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百年追想曲:歌謠大王許石與他的時代
正在加載......


售價 : $450
 百年追想曲:歌謠大王許石與他的時代
 
  作者:黃裕元、朱英韶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蔚藍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民國108年9月初版
  ISBN:978-986-98090-9-2
  GPN:1010801501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3.1*17cm/253頁
  定價:NT$450元
 
 
 
 
 
 
|內容簡介|

 

臺南公園裡有一座「許石音樂圖書館」。

許石是誰?為什麼他值得擁有一座以他為名的公立圖書館?

 

如果你敢在白色恐怖的年代推廣本土歌謠高唱〈我愛臺灣〉……如果你在沒有錄音和壓唱片技術的情況下能從無到有創辦唱片廠……如果你搞到被追債破產了還敢再借大筆錢辦音樂會……如果你能將歌仔戲大師楊麗花包裝成美麗溫柔的金小姐……如果你敢為了作曲權益告最大的唱片公司……如果你有辦法把台灣民謠編寫演出並親自指揮四大樂章的交響曲……

 

你能達成許石這些成就的其中幾項,那麼,你也有資格得到自己的圖書館。

 

本書將從廣泛的史料著眼、從許石生涯中的小故事著手,為大家解析這位歌謠大師勤苦耕耘、灰頭土臉,回頭看卻又風光明媚、歌謠交響的一生。
 
 
 |作者簡介|

 

黃裕元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博士,現任職於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組,主要研究早期歌謠、流行歌曲,並進行臺灣本土唱片的典藏整理與研究。策畫發展「聲音的臺灣史」研究社群,經營「臺灣音聲一百年」網站。出版《臺灣阿歌歌─歌唱王國的心情點播》、《流風餘韻─唱片流行歌開臺史》、《歌唱王國的崛起》、《飄浪的曼波》等書。

 

 

朱英韶

 

國立成功大學台文系所畢業,研究流行歌與社會,著有碩士論文〈禁淨出出:戰後查禁與淨化下流行歌曲的崎路〉。以文字維生。

 
 
|目錄|


018  局長序  許石歌謠交響    臺灣不朽傳唱

020  作者序  讓許石帶我們歡唱

023  致謝

 

027  前奏

028  1. 西門城邊頂衝崎

034  2. 王爺跤兜許大石

040  3. 離鄉過日本

045  4. 苦工中的修練

051  5. 東京演藝之路

056  6. 回鄉的吊床王子

062  7. 初中音樂教師

068  8. 採集民間音樂的花蕊

074  9. 唱片界的大王

084  10.奔走的頭家

090  11.音樂會興鼓吹

096  12.許石音樂研究班

102  13.環島唱民謠

112  14.畫出歌謠新藍圖

120  15.交響臺灣夢

128  16.加一點的太王

134  17.熱情的後援者

142  18.為臺灣作曲討公道

150  19.楊麗花歌中劇

158  20.鬧熱的許家人

166  21.父女聯團大公演

178  22.琴歌斷袂離

184  23.原鄉再出發

192  尾奏

 

194  附錄  許石訪問錄

243  許石百年大事年表

251  參考資料


 
|書序|


局長序

許石歌謠交響  臺灣不朽傳唱

 

        您是否曾於熱情的南都夜晚裡,在安平追想起酸澀的戀曲?或心中彷彿響起鑼聲陣陣,於夜半時分的路燈下等待與伊人相會?可曾突然思想起地方民謠的豐富多彩,哼起丟丟咚仔的旋律?抑或時而回憶農村的純樸時光,想像裸足踏在田埂間,與牛犁田踩下豐收的足跡?這些,都是許石的傳唱記憶。

        臺灣一代音樂家許石生於1919年的臺南府城。他成長於時有廟會祭典的鬧熱環境中,也是他汲取音樂養分的最初所在。其後,年輕的許石負笈日本,在東京學習音樂創作;由於對音樂的熱情與堅持,他不斷在樂理基本功上精益求精、紮實根基、成長茁壯。回臺後他寫就眾多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有如開花結果;這株蓊鬱繁茂的大樹,也蔭養了臺灣民謠流傳不墜的歌詠吟唱。

