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黃靈芝小說選(上冊)
  • 作者:
    作者:黃靈芝/編譯:阮文雅
  • 出版者: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遠景出版事業有限公司
  • 出版日期:
    民國109年11月
  • ISBN/ISSN:
    978-986-5430-09-2
  • GPN:
    1010900845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20.9*14.6cm/407頁
  • 定價:
    NT$300元

│內容大綱│

 

他的文學,代表了一個被噤聲的日本語世代

也代表了一個臺灣的戰後。以日文創作,量少質精

有如藝術品一般的文學作品

 

如果,當年的日本語世代,戰後依舊可以選擇日語創作,

他們的文學該當如何?

如果,在楊逵之後,日本語文學創作不曾空白,

將會留下什麼樣的色彩?

歷史不能重來,這個答案本該無解。

而黃靈芝,以他的孤高與才華,堅持了七十年的孤獨,

為我們留下了一種解答。讓我們能稍稍,稍稍地填補了這巨大的斷層。

他的文字如同顆顆精圓珠玉,獨特的設想,輕妙的架構;

蘊含無數人間哲理,

而又篇篇映射你我最熟悉不過的臺灣社會。而且,非關政治。

 

 

│作者簡介│

 

黃靈芝

黃靈芝(1928-2016),本名黃天驥,號周圭府客,居宅自稱天囚府。臺南人。以日文進行文學創作,著有《黃靈芝作品集》21卷。作品形式多元,有小說、詩、俳句、短歌、評論、童話、散文;也是雕刻藝術家、玉石鑑賞及蘭花養殖專家。1970年曾以「蟹」之中文翻譯版本獲得第一屆吳濁流文學獎,2003年於日本出版《臺灣俳句歲時記》,至今仍然熱銷不墜。2004年獲日本正岡子規國際俳句賞。2006年獲臺灣文學家牛津獎,同年亦受勳日本天皇之旭日小授章。黃靈芝文學,無論從產量、作品形式、多維面向及寫作功力來看,都堪稱臺灣文學界頂尖作家。然而黃靈芝選擇了日語創作,也等於選擇了與戰後臺灣的主流文壇相遺。但,珠玉終不能蒙塵,現由日語俳人阮文雅編譯其日文小說集結成冊,讓後人有機會閱讀其作,體察黃靈芝文學的藝術境界。

 

 

│目錄│

 

002  局長序  尋訪臺南的文學蹤跡  葉澤山

004  編輯序  臺南人的文化輝光  陳萬益

008  推薦序  文學交會好因緣  李若鶯

016  譯者序  一切走來都是緣  阮文雅

 

022  蟹(黃靈芝譯)

066  輔仔

082  紫陽花

142  青鳥咖啡店

220  氣味

242  理容院

254  毛蟲

262  夢

266  癌

280  金的家

308  天中殺

338  輿論

392  董先生

 

 

│書序│

 

局長序

尋訪臺南的文學蹤跡

 

    遠眺昔日遼闊的臺江內海,沙鯤層疊起伏,春潮連綿不絕,彷彿低語吟詠過去遺留的古老詩篇;充滿南國氣息的鳳凰花滿開於府城七丘之上,如熱情奔放的火種璀璨耀眼,燃燒躍動來往遊人過客的思緒。在這有靈之地,許多文學作家以筆墨涅染,讓文字於紙張舒展心內無法言語的悸動、眷戀、感懷或理念。四百年以來,歷史、文化、文學及藝術在這塊地方彼此交會相識,在永無止盡的文學饗宴中,描繪一幅幅獨屬於臺南的美麗畫像。

 

    文學的身影彷彿來無影去無蹤,其實一直都在你我的心中。

 

    《臺南作家作品集》於2020年發行第九輯,以文學之都為目標持續構築本市獨特的文學氛圍,精選眾多出色作家的優秀作品。本次入選4件作家作品以及4件推薦邀約作品,計收錄8件值得反覆品味的文學佳作,內容豐富精采,横跨古典與現代之間,不僅有詩、小說、散文和學術論文等,且包含華文、臺語文、客語文創作,顯示本市文學特有的包容與多樣性。

 

    入選作品中,黃徙《台江大海翁》以臺語現代詩紀錄人情世事的百態樣貌;蕭文《追尋府城》深入探索府城的往昔風貌;林益彰《南國囡仔》運用臺語、華語、客語書寫詩篇,題材廣泛而形式多變;吳嘉芬《火種 /Hué-tsing》深刻展現臺語散文的魅力。在推薦邀約作品的部分,則有以日文寫作的臺灣文藝作家黃靈芝的《黃靈芝小說選》;青年詩人吳東晟第二部古典詩集《素涅集》;研究地方文學發展的葉姿吟《臺灣地方文學獎考察──以南瀛文學獎為主要觀察對象》;以及藝術家劉耿一的隨筆信札散文總集《自畫像》。

