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鹽分地帶文學第77期(新刊號)
正在加載......


售價 : $120
 鹽分地帶文學第77期(新刊號)
 
  總編輯:葉麗晴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財團法人臺南市文化基金會
  出版日期:民國107年11月
  ISSN:1817-9509
  GPN:2009403189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3*17cm/237頁
  定價:NT$120元
 
 
 
 
 
 
|目錄|

 

封面故事

001  搖滾,來自遠方的聲音/潘廣泰

 

一家之言

004  向張清吉先生致敬-《新潮文學》五十年的回顧與展望/林衡哲

016  翻越奧鬼怒/劉克襄

022  半世紀/林文義

 

專題企畫

搖滾,由遠至近的時代配樂

028  搖滾,由遠至近的時代配樂

        -從巴比狄倫獲諾貝爾文學獎回溯華人搖滾的文學性/潘廣泰

038  滾嗆與柔情-羅大佑其人其事其詞/曹郁美

050  崔健和他的時代/劍燒

066  傳承與悖逆之間的實踐-淺談搖滾樂諸多意識形態在台灣的實踐性/胡子平

073  2018年狄倫的一則私訊/陳德政

076  搖滾,滾動出我的心,跳/吳孟樵

084  當一位饒舌歌手獲得普立茲

        -Kendrick Lamar的種族尋根與文學性/王子瑄

098  「水晶」注-Line談被遺忘的搖滾地緣政治學/中坡不孝生

106  淺談伍佰《釘子花》─以〈種子〉為例

        全臺語音樂專輯的可能性/李長青

 

臺南文學獎專題

114  華語組小說類

        大舞臺,心與眼的迴視空間/吳品瑜

130  華語組散文類-迷幻蒼蠅/陳怡潓

139  臺語組新詩類

        拍交落的亡魂/杜信龍

142  臺語組散文類-告別/杜信龍

149  華語組報導文學類

        尋回失落的文青拼圖-延平商業大樓/郭美伶

 

特別報導

筆尖下的溫度

新詩

158  王育德紀念館開幕/吳啟豪

163  睡蓮之晨/岩上

164  夏令時間/紀小樣

165  安和路某Pub某男女對唱/黃克全

166  煩惱

        兩葉孤舟/李勤岸

168  巡拾鑽/黃勁連

169  夢內呔知身是客/柯柏榮

170  掛網笱:毋是咧迌

        探更寮仔:探啥/黃徙

172  Hái-kînn-iânn,轉來/林益彰

174  在溫柔與劫難並存的世間-兼及香草植物/李長青

 

散文

175  我的鎖麟囊/張知禮

179  我的摩洛哥旅行/黃作炎

 

小說

185  春琴戀/奔煬

202  私の悲傷敘事詩-浮萍/李紀

 

閱讀迴聲

211  葉石濤的長篇小說《西拉雅末裔潘銀花》

        公元2000年,浪漫文學潮流的到來/宋澤萊

218  談小說與電影的異同

        -嫁妝一牛車/張維真

225  如我是聞-木心與其「豹變」/劉懷拙

 

被遺忘的時光

232  臺灣文學回首望10-12月/劉學祈

 

編者感言

235  編輯搖滾,照映出記憶之於時代裡的牢靠與不牢靠/編輯部

 
 
|編者感言|

   

編輯搖滾,照映出記憶之於時代裡的牢靠與不牢靠

 

編輯部

 

        編輯本期鹽分,得到如上啟示,這必須先從我母親說起。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母親才二十來歲,有段時間她非常容易動怒,一動怒,就揍我哥與我,揍得太狠,還不讓哭兩聲。有的時候實在心情壞透了,要我們兄弟倆跪在窄小的客廳,問為什麼? 只回了句: 「跪就是了」;自個跑到樓上去,一待一兩個鐘頭。常常跪在那兒貧的慌,會想想母親的心態,想想我哥是不是也與我一樣正在猜媽到底怎麼了,但望著他快淌地上的口水,那時我就覺得:「他這一生至少會過得很愉快」。

