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淡飲洛神花茶的早晨
  • 作者:
    利玉芳
  • 出版者:
    臺南縣文化局
  • 出版日期:
    民國89年12月
  • ISBN/ISSN:
    957-02-7140-X/A20001200001
  • GPN:
    030749890441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20.7*14.6cm/189頁
  • 定價:
    NT$100元

|作者簡介|

利玉芳

一九五二年生於屏東縣。高雄高商畢,現從事農場經營,家庭主婦兼教職。

笠詩社同仁,台灣筆會會員。

早期以筆名「綠莎」發表散文小品,現多用本名發表詩作。

著有散文集《心香瓣瓣》,童詩集《童詩賞析》、《小園丁》,詩集《活的滋味》、《貓》、《向日葵》。

詩作品曾獲「吳濁流新詩首獎」、「陳秀喜詩獎」。


|目錄|

002  彩繪南瀛文學─縣長序
004  肥沃的文學土壤─局長序
007  貓的眼睛─陳玉玲序
010  自序

第一輯    南瀛作品集
003  原始之愛─寄給高屏溪
005  曾文水庫
006  斜陽
007  阿里山日出
008  井邊有一棵菩提小樹
010  掌紋
012  數秒
015  黑面媽祖
018  媽祖的眼淚
019  短詩兩題(走在台灣文學步道/蝶之鄉)
021  雙流泉湧十四帖
027  橄欖樹
029  地震,震出我的更年期
031  月亮也繫上黃絲帶
033  神木復活了
036  餘震
040  烏山遺址出土寫真
042  詩兩首(公園裡的藝術/即將走入墓園的歷史)
045  福德街側記
047  木魚和曲腰
048  淡飲洛神花茶的早晨
050  臺灣最南點
054  我的虛榮心
055  草山月世界
057  眠月線形影
059  喜宴
061  萊茵    詩之旅
066  小白花知道
068  走過桂河大橋
069  愛染橋上的沉思
071  一九九七漢城之春
072  溫泉浴
074  濱海的犬吠
076  松島戲海鷗
078  即興詩
079  鵝
081  懷念的竹田火車站
082  綠蠵龜的淚
083  綠葉的心跳
085  籠中鳥等十二首
092  枯木上的春天(九首)
099  出席證
100  反思的季節(六首)
104  影子與土狗

第二輯    台語.客語新詩
109  水筆仔(台語詩)
111  敬字亭(客語詩)
113  新丁花(客語詩)

第三輯    我的兒歌十首
117  廊肚廊外
118  補鑊鳥
120  客家心舅
122  七姑星
123  月光華華
124  莫叫莫叫
125  榕樹伯公
126  伯公下十八家
127  挫田棍仔
128  烏廖仔

第四輯    童詩創作
133  賞月
134  作品二首(依娜的小米田/百步蛇的故鄉)
139  作品三首(白鹿的水沙連/?魚和女孩/達娜伊谷)
143  飢餓的老蒼鷹(童話詩)

第五輯    作品選讀
155  作品選讀
187  利玉芳作品年表


|書序|

【縣長序】
彩繪南瀛文學

台南縣縣長  陳唐山

    每一塊土地都有其獨特而珍貴的文化資產,任何一項文化資產,都必須加以珍惜保存,文學藝術何嘗不然?人類歷史因為有文學藝術的創造與傳承,人類文明與文化才得以代代相傳綿延不斷。
    台灣以文字記載的歷史並不算長,故文學的發展起步也比較慢,但隨著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以強韌生命力傲然走過不同政權的統治腳跡,文學這塊心靈花園也獲得諸多秀異人士的栽植灌溉而繁花盛開。尤其本縣地理高山平原兼備、海陸景觀俱全,是全台開發較早的縣份,因具人文地理上的優秀條件,向為文風鼎盛的教化之地,縣籍文學家在台灣文學史上佔有相當的崇高地位,如早期吳新榮、郭水潭,近代楊青矗、黃文博、羊子喬、黃武忠、莊柏林、黃勁連、鄭炯明、阿盛等名家,是台灣文學史上重要的開拓者,也是百萬縣民引以為傲的文壇瑰寶,對台灣這一塊土地而言,稱台南縣有孕育本土文學生命的汗馬功勞當不為過。
    鑑於南瀛大地上才子輩出,文學花園需要老株也需要新苗的植被充實,台南縣文化局自民國八十二年起即致力於獎掖優秀文學人才,出版南瀛作家作品集,為縣籍作家開闢寬廣的文學天空,使其得以藉才華洋溢之筆,直抒胸臆,展現風格,馳騁其間,為南瀛大地彩繪繽紛的文學風貌,為南瀛文化增添動人的文藝篇章。數年過去,南瀛作家作品集已累計出版了六十二冊,成果可觀,對百萬縣民而言,是珍貴的文化資產。
    喜見本輯即將付梓出版,唐山謹代表南瀛鄉親向各位作者及全體工作人員致謝,沒有大家不辭勞瘁的真心付出,南瀛文學花園就沒有花團錦簇、枝繁葉茂的盛景。文化這條綿遠迤邐的大道,仍賴所有南瀛子弟共同開創締造,願與所有文化工作者互勉互勵!

