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品

Publications

書籍
紫夢春迴雪蝶醉
  • 作者:
    柯勃臣
  • 出版者: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 出版日期:
    民國102年3月初版
  • ISBN/ISSN:
    978-986-03-6121-6
  • GPN:
    1010200299
  • 語言:
    繁體中文
  • 規格:
    平裝/21*14.9cm/254頁
  • 定價:
    NT$220元

|內容簡介|

 

    《紫夢春迴雪蝶醉》故事以吳園先祖,吳尚新的某一支旁系子孫(虛構)為發端,描寫這家人經歷自日昭和十五年到民國七十六年的臺灣,始終期待夢想著能重建、重返其家族昔日榮光的故事。

    柯勃臣自認成為不了小說家,誤打誤撞走進了劇本寫作之路。對他來說,寫下雅俗共賞的故事遠比構思擁有深奧思想的劇本來得有趣,他的劇本時常描述無常的人生,卻也讓人在通俗故事中挖掘到一絲深意。

 

 

|作者簡介|

 

柯勃臣

1980年,出生於古都府城。

2000年,於草山華岡就讀中文系文藝組。

2005年,在臺灣後山服役。

自畢業、退伍自今,一直在「鐵支路邊創作體」擔任編劇與演員。目前於台南市新化國中表演藝術科教師。

臺南,是其生於斯、長於斯的家鄉,也將是眷戀一生的故鄉。

 

 

|目錄|

 

005  市長序 │ 賴清德:閱讀臺南,書寫臺南

007  局長序 │ 葉澤山:文學傳承,邁向偉大

009  編輯委員序 │ 呂興昌:繽紛多采,各擅勝場

 

013  自序 │ 人生如戲    如戲而已

 

019  結什麼什麼婚

022  Scene 1  冷戰

031  Scene 2  獻策

038  Scene 3  斡旋

046  Scene 4  不合

058  Scene 5  囑咐

065  Scene 6  文定

075  Scene 7  談心

085  Scene 8  花嫁

 

097  室町浪漫奇譚:雪蝶恨訣錄

100  楔子:卑彌呼的傳說

102  幕一:戰國的序曲

109  幕二:山與雪的戀歌

114  幕三:來自出雲的巫女

120  幕四:勝元與阿靖的密談

126  幕五:忠義三本刃

133  幕六:情話    許諾

140  幕七:祇園雙雄會

147  幕八:花街喋血

153  幕九:雪姬迷蹤

160  幕十:飛舞在雪中的蝶

167  幕十一:時也    運也    命也

174  幕十二:孰輕    孰重

182  幕十三:宗全的選擇

190  幕十四:殷紅的十字架

197  後記:蝶舞

 

199  紫夢春迴

204  Scene 00  2011

207  Scene 01  1936

211  Scene 02  1941

217  Scene 03  1945

223  Scene 04  1947

228  Scene 05  1953

234  Scene 06  1970

241  Scene 07  1979

248  Scene 08  1987

 

254  附錄:【臺南作家作品集】出版目錄

 

 

|書序|

 

市長序

閱讀臺南,書寫臺南

 

    文學是民族的精神食糧,也是一個時代的文化表徵,可以滿足人們的創作慾望,也可以給人一個明心見性的思考,更可以提供讀者深沈的反省與激勵。無疑的,文學家是這個心靈活動的良知與策動者, 因為有文學家而有文學作品,因為有文學作品而成就一個時代的文化事業。

    原臺南縣市合併前,即有各自針對縣市文學家的作品徵選,直轄市成立後,承繼其基礎與成果,以更寬廣的視野繼續鼓勵創作並擇優出版。「臺南作家作品集」亦以自由送件為主、審查委員推薦為輔,自由送件部分再經審查委員評選確認;本屆經審查委員評選出八件,包括論文研究一件、作品集五件、審查委員推薦二件等,不同文類,但卻都有著一樣的美麗文學風景。

    文學如同田園,需要不斷的拓墾、耕耘、栽種、澆灌與施肥,才能開出美麗的花、結出甜美的果,每一個季節才會有歡欣的收割;在如此多麗的臺南文學田園中,許許多多的文學耕耘者,辛勤的筆耕,努力的創作,才能遍地開花,滿園芬芳,我們與有榮焉,感受臺南文學家書寫土地的多樣之美。

