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漂泊的民族─王育德選集
  • 作者:
    作者:王育德 編譯:呂美親
  • 出版者: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 出版日期:
    民國106年2月初版
  • ISBN/ISSN:
    978-986-05-1846-7
  • GPN:
    1010600159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21*15.1cm/285頁
  • 定價:
    NT$380元

|作者簡介|

 

作者

王育德  (1924.01.30-1985.09.09)

捌以筆名王莫愁、黎明、翁傑、章漫龜、林海水等發表文章。日本時代伊以戲劇文藝為志,戰後初期捌佇台南一中教冊,因為兄哥王育霖佇二二八事件受難,家族kap學生也受掠,所以伊流亡日本,紲繼續東京大學的課程,後成作台灣首位以研究台灣話提著博士學位之人。為著台獨運動,1960年伊創辦《台灣青年》雜誌;抑伊的歷史觀、民族論述kap台灣話研究,起造完整的民族主義kap語言關係的理論基礎。1985年因著心梗窒(sim-kenn-that)歿佇東京,自流亡到過身毋捌koh轉來台灣。

 

編譯者

呂美親

1979年出世佇嘉義縣中埔鄉,目前蹛佇台南。清華大學台灣文學所碩士,日本一橋大學言語社會研究科博士。捌得著耕莘網路詩創作銀筆獎、吳濁流文學獎新詩正獎、台南文學獎台語小說kap台語詩首獎、打狗鳳邑文學獎台語詩首獎等項。2005年參與製作賴和音樂專輯《河》(風潮唱片),2008年共編《台語文運動訪談暨史料彙編》(國史館),2014年出版台語詩集《落雨彼日》(前衛)。

 

 

|目錄|

 

002  局長序/臺南作家  眾聲喧嘩  葉澤山

004  編輯序/「臺南作家作品集」(第六輯)序  陳昌明

006  編譯者導言/再見文藝青年王育德  呂美親

 

023  舊照片

 

小說

038  過渡期——以此篇試問台灣的年輕人們——

076  《漂泊的民族》第一章 「空中霸王」

 

102  短歌二首

103  短歌五首

104  七絕四首

106  現時台灣政治歌

111  祖國台灣

 

散文

116  Gua wu khi Tapani

122  兄哥王育霖之死

132  台南的二二八與我

144  我如何書寫《台灣》

157  台灣話的研究

163  《台灣青年》創刊當時的故事

178  語言與文學

182  給明理的信

184  倉石武四郎老師與我

194  終戰

217  致吳錫圭信函

 

評論

220  台灣戲劇的確立——充滿榮光的荊棘之道

223  徬徨的台灣文學

226  在台外省人的流浪哀史——王藍著《藍與黑》

234  同情與理解的距離——尾崎秀樹著《近代文學的傷痕》

250  「中國人的台灣化」與「台灣人的中國化」——評鈴木明《沒人寫過的台灣》

269  台灣版《大地》——張文環著《在地上爬的人》

 

273  王育德生平及著作年表

 

 

|書序|

 

局長序

臺南作家  眾聲喧嘩

 

    前不久,由黃亞歷導演執導的電影《日曜日式散步者》獲得了第五十三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在讚嘆這部作品傑出的藝術成就以及扎實的史料呈現外,各界不禁好奇,為何「風車詩社」這個早在八十多年前即首倡超現實主義的前衛文學團體,不是萌芽於彼時資訊交流更加迅捷的臺北、臺中等新興都會,而是於古都臺南翩然登場?

    固然,歷經數百年的時代更迭,臺南的定位與發展已非獨秀於臺灣,卻也因為長時間的醞釀積累,臺南的食衣住行乃至百業行當,都有不同於常的承傳,如此承傳不顯於外而內化於臺南日常,形成這座城市獨有的從容和大氣。因為從容,得以盡書所思,因為大氣,得以海納百川,也因此回頭來看一九三零年代的臺灣文壇,我們不難了解何以超現實主義書寫會發軔於臺南。除了風車詩社,同時尚有以現實主義為基調的鹽分地帶文學社團、堅持左翼書寫的楊逵以及聲勢猶大的南社文人等不同派別,這些作家各抒己見,彼此雖互相批評,卻也相互尊重,讓臺南在新文學的浪潮中,成為名家輩出之所在。

