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旅人之眼
  • 作者:
    丘榮襄
  • 出版者:
    臺南縣立文化中心
  • 出版日期:
    民國88年4月
  • ISBN/ISSN:
    957-02-3490-3/A20090400003
  • GPN:
    030749880088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20.7*14.7cm/212頁
  • 定價:
    NT$150元

|作者簡介|

 

丘榮襄

一九四七年生,台南縣麻豆鎮人。

中興大學法律系畢業,彰化師大心理輔導研究所結業。

曾經當選為全國特優教師,去年在台南高商退休。

有長篇小說「可憐花」改拍成電影。

優秀短篇小說由中華民國筆會譯成英文介紹到歐美各國,已出版小說、散文三十多本。

退休後成立「蔴荳文學工作室」,專事寫作。

 
|目錄|

002  傳承南瀛文學─縣長序
004  深耕文學園地─主任序
006  寫作之樂─代序

.澳洲
002  音樂、午餐、雪梨灣
010  午後,雪梨海灘
017  澳洲雪梨的唐人街
025  囚犯之崖
028  澳洲的藍山公園
036  夜晚,走過坎培拉
043  澳洲國會的友誼
047  企鵝搖搖晃晃回家來

.紐西蘭
054  湖畔沉思
058  女司機瑞塔
063  與毛利人共度有趣的夜晚
069  把土地還給我們─紐西蘭毛利人的怒吼
075  紐西蘭看高空彈跳
082  美麗新世界
087  寂寞的街頭演說家
090  坐在庫克船長雕像前
094  回首橋頭

.加拿大
100  海鷗飛過我窗前─加拿大溫哥華的生態觀察
106  洛磯山藍寶─露意絲湖
107  史丹利公園的圖騰
109  萬年孤寂─走訪加拿大哥倫比亞冰原
114  鮑河滔滔東去

.美國
116  水鴨子之歌
122  美國黃石公園一日遊
129  美國牛仔的故鄉
136  熾熱青春
144  盲人鋼琴師

.琉球
148  飄浮在琉球群島的哀歌
154  台灣的名字寫在海外
158  琉球王宮

.馬來西亞
160  往吉隆坡的飛機上
163  碰到這樣的導遊
168  馬來西亞檳榔嶼的風情
176  馬來西亞的高腳屋

.新加坡
180  新加坡的天空
188  新加坡的聖陶沙樂園
190  講究命理風水的新加坡

附錄
194  想起西安古城
203  聒噪烏鴉
211  丘榮襄著作年表

 
|書序|

【縣長序】
傳承南瀛文學

台南縣縣長  陳唐山

    文學是人類心靈的共同產物,亦是人類歷史文明最感人肺腑的一種藝術型式。自古以來,人類就以其敏銳的心靈感觸,對大自然的一顰一笑,謳歌頌讚,也傳達自己在生活中的種種悲歡與哀樂,留下許許多多千古不朽文學佳作。
    咱們台南縣雖是農業大縣,但這兒人傑地靈,人文薈萃,在山海交織的土地上,孕育不少睥睨一世的俊傑之士,替南瀛開啟寬敞文學大門。逮至台灣割讓,諸多有血氣的知識份子,在無法執干戈抗日,以及求取功名無路的情況下,乃相率結社,互通聲氣,發抒鬱悶,本縣詩詞吟社在此時,如雨後春筍,爭相成立,它們對當時社教文化的推動,實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同時期,世界性的新文學崛起,它自由、浪漫,不受束縛的任文人雅士翱翔盤遊。如本縣的北門七子:吳新榮、郭水潭、徐清吉、王登山、莊培初、林芳年、林清文等人,他們就以其奔騰澎湃的熱情,發為雄奇飄逸的文字,自陳襟抱,直抒胸臆,其作品幾達「有美皆備,無麗不臻」之境。
    從民國八十二年起,台南縣立文化中心在葉主任的高瞻遠矚的睿智卓見之下,逐年舉辦「南瀛文學獎」、「南瀛文學新人獎」選拔,並陸續出版「南瀛作家作品集」,其目的,乃為本縣作家開闢更寬敞的文學天空,讓他們以才華橫溢的用筆,顯現內在自我,超越外在現實的拘絆,邁入理想標的,透過文字的組合,表現作家個人的意志、思想與人格,也為南瀛大地抹塗五彩繽紛的文學釉彩。
    綜觀南瀛作家的作品,由於每人在各個階層的心領不同,當然對文學上的感受也大異其趣,故其風格各有千秋,有以豪放見長,有以精純稱譽,亦有格調纏綿,也有風華掩映......,猶如天上繁星,閃爍燦爛,映照南瀛天地,故衷心期盼;凡我南瀛作家,理應齊來筆耕,共寫「南瀛文學新歷史」。