    恭喜也感謝八位文學家、文學研究者的努力,同時也要感謝呂興昌等五位評審委員的辛勞,因為有文學家孜孜於創作,學者努力於研究,評審委員的舉才,臺南文學才能增光增彩。

    臺南文學浩翰無邊,有寬闊的文學草原,更有遼遠的文學山川;直轄市成立後,繼續發掘更多更優質的文學家與文學作品,是臺南市政府責無旁貸的文化工程,讓我們一起努力,共同為「文化首都」開啟更為多元多樣的文化大門,引領更多的文學愛好者閱讀臺南、書寫臺南。

 

臺南市市長  賴清德       

 

局長序

文學傳承,邁向偉大

 

    一座城市的偉大與否,往往不在其硬體建設的求新求變,因為再好的建設都會隨時間日漸傾頹,文化的底蘊卻會隨著時間不斷累積,賦予城市獨有的韻味。而城市的文化深度與寬度,恰可以從其文學發展的流變中見其端倪。

    童話大師安徒生在哥本哈根編織了許許多多的夢想,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入眠,而「小美人魚」、「小錫兵」從此成為了城市最動人的風景。J.K羅琳女士在愛丁堡的小咖啡店裡筆耕數年,不僅創造了哈利波特跨越年齡和語言的傳奇,也為愛丁堡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魔幻風采,使其成為了第一座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認可的「世界文學之城」。

    臺南以文化立都,除了擁有傲人的文化資產和豐富的歷史陳蹟外,前輩文學大師和當代優秀作家源源不絕的創作,更是臺南獨一無二之處。自「海東文獻初袓」沈光文伊始,歷經明鄭王朝、清領、日治、民國等政權更迭,臺南文學的傳承始終不曾中斷,更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不同的社會氛圍,開展出各具特色的文學姿態。歷經明鄭時期傳統詩文的勃興、清領時期詩社聯吟的盛行,1930年代鹽分地帶文學社團的形成,具有鮮明的地方色彩以及劃時代的創作精神,同時期的風車詩社則揭示了超現實主義的興起,開拓出臺灣文學現代的創作途徑,這些文學潮流在在顯示出臺南文學的與時俱進。

    如今,新一代的臺南作家們,在前輩大師的啟發與指引下,更展現了屬於這個世代文學創作的不同面貌。本次「臺南作家作品集」延續了第一輯的多元面向,在編審委員嚴格審核下,計有八位作家作品入選:趙雲《趙雲文選》(散文)、林佛兒《人猿之死─林佛兒短篇小說選》(小說)、胡民祥《詩歌聲裡》(文學評論)、陳正雄《白髮記》(新詩)、謝孟宗《南鵲是我,我是南鵲》(散文)、周嘯虹《周嘯虹短篇小說選》(小說)、柯勃臣《紫夢春迴雪蝶醉》(劇本)、康詠琪《鹽分地帶文藝營研究》(論文)。

    今年為縣市合併後的第二年,臺南在府城文化與南瀛采風相互結合後,能綻放出如何絢爛的光彩,受到各界高度的期盼。「臺南作家作品集」第二輯不但顯示出臺南文學的眾聲喧嘩,也象徵臺南文化的寬廣與厚實。立足斯土,展望前路,即便長路漫漫,我們每踏出一步,距離偉大,也就更靠近了一步。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  葉澤山

 

編輯委員序

繽紛多采,各擅勝場

 

呂興昌

 

    臺南自2010年底擠身臺灣五都之後,各項軟硬體建設便如火如荼的展開。其中有關臺南作家作品集的出版,更是繼改制前身臺南市與臺南縣的既有成果,更上層樓。繼去年重新發軔的第一輯後,今年再推出八本各具特色的好作品;作者老中青兼備,文類詩、散文、小說、劇本與評論皆具,繽紛多釆,各擅勝場。在此除向提供心血大作的每位作者深致謝忱之外,也代表編委對入選作品略贅數語。

