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鹽分地帶文學第85期(新刊號)
正在加載......


售價 : $120
 鹽分地帶文學第85期(新刊號)
 
  總編輯:路寒袖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財團法人臺南市文化基金會
  出版日期:民國109年3月
  ISSN:1817-9509
  GPN:2009403189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3*17cm/237頁
  定價:NT$120元
 
 
 
 
 
|目錄|

 

編輯手記

001  在溫柔與理性之間/路寒袖

 

一家之言

008  從談文去造橋──從海線走到山線/劉克襄

013  虛構最真情/林文義

 

專題企劃

移開雲腳千林現─臺南女作家專輯

032  留得香言蘭味在──赤崁女史蔡碧吟/李若鶯

044  殷勤蘊蓄琴書力──補述府城女詩人石中英二三事/施懿琳

057  「雌伏」與「雄飛」間的吶喊──閱讀女詩人黃金川/廖振富

073  時代的胎記──葉陶和她的文學殘夢/楊翠

074  【附錄】愛的結晶/葉陶

089  在關仔嶺留下人間行腳的女詩人──陳秀喜的女性詩、臺灣心/李敏勇

099  歌頌勇敢、愛人與人性尊嚴──母親黛影/王亞維

 

南風帶鹹──第一屆臺南文學營

112  重燃文學的篝火──2019年第一屆臺南文學營活動側記/陳學祈

126  前往鹽分地帶的路上/劉克襄

130  南方奮起──對臺南文學營的期待/廖振富

134  日記就是時間書/林文義

137  「臺南文學營」枯木逢春/李若鶯

140  那天,看見發光的文學鹽──來去鹽分地帶文學營/林沈默

143  鹽甕裡綻放文學花朵──見證三十年「鹽分地帶文藝營」/陳艶秋

147  明年報名當學員/許佳琪

150  鹽分地帶文學復辦──走得更遠更好/蔡素芬

153  四十年歷史,十年等待/路寒袖

157  傳承與培育的園地──平路談參與第一屆臺南文學營心得/平路 口述  陳學祈 採訪

 

史之磚瓦

162  先生已遠去/林文寶

169  在細微清明與虛無之間的一些回憶──記恩師尉天驄/廖淑芳

183  勝過10所大學──返國創辦「望春風出版社」的心路歷程/林衡哲

198  從速記員到暢銷作家──宮部美幸的創作生涯/林景淵

 

筆尖下的溫度

新詩

206  大地喊痛/岩上

208  瓶想(外一首)/林煥彰

210  水牛/康原

211  福興村悲喜曲/林央敏

212  弟弟的辭行/陳明克

214  接引/靈歌

216  風在動/林柏維

217  南靖雲水謠組曲/顏艾琳

219  南國海獸,側記漁光島弦願/林益彰

220  海的史學/陳少

222  我不相信你了爸爸/德尉

散文

225  我的飲食革命/納蘭真

 

被遺忘的時光

233  臺灣文學回首望(9)──1012月份/陳學祈

 
 
|編輯手記|

   

在溫柔與理性之間

 

                翻開臺南文學史,秀異的女作家不少,為迎接三月份這屬於女性的節日,本刊特製作臺南女作家專輯「移開雲腳千林現」,精選傳統文學三位分別是蔡碧吟、石中英、黃金川,現代文學三位葉陶、陳秀喜與王黛影。

                三位傳統女詩人除了才氣、家世之外,還有一項共同點,就是情路坎坷多蹇。蔡碧吟先是在二十歲時,父親將其許配給他的得意門生賴文安,但賴文安因故驟逝,蔡碧吟自誓守節而備受鄰里士紳頌揚,稱她為「蔡姑娘」。蔡國琳過世後,蔡碧吟繼承了豐厚的家產,卻招贅父親另一門生羅秀惠,引來親友甚至官方的勸阻,據聞羅秀惠有才無行,與名妓韻事蜚短流長,蔡碧吟卻仍不顧眾人反對,引起諸多揣測,其結果是,蔡碧吟不僅家產散盡,還隨羅秀惠染上吸食鴉片的惡習,晚年淒涼。

                蔡碧吟素有「赤崁女史」的美稱,她的書法俊秀挺拔端莊從容,五十七歲時發起成立臺灣第一個女同仁的傳統詩社「香芸詩社」,擔任社長,宛如精神領袖,而社務主要推動的靈魂人物則是唯一的理事石中英。石中英最震撼詩壇的情事是在雜誌發表她的「離婚宣言」,其丈夫陳子敏乃鹿港詩人,妻亡兩年之後再娶石中英,卻流連酒樓棄嬌妻而不顧,石中英對付的方式不是傳統女性的隱忍,而是驚世駭俗的公開休掉陳子敏,她的果敢個性可見一斑。