        忽然有一天,星期六一大早,父親驚慌的把我們全像番薯一樣自被窩裡挖起來,我感覺這必定是出大事了。輕輕地自一家睡的大通鋪像個賊似的滑下來,看到兩個畫面,第一個畫面: 母親也像賊似的在緊閉門窗,父親在一旁交待了很多事:「第一,要如何。第二,又該如何,第三,總之該如何….」,然後父親也像賊似的牽著腳踏車上街去了。哥一如往常,從剛剛被挖起來到我望向他,這段出大事的細微過程他一點也沒放在心上,坐在床沿,頭朝下擺,又睡著了。如今回憶起來,我無法想起自個那天又在腦袋裡想像了些甚麼? 但我應該想過一種可能性: 莫非是共匪打過來了嗎?

        無論那天多麼肅嚴緊張,日子並不會因為你的怯懦停在那兒陪你。十幾年過去了,高二那年某天,放學剛回到家門口,即看到父親手上拿著鏟子或蔥蒜甚麼的…眼珠子卻望向電視機張的老大,心想: 莫非又出大事了。果不其然,進門朝電視一看,那位歌手即是台灣七○年代唱紅了「龍的傳人」的「叛逃份子」- 侯德健。他與一些穿著老派西裝褲或者約翰藍儂款軍用夾克的中國大學生盤腿坐在帳棚裡,對著當時中共尚未驅趕的西方記者哼唱著他所寫的《 醜陋的中國人》。那天,應該是距離後來所謂「六四清場」事件還有幾天的時間罷!? 入夜後,我盯著新聞畫面又陷入了各種可能的想像,這其中包括了: 剛去讀軍校的老哥,會不會新訓都還沒來的及結束….. 逐要搭上某艘陽字艦前往陷入動亂中的中國與共產黨一決死戰…..他小子會保護好自個嗎? 夜裡想到這些可能,不爭氣的眼淚竟然嘩啦嘩啦流了整床,甚至還靈光一現,想起倘若學生們革命運動真的成功…. 不就等於推翻共產黨了嗎!? 想到這類的美好結局,竟然哼起了侯德健所寫的「龍的傳人」,隨之飄飄然起來,彷彿跟著六四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們幹了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一種參與其中,柏拉圖式的驕傲而偉大之時代感讓我感到興奮莫名。

        三十年過去了,六四距離我,近的彷若昨日,也遠的像仰望浩瀚天際中一顆遙遠的星星。本期專題,原意即是期待藉由巴布. 狄倫為引,集體懷想那些我們曾經參與過的時代美好旋律,邀請作家、樂評人以文學性的角度廣泛地為我們重溫複誦,如對待一本許久未翻的舊詩集,趁秋日陽光,取出好好曬曬,好好重讀。尤其台灣在七o 年代到上個世紀末,有許多美的如詩且別具時代意涵的搖滾經典之作,無論這些樂章是歌頌時代、批判時代、記述青春情愫,都直接間接地成了後來的台灣文學的養分,並標記著時代,猶如記憶中的時代配樂。

        而溫習這些搖滾,等於拾綴自己內心的記憶抽屜。我想起了童年那段母親脾氣特別暴躁的時光,那時不能理解,後來把往事拼湊了一下,心裡隱約得出的答案卻讓自己感到心疼。我老忘了母親那時也不過二十三四,嫁給了年近五十才剛從部隊退下來轉任教員的父親,生活本就緊縮;要照顧我們,洗衣做飯,還必須做點家庭代工補貼家用,包括忍受我們哥倆的調皮搗蛋…..,而母親當時仍是個半大不大的女孩,情緒怎麼抒發? 父親當時存錢硬是買了一台卡夾式的收錄音機,後來憶起才體會這其中的體貼與深意。母親常常在狹小的客廳打著機器毛衣,一邊打開收音機聽著音樂,心情好的時候,還輕輕跟著哼兩句。羅大佑第一首創作名為《歌》的曲子,應是在那些時光裡聽來的,那時我不懂搖滾更遑論誰是羅大佑。

