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走過南瀛大地
  • 作者:
    陳益裕
  • 出版者:
    臺南縣立文化中心
  • 出版日期:
    民國88年4月
  • ISBN/ISSN:
    957-02-3488-1/A20090400001
  • GPN:
    030749880068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20.7*14.7cm/316頁
  • 定價:
    NT$200元

|作者簡介|

 

陳益裕

 

民國二十八年四月一日出生,台南縣學甲鎮人。

接受農校教育、之後即在縣立北門農校(今省立北門農工職校)任職任教共四十年。

課餘公暇,喜歡採風擷俗,寫報導文字。今公職提前退休,依然投入、專注。

觀照台灣這塊島嶼大地,詮釋幾許人、事、物。秉著熱愛「本土文化」的心情,下鄉跑腿,寫作成書,覺得是一件很快樂的工作。

 
|目錄|

002  傳承南瀛文學─縣長序
004  深耕文學園地─主任序
006  自序

001  1.想起過去.咱的故鄉
010  2.多少情,多少愛
020  3.北門,這個海灘大地
038  4.塭仔人
054  5.補破網的想像空間與現場
070  6.風雨中的腳步
090  7.失去的將軍溪
102  8.看是廟會,其實在尋根
118  9.一脈相傳的篤加村
129  10.走一趟七股濕地
144  11.叩訪急水溪口
154  12.佳里荖藤
167  13.不一樣的視覺空間
176  14.新化老街道的命運
189  15.探訪礁坑仔的聚落
201  16.草山月世界.亦迷人
216  17.江家厝,古老的大聚落
228  18.吉貝耍,平埔族的老部落
251  19.玉井、芒果之鄉
261  20.那一天,在烏山嶺上
273  21.水雉.思考牠未來的命運
290  22.給下一代有希望.再現文化新契機
300  23.下營.農會.蠶絲被

(附錄)
307  庄腳人.鄉土味

 
|書序|

【縣長序】
傳承南瀛文學

台南縣縣長  陳唐山

    文學是人類心靈的共同產物,亦是人類歷史文明最感人肺腑的一種藝術型式。自古以來,人類就以其敏銳的心靈感觸,對大自然的一顰一笑,謳歌頌讚,也傳達自己在生活中的種種悲歡與哀樂,留下許許多多千古不朽文學佳作。
    咱們台南縣雖是農業大縣,但這兒人傑地靈,人文薈萃,在山海交織的土地上,孕育不少睥睨一世的俊傑之士,替南瀛開啟寬敞文學大門。逮至台灣割讓,諸多有血氣的知識份子,在無法執干戈抗日,以及求取功名無路的情況下,乃相率結社,互通聲氣,發抒鬱悶,本縣詩詞吟社在此時,如雨後春筍,爭相成立,它們對當時社教文化的推動,實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同時期,世界性的新文學崛起,它自由、浪漫,不受束縛的任文人雅士翱翔盤遊。如本縣的北門七子:吳新榮、郭水潭、徐清吉、王登山、莊培初、林芳年、林清文等人,他們就以其奔騰澎湃的熱情,發為雄奇飄逸的文字,自陳襟抱,直抒胸臆,其作品幾達「有美皆備,無麗不臻」之境。
    從民國八十二年起,台南縣立文化中心在葉主任的高瞻遠矚的睿智卓見之下,逐年舉辦「南瀛文學獎」、「南瀛文學新人獎」選拔,並陸續出版「南瀛作家作品集」,其目的,乃為本縣作家開闢更寬敞的文學天空,讓他們以才華橫溢的用筆,顯現內在自我,超越外在現實的拘絆,邁入理想標的,透過文字的組合,表現作家個人的意志、思想與人格,也為南瀛大地抹塗五彩繽紛的文學釉彩。
    綜觀南瀛作家的作品,由於每人在各個階層的心領不同,當然對文學上的感受也大異其趣,故其風格各有千秋,有以豪放見長,有以精純稱譽,亦有格調纏綿,也有風華掩映......,猶如天上繁星,閃爍燦爛,映照南瀛天地,故衷心期盼;凡我南瀛作家,理應齊來筆耕,共寫「南瀛文學新歷史」。