                以當時的社會而言,石中英的活動力堪稱超強,除參與各地詩社的活動外,也到中國發展,因而結識了第二任丈夫呂伯雄,算是有了美好的結局。另外,石中英應該是臺灣詩史上唯一擁有助產士執照的女詩人。

                被公認為早慧詩人的黃金川,其家世尤為顯赫,大哥是臺灣政治史上的知名人士黃朝琴,先生是日治時期臺灣五大家族之一的高雄陳中和的兒子陳啟清。她從小在母親的刻意栽培下,曾隨兩位兄長赴日讀書,加以成長於臺灣思想啟蒙的二、三○年代,使她得以在進步的思潮中發揮寫詩的長才,才二十三歲的年輕年紀即在中國上海的中華書局出版詩集《金川詩草》,成為日治時期臺灣女詩人中最早出版詩集者。但在她步入婚姻家庭之後,創作明顯的銳減,由婚前每年四十七首的創作量,婚後降至一年不到兩首,到底是養兒育女的俗務纏身,還是丈夫娶了三房造成的內心糾結?我從書架上找出2008年她的五子陳田稻送我的重印《金川詩草》,詩集的設計、印刷與裝幀無不精美雅致,我一頁一頁的翻,一首一首的讀,依然找不到答案。

                總是跟丈夫楊逵聯結在一起的葉陶應該是一個被社運、家務耽誤的小說家,她收起她的創作才華成就了楊逵,自己終其一生只發表過一篇小說〈愛的結晶〉,姑且不論其主題內容,就技巧而言,第一篇作品就能如此熟練的操控小說的節奏,文壇怎不惋惜!所以本刊特地重刊這篇少有人看過的遺珠。

                陳秀喜是臺灣文學界共同的姑媽,至少,認識她的人都這麼叫她,足見其人緣之好、交遊之廣。1977年春末,我在楊逵的東海花園認識了她,她即熱情相邀到臺北天母她的寓所聊天,我當時才只是個尚在探索的小文青,竟真的直楞楞地前往叨擾,沒料到姑媽就在她書房與我促膝長談數小時,最後贈我兩本她的詩集《覆葉》與《灶》,她親送我出門搭車的情景,雖已四十餘年了,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王黛影今年剛滿九十歲,是目前年紀最長的臺籍女怍家。幼年意外成了養女的她,與原生家庭的割裂雖然在小小的心靈啃蝕出許多的空虛,卻也因此造就了她的文學世界。王黛影在國府來臺後進入警察局擔任小妹,為求學習中文,主動幫忙謄寫公文,識字多了,從報紙副刊認識心儀的外省散文作家王書川,進而成了她的真命天子,不僅共組家庭,更是引領她踏進了繽紛的小說創作,而我認識王黛影就是經由王書川的著作來的。

                閱讀六位臺南女性作家,彷彿徜徉於南臺灣熱情而耐人咀嚼的世界,小我與時代難分,溫柔與理性並列。

        2019年的12月,尉天驄、林良相繼過世,兩位前輩對臺灣文學的論述、兒童文學貢獻良多,俱為相關領域的良師,本刊邀林文寶、廖淑芳兩位教授為文悼念,也讓我們一起懷思。

                而在這早之前的11月底,臺南市文化局承續曾辦了三十屆卻停佇十年的「鹽分地帶文藝營」,在成大續辦為第一屆的「臺南文學營」,委我擔當營主任重責,我乃邀集劉克襄、廖振富、林文義、李若鶯、林沈默、陳艷秋、許佳琪、蔡素芬、平路諸位方家與我,分從鹽分地帶文學的源流、文史、生態、產業的走踏,以及新詩(台語詩、歌)、散文、小說等諸多面相重現鹽分地帶文學傳承,深得廣大民眾的認同,學員中超過一半以上來自非臺南的外縣市,遠從臺中、臺北來上課者大有人在。

                本刊於是邀請第一屆的所有講師為文剖心暢談他們參與鹽分地帶/臺南文學營的經驗與心情,希望蛻變後的臺南文學營不只再辦三十年,最好永續不輟,因為,這是臺灣文學的命脈之所在。

 

路寒袖

 
 
|內容試閱|

   

留得香言蘭味在

──赤崁女史蔡碧吟(節錄)

 

