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售價 : $260
 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  臺語詩
 
  主編:施俊州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蔚藍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民國107年7月初版
  ISBN:978-986-95814-8-6
  GPN:1010700902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1*14.8cm/235頁
  定價:NT$260元
 
 
 
 
 
 
|編者簡介|


施俊州

 

曾用筆名Marc Ianbupo、王卦怠彰化花壇人。現設籍臺南。成功大學臺文所博士。現為《臺灣文藝》發行人兼主編、《臺江臺語文學》總編輯。曾獲府城文學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磺溪文學獎、打狗鳳邑文學獎、臺南文學獎、李江却臺語文學論文獎等。著有詩集《寫在臺南的書信體》、長篇小說《愛情都品》以及臺語文學論著多種。


 
|目錄|

 

007  《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局長序

011  《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顧問序

014  《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召集人序

017  主編序

 

034  鄭溪泮〈創世歌謠〉

038  賴仁聲〈湖邊蘆竹〉

042  吳新榮〈故鄉ê輓歌〉(讀地方音)

046  鄭兒玉〈流浪海外台灣人ê心聲〉

050  高俊明〈13ê漂流──玉山神學書院ê變遷〉

054  莊柏林〈故鄉遙遠ê夢中〉

058  林宗源〈偷走轉--ê日子〉

062  吳南圖〈來到有緣ê所在〉

066  杜英助〈清靜ê早起時〉

068  陳 雷〈金山頂──探阿娘ê墓〉

070  林佛兒〈台灣ê心〉(12首之二)

074  胡民祥〈台灣製〉

078  潘景新〈有一款等待──Kāng沿ê陳恆嘉〉

082  呂興昌〈澄波先〈嘉義街外〉〉

086  黃勁連〈蟋蟀á

090  許正勳〈寒天ê暗暝〉

094  藍淑貞〈美麗ê山谷〉

098  吳夏暉〈血跡〉

102  王宗傑〈故鄉ê詩人〉

106  亞 茱〈火燒島ê風〉

110  李若鶯〈是你tuì故鄉來〉

114  許天賢〈主Nā kapTâng坐監〉

116  李勤岸〈海翁宣言〉

120  張德本〈文字ê船難〉

122  利玉芳〈新結庄á印象──嘉義縣速寫〉

126  王明理〈阿爸ê遺稿〉

130  董峰政〈阿媽ê身份〉

134  黃 徙〈編做春夢〉

138  黃文博〈越吳八帖〉(摘四)

142  周定邦〈藥方一帖〉

146  楊禎禕〈耶斯列之歌〉

150  方耀乾〈Guán Tsa-bó͘-kiáⁿ ê國語考券〉

154  李文正〈二仁溪〉

158  慧 子〈滾笑──Milan Kundera ê《玩笑》〉

162  黃阿惠〈戀戀浸水營〉

166  陳建成〈東門城ê舊冊店〉

170  凃妙沂〈鹹菜un

174  陳正雄〈寫詩〉

178  陳秋白〈雨是雲悲傷ê目屎〉

182  程鉄翼〈雨kuâi ê婚禮〉

186  柯柏榮〈蛀穿ê黃昏圖〉

190  王貞文〈早頓桌頂êá──觀看Paula Modersohn-Becker

196  陳金順〈九層嶺ê胭脂葉──詩寫萬淑娟Uma Talavan

200  林裕凱〈楠西白梅〉

204  林姿伶〈紅毛港ê E-po͘時〉

206  謝文雄〈肉粽〉

208  林文平〈保安車站〉

212  謝銘祐〈行〉

216  陳潔民〈咖啡花影〉

220  蔣為文〈Ia̍h-á花開〉

224  呂美親〈拍見〉

228  杜信龍〈旅行地圖〉

232  黃之綠〈頭1 ê

 
 
|書序|

 

《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局長序

 

藝文輝光無不照,文學花果正豐茂

 

        提升生活品質,乃是人類社會無止境的追求,其動力則來自文化的陶冶。而文學正是文化陶冶的重要途徑之一,也是表現文化內涵的精髓和根本之所在。福樓拜曾說:文學就像爐中的火一樣,我們從人家那裡借得火來,把自己點燃,然後再傳給別人,以致為大家所用。現在,我們所推動的青少年文學讀本編選工作,正是追隨文學先賢的步履,點燃文學薪火,再一代一代傳遞下去。

