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臺南市故事集(十五)
  • 作者:
    林培雅編著
  • 出版者: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 出版日期:
    民國105年12月初版
  • ISBN/ISSN:
    978-986-05-1373-8
  • GPN:
    1010503009
  • 語言:
    臺語、繁體中文對照
  • 規格:
    平裝/21*15cm/209頁
  • 定價:
    NT$250元

|目錄|

 

局長序  26

序-胡萬川  30

序-林培雅  32

凡例  36

 

■中西區

傳說

烏令旗收天狗熱  40

卸旗  74

開基的關帝爺出門  100

SARS  112

池王爺的訓示  144

普濟殿的由來  164

代言人  176

法主公的由來  190

 

■附錄

記音規則  204

 

 

|書序|

 

局長序

民間文學—臺南的瑰寶

 

    做為臺灣的文化首都,臺南市累積了最豐富的文化底蘊,從臺南可以體會臺灣真正的靈魂。臺灣的歷史發源自臺南,悠悠時空層層積累的人文化成,讓臺南充滿了繽紛燦爛的文化風貌。在文化中,文學是最能讓人感動與體悟的主要項目,臺南當然聚積了繽紛萬象的成果。除了有形的成果,設立第一座國家級的文學博物館—臺灣文學館來奠定臺南在臺灣文學無法取代的重要性外,無形的資產更代表臺南在臺灣文學難以撼動的重要性。所以文化局極為重視臺南的文學,標舉為本市重要的文化資產,加以積極保存、整理、出版、與蒐集。

    臺灣文學的豐富性,除了主流文化的作家文學之外,民間文學更是貼近民眾的生活而萬象紛呈,多采多姿。作家文學由於有文字的留存,所以保存、收集與整理很早就已經著手,成果也很明顯。但是民間文學是庶民口耳相傳,以往較少注意,由於它承接記錄了真正的常民文化,體現人與土地的最真實情感,所以,需要有更深刻的關注。

    由於民間文學是以口語的方式在庶民之間流傳,並未經文字的記錄,所以極易散失。而且民間文學在流傳的時候,百姓們會因為所處時空環境的影響,根據自己的情感加以修改加工,進一步加入自己的創造。因為是口語流傳,所以必須在適當的講唱情境,並有人群聚集作為觀眾之下才能進行。這種情境會因社會改變,新的傳播媒體興起,而使得原來民間文學倚賴的傳統講唱情境逐漸消失,讓傳承民間文學的傳承人失去表演的環境。因此,民間文學的保存、蒐集、與整理刻不容緩。

    本市很早就針對民間文學保存所面臨的問題,擬定對策並著手進行,在縣市合併升格為直轄市之前,已經有了一定的成果;縣市合併之後,本局繼續積極推動民間文學的保存、蒐集、整理,仍委託有豐富經驗與專業素養的林培雅教授承擔這項艱鉅的工作,迄今已經累積相當豐碩的成果。

    目前本局已經出版了《臺南市民間文學集》第1~15集,今年即將出版第16~18集。首先要感謝接受採錄的耆老與市民的大力配合,將他們所知毫無保留貢獻出來,使這三冊有豐富、精采的內容,也讓民間文學得以流傳下去。其次,還要感謝林培雅教授長期辛勤地採錄,民間文學的蒐集,必須倚賴紮實的田野調查,那是非常勞心勞力的工作。而林教授也將學術界嚴謹的方法引入,讓臺南市民間文學集不只是資料的蒐集整理而已,更能呈現出臺南民俗文化的特色價值與意義。

    臺南市因為文化而發光,民間文學則是臺南市最閃亮的那顆寶石。臺南市有這麼豐富的臺灣文學土壤,透過臺南市民間文學集的出版,將可以讓臺灣深層文化意涵展現出來。這項工作,不單單是資料累積與呈現,而是重新將我們的文化資產發揚光大,型塑臺灣文學更豐厚的風貌,也將一脈相傳這塊土地這群人豐富的心靈與思想。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局長  葉澤山

 

 

    林培雅教授投入臺灣民間文學的調查與研究工作,已經超過二十年,其中尤以投入故鄉臺南市(含原臺南縣)的調查、采集、整理與研究工作,最具成果。大臺南地區的傳統信仰、民間習俗,和民間傳說的傳承,在林教授的努力之下,其原本豐厚的傳統已經累積得更加豐厚。

