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第八屆臺南文學獎得獎作品集
正在加載......


售價 : $280
 第八屆臺南文學獎得獎作品集
 
  作者:吳品瑜等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出版日期:民國107年11月
  ISBN:978-986-05-7203-2
  GPN:1010701822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1*14.8cm/501
  定價:NT$280元
 
 
 
 
 
 
|評審委員|

 

主任評審委員    李勤岸

 

華語短篇小說    舞 鶴、蘇偉貞、賴香吟

華語散文    陳昌明、林文義、鄭順聰

報導文學    古蒙仁、楊 翠、劉克襄

臺語新詩    李勤岸、向 陽、施俊州

臺語散文    陳明仁、丁鳳珍、林央敏

劇本    石光生、蔡依仁、黃玉珊

青少年新詩    白 聆、顏艾琳、林德俊

青少年散文    王建國、朱國珍、楊富閔

 
 
|目錄|

 

008/  市長序    臺灣文學的底蘊與韌性

010/  局長序    臺南文學的碩果與傳承

 

華語組短篇小說

014/  邱于芳整理  /  評審意見

016/  吳品瑜    大舞臺,心與眼的迴視空間

034/  葉公誠    水流觀音

052/  王席綸    安身

068/  陳正恩    長堤悲歌

088/  郭桂玲    遇見薛淑芬

 

華語組散文

106/  陳昌明    評審感言

108/  陳怡潓    迷幻蒼蠅

118/  陳昱良    望梅

126/  李孟豪    誰是我

134/  張雅芬    格里高爾,我

144/  李憲昆    二級玩家狂想曲- 讀《如果沒有今天,明天會不會有昨天?》有感

 

華語組報導文學

156/  邱于芳整理 / 評審意見

158/  郭美伶    尋回失落的文青拼圖- 延平商業大樓

168/  胡遠智    手繪電影看板.顏振發師傅

180/  陳桂蘭    西市場的美麗與哀愁

190/  陳昱成    那一窗美麗的書店風景-從草祭二手書店到烏邦圖書店

198/  郭桂玲    記錄一條豐美的老街—新美街今昔憶

 

臺語組現代詩

210/  施俊州    評審感言

216/  杜信龍    拍交落的亡魂

222/  鄭雅怡    酸豆 thng giok ( 酸豆-紀念湯玉)

228/  林益彰    Lāi-Tsng 囡仔,阮叫陳金鋒

232/  柯柏榮    1 粒重頭生ê leh 跋允准ê 聖桮

236/  陳金順    跤踏實畫

 

臺語組散文

240/  陳明仁    評審感言

242/  杜信龍    告別

250/  王永成    大寒的暗暝

260/  黃月春    母仔!趕緊轉來啦!

268/  陳淑慧    松柏不再,坑水長流

276/  陳廷宣    海的彼爿

 

劇本組

284/  石光生    評審感言

286/  吳昱錡    畢業

330/  蕭博勻    新老師

402/  林俐馨    事與願違

 

青少年組新詩

456/  顏艾琳    評審感言

458/  張博鈞    早晨、哲學、培養皿

462/  李昭紳    沒有孩子的濱海小鎮

464/  李季璇    躁鬱十六

466/  郭豐維    舌尖上的思考

468/  趙 萃    十五歲的車站

470/  馬安辰    小丑

472/  余侑蓁    一線之隔

 

青少年組散文

476/  楊富閔    評審感言

478/  張育銓    探路

482/  林琨育    日頭

486/  周馨慧    搖椅

490/  黃睿呈    表演

494/  陳品翰    蜂狂之夜

498/  潘瑋婷    契雞

 

 

|書序|

 

市長序

臺灣文學的底蘊與韌性

 

        文化能使一座城市偉大而歷久彌新,引人探索。市府多年來以打造「世界文學之都」為目標,致力於臺南文學與國際視野接合,讓臺灣文學在世界中閃耀光芒。臺南這座城市,坐擁豐富的文化底蘊,且有著堅忍不拔的草根韌性,是臺灣文學的沃土,從明、清至日治,數百年來,臺南的歷史脈絡發展與文學交織而密不可分,文學於這塊土地中獲取肥沃的養分。為此,本市文化局用心辦理臺南文學獎,期勉臺南的文化底蘊能夠在臺灣文學中延續、傳承,被世界看見。