    首先要介紹的是兩本論述之作,一是年輕學者的學位論文,一是享名臺灣文學/文化論域的老將論著。前者即康詠琪的《鹽分地帶文藝營研究》,對「臺南作家作品集」特別有意義:一方面是論文本身的學術成就,另方面則是,它的內容突顯了過去臺南縣市作家在臺灣文學發展史中積極奉獻的身影,值此縣市合併後位居五都前茅,這本論文不啻應時地給臺南都作了最具歷史意義的印證。後者是胡民祥的《詩歌聲裡》;在堅持左翼思路的視境中,八○年代臺灣文學/文化的諸多現象與本質,成為這位客居海外名列黑名單的望鄉之鳥,追求臺灣民族解放運動的隱喻與象徵。其中輯二更應加以肯定並彰顯它在臺灣文學史上的地位。 因為「臺灣文學研究會」在1982年秋成立於北美,年年舉辦年會,由同仁在會中宣讀論文;並邀請臺灣作家赴美參加年會,進行交流。這是在禁忌的年代,臺灣文學仍受情治單位側目排斥的歷史階段裡極為可貴的存在,臺灣文學進入學院成為體制化的學科、國立臺灣文學館最後終能成立,這中間一路走來備極艱辛,端賴海內外「仁人志士」共相扶持、並肩「作戰」,而輯二的論文正是那個階段,令人不勝懷想的「戰果」!

    接下來要談的是本輯的兩部短篇小說集:林佛兒的《人猿之死》與周嘯虹的《周嘯虹短篇小說選》。周嘯虹甫於今年二月逝世,作品由夫人整理付梓。他原籍江蘇揚州,1932年生於鹽城,1949年17歲來台。他的作品,有著走過苦難時代的沈澱與輝映,誠如黎湘萍教授所說的,寫的是小人物的大悲歡,又是大歷史的小注腳,讀來總是生動有味,洋溢著人性的溫馨。至於林佛兒,身為詩人、散文家、出版者、推理雜誌創辦人,對於文學,永遠懷著不變的執著,對於人生,總是默默的付出,不計毀譽。收於《人猿之死》的作品,縱貫1960至2010年間,半世紀的經營,遂成一生的寫照。誠如李喬為其作序所言,小說語言平實樸素,文如其人,有輕輕的調侃、淡淡的詠嘆。小說人物主要是流浪者、殘障、傷心人、邊綠人等以及智識人,表現出他對庶民的關心與自我的反省。

    接著是兩本散文集。《趙雲散文選集》的作者趙雲,1933年生於越南,1957年9月來臺,臺灣師大社教系畢業,任教臺南師院多年後退休,目前身體欠安, 陷入昏迷之中,夫婿王家誠生前殷盼再幫她出一本選集,臺南市文化局乃委託成大中文系陳昌明教授編選。散文內容主要重在反映趙雲個人的身世與心境,尤其是從越南到臺灣的一些追憶,以及與王家誠的夫妻生活點滴。趙教授過去曾任本市作家作品集或文學獎的編委、籌委,長期關懷臺南的文學發展,睹文思人,在此虔祈上天賜予平安。另一本散文集則是謝孟宗的《南鵲是我,我是南鵲》,這是出身英美文學的年輕新生代,卻又深覺身為臺灣人,不知臺灣詩畢竟有憾的有心人。他從網路部落格出道,再向各類文學獎出招,戰果彪炳,〈道在臉書〉不讓莊子「道在屎溺」專美於古,信心自然倍增,一路走來,姿態當然瀟灑;預祝他未來文氣,天寬地闊,自在逍遙。

    柯勃臣的《紫夢春迴雪蝶醉》是劇本,據這位臺南人的夫子自道,出身中文系文藝組的他,因為自認成不了小說家,遂退而求其次改行成了劇作者!是耶?非耶?年輕人的本質、本色、本錢就是大放厥辭卻又不無道理。劇本,長期以來在「作家作品集」中是稀客,偶而現身,編委無不群起肯定鼓勵。對勃臣來說,與其竭力設想劇本的深度與意義,遠不如提供雅俗共賞的故事來得有趣。對編委來講,雅俗共賞的故事有時無妨深度與意義的挖掘。來日方長,期盼勃臣的戲,愈來愈有看頭,愈來愈有思致。

   