    因著這樣的榮光,「臺南作家」的重量、質地,非比尋常,「臺南作家作品集」內容的多元寬廣,以本次出版的六本作品集來看,更足堪印證:《漂泊的民族-- 王育德選集》是臺語研究權威王育德博士,在新詩、小說、散文等文類的綜合選集,吾人可一窺其除研究論述外之豐沛創作;《洪鐵濤文集》是古典詩人洪鐵濤在三六九小報及其它報章專欄所寫的雜文整理,其文觀察獨到而別有意趣;《袖海集》則為當代古典文學大家吳榮富教授作品之彙總,各體皆備,文采斐然;《臺灣母語文學:少數文學史書寫理論》是方耀乾教授對於臺灣母語文學研究又一力作,評論含括臺語、客語、原語等寫作,立論獨到;《愛河夜遊想當年》是許正勳老師臺語散文的集結,用字雋雅而別具詩意;《黑盒本事》是鐵支路邊創作體林信宏總監劇作之集結,讀來別具新意,也是臺南劇作豐沛能量的展現。

    縣市合併後的第六年,年年不間斷,「臺南作家作品集」已出版了將近四十冊,從古典文學到新文學,從戲劇、評論到小說、散文,從華語書寫到臺語書寫,不僅是臺南文學多元發展的傳統延續,也是臺南作家眾聲喧嘩最具體而微的展現。

    展望未來,文化局除了將持續扎根於文學作品的彙整出版,也將結合文學與音樂、舞蹈、戲劇等領域跨界演繹,以創新媒介展現臺南文學的精采,點亮這座文學城市的容顏。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  葉澤山

 

編輯序

「臺南作家作品集」(第六輯)序 / 陳昌明

 

    《2016年臺南作家作品集(第六輯)》共出版六冊,由編輯委員共同推舉出版臺語語言學家王育德,臺灣重要的古典文學作家洪鐵濤,以及當代古典詩才子吳榮富教授等三人作品,另外還有徵選入選的部分,本年度計有林信宏、許正勳、方耀乾等3位作家的作品。以下將針對六位作者的作品稍作說明:

    《洪鐵濤文集》,乃其《三六九小報》專欄如「開心文苑」、「半樓零拾」、「餐霞小紀」與其他在此報紙發表的雜文整理,文中或質疑古人舊識,或摭傳說逸話,或論民間習俗,或調侃時事,不僅是作者自己形容的「茶前酒後之巵言」,實為舊文學另闢蹊徑之作,今日讀之亦頗堪玩味。

    王育德一生鑽研臺語文,是第一位研究臺灣語言的博士。王育德著作頗多,大致上涵蓋的領域包括臺灣的語言、歷史、和文學,過去有過較完整的著作整理出版。然過去的研究出版焦點,關於其臺灣語言與歷史部分較多,此次《漂泊的民族-- 王育德選集》乃針對其小說、詩、散文、評論等領域,與文學相關的作品編選。

    吳榮富教授文壇人稱「末代塾生」,他是今日少數接受過私塾教育的古典文學作家,《袖海集》則收錄其《青衿集》、《心墨集》、《飄鴻集》,從年輕階段到近期作品。吳榮富教授是古典文學的當代大家,其用字遣詞極具當代意識,不論述古諷今,都有其敏銳深刻的觀點,多次獲得教育部詩獎,在擔任成功大學華語中心主任後,其作品更是揚名國際。

    林信宏《黑盒本事》(劇本集),作者為鐵支路邊創作體藝術總監,本劇本集結合〈本事〉、〈如徐礦坑〉、〈先寫完劇本2-總統夫人要上臺〉、〈十六歲劇場〉、〈吳園隨想曲-戲說臺南導演文本〉、〈向土方巽致敬〉等6部劇本。這些作品過去均曾由鐵支路邊創作體及北藝大戲劇系實地演出過,具有優秀品質及創新性,此次結集出版,對於劇本的研究者是一大福音。

    許正勳作品《愛河夜遊想當年》(臺語散文),收錄臺語散文30篇,每一篇作者都能優雅駕馭臺語書寫,行文精準流暢,敘寫生動有味,內容充滿臺灣鄉土情懷,是一部頗值得品味的作品。

