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鹽分地帶文學第83期(新刊號)
正在加載......


售價 : $120
 鹽分地帶文學第83期(新刊號)
 
  總編輯:路寒袖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財團法人臺南市文化基金會
  出版日期:民國108年11月
  ISSN:1817-9509
  GPN:2009403189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3*17cm/237頁
  定價:NT$120元
 
 
 
 
 
|目錄|

 

編輯手記

002  作品的後臺更精彩/路寒袖

 

一家之言

008  一些郊野的行山美德/劉克襄

013  皇居櫻花年年綻放/林文義

 

專題企劃

紙張建構的城堡──我存在書房以及在那裡做的一切

020  14間大教室/張良澤

028  從〈我的書齋〉到〈傾斜大峽谷〉──我的書房滄桑史/季季

037  藏書.賞書──我的「二手書房」/陳憲仁

045  退休後的辦公室/陳雨航

052  深度的文字中毒者/江自得

059  我的書房演變史/廖振富

067  無房間的書房/果子離

 

文學獎專輯

站在文字的稜線上──第9屆臺南文學獎專輯

076  華語短篇小說首獎  雙叉路/陳昱良

095  華語現代詩首獎  飆走的砂丘/王永成

099  兒童文學首獎  老劍獅與流浪狗/陳正恩

110  青少年散文首獎  蓮花姐妹/王姿晨

114  青少年新詩首獎  黑咖啡/林辰玹

115  劇本首獎  夏天好美麗/胡錦筵

142  古典詩首獎  臺江微風三題/林文龍

 

羊子喬特輯

追到佈滿閃爍的星斗──羊子喬追思專輯

146  他都沒有缺席──羊子喬與臺灣文學/李瑞騰

152  今夜,入夢來吧!/張恆豪

165  為臺灣文學奮力一生──追思老友詩人羊子喬/向陽

171  故鄉詩魂長在──憶念與追思羊子喬/許俊雅

177  不來常思君/張信吉

182  致父親最後一封家書/楊簪瑄

 

筆尖下的溫度

小說

188  姨啊辦桌/張耀仁

散文

201  行彼條路/謝銘祐

新詩

205  百元快剪/徐夢陽

206  撈上岸上的珍珠/陸穎魚

208  四國美食巡禮/方群

 

史之磚瓦

211  日本文學界的最大光環──「芥川獎」瑣談/林景淵

 

文壇連線

220  動人的啁啾鳥語──越南藝術家、詩人鸝黃鸝來臺訪問記/陳學祈

225  臺南的風,帶鹹!──2019 年臺南文學季/陳學祈

228  語言、行動以及記憶──「府城臺語月」的參與和側面觀察/朱英韶

 

被遺忘的時光

233  臺灣文學回首望(7)──46月份/陳學祈

 
 
|編輯手記|

   

作品的後臺更精彩

 

        吳爾芙(Virginia Woolf 1882-1941)說:「女人要有自己的房間,和一筆屬於自己的錢。」如果改為:「作家要有自己的書房,和每天一段屬於自己的時間。」相信是作家共同的想望吧。

        書房是作家的夢工廠、藏寶庫,也是心靈的堡壘,平常讀者藉由作品了解作家,這一期我們將帶領大家進入作品的後臺書房,一窺作家書房的奧秘,其精彩程度應不亞於他們的著作。

        文壇中講到書房,吳晟幾乎都是第一人,他不只是一間書房,而是一棟壯觀的書屋。邀稿時,他一口就答應了,但因正忙他事,而要求寬限數天。豈料好事多磨,一事甫畢,又得飛往愛荷華拍攝「他們在島嶼寫作」的紀錄片,這是吳晟人生中第三次出國,再訪愛荷華,長途勞頓,返臺後累倒了,文章跟著難以為繼,我只能忍痛割捨。

