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臺南市故事集(十四)
  • 作者:
    林培雅編著
  • 出版者: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 出版日期:
    民國105年12月初版
  • ISBN/ISSN:
    978-986-05-1480-3
  • GPN:
    1010503008
  • 語言:
    臺語、繁體中文對照
  • 規格:
    平裝/21*15cm/227頁
  • 定價:
    NT$250元

|目錄|

 

局長序  30

序-胡萬川  34

序-林培雅  36

凡例  40

 

■北區

傳說

大駕收天狗熱  44

 

■安南區

傳說

符水防天狗熱  148

 

■中西區

傳說

放炮趕天狗熱  176

 

■附錄

記音規則  222

 

 

|書序|

 

局長序

民間文學—臺南的瑰寶

 

    做為臺灣的文化首都,臺南市累積了最豐富的文化底蘊,從臺南可以體會臺灣真正的靈魂。臺灣的歷史發源自臺南,悠悠時空層層積累的人文化成,讓臺南充滿了繽紛燦爛的文化風貌。在文化中,文學是最能讓人感動與體悟的主要項目,臺南當然聚積了繽紛萬象的成果。除了有形的成果,設立第一座國家級的文學博物館—臺灣文學館來奠定臺南在臺灣文學無法取代的重要性外,無形的資產更代表臺南在臺灣文學難以撼動的重要性。所以文化局極為重視臺南的文學,標舉為本市重要的文化資產,加以積極保存、整理、出版、與蒐集。

    臺灣文學的豐富性,除了主流文化的作家文學之外,民間文學更是貼近民眾的生活而萬象紛呈,多采多姿。作家文學由於有文字的留存,所以保存、收集與整理很早就已經著手,成果也很明顯。但是民間文學是庶民口耳相傳,以往較少注意,由於它承接記錄了真正的常民文化,體現人與土地的最真實情感,所以,需要有更深刻的關注。

    由於民間文學是以口語的方式在庶民之間流傳,並未經文字的記錄,所以極易散失。而且民間文學在流傳的時候,百姓們會因為所處時空環境的影響,根據自己的情感加以修改加工,進一步加入自己的創造。因為是口語流傳,所以必須在適當的講唱情境,並有人群聚集作為觀眾之下才能進行。這種情境會因社會改變,新的傳播媒體興起,而使得原來民間文學倚賴的傳統講唱情境逐漸消失,讓傳承民間文學的傳承人失去表演的環境。因此,民間文學的保存、蒐集、與整理刻不容緩。

    本市很早就針對民間文學保存所面臨的問題,擬定對策並著手進行,在縣市合併升格為直轄市之前,已經有了一定的成果;縣市合併之後,本局繼續積極推動民間文學的保存、蒐集、整理,仍委託有豐富經驗與專業素養的林培雅教授承擔這項艱鉅的工作,迄今已經累積相當豐碩的成果。

    目前本局已經出版了《臺南市民間文學集》第1~15集,今年即將出版第16~18集。首先要感謝接受採錄的耆老與市民的大力配合,將他們所知毫無保留貢獻出來,使這三冊有豐富、精采的內容,也讓民間文學得以流傳下去。其次,還要感謝林培雅教授長期辛勤地採錄,民間文學的蒐集,必須倚賴紮實的田野調查,那是非常勞心勞力的工作。而林教授也將學術界嚴謹的方法引入,讓臺南市民間文學集不只是資料的蒐集整理而已,更能呈現出臺南民俗文化的特色價值與意義。

    臺南市因為文化而發光,民間文學則是臺南市最閃亮的那顆寶石。臺南市有這麼豐富的臺灣文學土壤,透過臺南市民間文學集的出版,將可以讓臺灣深層文化意涵展現出來。這項工作,不單單是資料累積與呈現,而是重新將我們的文化資產發揚光大,型塑臺灣文學更豐厚的風貌,也將一脈相傳這塊土地這群人豐富的心靈與思想。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局長  葉澤山

 

 