    方耀乾作品《臺灣母語文學:少數文學史書寫理論》(臺語論文),以臺語論述臺灣母語文學史,所收5篇論文主要探討臺語、客語、原住民語等臺灣文學史書寫的議題,對於當代研究臺灣母語文學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本年度是臺南市政府文化局第6度出版本市作家作品集。承襲往年傳統,本年度入選作品兼具多元特色,包括詩、散文、劇本及文學論述等文類,有華文作品,也有臺語作品,能讓大家欣賞臺南多音豐富的文學表現。

 

編譯者導言

再見文藝青年王育德(節錄)/ 呂美親

 

    曾經,人們熟悉的王育德,是這樣的:

    王育德(1924.01.30-1985.09.09),生於台南,曾以王莫愁、黎明、翁傑、章漫龜、林海水等筆名發表文章。台北高等學校畢業之後即前往日本,經過重考而進入東京帝國大學文學部支那哲文學科就讀。戰爭期間因疏開而返台,戰後初期曾任教於台南一中;其兄王育霖在二二八事件中遇難,家人與學生都陸續被捕,不得已只好展開流亡旅程。不同於其他人逃至香港或中國,王育德選擇了曾經的殖民母國日本,作為另一個生命階段的開始。終於,他如願繼續東大的課程,完成大學及碩士學業,並且成為台灣首位以研究台灣話取得博士學位之人。浪漫的王育德,在1957年為了自費出版《台湾語常用語彙》而賣掉房子,後來也出版多部台語研究相關書籍;而為了從事台獨運動,他於1960年在東京創辦「台灣青年社」與《台灣青年》雜誌,作為運動的據點與發聲基地。王育德,一個為了台灣話的延續,為了台灣獨立的實現,投注畢生心力的讀書人。作為一位政治運動者,同時又是一位嚴謹的研究者,他認為台灣話是台灣民族的文化根基,他的台灣話研究與民族論述,奠定了相當完整的語言及民族主義的理論基礎。然而,在台獨聯盟成員為他舉辦60大壽慶祝會的隔年1985年,王育德卻因心肌梗塞而歿於東京,臨終前仍繼續寫作,流亡生涯三十餘載,至終不曾再回到台灣。

    我們熟悉的王育德,的確有些沉重、嚴肅,遙不可及。

    然而,就是因為在政治運動及語言研究上的光環過於耀眼,以致於王育德作為「文藝青年」、像鄰家大哥的那個「文青」面向,往往被忽略了。就像他在〈兄哥王育霖之死〉裡回憶的,「兄哥和我兩人都夢想著光明的未來,我們從小就立誓要成為台灣的格拉古兄弟。兄哥說,憲法在台灣實施後,他要出來競選立法委員。我還一副悠閒樣地回他說,戲劇文化方面就交給我了,所以法律方面的事,就拜託你啦。」王育德曾如此懷抱著文藝大夢。而或許也可以說,因為那更迫切的台獨運動及台灣話研究,王育德自己把文藝青年的那個自我,給彌封起來了。

    2000年至2002年之間,前衛出版社出版了王育德全集共15冊,內容涵蓋他的台灣史論述、政治論述、台灣話研究、文學和戲劇的創作與研究以及相關評論,另外,還有自傳與多篇隨筆散文。作為一個台獨運動者及台灣話研究者,王育德在台灣史上已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即便全集已出版十多年,關於王育德的研究卻依舊寥寥無幾,尤其他作為一位文化人或作家的角色,於台灣文學史上,更有待正視與定位。

    由台南市文化局出版的這本選集,正是希望讓讀者重新認識作為文藝青年的王育德。以下,我們就先來回顧王育德作為一位「文藝青年」的成長經驗,並簡單說明在選取編譯作品上的幾些考量。