    在這資訊發達的世代,原本口口相傳的民間文學傳承會萎縮,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但有一項卻是例外,那就是民間傳說,特別是和信仰有關的傳說。只要有神靈、鬼魂及其他超自然的信仰存在,自然就會有相應的傳說在流傳。傳說相對於信仰本身來說,就等於是信仰的見證,對信仰有著支撐的作用。也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傳統信仰流行的地區,就會相應的會有和信仰息息相關的各種靈異、感應的傳說。傳說本身和信仰其實是不可分割的一體兩面。

    這次分別編入臺南市第十六、十七、十八集的民間文學集,就是林培雅教授最近采錄的和臺南地區民間信仰有關的各種靈應傳說,其中比較特別的地方是采錄了較近發生的各種災變救護傳說。例如有關於2003年SARS期間神靈守護地方,驅除瘟疫的傳說。更有2015年登革熱大流行期間神靈顯化救護的傳說。這些資料不只記錄了傳說本身而已,更為傳說是信仰的強化劑提供了見證。

    另外,關於消災解厄、占卜除惑的信仰習俗,有著臺南地區特色的「掀冊仔」傳說,也是很難得的資料。而老宮廟的老乩童如何藉神顯化,終也成神的傳說,更是老地方的老傳說。這些地方傳說是難得的文化資產,都是在林培雅教授的用心之下,采錄、整理出來,為學術界、文化界提供很重要的資料,殊為難得。謹以此序,互相共勉。

 

清華大學臺灣文學所榮譽教授  胡萬川

 

 

    本年度《臺南市民間文學集》共計出版16、17、18三冊,內容皆為故事集,且皆為傳說,調查與採錄的地點以中西區為中心,再延伸至北區及安南區。臺灣民間信仰中一直有驅瘟除疫的傳統,各地的公廟會視保護轄境內居民為責無旁貸的任務,因此每當聚落、社區發生瘟疫時,當地的公廟會祈求神明,幫忙驅逐瘟疫;有些則是神明主動降駕指示,要如何驅逐瘟疫。接下來會進行一些驅瘟的儀式,透過儀式的展演可以達到安撫民心的效果,爾後居民與信徒會將整個過程流傳出去,形成除瘟傳說,而這樣的信仰文化傳統與除瘟儀式的內容,也會藉由傳說被傳承、紀錄下來。

    邁入21世紀之後,儘管臺灣的醫藥衛生越來越發達,有時仍會發生傳染病(瘟疫)橫行的狀況,此時除了加強防疫醫療網之外,民間仍會尋求信仰的力量驅逐瘟疫,度過生死壓力的威脅,也因此仍會產生新的除瘟傳說,本年度出版的第16、17集中,就蒐集到這類的傳說。

    2003年臺灣發生SARS傳染事件,由於致死率頗高,造成全國大恐慌,府城的開基武廟在關聖帝君的指示之下,透過繞境的方式驅逐瘟疫。由於此關聖帝君地位尊崇,幾乎不出門,且未曾繞境,因此更加凸顯此次遶境的特殊性。其次,2015年臺南市出現全臺最嚴重的登革熱疫情,造成民心不安,臺南市有多間廟宇各自發揮所長驅逐登革熱,其中北區的全臺西來庵用金蟾蜍、大駕驅瘟;安南區本淵寮的朝興宮用置香案、燒神袍、設淨水的方式驅瘟;中西區的西羅殿則延續日治時期驅瘟的傳統,於廟前豎立除瘟旗,並在72天之後卸下;中西區的普濟殿則用燃放鞭炮、燒雄黃、灑淨水的古禮驅瘟。它們各自形成別具特色的驅瘟傳說,這些都相當珍貴,民間透過口耳相傳的方式將儀式的展演與意義流傳下來,傳說在此發揮紀錄儀式的功能,不僅如此,這些傳說同時也是臺灣民俗醫療史上的重要史料。

    除了除瘟傳說之外,筆者也蒐集到位於中西區號稱臺灣最早的王爺廟「普濟殿」的眾多傳說,包括已失傳的「掀冊仔」占卜術,以及普濟殿信仰空間變遷及其意涵的傳說,還有該廟的神明代言人養成的過程,與其經歷的種種神蹟傳說等等。