【主任序】
深耕文學園地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主任  葉佳雄

    文學反映人生,文學更可以美化人生。文學最重要的是表達真誠的感情,而真誠的感情必定植根於鄉土,任何文學作品,倘若離開土地和人民,宛如失根的蘭花,勢必嚴重貧血,光榮盡失。因此作家們不論以詩、散文、小說、戲劇...等不同文體與寫作技巧所呈現出來的文學作品,必定充滿對鄉土的關懷和熱愛。此種愛鄉情懷的昇華文學,其文采才有感性、才有生命力。
    文學創作者在孜孜不倦的寫作過程中,倍嘗孤寂歲月和艱辛苦況;一旦作品能夠公開發表,受到大眾的肯定,洵為他們心中最大的慰藉。台南縣開發甚早,人文薈萃,文風鼎盛,尤以名聞海內外的「鹽分地帶文學」,堪稱台灣文學的重鎮。
    為了文風之傳承與歷史見證,本縣於一九九二年起,辦理「南瀛作家作品集」徵集,獎助縣籍文學家出版個人作品集,並於一九九三年,設立「南瀛文學獎」與「南瀛文學新人獎」,以發掘獎勵勤於筆耕並對文學創作著有貢獻的縣籍作家,七年有成,累計出版了六輯「作家作品集」,為縣籍作家保存及流傳其優良作品。以往六輯「作家作品集」,均將歷屆南瀛文學新人獎得獎作品一併納入,從本屆第七輯起以嶄新的面貌分開出版,足見除了文學獎外,我們對作家作品集的重視,更證明本縣倡導地方文學風氣不遺餘力,所撒播的文學種籽,已經萌芽茁壯,可謂成效卓著。
    今年的「作家作品集」,經過六位編輯委員審慎評比,入選的四位優秀作家和作品有:陳益裕先生觀照南瀛鄉土的報導文學「走過南瀛大地」,許正勳先生充滿關懷鄉土的台語詩集「阮若看著三輦車」(當我看到三輪車),丘榮襄先生用心靈感受的旅遊筆記「旅人之眼」,以及謝文雄先生的現代詩集「傷口與花朵」。南瀛文學園地需要深耕,歡迎愛好文學創作的縣籍作家,共同植栽,好讓芬芳的文學花朵吐蕊怒放,果實纍纍,年年慶祝大豐收。