        除了曾舉辦多場歌謠音樂會,與大眾分享臺灣音樂的美妙,為了讓更多國人知曉本土流行歌謠的魅力,許石畢生全神投注於唱片的製作與發行更是不遺餘力。除了每每造成極大轟動,許石更是臺灣星探伯樂第一人:他所培育出的眾多實力派歌手如劉福助、林秀珠、鍾瑛、顏華,日後都在歌壇發光發熱,可見其慧眼獨具。女兒們組成的「許氏中國民謠合唱團」更巡演海內外,在臺日均有不錯口碑,成為其音樂事業中最值得驕傲的閃亮之星。許石人如其名,是臺灣現代流行音樂發展史中極重要的基石,他所編織的滿空耀眼光輝,宛如音樂符號閃爍舞動,映亮了整個20世紀本土音樂的綿延悠揚。

        為紀念許石對於臺灣音樂的偉大貢獻及傑出成就,臺南市政府於2016年將許石列為歷史名人,2018年並設立許石音樂圖書館。2019年適逢許石百年誕辰,為傳承其音樂創作精神,本局特委請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黃裕元博士擔綱主持編撰《百年追想曲:歌謠大王許石與他的時代》及《歌謠交響:許石創作與採編歌謠曲譜集》兩專書,期使這些經典的歌謠曲目及豐饒的音樂寶藏繼續歌頌永恆,讓臺灣重要的音樂文化資產歷久彌新。

        我們相信,縱使時光荏苒,許石歌謠的經典交響,歷經百年歲月淬鍊,依然永垂不朽、世世傳唱。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局長  葉澤山

 

 

 

作者序

生命的熱情與勇氣

 

        接觸許石的史料,並接下撰寫許石傳記的任務,算算約莫是四年多的時日,卻好像是上輩子的事,只留下些模糊印象了。

        2015年某個心智疲勞後意圖放鬆的晚上,我收到唱片收藏家徐登芳醫師的來電,只記得當時訊號斷斷續續,他說:作〈安平追想曲〉的許石,遺留許多文物文獻,有意捐贈公家單位,臺史博有沒有興趣啊⋯⋯我瞬間清醒、為之振奮—想見是流行歌曲史的重要新史料啊,放下電話後又糾纏於生活、工作,一晃便斷了音訊。幾個月後的過年期間,呂興昌、鄭邦鎮教授召集我前去臺北與許石長子許朝欽先生會面,眾人決定要在臺南辦場特展,而後再決定文物歸處,小弟因兼有研究策展經驗,便一腳踏了進去。記憶快轉了起來:眾人兩度北上整理資料,三個月後便在臺南愛國婦人館推出「歌..交響:許石音樂70年特展」(20165月),再忙亂一陣,許石音樂圖書館正式落成(20183月),「臺灣歌謠的磐石」常設展問世,接著展開傳記撰寫作業,寫罷又進行作曲集編訂⋯⋯就這樣跟著許石大師的腳步不斷撿拾、累積、發現、釋出,到作業付梓的當下,總算到了結算回顧的頓點。

        只是這幾年的記憶竟顯得那般模糊,我想,實在發生了太多事了。除了我個人工作家庭的大小事項,許石一百年來的生活事跡、各方說來的故事,也都闖進我的生活,跟我的個人記憶攪和在了一起。閱讀上萬筆的數位檔案、掃掠上千張照片,聆聽他製作的大多數蟲膠、黑膠唱片,也踏尋過他長住過、演出過的幾個地方,各年紀的許大石、許石們,彷彿都出現在現場重演了一次。其中自然有許多我自己腦補的地方,但許石大師留下的線索那樣地巧妙,讓這些畫面活靈活現,不由地就從鍵盤裡啪啦啪啦地彈寫出來。