    林培雅教授投入臺灣民間文學的調查與研究工作,已經超過二十年,其中尤以投入故鄉臺南市(含原臺南縣)的調查、采集、整理與研究工作,最具成果。大臺南地區的傳統信仰、民間習俗,和民間傳說的傳承,在林教授的努力之下,其原本豐厚的傳統已經累積得更加豐厚。

    在這資訊發達的世代,原本口口相傳的民間文學傳承會萎縮,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但有一項卻是例外,那就是民間傳說,特別是和信仰有關的傳說。只要有神靈、鬼魂及其他超自然的信仰存在,自然就會有相應的傳說在流傳。傳說相對於信仰本身來說,就等於是信仰的見證,對信仰有著支撐的作用。也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傳統信仰流行的地區,就會相應的會有和信仰息息相關的各種靈異、感應的傳說。傳說本身和信仰其實是不可分割的一體兩面。

    這次分別編入臺南市第十六、十七、十八集的民間文學集,就是林培雅教授最近采錄的和臺南地區民間信仰有關的各種靈應傳說,其中比較特別的地方是采錄了較近發生的各種災變救護傳說。例如有關於2003年SARS期間神靈守護地方,驅除瘟疫的傳說。更有2015年登革熱大流行期間神靈顯化救護的傳說。這些資料不只記錄了傳說本身而已,更為傳說是信仰的強化劑提供了見證。

    另外,關於消災解厄、占卜除惑的信仰習俗,有著臺南地區特色的「掀冊仔」傳說,也是很難得的資料。而老宮廟的老乩童如何藉神顯化,終也成神的傳說,更是老地方的老傳說。這些地方傳說是難得的文化資產,都是在林培雅教授的用心之下,采錄、整理出來,為學術界、文化界提供很重要的資料,殊為難得。謹以此序,互相共勉。

 

清華大學臺灣文學所榮譽教授  胡萬川

 

 

    本年度《臺南市民間文學集》共計出版16、17、18三冊,內容皆為故事集,且皆為傳說,調查與採錄的地點以中西區為中心,再延伸至北區及安南區。臺灣民間信仰中一直有驅瘟除疫的傳統,各地的公廟會視保護轄境內居民為責無旁貸的任務,因此每當聚落、社區發生瘟疫時,當地的公廟會祈求神明,幫忙驅逐瘟疫;有些則是神明主動降駕指示,要如何驅逐瘟疫。接下來會進行一些驅瘟的儀式,透過儀式的展演可以達到安撫民心的效果,爾後居民與信徒會將整個過程流傳出去,形成除瘟傳說,而這樣的信仰文化傳統與除瘟儀式的內容,也會藉由傳說被傳承、紀錄下來。

    邁入21世紀之後,儘管臺灣的醫藥衛生越來越發達,有時仍會發生傳染病(瘟疫)橫行的狀況,此時除了加強防疫醫療網之外,民間仍會尋求信仰的力量驅逐瘟疫,度過生死壓力的威脅,也因此仍會產生新的除瘟傳說,本年度出版的第16、17集中,就蒐集到這類的傳說。

    2003年臺灣發生SARS傳染事件,由於致死率頗高,造成全國大恐慌,府城的開基武廟在關聖帝君的指示之下,透過繞境的方式驅逐瘟疫。由於此關聖帝君地位尊崇,幾乎不出門,且未曾繞境,因此更加凸顯此次遶境的特殊性。其次,2015年臺南市出現全臺最嚴重的登革熱疫情,造成民心不安,臺南市有多間廟宇各自發揮所長驅逐登革熱,其中北區的全臺西來庵用金蟾蜍、大駕驅瘟;安南區本淵寮的朝興宮用置香案、燒神袍、設淨水的方式驅瘟;中西區的西羅殿則延續日治時期驅瘟的傳統,於廟前豎立除瘟旗,並在72天之後卸下;中西區的普濟殿則用燃放鞭炮、燒雄黃、灑淨水的古禮驅瘟。它們各自形成別具特色的驅瘟傳說,這些都相當珍貴,民間透過口耳相傳的方式將儀式的展演與意義流傳下來,傳說在此發揮紀錄儀式的功能,不僅如此,這些傳說同時也是臺灣民俗醫療史上的重要史料。