寫作之樂──代序

丘榮襄

    放假日,與太太一起看電影,是扣人心弦的災難愛情文藝片「鐵達尼號」。那貧窮可是年輕英俊的男主角無意中救了女主角一命後,獲邀參加船上一些有錢人家的豪華晚宴,有一位好心的中年女士把兒子的晚禮服借給他穿,免得寒酸的他尷尬進不了會場。
    看到這一位肥胖的好心的中年女士,我和太太都情不自禁驚叫起來,因為,前一天晚上,我和太太在家裡看電視長片「戰慄遊戲」,就是她主演的。她叫凱西.貝茲,因為主演「戰慄遊戲」而獲得金球獎的影后寶座。
    「戰慄遊戲」是「恐怖小說之王」名作家史蒂芬.金寫的暢銷小說改編而成,片中,凱西.貝茲飾演一位退休隱居的護士,曾經因為牽涉凶殺案件被起訴卻由於證據不足被判無罪,長期以來,她是名作家保羅、薛登的忠實讀者,熟悉他作品中的任何細節,在法庭上,她曾經引用他書中幾句詮釋生命意義的話替自己辯護。有一次,作家保羅到她隱居的小鎮上來旅行、寫作,在一次暴風雪中開車出事,被她及時解救,傷重之下,卻被她長期囚禁,恐嚇威脅,要保羅替她寫一部長篇小說。
    名作家保羅的失蹤消息,是頭條新聞,小鎮上的老警長在查看他的車子後,斷定他出事時不是自己爬出車外,是有人打壞車門協助他離開現場的,便到處尋找他的下落,卻沒有任何發現。苦悶之餘,細心閱讀他寫的每一本書,企圖找到任何可以幫助破案的蛛絲馬跡。
    偶然中,老警長在書中發現保羅幾句詮釋生命意義的話十分貼切,便隨手記下來,常常把這幾句話推敲一番,突然,靈光一現,老警長好像記得以前在法庭上聽過小鎮上那位隱居的怪異護士也說過類似的話。把舊報紙找來看,果然不錯,這位隱居的護士引用過作家保羅的話。
    這一位怪異的護士,是不是可以和保羅的失蹤事件牽扯上一些關係?
    老警長開始調查這一位護士的日常生活,發現長期以來她購買超過份量的食物,而且,竟然買了打字紙回家,這是作家寫作時才需要的呀,難道說,她在隱居的農場裡和作家保羅生活在一起?
    老警長於是上門拜訪這一位護士,終於揭開謎底,使作家保羅得以脫困,歷經痛苦折磨後重獲自由。
    偶然在書中發現的幾句話有如此巧妙作用,實在使人深感意外。我之所以對這種小事深感興趣,是因為我也有類似的意外驚喜。是一個寒冷的深夜,我從睡夢中驚醒,替自己加一件衣服後鑽回被窩,因為一時無法再入睡,便扭開床頭的收音機,收聽音樂節目。
    大概已過了深夜一點,音樂節目終了,迷迷糊糊當中,我聽到主持人換成年輕的女孩子,她的聲音很甜美,吸引我繼續聽下去。她說,她剛看完一本短篇小說集,其中有一個故事讓她深受感動,現在,她要為尚未睡覺的夜貓族說這一個故事。
    故事開始,先說女主角對都市與鄉村的看法,短短幾句話,好像說得滿有意思的,深獲我心。因此,躲在被窩裡,我把這幾句話重複了一次、兩次。
    我直坐起來,睡意全消失了。
    天啊,這幾句話我太熟悉啦!這是我自己在一篇小說中寫過的嘛。
    甜美的聲音繼續從收音機中流瀉出來。她說,一個在大都市中打滾多年的女孩子,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衝擊過後,終於體會到男朋友的虛偽無情,也厭倦了大都市的喧嘩、忙碌,她決定,馬上收拾行李,回去樸實的鄉下,讓自己飄蕩的一顆心安定下來。......。
    在寂靜的黑夜中,我忍不住笑起來。
    剛才收聽的小說情節,每一個細微之處我當然都清清楚楚,這是我一本短篇小說集《遠離愛情》中有趣的一篇故事。這時候,節目主持人也作了如此的說明。
    當然,如果不是小說中有趣的幾句話先讓我聽見,吸引了我,以當時睡意漸濃的情況,我極可能關掉收音機呼呼大睡,就可能失去生平唯一一次在收音機節目中聽到自己所寫小說的珍貴經驗了。
    隔天在學校,打了電話到電台去,輾轉聯絡到播放我小說的節目主持人,她弄清楚我的姓名後,很高興的問我是不是收聽到她的節目,有什麼感想。聊著聊著,她嘆口氣說,因為這個節目的時段不佳,沒有廠商願意提供贊助,因此,短期內要停止播放了。
    我當場表示很可惜,也跟她說,好節目曲高和寡,不容易維持,倒很像目前純文學的狀況,由於讀者群的大量流失,文學作品被漫畫、電視逼得幾乎無處容身,較長的小說、散文很難找到發表的地方,發表後出版的機會不多,出版後也很少人買,許多作家感嘆「文學已死」,差不多都停筆不寫了。
    她說,這種情形她知道,但是,她希望我源源不停寫下去,她相信,人類遲早會厭倦忙碌的工商社會,想重回優閒自在能夠反省的生活空間,那時,家庭又受到重視,文學作品又會回到人們手中。她堅信如此。
    我以後果然聽不到她的節目了,更從來沒有看過她,但是,她說的話,常掛在我心上,給我莫大的鼓勵。儘管出版社打電話告訴我,過去一年可以再版三次的書,現在,只能一年賣一版了,我依然勤奮寫個不停。寫作,原本出於個人的興趣,但是,長期在教育界服務的我,擔任的是心理輔導的工作,寫作已經轉化成激勵人們不屈不撓追求美好理想的公益性事業,不可能因為賺不到較多的稿費、版稅而停筆了。相反的,正好五十歲達到退休標準的我,立刻申請退休,二月一日起,是一心一意為文學奮鬥的認真寫作者了。