        張良澤是研究臺灣文學的先行者,羈留日本於大學任教二十七年,其間尋遍全日本舊書店蒐集臺灣相關的各種書籍、資料,後應真理大學之聘,回臺擔當首任臺灣文學系系主任,並於該校麻豆校區成立「臺灣文學資料館」,堪稱研究臺灣文學的重鎮。張良澤一直以校為家,即使現在學生已撤出該校區,他仍鎮日固守著那些珍貴的史料,我造訪後離開時已近黃昏,想像再一會太陽西下後,偌大的校園被黑暗籠罩,就只剩剛滿八十歲的張良澤那間書房會點起燈來,一盞不滅的燈。

        季季做為資深的報紙副刊編輯人,書房成了媒體朋友、作家的交誼廳,不僅如此,她的永和書房還是文化人的愛情告解室,季季此文頗有維基解密的況味,所幸人名全都馬賽克,否則書房難保不再來一次六級強震。

        陳憲仁應是載過最多作家的作家,但他獨步文壇的不止於此,在他的書房裡,齊全的「紅樓夢家族」令人瞠目結舌,手抄本、畫冊、繡像畫、各式文創……。還有,陳憲仁也是三毛及其家人最信任的朋友,他們長期提供三毛各式的出版品、文物委託陳憲仁典藏,連他現在使用的書桌都是三毛用過,生前送給他的。

        臺灣的編輯界都稱陳雨航為「航叔」,如果連這都不知道的編輯,表示你入行還淺。半輩子都在編書的陳雨航,雖說編的大都是文學書,但很少人知道他編了十年的軍事書。其實半生編輯人,辦公室就是書房,他一直到五十五歲退出江湖,解甲歸田之後才有自己的田。

        醫生詩人江自得多達一萬五千冊的藏書令人欣羡,且由於他是胸腔內科的權威,因此書房裡藏有其他作家想像不到的四千多張胸部X 光片,不過專業設計過的書房果然不一樣,像極一家質優的書店。前臺灣文學館館長廖振富專治臺灣傳統文學,更是霧峰林家的專家,他的書房演變史宛如人生微電影與求學史,新婚蜜月時,書房竟被母親充當臨時雞舍,書香、雞屎混摻薰天,令人哭笑不得。果子離家居人文薈萃的臺北廈門街,寸土寸金,以致沒有自己專用的書房,因無專用書房,反而整個房子都是他的書房,書從客廳堆到走道、臥室,無所不在,所幸他只要一部電腦就可寫作,床邊擠出一張電腦桌就怡然自得了。

        詩人羊子喬,臺南佳里人,是道地的鹽分地帶作家,1970年代以散文集《太陽手記》驚艷文壇;同張良澤一樣,他研究日治時期臺灣文學甚早,乃《光復前臺灣文學全集》(遠景出版)的主要編者,這史上第一套開展了往後臺灣文學的探索與研究,遺憾的,他因病於830日離世,文壇為之悲慟,本刊特地邀請其好友、同事、長女為文悼念,記錄他為臺灣文學所貢獻的一切。文學永遠有堅定的追隨者,第九屆臺南文學獎結果揭曉,佳作連篇,本刊選登了數類的首獎作品,前輩遠行,來者已然跟上,羊子喬或可無怨吧。

 

路寒袖

 
 
|內容試閱|

   

今夜,入夢來吧!(節錄)

 

文──張恆豪

 

你說寫詩的三十年間,一共寫了五、六百首詩,

卻只有五分之一左右,能通過你的品管,得以出版。

其實,文學史的時間巨人,篩選得更慢也更仔細,

一百年之後,你若能留下二至三首,我以為你作為一個詩人已經無忝所生了。

 

 

        1

        簪瑄,傳來簡訊告知爸爸已送入安寧病房。向晚時分我來到臺大醫院探訪你,你有點驚訝,半年未見,幾乎認不出你。簪瑄及看護隨侍在側,我步向床邊想對你說些話,但說不到幾句,你似乎太虛弱,就閉目睡去了。我心裏有數,這是否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我趨前想仔細端詳你,在微弱的燈光下,你靜靜入睡,腎盂癌的病魔將你折騰得不成人形,化療的緣故整個臉頰都已深陷下去,削瘦得僅剩下皮包骨。月光透了進來,凝視著你的臉龐,卻禁不住浮現出你昔日的模樣來。