        而童年出了大事的那日,前一夜莫名下了場大雨,父親口中的「老頭子」( 蔣介石) 去世,早上父親一獲悉,那個跟著大時代烙下的不安靈魂,竟然想像力豐富到-「擔心二二八事件又再度重演」,一邊囑咐母親緊鎖家門,一邊又急忙騎著腳踏車上街買報。我與哥待在屋子裡望著電視機聽了整天的歌,反覆不厭煩的整整播了一天,那是首當時非常紅的一首搖滾歌曲-《領袖頌》。

        而那首象徵我對六四記憶的歌- 醜陋的中國人》不知為何後來改了歌名成了《漂亮的中國人》!? 以前還挺會唱,現在只能依稀記得一兩句。收羅這些搖滾記憶,嘆息於記憶如此不牢靠,但也慶幸的同樣是記憶不牢靠。倒是兒時從母親收音機聽來的《歌》,一直到今天,年近五十,依然還放在電腦裡當作平常會聽的歌。

 
 
|內容試閱|

   

2018年狄倫的一則私訊(節錄)

 

陳德政    樂評、作家

 

        嘿!狄倫爺,寫一則私訊給對自己很重要的人,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這個重要的人—對!就是在說你,是不可能認識我的。

        我上次看到你本人(當然,隔了一大段距離),是2011年春天你第一次到臺灣演出。臺灣,還記得嗎?那個吵吵鬧鬧呃機場很醜但人特別熱情友善的地方。我猜你恐怕不記得了,你風塵僕僕遠征過上千座城鎮,臺北,只是那永無止境的Never Ending Tour裡無足輕重的一次過場吧?

        我讀過一個驚人的數據,你的Never Ending Tour1988年以來,整整三十年間,只在1997年因胸腔感染休息過三個月,其他時間,你幾乎日復一日地在路上巡演,像個披星戴月的公務員。你好像對時間施了什麼幻術,讓它在你面前變成一個堅硬的東西,停在那裡,你可以擊破它、穿透它,從而對抗它,而且,姿態是輕盈的,就像一顆被浮力輕輕挽在空中的石頭。〈Like A Rolling Stone〉,這是你在60年代寫下的歌,你用了大半生的光陰在實踐這首歌的理念,世間還有像你這麼稱職的「產品代言人」嗎?我一時半刻真是想不到其他人了。

        根據www.setlist.fm這個網站,〈Like A Rolling Stone〉你已在現場演出過一千六百多次了。一個正常人終其一生都很難把同一首歌聽過這麼多遍,何況是在眾人面前表演它呢?無怪乎,你必須時時發明新的唱法,啟動新的編曲,好將過去的經典拆解得支離破碎,才有辦法夜以繼日地演出它。

        2011年那晚,我和姊姊一起去小巨蛋看了你的演唱會,姊弟倆已不知已有多久不曾一起「出去玩」了。我們坐在二樓,聽司儀唸出:「Ladies and gentlemenColu mbia recording ar tist Bob Dylan」接著便見到你身穿黑西裝和白襯衫,戴著一頂米白色圓帽,氣定神閒從後臺走了出來。全場同時拍起了手,彷彿心電感應似地,覺知此刻將是一個往後不斷在心裡回放的瞬間,一個被歷史眷顧的神秘定格。全場在演出終了前恍然大悟地理解到,此時你正在唱的歌原來就是那首〈Like A Rolling Stone〉,它和專輯裡的版本聽起來完全不一樣啊!

        這種恍然大悟的時刻,我想每個狄倫迷都領略過二三,我直到最近才發現滾石樂團翻唱過〈Like A Rolling Stone〉,而且你們還同臺演出過這首歌;同樣直到最近,我才發現一張60 年代初期你在紐約格林威治村公寓裡敲著打字機的黑白照片,牆上有一幅裱褙過的中文毛筆字,從右至左用直書寫著:

        誠實謙遜  愛情是基  生命使現。

        那字並不挺好看,感覺就像個剛開始研習書法的初學者的筆跡,樸實無華,大巧不工,一如每個週日午後在你公寓附近的華盛頓廣場被民謠歌手吟唱出來的曲調。喔! 60 年代的格林威治村,流浪的詩人學習著詩篇的法則,百變的妓女轉動著至幻的眼珠。

 

……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