    【以下台語】最後beh談的是陳正雄的《白髮記》,che是一本台語詩集,是這輯內底唯一的台語作品。che表示臺南文學作品袂當無台語文學的存在,m-koh嘛表示台語文學佇現此時的文壇猶原是弱勢的存在。正雄開始發表台語詩是1997年的年尾,到今﹝tann﹞已經十五冬,也出版過4本詩集。佇這本《白髮記》裡,詩質佮過去共款,值得咱ka肯定佮o-lo,但是語言方面suah有一寡變化,就是有袂少華語語詞的現象,作者講che是伊tiau-kang操作的華語借詞,論者講che是偏文言的語言風格;佇chia,個人感覺che是作者想beh突破語言純化的限制的一種試驗,成功?失敗?暫且按下,咱好好仔來觀察,tau-tau-a來期待。

   

    【以下華語】這屆作品集的編輯委員總共有五名,與上屆相比,雖少了四位,但為南臺灣文學的發展念茲在茲的關注與熱情並未減損,在張良澤、林佛兒、鄭烱明、陳昌明與我的共同討論與斟酌下,我們盡本分地選出此一階段最理想的作品,願喜愛文學的同道與我們共享盛宴之餘,繼續期待未來臺南都的文學不斷大放異彩。

                                                                                                                              (2012.12)

 

自序

人生如戲    如戲而已

 

柯勃臣

 

    照本宣科、按部就班,實是一種美麗的運氣。

    乎並沒有這份運氣。

    讀大學之前,本以為選填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組,畢業後就可以如願成為小說家。

    到大學畢業,我就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只因為,「創作」這種事,還真的頗講天分的。

    不論系上老師再有才,再如何努力傾囊相授,學生若沒有一定慧根與努力,也是枉然。

    於是「創作」,「小說創作」就成了我得暫時擱下的夢。

 

    我想我是很有慧根的那種學生。

    但我缺的是持續不懈的寫作,直到十萬字小說完成的那種努力。

    那種必須把細節交代清楚,而給予讀者恰到好處的想像空間的堅持與努力。

    不過,想寫小說,為的是想闡發腦中所想到的故事。

    既然我最想表達的是故事,那又何必拘泥於創作的載體呢?

    因此後來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跟高中友人們,一同組了劇團「鐵支路邊創作體」。

    不像小說,得有出版社願意幫我出書,才能一圓大夢。

    既然有了個劇團,一切就好商量了。

    從那個時候開始,把我所思所想付諸文字、訴諸劇本,就成了讓我最開心的事。

 

    一樣,不像小說;劇本最主要的內容是對白。

    除卻必要的舞台指示,剩下的一切演員的行為表現,或是舞台布景、服裝、燈光、音樂,都留待導演再創作時來處理即可。(至少我始終如此認為)

    那麼我的任務就是藉由台詞,去表現角色的性格,以及鋪陳故事的架構。

    如此,寫作就變得輕鬆愉快。

    當然,也沒有那麼輕鬆;不過相較於小說,劇本確實是比較適合我書寫故事的文體。

    至此,開始了我的劇本創作之路。

    2004年,《鮮血.玩具.本》的歐風奇幻問世,也是我的劇本首度被搬演。

    2005年,《花人》交錯在現實、回憶,與幻夢之間。

    2006年,《鮮血.玩具.本2    喬克的新娘》則從地獄喚來了魔鬼Mephist Pheles。

    2007年,因經濟壓力而衍生了《瓦斯筒》此一求職喜劇。

    2008年,正因為經濟壓力,所以該年沒有任何劇本發表。

    2009年,寫下了《室町浪漫奇譚:雪蝶恨訣錄》,以茲紀念一段關於輪迴的往事。

    2010年,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打造了科幻兒童劇《怪客黑桃G》。

    2011年,由於與魅登峰劇團合作,所以寫出建國百年之家庭溫馨喜劇《結什麼什麼婚》。

    2012年,兒童劇《王子徹夜未眠》已經完成十四場的演出。

 

    其中,《花人》更在當年為我得到第十一屆府城文學獎劇本類佳作的殊榮。

    然而此後,我的劇本就再也沒有獲獎了。

    而在這期間,我還是加減嘗試著,繼續書寫小說。

    終於在2010年,一篇《老王》讓我拿到第十六屆府城文學獎小說類的佳作。

    雖然也只是佳作,不過正因為其題材偏向奇幻,流於通俗,所以那次的得獎,於我來說意義重大。

 

    只是,向來朋友閱讀我的劇本,總會問我這樣的問題:

    「到底你的劇本的中心思想是什麼呢?」

    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往往很難啟齒:「我只是想寫個有趣的故事;就只是這樣而已!」

 

    真的!