    除了除瘟傳說之外,筆者也蒐集到位於中西區號稱臺灣最早的王爺廟「普濟殿」的眾多傳說,包括已失傳的「掀冊仔」占卜術,以及普濟殿信仰空間變遷及其意涵的傳說,還有該廟的神明代言人養成的過程,與其經歷的種種神蹟傳說等等。

    此外,筆者還蒐集到位於北區,創建於清朝的菱洲宮諸多的傳說,包括該廟首位上帝公乩童周方章先生的成乩過程傳說,及其多次經歷生死關頭被上帝公救助的傳說,與其為信徒治病的傳說,還有他最後成神被封為周府元帥的傳說。其次,還包括與菱洲宮普度相關的傳說,有其由來及設在農曆八月的傳說,還有其普度儀式種種變遷的傳說,與做瑜珈焰口法事師父的傳奇等傳說。

    蒐集與整理紀錄儀式的傳說相當不易,必須找到專精於此的人,才能清楚說出傳說的內容,因此筆者所採錄的對象都是負責傳達神意、指揮眾人如何進行儀式的主要人物,而也唯有他們才能清楚解釋儀式的意涵,讓筆者能將這些重要的民間信仰文化紀錄下來。感謝郭成就、王瑞麟、黃瑞欽、黃天寶、許森凱、黃柏毅、洪忠義、周天文、許育嘉先生接受採錄,熱心提供資料,並不厭其煩解說,讓這些珍貴的文化資產得以被保留下來,在此致上十二萬分謝意;其次,儀式的紀錄還必須輔以照片佐證說明,然而傳說總是在儀式結束之後才會形成,已錯失影像紀錄的時機。所幸各宮廟及多位有心人士意識到儀式的重要性,早在第一時間已拍攝影像,留下珍貴的紀錄,並將辛苦拍攝來的照片毫不藏私地提供給筆者,在此特別向朝興宮、普濟殿,以及謝奇峰老師、劉懷仁先生、周世華先生致上十二萬分謝意。

 

中山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  林培雅

■講述者 郭成就                 ■采錄者 林培雅

 

■時 間 105.3.12                        ■地  點  大興街全台西來庵

 

大駕收天狗熱(節錄)

 

    這馬阮廟裡拜的這款神明,就是「瘟部主宰」,啊伊這「瘟部主宰」就是,咱若講較,以現代來講就是佇咧管瘟疫的,伊就是咧管瘟疫的。啊拄仔因為阮前冬有彼號〔噍吧哖事件〕的一百年,啊所以拄仔阮有提早,提早算神明有落駕來咧講,在來阮的公事攏是用大駕,啊伊彼逝因為這个〔登革熱〕的問題,來…,伊來順紲先落來交代欲做一隻金螿蜍啦。

    (林培雅:彼時陣敢有〔登革熱〕啊?)

    猶未啊,彼站阮差不多佇咧年中遐,阮就年中就交代啊。應該是有,啊猶未遐嚴重啦,應該是有啦。阮算差不多佇咧七、八月仔的時陣就交代做這隻金螿蜍啊啦,啊阮彼站仔麼毋知影因為伊亦無講…有啦,有〔大約〕有講一个這个寸尺、啥物物件有啦,啊阮有去自按呢去做,啊做做咧伊就認為講,這个形體就有符合伊的需求,按呢,啊我tsuann仔就用彼隻採用,啊這隻金螿蜍較共囥佇咧大駕內底,啊算綴王爺出哩去收遮的〔瘟疫〕按呢啦,是按呢啦。啊你因為這馬擱來遮就是咱這馬所講的就是,擱來就是一種無形的代誌,無形的物件咱亦無法度通去彼號,反正伊就〔就是〕照伊的交代,伊就交代按呢,按呢就自按呢做。