【局長序】 
肥沃的文學土壤

台南縣文化局局長  葉佳雄

    文學是民族的精神食糧,也是一個時代的文化象徵,特別是為母土發聲的鄉土文學,更為彌足珍貴:為縣籍文學家出版優良的文學作品,向來是本局責無旁貸的文化工作,「南瀛作家作品集」即是主要成果,本(八十九)年度堂堂進入第八輯,累積書目已達六十二冊。
    「南瀛作家作品集」以自由送件為主,審查委員推薦為輔,自由送件部分再經審查(編輯)委員評選確認;本年度(輯)總收件數計達十八件,為歷年來之最,作品皆在水準之上,經審查委員評選出十一件,其作品名稱、類別和作者分別如下:
        淡飲洛神花茶的早晨(現代詩)/利玉芳
        無盡意(現代詩)/謝振宗
        甦醒(現代詩)/李益維
        蔗田歲月(散文)/陳明雄
        莊柏林散文集(散文)/莊柏林
        踏出去的腳步(散文)/陳益裕
        伴我成長(少年文學)/葉偉廉
        兩個好朋友(兒童文學)/楊寶山
        愛的推銷員(兒童文學)/陳義男
        遠足(兒童文學)/李益維
        不墜的夕陽─薛林的兒童文學及其評論(自傳性文集)/薛林
    本輯作者有文壇老將,也有初試啼聲的新人,兼有傳承與創新的雙重意義。作品則以現代詩、散文和兒童文學為主,雖已多元呈現,但獨缺小說與報導文學,是美中不足之事,顯現此類創作人口較少,尚待文學同好共同開創。本局願意竭盡所能,開啟更為寬闊的文學視窗,提供更為肥沃的文學土壤,讓縣籍文學作家,在南瀛大地發芽、茁壯、開花、結果。
    本輯能夠順利出版,特別要感謝陳唐山縣長的關心與叮囑,也要感謝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台灣省文化基金會、台南縣文化基金會、財團法人范道南文教基金會、華寶樹脂化學工廠股份有限公司的指導與贊助;當然最要感謝的,還是嘔心創作的作者群,在此,也恭喜他們。
    文學創作是一條無止盡的漫漫長路,我們願意與大家共同努力,發掘更多的南瀛文學家,出版更好的南瀛文學作品。

【自序】
詩序

    當我寫完一首詩之後,將它擱置,躊躇該不該定稿,陷入與詩對決,檢討這首作品具備了時代意識嗎?反省有無急於表現自我的感受而減損了詩的可讀性呢?無可否認的,二十年來發表過的詩篇中,有些作品確實如湖中的漣漪盪漾開來,有了迴響,寫詩原來不屬於寂寞者發抒情緒的工具。
    詩的活動性仍是海闊天空的,詩的讀者也存在於各個角落。例如曾接受電台訪談、電視訪錄、電話錄音、詩的宣傳海報、學校教材、詩雜誌策劃的評論、座談、學術會議、學術論文等出現了自己的作品賞析;以及年度詩選、文學選集的出版;詩與畫、詩與歌、詩的演出與展示等等,如此不必擔心詩的讀者在哪裡吧?擔心的是掌握不住好詩;也不憂慮詩不被國際交流,憂詩不夠深度與廣度。我已無拿寫詩來自慰,陷自我於墮落與苦悶的權利了。
    反過來說,因為憂慮才產生的苦悶吧!常捫心自問:詩中的我在場嗎?那是無庸置疑的,生活必是我寫詩的要件吧!好像抓住這份堅持就可以讓『詩人』的名分立足下去似的,然而在詩作的表現中,往往只是傳達了些微的教養性罷了,既然明瞭詩質顯現蒼白但又要屈就於我極限的能力,這才叫我苦悶的原因呢!我仍在尋找如何獲得先感動自己語言的原動力;如何把渙散的語言凝聚成精神的詩篇;如何將內心隱忍的情慾釋放出豪邁的抒情;如何掌握適切的寫詩環境;如何守住不露骨、不逾矩、不傷人的修養條件......。啊!又想發揮灑脫的筆又受規矩思維束縛的筆呀!能得一首好詩或佳作,只能說是潛能與天賦吧!
 