    就只是這樣而已!

    我總認為,創作是自由的。

    只要不盜版不抄襲、不涉及人身攻擊,和普世性敏感話題,就連寫作的動機都該是自由的。

    不是嗎?

    對我來說,與其竭力設想劇本的深度與意義,遠不如能供雅俗共賞的故事來得有趣。

    這是我素來的初衷,也是我始終不輟的標的......

    走筆至此,似乎也該停止絮叨,切入序文應當的正題。

 

    能入選至本年度的【臺南市作家作品集】,真的要非常感謝評審的肯定。

    沒有這份肯定,我不會有機會在這裡囉囉嗦嗦一大堆話。

    而這次我所挑選的劇本,都是近年來我自己覺得十分喜歡的故事。(來導讀一下)

 

    首先是《結什麼什麼婚》。

    誠如前言所述,當初此劇是因為與魅登峰劇團,這個臺南獨一無二的前輩劇團合作而寫。

    建國百年,百年好合,因應此一吉兆,特地以結婚為題。

    也由於是魅登峰劇團與年輕人們的合作,因此我便將其主題定位在兩代價值觀的衝突上。

    堅持子女應當以古禮嫁娶的母親,以及憧憬西式夢幻教堂婚禮的女兒。

    這兩者的分歧,便成了該劇故事事件延續的最主要引爆點。

    此外,該劇在撰寫上,有一個特殊的觀點,讓我自己感到非常得意;那就是,雖是談婚禮,但全劇完全以女方的角度來看待整個事件。

    意即,男方的部分,不論是劇中的準新郎倌,還是女方的親家們,全然沒有出場。這雖談不上是創舉,但當時想到這個手法時,著實興奮了好幾天。

 

    再來是《室町浪漫奇譚:雪蝶恨訣錄》。

    前言有說,這是一齣「以茲紀念一段關於輪迴的往事」的劇本。

    當然,光是看到「輪迴」二字,不免就有怪力亂神之嫌疑。

    所以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就不多說了。

    但因為這則「往事」與日本戰國時代有關,於是我試圖從日本歷史中找尋蛛絲馬跡。

    終於,在【應仁之亂】一事件上,找到可供穿鑿附會的著力點;該劇因焉而生。

    原本,這劇本早在2009年,就要被搬演。

    然則當時劇團經費預算不足,只能忍痛將演出計劃喊停。

    一直要到2012年,臺南市政府首度舉辦了臺南藝術節。

    而我們的劇團入選【城市.舞台】,本劇才得以被製作。

    但有時我不禁會想,究竟是因為入選,才能製作這齣戲?

    又抑或是因為我們以這齣戲參選,才有機會入選呢?

    最後是《紫夢春迴》。

    這是我從未發表過的劇本。

    故事以吳園先祖,吳尚新的某一支旁系子孫的故事為發端。

    而這所謂的旁系子孫,自然是我杜撰虛構的。(坦白說,我很怕被說「消費吳家」)

    至於,為何叫做《紫夢春迴》?

    是這樣的,「紫」素來是貴族的,是貴氣的色彩;是故以此色借代為枋橋頭吳家。

    而這戶我所虛擬的吳家,始終期待夢想著能重建、重返其家族昔日的榮光。

    這便是劇名發想之意義。

    當初的設想,是想透過我們所知道的枋橋頭吳家,於日治時期開始的沒落發軔。

    隨著時代的變遷,讓劇中角色,去經歷自昭和十五年到民國七十六年解嚴為止的臺灣大事。

    打造出「大河劇」式的故事架構,是我在編撰本劇時的主要概念;卻也因得如此,這當中的歷史事件之時間考究,便馬虎不得。

    雖然我自問research做得頗足的;但歷史者,向來是成王敗寇下的產物。

    終究我們也只是平凡的老百姓。

    劇本其中的史料,若有誤植、若有謬引,還請諸位專家學者見諒。畢竟,這只是一齣戲!一齣如現實人生般無常的戲劇腳本。

 

    而這一書三戲,謹獻給人在西方極樂世界(應該是在那裡沒錯),我最愛的奶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