     啊伊就,原則上,頭一、兩工是攏佇阮這附近啦,就阮境內的,先用啦。啊然後,較重點攏佇正覺寺遐啦。

    (林培雅:遐蓋嚴重啦呼。)

    毋知影啦,但是伊講的是講,就按遐去,啊別位亦無去啊。就反正就是第一工、第二工就是攏佇阮這附近啦,阮境內,啊毋知第三逝的款,第三逝較去彼號交代用車載,載去到正覺寺落車,啊就用去遐。去遐毋知去幾逝,去三、四是有哦。因為阮算一禮拜關一改爾啦,因為阮遮的人攏士農工商,逐个…,啊彼款的咧用啊攏有當時仔舞到誠暗啊,啊阮攏利用彼號彼號拜六時仔,呼隔轉工逐个無上班的時間,呼會當較暗,呼阮攏用彼个時間。

    (林培雅:按呢伊佇正覺寺遐三、四擺毋就一禮拜一擺?)

    嘿!一禮拜一改。

    (林培雅:遐是全台南市上嚴重的地區啦。)

    遐哦?呼阮毋知影啦,啊伊就交代佇遐,阮就按遐去啊。所以阮頭尾佇遐ûn-ná這个〔登革熱〕的代誌,哦!ûn-ná舞兩、三個月有啦,頭到尾兩、三個月有啦,頭到尾包括阮遮的啦,包括阮遮的啦,猶擱有彼號…,因為阮擱來麼是有阮較年底阮彼个〔噍吧哖〕彼號〔一百周年〕的〔法會〕,有足濟代誌愛交代嘛,阮ûn-ná有一寡代誌阮家己廟裡的代誌愛交代,所以阮差不多離〔登革熱〕的代誌可能差不多三個月吧,啊擱來就紲落攏交代阮噍吧哖事件的代誌啦。

    啊彼就是舊底就是佇阮這間廟,算佇西來庵廟內底〔企劃〕,呼佇內底〔企劃〕,啊佇內底計畫,啊然後,戰場是佇玉井啦。遮算計畫啦,啊彼爿戰場啦,按呢啦。啊所以前冬拄仔好一百年嘛,前冬拄仔一百年嘛,啊阮有算〔擴大〕做一寡〔法會〕,啊來去玉井遐引魂啦。啊你袂當你踮遐超度啊,麼袂當去踮遐普度,因為阮廟佇咧遮,你佇遐普度,物件、物資無方便啦,所以引過來這爿啦,引過來遮啊。因為阮蹛遮有和緯路這逝路規條路封路,較大啦。

    (林培雅:噍吧哖的法會偌久辦一遍?)

    法會無固定呢,愛神明指示,啊拄仔好可能…,因為前冬拄仔一百年啦,比較咱台灣人就較有一个彼號啥物〔整數〕的彼个,總是較少人的紀念講就九十八年的啦、九十九年的彼款的按呢啦,攏用彼號〔整數〕啦,啊擱來若有可能欲擱用,可能就…,呼是〔一百零五年〕抑是〔一百一十年〕按呢。啊這款的咱就毋知影,這就愛王爺去彼號彼啊。

    (林培雅:一般咱攏會有公事才關大駕嘛呼?)

    嘿呀!

     (林培雅:啊恁彼時陣想欲佇噍吧哖一百冬辦法會,是恁廟方家己欲辦的嗎?)

     阮本來是欲辦的啊,啊就關大駕問主公,主公才共阮講細節欲按怎處理。

    (林培雅:因為噍吧哖法會這件代誌伊主動指示這〔登革熱〕,抑是有人提起共問?)

    無無無!先講遮,先處理〔登革熱〕。因為阮本來按算講阮這層代誌按算欲提早半冬去〔籌備〕嘛,噍吧哖法會是按算半冬,就七月過阮就開始欲關大駕欲籌備嘛,啊結果來伊落來就先噍吧哖的無先講,先講彼號〔登革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