    當有人偶然讚揚我是「天生詩人」時,我臉紅也是自然的天性。

    因關心政治、社會、環境、文化,為了想捕捉時代的記憶,有時不禁會沉迷在片刻興起的靈感中,卻找不出藝術性發言的頭緒,使急於表達感情的文字太過於鬆軟,語言又破不了古陋的格調而寫出來的詩,日後也會受到自我批判的。仍舊帶著一顆野心來追求詩,也許較能使我振作。總之,我寫詩只是理解自己所相信的某些事情。
    幾次到日本旅行,有機會走過詩人的故鄉,佇立詩碑前,雖然只能臆測其詩意,但因詩人的被尊重而感動,比起在台灣,詩人故鄉的土地、物質豐沃的遠景,仍顯得格外寂寞。未久,慶幸的是台南縣已故詩人吳新榮的銅像及詩碑,在綠蔭扶疏的佳里鎮公園,以悠揚的小提琴及鋼琴演奏曲隆重揭幕。
    一九九八年高雄縣美濃鎮在鍾理和作家的銅像揭幕的同時,紀念館前的「台灣文學步道」也提供了國人旅遊的景點。從明朝遺臣沈光文、清人郁永河到台灣七十年來前衛的文學家、詩人們,凡三十五位,碑文及作家簡介排列成文學小徑,走在彷如綠色地氈的步道上,不只是感動,也改變了對台灣這塊文學土地的荒涼感。
    我在詩碑前總是駐足片刻,與碑文對話,會其含義、悟其精神,汲取他們珍貴的靈思,期待能驅動我對詩文學的堅持。
    美濃人因為擁有詩文化而富有吧!詩與群眾生活也許沒有直接的關係,惟它們是以文學創作藝術的文法,達到撫慰人生的效果。
    只讀詩碑及簡介,只能說是走過台灣文學園區,然而我藉著閱讀《台灣文學步道》(彭瑞金著)一書的導覽,深入地了解了詩人的文學運動史、詩觀及精神,更踏實地說,有如穿越了台灣文學歷史的走廊,且接受它的洗禮。
    原來楊逵是在艱難的時局下中斷了他做作家的文學之夢。吳新榮是為了人生的選擇又回到文學的興趣。郭水潭口中「美麗的薔薇詩人和附庸風雅的感想文作家」是哪些人呢?備受日帝摧殘,唯有轉移陣地,為台灣文壇引進「超現實主義」的水蔭萍。林芳年認為詩是抒情而靜默的,靈感是在剎那間發生的,詩是孤僻且最怕干擾,但保有「童心」是寫詩的支柱。

        認為要嚴格要求詩本質及精神的巫永福,目前還在努力地寫詩。

        走過現代、定位本土的林亨泰,仍堅持準確的語言。

        一生都未缺席,不知疲累的鼓手陳千武。

        以及為黑暗時代點燈的詩人─王昶雄。

        以及洋溢母性光輝的陳秀喜詩人。

        以及......
    戰前,詩人停止寫詩,是因為被約談、被捕;戰後,詩人不寫詩,或許一半是錦連說的:現實並未提供我們良好的創作環境;一半是為多元的生活奔波,把詩神遺忘了!
    驟雨又來,我站在既不動搖又不妥協的詩碑前,接受台灣文學心靈的洗滌吧!因拾回歷史的回憶,使我充實;因為受到感動,刺激我寫詩的堅持吧!

月亮也繫上黃絲帶


(自由時報副刊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


中秋月本分明

群山本多情

奈何怪獸一夜咆哮後

青山變黃土

月亮也繫上黃絲帶

 

怪獸一聲噴嚏就震垮了王朝

巨足踐踏南投陶甕

卻踩不碎山居生活的夢

牠爛醉如泥砸掉了罈罈紹興酒

卻砸不破一潭明鏡的埔里水

 

集集的火車就要開

休想叫牠瞧見

歪歪斜斜駛入台灣月台的怪模樣

咱福爾摩莎的兄弟姊妹們

撿起月娘飄下的手巾

拭去島嶼受盡蹂躪的淚水

重建綠色的願景

 

 

 



淡飲洛神花茶的早晨


(一九九九年二二八和平紀念日)


(女鯨詩集2)

 

植一株木棉

單純為了辨識地界

 

正月掉光葉子的樹幹

赤裸裸是為了等待斑芝花開

紅遍枝椏的二月

是屬於春天裡野鴿子的饗宴

 

屬於我淡飲洛神花茶的早晨

逢二二八紀念日

洛神花茶有辛酸的滋味

 

木棉花染著悲哀的色彩

異樣的幻覺

是我追悼的一種儀式嗎

一群白鴿正好飛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