 

    徘徊漫步於磚道上,穿梭在狹窄的巷弄間,驀然回首,原來到處皆有文學的芳蹤。文學建構城市的樣貌,因此本市將持續發揚推廣文學創作,耕耘優良文學環境,期望這股南方之風持續吹拂,引來源源不絕靈感的雨水灌溉滋養文學的種子,使文學的蹤跡不再縹緲虛幻,而是在臺南的每條街道、每棟樓房、每個轉角、甚至每處角落成長茁壯,永存在這個我們最熟悉的文學城市。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  葉澤山

 

 

編輯序

臺南人的文化輝光

 

    二○一九年「臺南作家作品集(第九輯)」經評審委員會評審,共選出八家作品出版,以下簡單介紹。

 

    推薦邀稿部份有四家:

 

    一、黃靈芝原作  阮文雅編譯  黃靈芝小說選

 

    二、劉耿一  自畫像  曾雅雲編  散文集

 

    三、吳東晟  素涅集  古典詩集

 

    四、葉姿吟  臺灣地方文學獎考察──以南瀛文學獎為主要觀察對象  研究論文

 

    黃靈芝(1928──2016)本名黃天驥,出身府城世家,是一位有多樣才華的藝術家,文學方面則是戰後以日語創作的臺灣作家,包括俳句、短歌、評論、詩、小說、散文等。二十歲時就以日文創作短篇小說〈蟹〉,歷經修改,四十歲時自譯成中文發表,獲得吳濁流文學獎,然而平生創作多使用日文,自費出版《黃靈芝作品集》致贈友好,一般讀者,難得寓目。日本學者岡崎郁子鑽研黃靈芝的創作,出版選集《宋王之印》和專著《黃靈芝的文學軌跡──一位戰後以日語創作的臺灣作家》,這位戰後臺灣文學奇葩的成就,才越來越受矚目。阮文雅選譯了黃氏創作小說,三十萬字兩冊,是當代文壇盛事。

 

    劉耿一(1938──)出身柳營劉氏世家,父親劉啓祥是臺灣現代美術史上第一世代的畫家;劉耿一於東京出生,戰後返臺,承續父親之志,以油畫和油性粉彩創作,畫壇稱其「充滿悲天憫人的情懷,在遼闊的天地之中,描寫人在大自然的和諧與矛盾,同時也反映了熱愛生活與藝術感知的溫情批判。」這位兼有「專業畫家」和「環境的冒險家」,除了多次的畫展豐盈了臺灣社會、為人生作紀錄,《自畫像》一書則是一部文字書寫的藝術家生平告白。

 

吳東晟的古典詩集和葉姿吟的論文受評審委員會的肯定,顯示「作家作品集」的多樣與包容。古典詩的創作雖已不是主流,優良傳統尤需護持,吳氏創作在騷壇已獲佳評,結集出版,正可以昭示未來的精進;而葉氏的研究論文,考察各縣市政府主辦的文學獎,尤其以「南瀛文學獎」作為主要對象,除了地緣因素之外,也是對頗富聲名、創作和評審都是一時之選的「南瀛文學獎」的總結和檢討,提供今後地方文學獎的續辦參考。

 

    徵集作品部份,來稿十二部,入選四種:

 

    一、黃徙  台江大海翁  臺語詩集

 

    二、蕭文  追尋府城  報導文學

 

    三、林益彰  南國囡仔  臺、華、客三語詩

 

    四、吳嘉芬  火種/Hué-tsing  臺語散文

 

    這四部書中,蕭文之外的三部均為臺語書寫,林益彰兼有臺、華、客語的創作,更顯示新一代創作者的語言才華和語言平權的肯認,相對來說,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從文學獎到作家作品集的徵輯,對多元語言的鼓勵,已經有相當的成果,臺語詩和臺語散文的佳構,已經是臺南市文學的特色之一了。至於蕭文深入臺南各角落,實地踏查、引證文獻,平實的紀錄中捕捉府城昔日面貌,是報導文學的上品,認識臺南的最佳參考書。

 

