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售價 : $120
 鹽分地帶文學第81期(新刊號)
 
  總編輯:路寒袖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財團法人臺南市文化基金會
  出版日期:民國108年7月
  ISSN:1817-9509
  GPN:2009403189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3*17cm/237頁
  定價:NT$120元
 
 
 
 
 
|目錄|

 

002  編輯手記

 

一家之言

008  重建家屋/劉克襄

014  交換名片/林文義

 

專題企劃

食,在家郷:一種定時發作的郷愁

022  我家的私房四寶/魚夫

029  鹹甜之間/方梓

039  我喝了好幾碗詩/劉靜娟

047  SWAHAN─飛鼠醃腸泥/瓦歷斯.諾幹

057  器皿上的忠臣/葉國居

064  飲食雜憶/林宜澐

073  東石蚵和塭豆/凌煙

080  記憶的搔癢/楊翠

089  炸粿,家園記憶與海邊之歌/康原

 

筆尖下的溫度

新詩

104  劇場──一個逃犯在逃亡/秀實

106  同仇/廖偉棠

108  六月的拋物線/璇筠

110  暴雨/阮文略

113  最後旅行──致遠人/李若鶯

114  靜觀.細想(四行四首)/林煥彰

116  三千公尺的愛/路寒袖

散文

117  黯福音書/王幼華

125  高工太妹混成詩人/顏艾琳

132  飄浮宇宙/林念慈

小說

140  半王子/張耀仁

160  吃書的女人/謝孟軒

 

臺南走踏

人物專訪

180  西川源泉,刻版人生──訪插畫家洪福田/蔡明原

臺南書評

189  把麻將葬入便所的草地醫生──讀《來去府城透透氣》/林肇豊

臺南散步

196  我山/郭馨蔚

移居臺南

202  來自梅窩/鍾慧沁

臺南報導

207  臺灣ê天光──呂美親談「王育德的臺語夢與臺灣文學夢」/林建農

 

言而有信

214  「令和」改元和《萬葉集》/林景淵

 

被遺忘的時光

226  臺灣文學回首望(5)──1012月份/陳學祈

 
 
|編輯手記|

   

思念的軌跡

 

        200512月,因前臺南縣長蘇煥智先生與文化局葉澤山局長的前瞻視野,《鹽分地帶文學》創刊,正式登上臺灣文學史的舞臺。隨後,我即接到總編輯林佛兒兄殷切的邀稿電話,但當時我甫赴任高雄市文化局未及半載,局務倥傯,直到次年四月(第三期)才達成使命,發表了第一首登在《鹽分地帶文學》的詩作〈愛戀文字〉。

        20196月,坐在略顯凌亂的書桌前翻閱《鹽分地帶文學》校樣。是的,我已經從雜誌的讀者、撰稿成為編輯人。十多年過去了,在臺南市文化局與林佛兒兄、李若鶯老師等人的努力之下,《鹽分地帶文學》成為臺灣文壇最長壽的地方政府文學刊物。如今接手,雜誌依舊,文學不變,但林佛兒兄卻遠在遙遠的世界了,不過我相信,他會很高興見到《鹽分地帶文學》的蛻變與成長的。

        思念難免,更是無所不在。

        一如本期的專題《食,在家鄉:一種定時發作的鄉愁》,就是經由味蕾勾引出對親人、家鄉的思念,九篇名家之作,閩客原漢,日人外省,辨桌上菜,從海濱迤邐到山區,有人嗜甜如命,有人無鹹不樂,滿滿一桌,五味紛陳,族群交融,任由讀者品嚐。

        魚夫的媽媽新嫁過門即到公公在市場前的鹹粥攤幫忙,因而練就了一手好廚藝,她的拿手鹹粥,不惜重本的配料,不好吃也難。以前在臺北經過麗水街的「魚夫家飯」餐廳,直覺是巧合同名,或者魚夫的粉絲示好,豈料竟真為本尊所開。絲瓜一直是我的最愛,但讓我驚異的是,方梓的媽媽居然逆天把它煮成甜的,還「誤導」全家大小,害方梓差點拿味蕾對抗全世界,所幸經過理性的「田調訪查」,總算承認媽媽的味道單純來自嗜甜外婆的遺傳,讓它成為家族的祕方即可,毋須野心勃勃到要一統天下。

        劉靜娟家如果願意招收新成員,相信絕對秒殺爆滿,因為一年四季不同節令的應景佳餚,零嘴進補,連生病都有偏方料理,有此媽媽,帝王之家何須慕羡?想去拜訪瓦歷斯.諾幹的朋友最好要有心理準備,別妄自菲薄的認為他只會請你吃烤豬肋排,幾瓶啤酒下肚,泰雅族招待貴賓的珍饈飛鼠醃腸泥就會豪邁的上桌,那時你膽敢怯筷,可要小心番刀會出鞘。而客籍作家葉國居為我們揭開,客族朋友的硬頸、吃苦,祕訣其實來自吃鹽。