87.3.20.刊於中華日報

音樂、午餐、雪梨灣

    澳洲的地標是雪梨灣旁邊的歌劇院,這個淺藍色的高聳三角形建築物聞名全世界,在臺灣的電視上也常常看到。
    早上十一點多,我站在平坦的雪梨灣旁邊,海風吹來,吹得我戴在頭上的大帽子上下搖晃,此時,眼前高聳的歌劇院裡彷彿有音樂流瀉出來,小提琴與鋼琴的演奏之後,渾厚的男高音響起,那歌聲有時響徹雲霄,撼人心弦,有時又緩緩流過我身旁,迴旋在波浪微微的雪梨灣。
    因為地形的緣故,繁榮熱鬧的雪梨灣分成南北兩部分,狹窄處有鐵橋相連,組成南太平洋人口密集的最大都市。我們從臺灣搭乘飛機而來,連續飛了九個多小時,從天色剛暗飛到天色明亮,晚餐、早餐都在飛機上吃了,實在蠻辛苦的,可是,身處雪梨這個美麗、高雅的大都市裡,一下子就忘了旅途的勞累。
    導遊知道我們的晚餐、早餐都是馬馬虎虎在飛機上吃的,便安排我們在雪梨灣的大船上享受一頓別開生面的午餐,徹底舒展筋骨放鬆心情。
    大船就停在歌劇院附近的碼頭上,船高三層,看起來頗為壯觀。
    剛踏上船舷,迎面兩個身穿水兵制服的澳洲年輕小姐便笑容滿面的說:
    「你好。」
    有點生澀的華語正好反映出她們的招待熱忱,蠻令人感動的。
    在旅遊旺季,每天從臺灣到澳洲來觀光旅行的人至少好幾百,一起在這艘豪華大船上用餐的也有一兩百人,為了使臺灣旅客感到親切自在,船上的服務員儘量說華語並準備豐盛的中華料理是正確的待客之道。
    船艙寬敞,擺放好多桌椅,每四個人坐一桌,吃的是自助餐,吃什麼吃多少,完全由旅客決定。
    我剛吃一口蛋炒飯,耳畔響起小提琴的優美琴音,轉頭一看,一個高挑、英俊的澳洲青年拉著小提琴走過來,他穿深藍色長褲、藍色花襯衫,頭戴淺藍色帽子,邊扭邊拉琴,立刻把輕鬆、愉快的氣氛帶動起來。
    不久,又有甜美女歌聲出現,一個皮膚白皙頭髮金黃的澳洲小姐在小提琴的伴奏下,為大家獻唱一首又一首好聽的英文歌。
    大船慢慢繞著雪梨灣航行,先是經過雅靜的雪梨大學,然後滑過一片翠綠的植物園。植物園裡平坦的草坪上,有十多隻銀白色的鴿子在散步、覓食。可惜,那些鴿子離我們太遠,不然,我也許會把面前的蛋炒飯灑一些下去,讓那些鴿子飽餐一頓。
    一艘巨大的澳洲海軍艦艇出現在眼前,它靜靜的靠在岸邊,挺直的大砲砲管指著天上浮雲,一副悠閒自在遠離戰事的模樣。
    我大口吃著龍蝦肉,對那巨大的砲管視若無睹。
    和平時代,澳洲又遠離世界的爭執中心,是南太平洋一片美麗淨土,沒有戰爭、沒有衝突,人人安詳自在過著生活,所以,我面對軍艦一點也不在乎。
    當然,那種挺直的砲管曾經讓我膽顫心驚過。
    有一次,我在印度最北邊的喀什米爾地區旅行,正好,喀什米爾的民兵發動獨立戰爭,印度政府調派大量軍隊進入喀什米爾的首府斯里那卡鎮壓,我坐計程車在斯里那卡的街道上經過,路旁,從碉堡裡伸出來的冷冰冰的砲管常常橫過我眼前,我蒼白了臉色,深怕那些砲管突然轟出巨響,掀起戰火,使我無法脫身。
    此刻,面對和平、安詳的雪梨灣,印度之旅的戰爭陰霾已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雪梨灣是澳洲人消暑度假的勝地,許多澳洲人在這裡比賽帆船,因此,不時有張著三角形帆旗的船隻從我們旁邊駛過去,都是一個人駕駛的,人站得斜斜的,幾乎貼著海面,海水差不多把他全身都打濕了,駕駛人卻怡然自得一臉都是燦爛的笑容。
    一隻隻三角形帆船急駛而過,在蔚藍的雪梨灣上揚起一陣陣白色水波,非常好看。
    我們坐的大船緩緩駛過拱形大鐵橋的時候,我也吃飽了,隨手抓了一條香蕉一片奇異果,我離開座位,站在外面甲板上呼吸新鮮空氣。