        文學創作在臺南深根,自古以來文風鼎盛、蔚為風氣,今年臺南文學獎的辦理來到了第八屆,創作者投稿踴躍,稿件高達256 件,評審委員也對投稿者投以高度期待,高規格標準檢視作品,以提升臺南文學的格局視野。得獎的作品皆十分優秀傑出,令人驚艷、讚嘆臺南文學的高度成熟,與這座城市所蘊含的巨大能量。

        得獎作品主題包括在地歷史、族群、內在價值探索等不同主題,其中亦有不少以現代手法創作的作品,豐富了臺南文學的多樣性,使我們對臺南文學的未來發展感到振奮,殷殷期盼臺南文學有更多新的可能。而臺南的重要文學作家葉石濤曾說,臺南是一個「適合做夢、幹活、戀愛、結婚、悠然過日子的好地方。」生活處處是文學,今年的許多作品也有著高度在地性,蘊含臺南的歷史感與在地人情味。這些旺盛的在地創作活力,都是臺南文學獨有的特質,鹽分地帶文學珍貴、獨到之處,便是淺白的文字中所蘊含的豐富情感,如同臺南人的性格一般,敦厚、質樸而動人。

        恭喜得獎者們,得獎作品集的出版,記錄下創作者們綻放的光彩,臺南文學仍需要持續耕耘,臺南市將與您們繼續努力,期盼創作者們持續以臺南的文化底蘊與韌性,扎根、壯大臺灣文學,朝向世界文學之都前進。

 

臺南市代理市長  李孟諺

 

 

 

局長序

臺南文學的碩果與傳承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這些年,致力於推動各項文學活動,包括臺南文學季、臺南文學獎,今年七月更是編印了「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歷時一年多完成編印出版,期待能藉此開拓青少年的文學視野,成果豐碩。臺南,不僅以美食及歷史古蹟揚名國際,更是充滿文學素養的文化城市,數百年來,臺南孕育了許多優秀文人和作家,儼然是文學發展的沃土。作家可謂創造了整座城市的靈魂,培育出在地文學作家,是本局引頸期盼與肩負的使命。

        二十五年來,南瀛文學獎培育多位當代文壇的重要作家,而臺南文學獎承繼了南瀛文學獎,一路走來,今年已邁入第八屆。本次徵文類別包含臺語詩、臺語散文、華語短篇小說、華語散文、劇本、報導文學、青少年新詩、青少年散文等八類,展現臺南文學的豐富多樣。

        本屆文學獎收稿件數高達256 件,由李勤岸為首的二十四位評審委員,評選出各組優異的文章。臺語詩首獎作品〈拍交落的亡魂〉,李勤岸委員認為,在用字、主題性跟藝術表現上,三者兼具且技巧成熟,實至名歸。臺語散文首獎〈告別〉,以淡淡的文字書寫親情卻又厚實,展現出真摯感人的情感。華語短篇小說首獎〈大舞臺,心與眼的迴視空間〉,從五十一篇稿件中脫穎而出,筆力穩健、情節完整,同時極具臺南在地性,獲得三位評審委員的一致肯定。華語散文〈迷幻蒼蠅〉情節、氣氛十分到位,同時令人聯想到多年前的臺南。報導文學首獎〈尋回失落的文青拼圖- 延平商業大樓〉以家族為背景主軸,貫串全文,令人懷念起舊時代生活。劇本首獎〈畢業〉以倒敘、追憶的敘事手法書寫同志主題,情節流暢引人入勝。

        而在青少年組的作品中,展現了本市青少年的成熟與從小培養的文學素養。青少年新詩首獎〈早晨、哲學、培養皿〉,富有哲學性,展現成熟思考,不遜色於成人組作品,文句流動富音樂性。散文首獎〈探路〉,將成長過程遭遇的迷惘、衝突,以平靜沉穩的文筆寫就,也具有相當的成熟度。

        臺南文學在數百年的耕耘下,累積豐碩成果,富有歷史傳承,又融合了傳統和現代書寫於草根創作,為此本局對於臺南文學的發展抱持高度期待與信心,將持續推廣在地人書寫、創作,使臺南文學生生不息,欣欣向榮。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  葉澤山

 
 
|內容試閱|

 