【主任序】
深耕文學園地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主任  葉佳雄

    文學反映人生,文學更可以美化人生。文學最重要的是表達真誠的感情,而真誠的感情必定植根於鄉土,任何文學作品,倘若離開土地和人民,宛如失根的蘭花,勢必嚴重貧血,光榮盡失。因此作家們不論以詩、散文、小說、戲劇...等不同文體與寫作技巧所呈現出來的文學作品,必定充滿對鄉土的關懷和熱愛。此種愛鄉情懷的昇華文學,其文采才有感性、才有生命力。
    文學創作者在孜孜不倦的寫作過程中,倍嘗孤寂歲月和艱辛苦況;一旦作品能夠公開發表,受到大眾的肯定,洵為他們心中最大的慰藉。台南縣開發甚早,人文薈萃,文風鼎盛,尤以名聞海內外的「鹽分地帶文學」,堪稱台灣文學的重鎮。
    為了文風之傳承與歷史見證,本縣於一九九二年起,辦理「南瀛作家作品集」徵集,獎助縣籍文學家出版個人作品集,並於一九九三年,設立「南瀛文學獎」與「南瀛文學新人獎」,以發掘獎勵勤於筆耕並對文學創作著有貢獻的縣籍作家,七年有成,累計出版了六輯「作家作品集」,為縣籍作家保存及流傳其優良作品。以往六輯「作家作品集」,均將歷屆南瀛文學新人獎得獎作品一併納入,從本屆第七輯起以嶄新的面貌分開出版,足見除了文學獎外,我們對作家作品集的重視,更證明本縣倡導地方文學風氣不遺餘力,所撒播的文學種籽,已經萌芽茁壯,可謂成效卓著。
    今年的「作家作品集」,經過六位編輯委員審慎評比,入選的四位優秀作家和作品有:陳益裕先生觀照南瀛鄉土的報導文學「走過南瀛大地」,許正勳先生充滿關懷鄉土的台語詩集「阮若看著三輦車」(當我看到三輪車),丘榮襄先生用心靈感受的旅遊筆記「旅人之眼」,以及謝文雄先生的現代詩集「傷口與花朵」。南瀛文學園地需要深耕,歡迎愛好文學創作的縣籍作家,共同植栽,好讓芬芳的文學花朵吐蕊怒放,果實纍纍,年年慶祝大豐收。

作者序

    人家常說:「路走過,就會留下了足跡。」如果覺得有必要,我也喜歡再留下文字的紀錄。
    古代騷人墨客,不時有視覺上的感動。抑或被貶官下放邊疆者,便獨樂樂的,遊山...玩水...。官場不如意,生活卻很愜意,吟詩填詞,寫文章之類。相信皆用心深情,著墨下來。當今亦正興起旅行文學,是「過客」,在某地方曾駐足,留住那短暫的感覺,藉文字(或影像)中懷思追念起那段美好時光。...
    這樣子講,並非欲附庸風雅,刻意「高攀」甚麼。只是若愛好文字遊戲,塗鴉習性的人,應該跟隨著學習。腳步踩在那裡,思維顯在那裡。用眼去看,也用心去想。人間模樣、景象蠻多的,多感觸,得以豐厚精神世界。
    記得宋.蘇軾.和子由澠池懷舊詩曰:「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當然,意指長年或常在外頭飄泊流浪的人,行蹤時,多用「泥土偶然留指爪」來形容。大概,現代人的去處行蹤,沒有昔時那麼悲涼飄逸,倒是無遠弗屆,「瀟瀟灑灑走一回」的態勢吧。
    很慚愧,愛到處玩玩,卻不曾經闊步出遠門。...老是在台灣這個島嶼內,東張西望;在南瀛大地,諸多盤桓。...未免格局太小、視野不夠寬闊之嫌。「嫌」我者多,取笑是正確的。奈何?就是踏不出國門。目前,觀光熱潮正高漲的時候,如此封閉自己,真的找不到適當的語言,作為解釋的理由。
    唯一的好藉口,僅是:「腳底下,這片生活土地也有可愛的所在,值得眷戀,值得走一走。...」
    二月六日,到台南市參加國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籌備處舉行的「文化九九─臘月迎新寫願景」春節圍爐活動。鄉韻民族樂團上場演奏絲竹之音,同時聽一位郭洵清小姐,唱著一首台語歌曲「不要嫌台灣」。...
    唱完了,行政院文建會主委林澄枝致詞時,特別提及這首歌曲的美麗意涵。強調我們生長的這塊土地上人、事、景、物,總是有值得「疼惜」「關愛」之處。...說實在的,遠看也要近看,看看身邊所擁有的,勿失之交臂。只要「心中有愛」,感覺就會意外,心得會跑出來。
    南瀛大地,山蒼蒼、海茫茫。「橫跨」的地理空間,「縱深」的歷史傳承。...我的的確確蠻有尊重、喜愛的情懷。書末附錄「庄腳人.鄉土味」,不啻為自己做最忠實的剖白、赤誠的交代。路走過,逍遙快樂,感謝內人作伴同行,感謝各平面媒體,給予刊載「點點滴滴」的心路歷程。以及縣立文化中心的接納好意,付梓成書,肯定我個人的感覺與感情。最後,想說幾句話:
    「南瀛大地,蘊藏豐富。無論自然資源,人文資產,好想繼續接觸,繼續觀賞。有那麼一種堅持、執著,乃是基於生命臍帶所繫的家園、風華無限,應該捕捉幾些人家容易疏忽的焦點。...」