李若鶯──文

 

聯姻並沒有帶給蔡碧吟快樂幸福的家庭生活。

羅秀惠照常流連酒樓歌館,蔡碧吟還隨他染上吸食鴉片的煙癮,

家產揮霍殆盡,晚年夫妻賴鬻字為生。

1939 年(日治昭和14 年),蔡碧吟逝世,結束她出身書香富裕之家,

能詩善書,被譽為「赤崁女史」,卻情路坎坷的一生。

 

 

一、情路坎坷的女詩人

 

        蔡碧吟,出生於1874年,即清穆宗同治12年, 到清國在清日戰爭敗戰後將臺灣割讓與日本的1895年,她已滿二十一歲,以當時的社會慣習,她應該已是少婦的身分。但她沒有像一般庶民女性一樣,在花樣年華奉父母之命、從媒妁之言順利婚嫁,走入家庭。做為書香世家的獨生女,她幸運地可以誦詩習書,但也被困在書香世家傳統禮教的高牆內。

        蔡碧吟的父親蔡國琳(1843-1909)祖籍福建晉江,三世儒學,光緒八年(1882)舉人,以教席為職,先後擔任澎湖文石書院、臺南蓬壺書院山長,曾參與纂修《臺灣通志》。甲午清日戰爭那年,蔡碧吟二十歲,在當時已過摽梅之齡,父親才將她許配給他最優秀的學生賴文安,清國戰敗割讓協議既定,臺灣人和要來接收臺灣的日本軍隊有數起衝突,局勢動盪,許多有財有勢又習慣清國體制的家庭,都渡海避居清國轄地,蔡國琳也舉家走避廈門,婚事因而延宕。不久,賴文安因故身亡,蔡碧吟聞耗自請還臺奔喪,以守節自誓。這件事在當時獲得官紳巿井一致稱道頌揚,蔡碧吟從此被巿民暱稱「蔡姑娘」。臺灣人的抗爭平靖後不久,蔡國琳還臺,在延平郡王祠設帳授徒,並受日本政府臺南縣知事之聘,參與編纂《臺南縣志》,及擔任「揚文會」臺南支會長。他還參與發起「浪吟詩社」(1897)、「南社」(1906)等,是臺灣重要古典詩人。

        蔡國琳1909年過世後,遺留豐厚資產予蔡碧吟。1915年,蔡碧吟在親友反對、官民勸阻中招贅同為父親門生的羅秀惠為夫,時蔡碧吟四十一歲,羅秀惠五十歲(一說招贅乃在1911年)。

        羅秀惠(1865-1943),也是蔡國琳的高足,但有才而無行,由其自號「花花世界生」,可略窺其行性。他曾任《臺澎新報》、《臺灣日日新報》等諸多報刊雜誌編輯。1899年臺南師範學校初成立,他獲聘擔任教職,教授漢文和書法,但1902 年即辭職。為臺南「南社」、「酉山吟社」社員,後亦參加臺北「瀛社」,頗有文才,擅行草書,1976年被臺南市政府評為「清代臺南府城十大書家」之一。羅秀惠一生最為人習知的是他與當時名妓王香禪的戀愛故事,才子名妓唱和相從十餘載,因此當羅秀惠離棄王香禪欲入贅蔡碧吟時,歌臺舞榭、巿井人家,茶餘飯後喧騰一時。甚至在花燭之日,日本警務課長,還扣其花轎於警務課,力勸蔡碧吟守節以終。蔡碧吟為何執意要婚配羅秀惠?有二種說法。一是羅秀惠慕其財才色藝極力追求,打動她年華漸老的寂寞芳心;一是她父親是舉人,曾許嫁的賴文安也是舉人,所以她非舉人不嫁,而羅秀惠是當時鳳毛麟角的舉人,符合她的擇偶條件。

        蔡碧吟與羅秀惠結婚,除了留下「一父二夫三舉子」的坊間傳語,更流行的是一句閩南語歇後語「蔡姑娘嫁翁――嫁羅的」。(按,「嫁羅的」閩南語諧音「加勞兮」,表「自找麻煩」之意。)因為這聯姻並沒有帶給蔡碧吟快樂幸福的家庭生活。羅秀惠照常流連酒樓歌館,蔡碧吟還隨他染上吸食鴉片的煙癮,家產揮霍殆盡,晚年夫妻賴鬻字為生。1939年(日治昭和14年),蔡碧吟逝世,結束她出身書香富裕之家,能詩善書,被譽為「赤崁女史」,卻情路坎坷的一生。

 

……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