    王育德出生於封建的大家庭中,父親共娶了三位妻子,母親是第二夫人,他從小就看著大夫人「阿母(a-bu)」欺負生母「阿江(a-e)」,而他自己在中學校時代也曾受內地人學長的霸凌,且母親在他年幼時病逝,能夠守護他的錦碧姊姊又因結婚赴日,而疼愛他的兄長育霖也北上讀書,這些事讓王育德的少年時代蒙上了一層厚厚的憂鬱。這樣的憂鬱,從王育德的一張個人照片也可以看得出來。就讀於台北高等學校時,王育德曾寄了一張攝於1940年6月11日的入學紀念照給遠在神戶的錦碧姊姊及姊夫,照片中的眼神孤獨,而背後的文字這樣寫著,「阿姊,我一直祈求今日的到來,不論怎樣的苦難,我總算都勇敢地挺過來了啊。」從這隻字片語,就讀得到他考取台北高校而能離家北上,彷彿得到解放一般的感慨。王育德第一篇被刊出的小說〈過渡期〉,也是滿溢著這樣的憂鬱與感慨。

    高校時代的王育德,開始大量閱讀文學書和哲學書,並參加了學校的辯論部與文藝部等社團。因為參與文藝部的關係,王育德開始寫作,不僅在校內刊物《翔風》裡發表了小說〈過渡期〉,於該期雜誌中,還可見其漢詩與日語短歌,以及考證仔細的論文〈台湾の家族制度〉;那年,王育德才18歲。而其實他在17歲時,就已於《翔風》發表了〈台湾演劇の今昔〉,一位高校生要寫出這樣嚴謹的論述,實屬難得。說〈過渡期〉是第一篇刊出的小說而非處女作的原因在於,王育德曾投稿一篇短篇小說,卻引起極大爭議而遭退稿。此事他曾在自傳裡提及,謂寄宿處隔壁住著一位內地人女孩,他對她很有好感,還曾以她為主角寫了一篇短篇小說並投稿到《翔風》。小說大概的內容是,男女主角逐漸親近後一起到草山野餐,但當女主角看到男主角帽子裡貼的姓名是三個字的,而知道他是本島人時,即難掩驚訝與失望。雖然結局也算是圓滿收場,但文藝部的編輯們為了是否採用此稿而產生激烈的意見對立,後來王育德還被擔任學生課長的日本老師訓話,斥責他為何在高喊「內台融和」或「內台一如」的時代,要寫出這樣的小說?他自己完全沒想到,這樣一篇短作竟演變成如此嚴重的政治問題。

    高校畢業後,王育德進入東京帝大就讀,入學不久後,便因戰爭之故而疏開歸台。若要將王育德的文藝創作簡略分期,則或許可大致分為高校時代、戰後初期,以及之後的《台灣青年》時代等三個時期。戰後初期,王育德除了從事戲劇創作,也受時任《中華日報》日文版主編的龍瑛宗之託,在該報發表〈春の戯れ〉與〈老子と墨子〉兩篇小說,以及〈文学革命と五四運動〉、〈封建文化の打破----台湾青年の進むべき道〉、〈孔教再認識〉、〈內省と前進の為に----台湾人の三大欠奌〉等多篇文化評論。本選集原希望將這幾篇小說與評論皆重譯收入,但《中華日報》的微卷部份散佚,且即便有保存下來的,印出來也有許多地方無法判讀,所以最後僅重譯〈台湾演劇の確立----栄光に輝く茨の道〉及〈彷徨ヘる台湾文学〉這兩篇較完整的文章。

    本選集選譯的另一篇小說〈「空中霸王」〉,則是王育德起筆於1950年的長篇小說《漂泊的民族》第一章,但這部小說在完成第一章之後就沒有繼續寫下去,因此也未發表(也未收入前衛版全集)。從手稿來看,更可謂自傳式小說的〈「空中霸王」〉,其文體上較高校時代的〈過渡期〉更加生硬艱澀且還未潤色,或許也因忙於研究或運動,而無暇再將作品完成吧。小說描述1949年夏天,主人翁「黃永章」壓抑著驚惶與不捨,萬般無奈地和心愛的妻女離別,準備經由香港逃亡至日本,而他搭上的這架從台南飛往香港的班機,即名為「空中霸王」。登機後,他一邊忐忑不安地擔心是否有特務帶著拘捕令前來抓人,一邊也在機上目睹和聽聞許多令人感到驚奇的風景與事物;飛機過境廈門與廣東,最後總算成功抵達他將暫留的目的地—香港。小說敘述了一位逃亡者在飛機上所見所聞,以及他所經歷的悲憤、恐慌、終於得到解脫的心境變化。當然,「解脫」,也只是故事的開始。

    ......