    此外,筆者還蒐集到位於北區,創建於清朝的菱洲宮諸多的傳說,包括該廟首位上帝公乩童周方章先生的成乩過程傳說,及其多次經歷生死關頭被上帝公救助的傳說,與其為信徒治病的傳說,還有他最後成神被封為周府元帥的傳說。其次,還包括與菱洲宮普度相關的傳說,有其由來及設在農曆八月的傳說,還有其普度儀式種種變遷的傳說,與做瑜珈焰口法事師父的傳奇等傳說。

    蒐集與整理紀錄儀式的傳說相當不易,必須找到專精於此的人,才能清楚說出傳說的內容,因此筆者所採錄的對象都是負責傳達神意、指揮眾人如何進行儀式的主要人物,而也唯有他們才能清楚解釋儀式的意涵,讓筆者能將這些重要的民間信仰文化紀錄下來。感謝郭成就、王瑞麟、黃瑞欽、黃天寶、許森凱、黃柏毅、洪忠義、周天文、許育嘉先生接受採錄,熱心提供資料,並不厭其煩解說,讓這些珍貴的文化資產得以被保留下來,在此致上十二萬分謝意;其次,儀式的紀錄還必須輔以照片佐證說明,然而傳說總是在儀式結束之後才會形成,已錯失影像紀錄的時機。所幸各宮廟及多位有心人士意識到儀式的重要性,早在第一時間已拍攝影像,留下珍貴的紀錄,並將辛苦拍攝來的照片毫不藏私地提供給筆者,在此特別向朝興宮、普濟殿,以及謝奇峰老師、劉懷仁先生、周世華先生致上十二萬分謝意。

 

中山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林培雅

 

■講述者 黃天寶、許森凱       ■采錄者 林培雅 

■時 間 104.9.19                  ■地  點  中西區和平街西羅殿

 

黑令旗收登革熱(節錄)

 

    黃天寶:這次因為台南市登革熱的疫情嚴重,所以聖王公前來收瘟,登革熱從前叫「天狗熱」,在登革熱之前,台灣在日治時期曾流行過霍亂,這些傳染病都是類似的情形,這些都叫做瘟疫病。登革熱這種瘟疫病在台南市太嚴重,沒辦法有效遏止,於是那天我們西羅殿的眾委員,就來求我們的境主,二太保,請祂來降駕,看要如何收拾、驅逐這些瘟疫,讓這些瘟疫慢慢退去,二太保指示要向上蒼祈求、祭瘟疫,並將黑令旗安置上去,要安置一百零八天。平常不曾安置這麼久的,是因為這次登革熱台南市疫情比較嚴重的關係。

    六十幾年前曾經流行過一次霍亂,那時候西羅殿比較小間,空間比較窄,轄境的範圍也比較小,所以當時是派黑令旗,讓大家回去插在屋頂上。

 

    許森凱:家家戶戶都拿黑令旗回去插,我們廟裡有做黑令旗讓大家索取拿回去家裡插。

    (林培雅:廟裡也有插嗎?)

    黃天寶:廟裡有插一支旗仔在屋頂上,就像今天這樣(見圖1)。

    許森凱:一支總旗插在廟這裡。

    (林培雅:那次的黑令旗跟這次的形制有相同嗎?)

    許森凱:相同,相同。

    黃天寶:同樣的意思。要祈求上蒼來赦免我們,不要有瘟疫,將這些瘟疫神都送出去,所以要豎立那支旗子,讓它一直去聚集一直聚集,將這些瘟疫一直收攏過來,然後再由聖王公把瘟疫通通送出去。這次台南市登革熱很嚴重,所以要這樣做。

    (林培雅:一百零八天之後要怎麼處理?到時候才會再有指示嗎?)

    黃天寶:還要收瘟疫,還要等聖王公的指示,還要送煞呢。

    許森凱:還要將那支旗子送掉,還要請聖王公出符。

    黃天寶:必須要再關手轎,還有做一些有的沒有的事,之後那支黑令旗才可以拆下來。

    (林培雅:副總幹事,你那天扶手轎,是由手轎來出符令嗎?)

