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第七屆南瀛文學創作獎作品集
  • 作者:
    總編輯:葉佳雄
  • 出版者:
    臺南縣立文化中心
  • 出版日期:
    民國88年12月
  • ISBN/ISSN:
    957-02-5251-0/A19991200001
  • GPN:
    030749880464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20.6*14.7cm/397頁
  • 定價:
    NT$150元 

|目錄|

003  文學傳承,再創新猷─縣長序
005  執行感言─葉佳雄

現代詩類
013  第一名    憤怒的土地/李補
031  第二名    忘鄉三部曲/吳仲堯
049  佳   作    來自楠西的孩子/謝瓊儀
069  佳   作    星期六的下午/陳冠宇

散文類
085  第一名    在雪山,我遇見鹿野忠雄/許忠欽
107  第二名    愛在飯暖菜香時/陳明雄
129  佳   作    與大自然有約/李慶章
143  佳   作    殺時間/王承志

小說類
169  第一名    油柑樹若青/劉張月娥
203  第二名    豎齊齊發齊齊/陳周珍
269  佳   作    旺婆/吳念融
291  佳   作    茱兒/林蕙萍

評審感言
373  南瀛文學今昔/葉石濤
379  現代詩類評選感言/陳千武
383  散文類評審感言/蘇進強
385  小說類評審感言/游喚

391  徵獎辦法


|書序|

【縣長序】
文學傳承    植根南瀛

台南縣縣長  陳唐山

    文字,是紀錄人類生活的軌跡,文學,讓軌跡能夠四面八方的延伸,並內化心中之意念為具體之景象。文學更是哲學的藝術化,它反映人類的生活,載運人類的思想提昇人性,左右世風,對於整個人類之影響是無可限量。
    現代人心浮動,社會價值偏執,各式行為更出現嚴重脫軌,尤其在當前大家憂心於社會風氣敗壞、治安惡化、人心疏離、功利瀰漫的今天,咸認藉重文藝的力量是改造社會風氣的當務之急。其中,文學尤如一劑強有力的藥劑,含蓄蘊藉,增添想像,雖無定則,卻豐富了生命的美感,提昇國人的人文素養,並創造新的社會秩序。
    七年來,南瀛文學獎一直有著雙重的意義,一是創作與發表的舞台,再則為南瀛的生活記錄。南瀛文學獎已經成為縣籍文學工作者的最佳舞台,在文學的世界中,有創作的激勵,有分享生活經驗的喜悅。更重要的是,透過文學的創作,反應時代的精神,將台南縣的生活歷史,點點滴滴的記錄下來,這是留給下一代子孫最珍貴的資產。
    「執著文學傳承,再創文學新猷」,希望有更多喜愛文學工作者,繼續投入創作行列,在南瀛文學獎的舞台上,記錄與呈現南瀛的人文、民情與庶民生活面相。同時,使南瀛文學有「精的傳承、蕪的代謝、新的注入」,並能開創具鄉土情懷與人文關懷的視野,讓台南縣的文學園區能夠更加的多采多姿。

【主任序】
文學南瀛    代代相傳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主任  葉佳雄

    南瀛文學獎已堂堂邁入第七年,一路走來,提攜的理念與見證南瀛歷史的精神始終如一。猶記得起初的襁褓情景,牙牙學語的溢於言表,而蹣跚學步後的昂首闊步。從現在出發之際,對新世界的好奇與探索之時,南瀛文學獎成長的過程,正如歷年來得獎者的精進一般。在同步向前行的同時,也成為了台南縣的歷史記錄者。
    七年多來,南瀛文學獎成為台南縣文學家最重要的創作舞台,也培養了眾多的寫作人才。文學要從地方特色出發,地方要提供文學創作的舞台,這正是南瀛文學獎的責任和意義所在。藉由文學獎的推動,鼓勵文學工作者在砥礪自己的同時,也要以千秋之筆,記錄當代社會的點點滴滴。當時空變遷、情境轉移,文學作品便可以讓我們瞭解先民的生活文化與社會背景,如此,民族的生命延續才會有意義。這個重擔,正由文化中心與歷屆獲獎者等挑夫,代代相傳的挑著。
    這一屆南瀛文學獎的得獎者,有足夠的水準來承先啓後。在一五0件的作品中,包括文學獎三件,新人獎現代詩類十件、散文類五件,創作獎現代詩類五十三件、散文類五十七件、小說類二十二件。經過嚴謹、審慎的初審、複審與決審的過程,在評審委員的一致肯定下,推動台灣文學發展不遺餘力的鄭炯明先生獲得了南瀛文學獎。周華斌先生的新詩〈蒲公英〉、郭梅霞小姐的散文〈紅瓦厝之歌〉得到了南瀛文學新人獎。創作獎則由一三二件作品中,有十二件脫穎而出。
    每一屆,所有得獎的作品都能集結編印。這不僅是再一次肯定所有的作者,更將這個時代的歷史、文化,與風俗、民情化為永恆的記錄。南瀛文學獎在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台南縣政府以及各界的鼎力支持下,才能讓文學家有了起步的踏腳石,在他們抒發情感、反應當代之時,也能夠提供歷史新頁藉供發表心境。也感謝所有的工作同仁與評審委員,並分享心中的感動,與文學使命的代代相傳。

油柑樹若青(節錄)

劉張月娥

(六) 

    阿賢被押,罪名是匪諜。親族間,大家怕被牽連,都不敢相來往。一家伙愁雲慘霧,窮苦潦倒,阿賢再沒消息,大家攏會倒下去。想到牢籠一樣惡臭!刑罰萬般苦痛,先刑後審,或是先關再等判決?牢籠外、內,攏是共款在受煎熬的人,期待何時水清魚才會現?

    人是肉做的,阿賢熬不過了,家裡又接到信,講他胃出血,保外送醫,家屬可以去軍病院探親。

    阮母姨,煮一尾虱目魚湯讓我提去看阿賢。

    軍病院警戒森嚴,等很久才看到他用擔架抬進來,面色白慘慘,聽說拼很多血,整個人只剩一點點氣絲,半年多看不到的人。見面幾乎不認識,眼淚又是四淋垂......

    「阿賢,你哪會這等受委屈咧─好好人磨到變這款?」

    阿賢搭起眼皮來認人,哼一聲又死死昏昏去。
    因為重病的緣故,可以知道他下落,他也受允許可以寫信回家,有罪無罪攏追究過了,他正在等待軍法處的審判。看他信中討要吃魚,好的,軟的食物......歡喜病情有了進展,他要的東西,家境再苦,也要咬牙添湊寄給他。消息是這樣,但是確實的結果也不敢去想它。
    日子在過就像風火輪,風火輾壓過的人生,只剩化不開的臭火焦味。每日去工廠割肉換糧,大粒小粒汗和人車拼,身苦病痛都不敢休息,精神上可比行屍走肉。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