        如果,把這個年紀的我放進去許石年表裡,大約是1963年,那是他最黑暗的一年,也是他最光明的一年。這年前後,他喜獲麟兒卻遭遇破產,一家無處可居卻仍勉力巡迴唱民謠,唱片公司遭水患滅頂,卻也因此拉下臉皮爭取贊助而獲得本土企業家的支持,之後許石豁出去了,他把籌備已久的「臺灣鄉土交響曲」推出世面,堂而皇之地用本土音樂為號召,鬧得震天價響。

        跟當時的許石比起來,我實在是怕事、害羞、不太有勇氣站到幕前的膽小鬼,不過,經過與他的百年共處後,我體悟到,當你有熱情,當你有一定要做的事,就該有勇氣去面對。事實證明,我實在沒有什麼好失去的,而我比他更幸運,因為有他的號召,我也狐假虎威得到各界朋友的支持,終能完成任務、交出成績。

        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首先是臺史博王長華前館長、副館長謝仕淵兄弟,幫我在黑天暗地的館務工作裡撐出空間;呂興昌、鄭邦鎮教授在上頭不斷拉拔灌頂、開疆闢土;我的後盾有劉國煒、徐登芳、陳明章、吳國禎等歌謠文獻大家,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謝國興教授、王麗蕉主任以及柏棕等人,還有吳三連台灣史料中心義霖、秋芬等等;前頭熱情不間斷為我加油引路的,是許石可愛的家人們,朝欽、偉文以及許石的女兒,她們全心投入每役必與,簡直是許石的複刻版;在我的兩側是辛苦協助的同行者,前期研究上貢獻重大的李龍雯先生,慨然共筆的朱英韶,笠琳、宇軒、家欣,還有專案承辦人宜瑾,蔚藍文化的超猛編輯可樂等等⋯⋯

        無以為報,只希望在你們與諸多讀者們看過這本書後,再聽見許石的音樂,也能感受到他對生命的極度樂觀,也能湧現如他一般源源不絕的熱情與勇氣,都來為自己該作的事─殘殘蹽落去。



|內容試閱|

 

前奏

 

        走在西門路上,由北往南過立人國小後,有條容易錯過的小巷子──慈聖街,只容機車和行人通行,順坡往左偏,有鋪有地磚、沒有騎樓的住家聚落⋯⋯或許你會懷疑:這條路,會不會是無尾巷?

        走沒幾步路,可以看見一面看似金屬材質的黃花邊圓牌,掛在不太起眼的舊厝外柱上,矮牆上畫了一幅油漆彩繪,有海景、唱片與樂譜,與一旁的老厝相照映。這是臺灣歌謠大師──許石的臺南故居。

        許石,一名戰後臺灣的音樂創作家,曾作過多首知名的臺語流行歌曲。有聽過吧,阿姨常唱的那首〈安平追想曲〉:「啊~~毋知初戀心茫茫⋯⋯」叨唸怎麼經常見不到丈夫的人影。你也有聽過吧,媽媽常哼唱:「鑼聲若響,就要離開伊⋯⋯」不過,你老是把歌名記成是〈鼓聲若響〉⋯⋯你開始不明白了,這位音樂家既然有這麼多名曲,為什麼沒有列在音樂課本裡,也很少聽後代人說起他?

        於是,你打開Google,輸入「許石」,才突然發現,原來臺南二中那裏,有間「許石音樂圖書館」啊,散步一下就可以到,你決定走去看看⋯⋯

 

        這一切,要從百年前的歷史追想起……

 

 

 

1. 西門城邊頂衝崎(節錄)

 

        (tī)臺南府城頂粗糠街一間厝裡,一陣慘叫綴(tuè)着喘氣聲,是漢醫許賜枝的(ê)[太太]烏結仔欲生矣。聽着阿母的聲,幾个囡仔佇外面探頭探耳,想欲偷看內底情形。「譁──」一聲,兩三个(ê)囡仔無注意煞輾(liàn)入房間來。