        猶深深記得我們的初次相逢,那不知是多久前的往事了,你踏著輕快的步履而來,你帶有西拉雅血統五官鮮明的容顏,濃密的黑髮,戴著黑框的眼鏡,此時你仍是東吳中文系的學生,剛剛出版第一本散文集《太陽手記》及詩集《月浴》。就在秋夜迷離的外雙溪校園,你神采飛揚地踏著月色而來,意興遄飛,侃侃談起你的詩集《月浴》,那浪漫的激情全然顯露在你的臉上……。歲月無聲,人間有情,不知你可還記得?

 

        2

        子喬,若是說起你我生命交會最密切的時光,那就是1970年中葉,在遠景出版公司共事的那段既忙碌又美好的經驗。我們一起執編《諾貝爾文學獎全集》,也和瑞明兄(林瑞明,19502018)共同編輯《光復前臺灣文學全集》。

        在那個追溯自己的歷史、尋找自己文學根源的拓荒年代,尋回失落於民間的文學史料,和拜訪請益文學耆老,都是文學重建的首要起步工作。當時仍處於嚴峻的戒嚴時期,日治時代的報章雜誌,除了《臺灣青年》、《臺灣》、《臺灣民報》有復刻本外,舉凡重要的新文學雜誌,皆難得一見,尤其是作家的生平資料及日治文學的記事,更是一鱗半爪,殘缺不全,甚至有不少訛誤,這都有待進一步考證和釐清。不少的文學前輩,腦海中仍存有二二八陰影,心靈裡仍有警備總部,不是患了失語症,便是失憶症,他們噤若寒蟬,絕口不談前塵往事。

        但拓荒的路總要踏出第一步。子喬,幸好有你,就在此際,我們有幸遇到了鹽份地帶的前輩詩人郭水潭(19081995),他為人豪爽、風趣、惜情重義,基於與你是佳里同鄉的情誼,願意拔刀相助,提掖後進,他帶領著黃武忠(19502005),你和我,一回又一回,去敲開耆老久蟄的心扉,逐漸取得他們的信任,也展開了我們生命中難忘的文學尋根之旅。

 

        3

        猶記得我們首先去拜訪的是黃得時(19091999)教授。那時候他們全家都住在晴光市場附近的日式房子,那個夜晚,郭水潭陪著我們就坐,黃得時的神情有點嚴肅。他說已經三十多年不談日據時代的臺灣文學,在臺大教的是中國文學,有時也受邀演講日本文學,對於臺灣文學的觀點,他都已寫在〈輓近的臺灣文學運動史〉及〈臺灣新文學運動概觀〉,而當時由聯經出版,陳少廷(19322012)著的《臺灣新文學運動簡史》,則是以他的著作為藍本。除此之外,黃得時不想多說什麼,由於郭水潭的保證,做事一向謹慎的他,願意借給我們整套《南音》雜誌以作為影印。

        子喬,你可否記得?我們也搭過公車去舊北投拜訪廖漢臣(19121980)。他是日治時代的小說家、詩人,臺灣語文論戰的戰將。其實,他是道地的艋舺人,在我童年時,家父的出版社就請他撰述《義賊廖添丁》、《楊萬寶》及《臺灣神話》,都以筆名廖毓文發表,因此我對他並不陌生。晚年的廖漢臣,面色有點黝黑、鐵骨生的中等身材。他一見到我們,立即表明他現在是李南衡明潭出版社的顧問,不過,有關於日治時代的文學論戰及文壇軼事,若我們不清楚仍可問他。廖漢臣在戰後(1948年)擔任臺灣省通志館編纂,和王詩琅(19081984)一樣,對於日治時代的作家生平及文學掌故如數家珍。難得的是,他肯打開心窗坦承相告。廖漢臣還幫我們寫信給蔡秋桐(19001984)和林越峯(1909~?),要到了他們兩位的照片。

 

……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