華文組散文首獎

 

迷幻蒼蠅(節錄)

 

陳怡潓

 

        阿村只剩一隻眼,但我敢保證那是我住的那座小島上最會說話的一隻眼。

        夏天的清晨,我怎麼都起不來看那薄透的粉紅豬肉光,阿村跟我約了幾次,他要帶我去看那飛起來像在自殺的鳥,只在那樣的清晨才看得到。

        他說那道粉紅豬肉光要夠透,不能有哪個部分凝凍結塊,最厲害是眼睛要敢輾過那光,不眨,會微微的刺,可是還好,注意別讓眼睛轉開,眼球就像收音機調頻的鈕,微微移動擠開雜訊,微微就好,別太多。

        粉紅光圈一旦籠罩,就會看到那鳥像墜機,先在空中打圈打圈,「一開始,你只會感覺牠心事重〜重,然後很快喔! 真的很快喔,找到定點,那鳥就像起痟,大力拍著翅膀加速往下掉,幹! 根本就是神風投胎的鳥。」

        阿村說的這鳥事我放在心裡一陣子,尤其想起他說著重〜重那兩個字,總是沒救一樣地搖頭,我就更想看。

        我住的小島說穿了只是一片大洋上的礁岩,熱很熱,冷很冷,飛的游的多得很,人少得很,人少的島有種黑色蔓延的憂傷,允許所有荒涼落腳。

        冬天的風一吹,不只西伯利亞的鳥會飛來,我甚至覺得連西伯利亞的雪和沿著筆直鐵道的無數冤死的魂,也都會飄來。

        又是阿村說的,鳥肚子裡一團團西伯利亞秘製的冷空氣,會將雪和魂鎖在那裡。

        雪和魂都有種形而上的隔絕,熱的地方,它們不去;熱鬧的地方,它們也不會去,聽多了阿村說的,那幾年冬天我總是活在這種空蕩、自以為的被隔絕裡,像片殘雪,像抹遊魂,有個遙遠而回不去的彼方。

        都是他害的。

        我喜歡聽阿村說的渾話,他的左眼很強,是集中全身力氣的開關,他隨便把眼一甩,是瞪,不是看,他整天有空地瞪著天,瞪著海,瞪著他想看的一切,就這樣瞪著瞪著,鍥進了景深。

        失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要有單獨活下去的勇氣,島上的鰥寡孤獨都如此,阿村的左眼也是。

        那晚上我很早就睡,整個暑假我都沒事做,我家是靠海不吃海,我爸在小島上不知為何地開了一家印刷廠,印刷機白天不開,他用白天跑業務、送貨,他跟我說了幾次,絕對有技術能印出小島通用貨幣,口氣裡是一種已經致富的爽快,我阿嬤不喜歡錢錢錢的思想,隨時都想著再過一天她這個孤子就會被巡佐帶走,這既視感一直矇著她,以至到死,她都活得不太坦然。

        入了夜,黑遮了白天真實的一切,爸的妄想更坐大,印刷機製造的虛假太容易,機器恰恰恰的瞬間,複製了他畢生想有,需要到校的早上,我都會看到一夜未眠的他,彷彿就在這樣的夢裡喜樂地遊走,他的手很冷,不太精準地要塞錢給我,我常需要判斷他斜斜伸出的方向,如果可以,盡量不想碰到手,我不知道我的手溫會不會叫醒他,那麼如果他醒了,他會怎麼樣? 我又該怎麼辦? 這影響了我,所以只要他在家,我都靠牆走,讓他自由。

        夜晚,海浪聲是外面的時間,印刷機是裡面的時間,大約十二秒,會有一致的時候,當兩個聲音切在一起,我會出現眩惑,感覺時間完全密合了我,腦中會逐漸出現一片敞開的林地,當中有一道乍現的光,光裡一定有個物,我走向那光,可以看到光裡是媽寫來要帶我離開的信,也可能是自然課我偷走的綠蚱蜢標本,更多次是和鄭明宗他們約好要去抓的迷幻蒼蠅,光線帶我看見,那看見的什麼,必是我當時小小的想望。森林裡其他的一切暗掉都沒關係,那些我都不在乎,我只要光裡的物。

        那是初夏的深夜,我只纏著一條小被,阿嬤教我的。

 

        ……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