掉到最後一名,開始學人作弊,但因為我們家裡開雜貨店人來來往往,很多人會跟家裡長輩說我在班上的表現等等,這讓我感到厭惡,導致身心壓力很大。再加上班上同學都從國小就開始學素描、西方藝術,他們覺得我畫得很醜,所以我跟同學的互動也不好,直到我遇見了一位老師,他一直鼓勵我畫畫,才持續維持創作。另一方面因為我課業不好,爸媽就將我送到私立的興國高中,那時我狀況更變本加厲了。我在學校會幫普通班的學生交美術作業,普通一張可能五十元,有些還能賺到上千塊!後來我自己坐火車到臺南市,再轉搭公車去安平買戲偶,一尊幾百元,從那時開始我累積大概幾百尊。我就是像瘋子般地愛上尪仔,像是得了「戲癌」,不斷地買,後來我就感覺自己越來越像演布袋戲的人了。

    我舅舅在善化是主持廟宇法會的道主,廟整修完後常會舉辦法會,我高中放學後就會跑去看活動,有人演鬼,道士斬妖。看到那些廟整修後只掛了幾幅圖,氣氛變得很凝重,我覺得廟的氣氛很有趣,所以高中美術班畢業後我開始創作一些作品,例如是燒金紙等關於宗教的畫作。準備報考大學時,我選填文化大學國劇系,面試的時候我表演布袋戲的「科仔」,「科仔」就像是布袋戲中的Rap或數來寶,那時候我覺得自己穩上,最後卻落榜了,才知道那些國劇系的老教授根本聽不懂臺語。高中時我參加很多比賽都有得名,想說以後應該能在臺北發展得不錯,沒想到考文化大學卻落榜,很心灰意冷,開始懷疑布袋戲是不是真的沒人看得懂?在如此悲觀時,突然就像電影情節般,一張單子飛過來,是臺南科技大學美術系的報考單,我想必定是天意,就死馬當活馬醫去考試,結果竟然正取第九名!

    臺南科技大學在永康,雖然離我家蠻近的,但我堅持不回家住,想要自己在外面做些事情。進了大學後,我成立布袋戲社團,開始學黃俊雄講口白。一開始社團沒有經費,半尊尪仔也沒有,所以用保麗龍包一包,蓋起來就能當藏鏡人,我們做了兩尊很「菜」的布袋戲偶去接表演,後來逐漸存到經費,慢慢地買很多尪仔。在社團練習時我們都放黃俊雄的錄影帶,研究他的音調,例如鼻子要用多少力才會像秦假仙、喉嚨要加多少力才像史豔文;另外還看了口技的書,學共鳴,這些操偶技術都是自學而來的。那時有很多學校同學也有興趣,大家就用報紙糊,做了很多畸形的道具跟尪仔湊合著用,一學期也接了兩百多場戲。雖然幾十個人出去,才拿三、四千塊,有些人用童軍繩把戲臺綁在摩托車上,有些人就背著尪仔,一群人參與很好玩,跑過各式各樣的場地。

    因為大學時有做道具,也有基本的演戲概念,也認識一些做戲的人,畢業後就直接進業界工作,有人請師傅,大夥就過去,因為現在布袋戲劇團沒辦法養十幾個人,所以當某個人接到表演後,其他人就去幫忙,四處去跟別人合團表演。

    有次我在嘉義演史豔文,那天有記者去錄影,沒多久,我接到了黃俊雄要告我侵權的存證信函,這對當時大學剛畢業的我很傷,而且我當初還把他當成偶像,結果竟然被他告,心裡非常難過,有段時間就變得不想演戲。

    之後我開始當起代課老師,人家知道我會畫畫,還會演布袋戲,剛好當時有在推動一校一特色,很多學校對布袋戲有興趣,我就從崇明國小開始教,也慢慢發現小學生其實很愛。雖然他們從小沒有接觸過尪仔,但還是覺得很好玩,除了對布袋戲感到好奇,也會自創一些很怪的臺詞,例如說「你這個人謀甘丹(不簡單),」再接著說「沒丹丹不會去吃麥當勞喔!」慢慢地我重拾了對布袋戲的熱情,也繼續去買尪仔。

    有些做尪仔的老師會覺得這行業沒希望不想做了,我就去把他們的尪仔買回來加妝,把醜女變成巫婆,把壞人畫成Lady Gaga,慢慢地我成立了劇團,又有去各地表演的機會,也發現觀眾對這些改編的劇情滿感興趣。

    如果要復興布袋戲文化,觀眾很重要。現在臺灣缺少觀眾,以前小朋友放學就由阿公帶去廟口看戲,他們長大後也自然會繼續看戲,可是現在小朋友放學是去補習,補習完回家寫功課,沒有機會去廟口,所以廟口活動自然而然就沒落了,沒了觀眾廟方也會縮減價格,而表演的水平就落在價格上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