陳益裕 1999.2.9佳里

看是廟會.其實在尋根(節錄)

學甲人「上白礁」活動

 

序曲

    「淡淡的三月天,杜鵑花開在山坡上。......」輕鬆悅耳的這首歌,於北部唱的話蠻對勁。可是在南臺灣,尤其嘉南地帶,平疇沃野,「喧鬧」於暮春三月的,並非杜鵑花,而是布穀鳥、麻雀群。在蔚藍的晴空中盤旋,不停的啁啾,好像呼喚著莊稼人,趕緊「事」春耕。
    看水牛在吆喝下耕田,空氣中有攪翻泥土的氣息。驚蟄時,春雷聲起,春雨又落,甚麼都活絡起來。阡陌之間,走動的人兒,從他(她)們的臉?,讀出對大地的忠貞、熱愛。即使汗珠流淌,和胼手胝足,覺得沒甚麼。肢體就是要勞動,生活就是要打拼。
    不過,心靈深處,別有他(她)們的信仰,一種敬天畏神的情懷。因為田野間幹活兒,惟有「風調雨順」,才能保證「五穀豐收」。甚至祈安植福,冥冥之中,總是有主宰者,也許是神祇的力量。所以不能不虔誠、不膜拜,精神上有個寄託、皈依。
    學甲人,便有這種心態、習俗。年年這個時節,也就是農曆三月十一日,市區的慈濟宮舉行「上白礁」大典,敲鑼擂鼓,歡騰熱鬧,顯現國泰民安,物阜豐年的景象,也是源遠流長,血濃於水,掀起尋根的熱潮。
    雖然,工商業發展,社會型態改變。一些舊習俗、舊傳統面臨著考驗。但「上白礁」依然有其特殊的媚力,為我們留下一份民俗遺產,維繫樸拙的古風,呈現原始居民追念先祖、敬奉神祇的精神於不墜,實在值得探望、掃瞄。

慈濟宮.宗教文物的殿堂

    在地圖上,找得到「學甲」的字眼,為西陲臺灣海峽的小鎮。不過還是有點距離,所以聽不到潮音......浪曲。......但冬季裡,海風吹刮得及,卻是事實。
    南北以將軍溪、八掌溪為界,中間還貫穿一條急水溪出海。蜿蜒地,好像躺在原野的動脈。但是,早期水利未開發,這裡有「鹽分地帶」之稱。因為靠海邊的關係,鹹風鹹雨,含鹽分重,土壤磽薄。故鄉賢吳三連先生(曾任國策顧問)就說:「埋死狗,也腐爛不了。」可見一些農作物生長困難,惟蔥蒜之類可以適應,產量為全省之冠。
    有專家指出,平埔族也曾在學甲結廬而居。當然,開發自明鄭時代。世居以泉州府人多為,陳、李、謝、郭、王等五大姓,是追隨鄭成功來臺的軍民,守土屯墾大業。不乏飽學之士,設立書房教育子弟,因此學風崛起,人才輩出,遂命名「學甲」,以資紀念學業的發祥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