    這時,可以看到靠岸邊的地方,許多房子建在水面上,這些房子大都是二層樓形式,與鄰近一、二十層的新穎大樓相比,顯得十分矮小,也十分老舊。這些房子,是早期本地人蓋來居住的,後來,雪梨急速發展成一個現代化的大都市,這些房子落伍了,也就被廢棄了。幾年前,有人動腦筋,把這些房子整修一番,改成酒吧,成為休閒娛樂的地方,這裡便又熱鬧起來,許多澳洲人中午不睡午覺,跑到這地方來,喝上一大杯啤酒,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聊聊天,感到十分愜意。
    這些水上房子,說它像船是不像,可是說它是純粹的房子卻也不是,這是懂得生活享受的英國人的一種建築特色。英國人不管在那一個殖民地住下來,最喜歡逐水草而居,常常在河邊、湖邊蓋房子,很有技巧的把房子蓋在水面上,一來容易警戒,居住上有安全感,二來空氣新鮮風光怡然,有穩定情緒的作用。
    澳洲以前是英國人的殖民地,這種老舊的水上房子以前就是英國人最愛居住的,像我以前在印度北部的喀什米爾旅行,連續兩個晚上都住在英國人在大河邊建造的「船屋」裡,英國人統治印度的時候,在喀什米爾大河邊蓋有好多住宅,英國人撤離之後,喀什米爾人把這些「船屋」當做旅館租給外國觀光客居住,有一筆不錯的收入呢。
    大船開始回航,這時,可以看到英國人對澳洲的另一種影響。
    一百八十多年前,英國人從海上進入雪梨灣,登陸雪梨這一片平坦地區,大力建設之餘,為現在的澳洲人留下了大片的公園和花園。按照英國人的建築法規,一個城市,必須有四分之一以上的空地闢建成公園或花園,這種綠化、美化生活環境的努力,使我站在甲板上往岸上望去,車水馬龍之外,也看到樹木成蔭、綠草如茵。雪梨,絕不像北半球的一些大城市,陷身市中心,旅客就會變得心浮氣躁起來。
    身後,小提琴突然拉出我極為熟悉的旋律,然後,唱歌的澳洲小姐唱起來:高山青,澗水藍........
    剎那間,所有大船上的旅客都拍手附和著,然後一起和那個澳洲小姐合唱這一首聞名海內外的臺灣民謠:「高山青」。
    一曲唱完,熱烈掌聲在大船各角落響起,唱歌的澳洲小姐和拉小提琴的澳洲青年都顯得洋洋得意,看樣子,為了討好眾多的臺灣旅客,他們是花了好多心血來練習這一首臺灣民謠的。
    聽導遊介紹,兩年前,在臺灣最富盛名的「明華園歌劇團」應澳洲僑界的邀請,曾經在雪梨歌劇院公演「濟公傳」。一時,轟動四方,人人叫好。往後很長一段時間,澳洲人津津樂道呢。
    望著岸上那外型奇特、美麗的雪梨歌劇院,我不禁莞爾一笑,想起濟公和尚來。
    佛祖心中坐,酒肉穿腸過。
    用這兩句詩來形容濟公和尚,再傳神也沒有了。外貌瘋瘋癲癲可是道行高妙的濟公和尚,一生傳奇故事改編成歌劇演出,在臺灣,我看過「明華園歌劇團」公演,的確笑料百出又富有警世價值。可以想像得出,在雪梨歌劇院把這種題材搬上舞臺,幽默、諷刺的異國情調,是如何令澳洲人如痴如狂了。
    大船慢慢駛向岸邊的碼頭,音樂轉成依依難捨的道別曲調,令人回味。
    船上的工作人員開始用塑膠袋把旅客吃剩的殘渣、剩菜打包好,準備上岸後妥善處理掉。這一點,引起我一些聯想。
    有一次,在越南旅行,導遊也安排我們在西貢河的大船上吃飯,順便觀賞沿岸景色。我注意到,當行程即將結束的時候,船上的工作人員竟然把旅客吃剩的殘渣、魚刺、菜湯全部倒入西貢河!天啊,那麼美麗、壯闊的西貢河日日夜夜被人們如此傾倒垃圾,總有一天會被弄得面目全非、污穢不堪!這是愚蠢的人類對美麗的大自然界最惡劣的摧殘,看了真是令人痛心之至!
    在澳洲,人人珍惜大自然,環保工作十分完善,垃圾和廢棄物都經過妥善的處理,所以,美麗的雪梨灣沿岸看不到任何骯髒的垃圾,絕對沒有人隨手亂丟紙屑、果皮,船上的人不敢把任何廢棄物丟下水中,長年累月,雪梨灣保持著蔚藍、潔淨的外表,置身其間,聞不到任何令人不舒服的臭味。在雪梨灣上吃了這一頓午餐,真是令人心曠神怡。

85.6.29.刊於台灣日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