過渡期——以此篇試問台灣的年輕人們——(節錄)

 

《翔風》第24 號,1942.09.22

 

    夏日的南方,天亮得很早。南下的夜車抵達嘉義站時才五點半,但天際都已經泛白了。

    連結在前方的機關火車頭吐著煙霧的聲響——有如一頭在恐怖暗夜中奔馳的野獸,察覺到破曉而興奮地邊晃動著邊大口地喘氣——那倉促的喘息聲,連在後方的臥床車廂都聽得到。

    「牛乳,牛乳,便當……。」

    晨霧中,藍帽小販那拖著寂寞尾響的叫賣聲不斷地穿梭著。他心想著「買一罐牛乳來啉好ah」,卻又想到「毋對,厝裡的人應該會tshuan 食的物件才對」,於是馬上打消念頭。原本探找藍帽的視線則轉到「新高阿里山登山口」的霓紅燈廣告看板上,「真正是tang時看攏無變neh」,那懷念一湧而來,在他心中滿溢著。

    比其他學校還要早放的大學暑假就快到了,但因為父親的航空信,他提早離開了內地。今早可是他衣錦還鄉,待望的黎明啊。

    這個年輕人黃文賢,帶著功成名就回到父母等待著的故鄉之土的喜悅搭上火車,當列車終於抵達台中時,他才從惺忪的睡意裡睜開眼睛。即便到達台南還有一半的路程,但他已經按捺不住地從三等臥床的上舖爬下來,趕緊打開車窗,把頭探出去冷颼颼的窗外。台灣的白天炎熱是眾所周知的,但深夜之際,卻讓人想起內地的早春氣息。

    望著那隨日出東升而逐漸開展的南方之景,他心中湧現一種有別於高校時期從台北返鄉的欣喜,這或許是從他在內地生活之後才這樣的吧。二十二歲的文賢,匆匆地進到寂靜的洗手間,撥著他留長的頭髮,像個孩子那般坐立不安。

    「這火車敢會siunn[太] 慢ah……!」

    即便他向來愛著台灣的一切,至今也不曾忘情,但他還是稍稍火大地碎唸著。若是來自內地的日本觀光客遇到這種狀況,一定會接著應聲,

    「根本是像水牛teh拖車嘛!」

    不過,他終究還是把這句話吞了下來。

 

    從嘉義到台南不過就是五十公里而已,但因為是單向軌道,即便是讓忙碌人們搭乘的快車,也得要等北上的載貨列車十五分鐘之後才啟程。

    才想說終於要開了,但不到十分鐘又停了下來。這一站是新營,說是二十分鐘後就會到台南,但接著又停了番仔田。

    「停遐濟站是欲創啥?這款小站過站就好ah,根本免停啊。」

    文賢不耐煩地又碎唸了一句。但列車很快又啟動了,他又恢復了心情,一如往常地靠在西側,雀躍了起來。——因為即將看到的故鄉風光,就是市區北邊那座令人懷念的中學。不久,母校的紅磚樓就從練兵場的樹林梢端探出頭來,他正想著是不是被官舍區遮住所以才若隱若現時,火車已經緩緩地駛進站內。

    「台南,台南……。」

    站內重覆著那沉睡般的廣播聲。

    根本不需看家人在哪,一群人已經向著自己這邊走來。對一名學生來說,這樣的相迎陣仗也太隆重了吧。

    是文欽阿兄和阿嫂,以及文雄。文賢很快地就看到他們,等火車停了,就從車廂踏板走下月台。

    「文賢,你轉來ah!」

    文欽輕聲地向這出人頭地的弟弟打了招呼,目不轉睛地打量他一番。

    「多謝恁tsiah專工來接我。連阿嫂攏來ah,真正足歹勢。」

    文賢有點不好意思地手摸著頭說,

    「多桑敢好?阿母咧?」

    「多桑已經起來等kah 擋袂tiau ah。阮阿母無啥變啦,袂愛出門。」

    文欽有點抱歉地解釋著,心裡鬱悶了起來。

    「無要緊啦,伊身體若健康就好啦。」

    文欽和文賢一邊聊著,一邊把行李交給女傭和車伕,兩人併肩地走向出口。文欽的太太阿娛和文雄跟在後面。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