    黃天寶:是啊!對啊!我們這邊大多都用手轎處理事情比較多,手轎、大駕都有在用,早期是由老乩童處理事情,就是你去共採訪的那位,阿山師,因為他八十幾歲了,年事已高,所以聖王公不敢再用他起乩辦事,怕一降駕力道很大他會承受不住。

    (林培雅:今天辦事這個時辰也是聖王公事先交代的嗎?)

    黃天寶:對!事先看好良辰吉時,然後才去做這些事。本來聖王公說剛好遇到祂聖誕,很多人來進香祝壽,慶典期間沒辦法去做這些事,本來是想用聖誕過後再去處理,可是聖誕過後疫情就更嚴重了,還要隔那麼久才處理,你看台南市現在每天都有兩、三百人得到登革熱,你如果不趕緊將這些瘟疫不斷地收進來怎麼行?

    (林培雅:這次聖王公有指示信眾要怎麼做嗎?)

    黃天寶:沒有!聖王公都在西羅殿,信眾如果生病或是被傳染,只要來西羅殿求,祂都會幫你處理。

    (林培雅:置香案如果半夜的時候需要有人顧或是做什麼嗎?)

    黃天寶:從前要,從前的人置香案時就是要顧,香不可以讓它中斷,淨爐裡的淨香要不斷添加,讓它一直燃燒,不過我們這次不是只有置香案而已,聖王公的意思是,祂這裡在作法,那個香案是要祈求上蒼的,然後祂在這裡作法派兵,派兵必須要揮動那支黑令旗,要收瘟疫,祂一直在那邊作法,所以這和一般的置香案不同,這不是一般的置香案。一般的置香案頂多三天到一個禮拜,西羅殿的不同,這次要擺一百零八天,不過也說不定不用擺到一百零八天,這表示這次疫情很嚴重。我們現在都改用香環,香環就可以,它可以持續燃燒很久,半夜不必有人顧,等白天再更換即可,這樣香就可以持續不會中斷。

    本來應該是要由境主下來指示的,也就是我們正殿中間那排那尊大尊的神像,二太保(見圖2),或是旁邊那尊二鎮,否則就用二鎮的分尊,由於最近是進香期間,很多人要來領兵、領令,做什麼,二太保正好在忙沒空,所以就用祂的副手,請那尊小的神像下來香案桌拜(見圖3)。從前都用二太保的本尊,過去霍亂流行的時候,是請二太保的本尊下來香案拜。

    聖王公是專門在治瘟疫的,所以我們不能不跟祂求,我跟祂說:「從以前在大陸時大家就在流傳說,走到哪裡,瘟疫就醫到哪裡。所以現在我們台灣這裡有瘟疫,雖然說是天意,但神明不可以推託這是天意,即使是天意神明還是要救人啊,所以我們才會求祂下來處置,讓這個瘟疫能夠減輕,讓瘟疫慢慢被收進來。我們西羅殿能夠做的,為全台灣做的就是這樣而已。

    許森凱:坐在香案桌上的這尊郭聖王,祂是替我們眾生在跪,祈求上蒼能夠讓瘟疫趕快離開,但是人有辦法跪而神明要怎麼跪?神明的跪法,就是在祂的神像下面的一半鋪金紙,將神像的後面墊高,這樣祂的身體就會往前傾,頭是低垂的樣子,用這樣的姿勢表示這尊神像在跪,是這個意思。所以聖王公是要替我們眾生跪,向上蒼祈求。

    (林培雅:那支旗子是去哪裡訂做的?)

    許森凱:沒有!沒有去訂做,是由聖王公指示尺寸、長度,之後由我們自己去處理。上面的字是叫人寫的,聖王公要我們寫上「雷雨風化」(見圖4),以前霍亂流行時豎立的總旗也是像這樣。總旗寫上「雷雨風化」,其他分出去一戶一支的黑旗不寫字,跟總旗一樣也是四角形的,這是我們廟裡提供讓人索取的,拿回家之後可以用一個花盆,放在屋頂上,將黑旗插在花盆中,代表那支黑旗會幫我們掃除瘟疫。由於現在的世俗風情跟過去不一樣,在西羅殿的轄境內的居民也有人信仰基督教和其他不同宗教的,不見得都是民間信仰,我們想說不要勉強人家來拿小黑旗,所以這次就沒有做了,於是就只有做聖王公派的一支總旗,來掃除境內的瘟疫。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