        「莫(mài) 踮遮(tsia)吵啦,出去出去!」產婆共囡仔(gín-á)攏趕出去,越頭緊閣(koh)看產婦。

        「烏結啊!瞪(tènn)落!出力瞪落!閣(koh)來……」

        產婆佇烏結耳孔(hīnn-khang)邊一聲一聲喝(huah),烏結腹肚真痛,心內足齷齪(ak-tsak)

        這是伊第十一胎矣,雖然毋是逐胎攏飼有大漢,嘛已經是八个囡仔的老母矣:

        「咧欲(teh-beh)五十矣,以後無欲閣生矣啦──」烏結大聲講完「嗯啊!」那想那瞪力,大力予(hōo)去——

        「哇!出來矣!出來矣!」「是查甫的哦!」產婆那講那用布巾共囡仔掩(am)起來。

        「哇哇哇……」囡仔大聲吼(háu)。烏結仔虛累累,看着身軀皺襞襞(jiâu-phé-phé)的紅嬰仔。

        「恬(tiām)去矣啦⋯⋯真巴結喲⋯⋯嘴仔闊闊閣敢若(kánnná)佇咧笑呢」

        (kā)幼囡仔攬倚來(uá-lâi),烏結仔那巡看伊的面那想:真好,看起來真勇健⋯⋯號啥名較好?

 

        許石,家裡的人都叫他「大石」,在他父親神主牌上的後生名字也是「許大石」,就連太太鄭淑華女士,日後也都稱他「大石仔」(tuātsioh-a)。不過,戶籍和其他官方個人資料上,則一律用「許石」二字。

        許石在家裡排行最小,其他兄弟名字都有兩個字,就只有他取「石」一字單名,這或許是因為他母親所懷的前一胎,原來取名「許火」,不過甫一出生就夭折了,父母親希望他像塊石頭一樣,健康、安穩地長大,所以就取了這樣一個名字。

        依據戶籍登記,許石在1919年(大正8年)923日出生,出生地就在現今「許石故居」的掛牌處。許石的父親許賜枝(1876-1930,又寫作四枝)是一名漢醫師,母親許杜烏結(1877-1946,又寫作烏詰)是當地的收驚婆,生許石的時候她已經49歲,許石是她的第11個兒子,也是最小的兒子。許石有六位兄長和四位姊姊,其中有兩位兄長分別在3歲和剛出生時即過世,所以他在家中是排行第五的兒子,四位哥哥分別是大哥許進丁、二哥許火爐、三哥許山龍、四哥許金松,另外還有四位大姊:許氏好、許氏英、許氏月,還有送人作養女的許氏葉。

        據許石女兒們回憶所述,家裡只要有人生病,都是許石親自去抓中藥回來,就連太太皮膚過敏,他也能親自調製藥水,因此家裡總有瓶瓶罐罐的自製藥膏。不難猜想,許石的中醫知識和「有病自己醫」的觀念,大概都跟他的出身背景有關。

        許石的祖父許抄是外武定里媽祖宮庄的人,住在鹿耳門溪南側媽祖廟一帶的庄頭,相當於現在臺南市安南區的顯宮里。1896年,長子許賜枝與來自東邊不遠—本淵寮庄杜憨江的女兒杜烏結成親。1903年許抄過世後,許賜枝繼承戶長,此時開始實行戶籍資料登記,許賜枝一家就住在臺南市五條港一帶,經營製造業,而後在附近兩度搬遷。直到1915年,在許石出生地落戶。

        許家女兒曾聽許石說過,祖父母(即許賜枝夫婦)年輕時從中國大陸坐船來到臺灣,當時身上只有一根扁擔、砍柴刀和一點行李。不過,這個傳聞在家族中並未被證實。根據後來的戶籍資料顯示,許賜枝夫妻應該是搭船渡過廣袤的臺江鹽分地帶(早年又稱臺江內海),從鹿耳門抵達府城邊上,經歷一番勞苦營生與搬遷,直到許石出生前幾年,才定居下來。

        ……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