        花蓮在地的林宜澐維持他在《東海岸減肥報告書》一書中的幽默、爵士樂筆調,告訴我們,花蓮除了美景之外,美食更不該忽略,讀他的文章最好提一手啤酒擺桌邊。凌煙與康原這兩位出生海口的作家,不約而同都寫到蚵仔,不只康原的彰化漢寶到凌煙的嘉義東石,蚵嗲、蚵仔煎絕對是全臺的常民美食。楊逵的野菜宴早是臺灣文學史中耳熟能詳的料理,但這次楊翠爆出楊逵少為人知的食譜,一是麻油雞屁股,一是清燉老鼠湯,其驚悚程度不亞於瓦歷斯的飛鼠醃腸泥。不過,最令她念念不忘的是空心菜,它既是貧窮的標記,也是成長的甜美回憶。

        雨澇烈陽的六月,香港反送中運動如火如荼,這不僅僅是兩岸三地的問題,而是普世價值的民主、人權保衛戰,所以全球矚目,詩人是最敏銳的觀察者,怎可能置身事外?因此,本刊特地邀請了秀實、廖偉棠、璇筠、阮文略四位具代表性的香港詩人以詩記史。

        文學路迢迢,每一期都是路途中的候車站。作家們上車下車,列車長交接換班,車子繼續行駛,前方永遠有未知的風景等著我們。

 

路寒袖

 
 
|內容試閱|

   

記憶的搔癢(節錄)

 

楊翠

 

「楊逵廚房」,一九七〇年代曾經到過東海花園的朋友,應該都有記憶,

有幾道菜,印象深刻。阿公的招牌下酒菜之一,麻油雞酒,

一鍋雞酒十幾個雞屁股,怎麼撈都是它,賓主盡歡。

 

 

        中午,在一家專賣魷魚羹的小吃店, 點了一份魷魚羹飯,外加一盤燙青菜,空心菜,淋上少許油蔥、醬油、烏醋,恰到好處。

        我吃過各種空心菜,蒜爆油炒、XO 醬拌炒、清燙淋醬油、泰式魚露、佐小魚乾煮湯,甚至在餐廳被宴請時,吃過頂級豪華的炒空心菜,加上大量的干貝絲,拌炒頂級XO 醬,翠青鮮嫩,氣味豐滿。

        但是,無論是最清簡的,或是頂級豪華的,各種空心菜的滋味,都會回甘,回扣我的童年記憶。我不厭其煩地,在大小餐廳遭遇空心菜,無論它是否契合原初的味道,尋覓原初味道這件事本身,就是一趟美好的旅程。

        我成長的原鄉,東海花園水池邊,種了一大片空心菜。因為花園是以傳統的糞池發酵法製造堆肥的,空心菜又種在水池邊,所以株株都肥美飽滿,有的甚至長成攀藤般的長莖,厚厚的,一折就斷,非常鮮脆。

        記憶中,從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可能是兩、三歲吧,我就常被編派負責去剪空心菜。我記得阿媽帶著我,拿剪刀到水池邊,教我怎麼剪,她說別怕,盡量壓著土剪,它很快就會發新芽,長出新的空心菜。我三兩刀,小手上就一大把,滿滿握不住。

        我非常喜歡負責剪空心菜的任務。小時候,打赤腳搖著小屁股,一跩一跩跑到水池邊,一邊剪空心菜,一邊嬉耍遊戲,順手摘幾朵指甲花,塗滿指甲,迎著陽光看,紅豔豔的。對農家的孩子來說,工作即遊戲,農地花田裡,有太多太多有趣的東西,那就是一個大型遊戲場。

        似乎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迷戀上「自種現採」的歡愉。

        少女時期,雖然變得有些彆扭,又矜持愛美,但是,對於到花園採花摘菜這項工作,還是非常樂意。與童年的遊戲歡愉感不同,這件事合乎當時我的美學想像;做一名山女,靠山吃山,彎腰摘菜,躺在樹上吃水果。

        躺在樹上吃水果,這是我很自豪的記憶。樹頭鮮,這個詞,我曾在初中的課本中讀到,很有感覺。當時是農工轉型時期,同學還是不乏田園經驗,但是,能夠把從樹上摘水果吃當成日常生活,像直接從餐桌或冰箱取用一樣的,幾乎沒有,只有我。

        東海花園有一棵芭樂樹。說是花園裡的芭樂樹,嚴格說不合事實,它生長在花園地界邊緣的水溝旁,根長在花園的邊坡上,枝葉一半在我們的地界裡,一半伸向水溝,覆蓋了狹窄溝渠的全部直徑,有幾根枝幹盤錯,交叉成一個穩固的座位。那是一棵野生紅心芭樂,暑日我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躺在芭樂樹交叉的枝幹上,吹風,看書,睡覺,順手摘芭樂吃。那時,既沒有冷氣機也沒有電風扇,水溝旁的芭樂樹,遮蔭,招風,還有溫潤水氣,簡直是夏日天堂。

        ……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