    各縣市出版「作家作品集」大概在1990年左右由臺中縣文化中心拔得頭籌,此一出版方向兼具有整理前輩作家、鼓舞新進作家以介紹和提振地方的文學風氣,此一明確與正向的地方文化行政,得到其他縣市政府的認同,陸續施行。同時,臺灣文學的教學與研究的體制化,有心的學者參與地方文學的建設,使得此一出版政策,歷經三十年而持續不衰。「臺南作家作品集」兼容臺南縣市分治時期的「府城」和「南瀛」的成就,每年都可以有極佳的陣容呈現,是臺南人的文化輝光。可喜而可賀。

 

陳萬益

 

 

譯者序

一切走來都是緣

 

    一九九三年春天,我還是個大學生,在三村昌弘老師的引薦下到了中山北路通天閣,見習了台北俳句會,會晤了黃靈芝老師。當時的我,滿腦子都是現代詩中的傷感與滄桑,只覺得這個日語交雜的定型詩聚會,彷彿刻意與現實隔閡,復古的喜感中充滿了「異國」情調,煞是有趣。過了幾年出國留學,有機會拜讀了黃靈芝老師的日本語文學著作,才開始真正去思考什麼是文學;領悟了文學的重點不在於用什麼語言寫、不在於用什麼樣的美辭麗句堆砌而成,而在於寫了什麼。當我開始真正了解了什麼是鄉愁,這才驚覺自己從小讀著台灣教科書上的名家散 文,讀著台灣各大出版社出版的小說,讀著台灣圖書館借來的書本;這些主流文學卻讓我一直童年著別人的童年,鄉愁著別人的鄉愁,滄桑著非在地的滄桑。

 

    黃靈芝的小說可略分為中長篇及極短篇。中長篇偏重細緻的心境書寫,極短篇小說則構圖輕妙,是台灣文學中少見的形式。細緻的描寫映射出孤高敏銳的思維,冷靜的觀察裡蘊含著謙冲與悲憫的心懷。這份台灣的日本語文學,是黃靈芝不願隨著時代改弦易轍,為堅持自己的文藝信念自棄於主流之外,淡泊名利下淬鍊而出的稀有成果。一九四九年,文學青年一夜之間成了文盲,他的無奈,是所有台灣日本語世代的無奈。但他從不嘩嘩,默默秉守著自己的節操與道路,孜孜筆耕留下真實的台灣斷面。就像谷中獨自芬芳的幽蘭。

 

    然而,在動輒以政治解釋一切的台灣戰後,不難想像黃靈芝一路受盡的冷言冷語。也許是為了明志,戰後台灣人頻繁出遊日本,他從不為所動;一直到二○○四年受邀,才以七十六歲高齡首次前往日本,受頒正岡子規國際俳句賞。甚至日本天皇頒佈旭日小綬章,表揚他對推廣日本文化的貢獻,他卻苦笑表示自己甚是困擾,因為他自一九七○年創設並主持台北俳句會以來,從未意圖想要推廣日本文化。在日本朝日新聞社對受獎者的訪問中,他也直言不諱,直白表明自己從來不曾是個親日家,只是親日本語罷了。然而親日本語,其實也非黃靈芝所願,對他來說,這也許也是歷史變動、造化弄人的結果,卻在他耕耘、灌溉下,文學的沃土收成了這些珍果異卉。

 

    曾有人評論台北俳句會的俳人,至今用日語創作俳句,只不過是執著對日語的一份鄉愁。即便如此,歷史產出的文藝都是生命歲月的真實凝聚,都值得崇敬,欣賞與尊重。日本語世代的前輩們,因時扼聲之後大多選擇自費出版自己的文藝作品。沒有出版社,沒有ISBN,至今仍有許多不被台灣正規圖書館所承認或收藏。想想,我們對台灣文學的定義有多麼狹隘。黃靈芝日本語文學的問世與流傳,相信也有著解構主流框架的重要意義。歷史的鑿痕造就了黃靈芝的日本語文學,也繽紛了台灣文學,更開拓了台灣文學的另一個面向,增添了台灣文學的多樣性。

 

    我何其有幸,能得到恩師首肯著手翻譯著作,將黃靈芝文學廣傳於世間。因而在有限的預算中,若鶯教授和我仍執意爭取增幅為上下兩冊,雖然因趕譯不及憾留數篇小說及童話作品未能收錄,師若有靈當知我已盡力,感謝台北俳句會、黃靈芝文字研究者岡崎郁子、下岡友加的先進鑿路,因了黃靈芝文學的因緣,我們的人生除了與黃靈芝老師,也與彼此有了溫暖的交織;翻譯過程中,也曾多次作為課堂教材,與學生一起閱讀、討論,恕我無法一致謝;匆促間想必疏漏不少尚祈指正。

 

阮文雅  謹序於台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