        有些書只須淺嚐低品,有些書可以囫圇吞下,有些書則值得咀嚼細品。這些值得咀嚼細品的書,就是本局出書所懸的標準,也是本局所欲達到的目標和臻至的境地。對青少年而言,最值得咀嚼細品的書,自然非文學書莫屬了。因此,我們秉持著植根臺灣鄉土,擷取臺南文學的原則,編輯了這套適合青少年閱讀鑒賞的叢書──《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此書一套凡六冊,主要目的是讓文學及文學教育能「向下札根,向上開花」,最終開創﹁藝文輝光無不照,文學花果正豐茂的境界。

        追本溯源,文學乃起源於我們對人間生命的熱愛,對幽微人性的探索,對廣大社會的關注,對鄉土情懷的摯愛,因而加深了文學悠遠的意境、雋永的哲思和智慧的火花,也加深了文學的感動力、感召力和感染力。文學,由於注入了活生生的生命和感情,因而使文學具有將抽象事理化為具象敘述,將平實文字變成波瀾文章的魅力。但每一種文類創作時,卻又有自身的特質和要求。如以本套書文類為例,短篇小說卷重在生動故事的敘述,散文卷重在聞見思感的描寫,現代詩卷和臺語詩卷重在文采節奏的抒情,兒童文學卷重在童稚語言的表現,地方傳說卷重在口頭傳聞的紀錄。以上所述,即見出文類寫作的不同旨趣。

        為了透過文學讀本積極落實國民教育的語文學習工程,讓青少年認識本地的作家作品,再透過作品了解自己的土地。一○五年三月陳益源教授在臺南市文學推動小組會議中提案,編輯《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由陳昌明任召集人,各卷主編人如下:

 

        .小說卷 李若鶯主編

        .散文卷 王建國主編

        .現代詩卷 吳東晟主編

        .臺語詩卷 施俊州主編

        .兒童文學卷 許玉蘭主編

        .民間故事卷 林培雅主編

 

        文學讀本選文時,凡本籍、出生地為臺南,或長期居住臺南者,均視為臺南籍的作家。我們選文重點之一,特別重視時代性,此即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從日治時代以至當代為止的作家作品,尤其注重從年輕一輩新創作家挖掘,以更符合這個時代年輕人閱讀的作品。這些作品經過時間的選汰、陶洗、精煉,自然而然就成為我們社會共同的記憶和資源。所選作品基本上以符合青少年的閱讀為主旨,並不只以臺南名家作品為依歸。作品如有不適合青少年閱讀者,則加以調整,儘量選擇能表現或彰顯臺南地理環境、歷史源流、民情風土、文化底蘊、人文風貌的作品。本套書體例是每篇選文包括文選作家小傳作品導讀三部分。

        每一時代與土地,都有屬於斯土斯民心靈上的原鄉,這個原鄉有如藏寶盒,珍藏了屬於那個時代與土地的情感印記、生活記憶和吉光片羽,這是留給後人最美好的資源。將此資源紀錄下來,然後再彙編成冊,這就成了美麗動人的文學篇章。如此代代傳承下去,或成為懷舊的故事,或成為經典的作品,永遠給人們帶來無可取代的感動。也正是這些感動,生發出世世代代美不勝收的人文風景。此情此景,何嘗不是我們的目標和憧憬呢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     葉澤山

 

 

 

《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顧問序

 

陳益源

 

        臺灣以縣市為單位的區域文學讀本,稍早有《苗栗文學讀本》六冊,苗栗縣文化局,一九九七、《臺中縣國民中小學臺灣文學讀本》七冊,臺中縣文化局,二○○一、《彰化縣國民中小學臺灣文學讀本》九冊,彰化縣文化局,二○○四、《高雄縣國民中小學臺灣文學讀本》五冊,高雄縣文化局,二○○九等。

        二○一六年四月,《雲林縣青少年臺灣文學讀本》五冊又由雲林縣政府文化處出版,本人忝為該項計畫的主持人,當時正被文化部借調國立臺灣文學館擔任館長,因此特別在五月十四日於臺文館安排了一場新書發表會暨各縣市青少年臺灣文學讀本的編纂理念說明會,邀請《雲林縣青少年臺灣文學讀本》的顧問吳晟、路寒袖、各分卷主編和學者專家、各縣市文化局代表齊聚一堂,進行經驗分享與意見交流。

        了解是關懷的基礎,詩人吳晟當天在接受民視新聞訪問時說:你對我們自己所賴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不了解,那你要從何去培養你的關心。所以他不斷大聲疾呼應該編纂在地文學讀本,落實文學教育;又因臺灣各縣市的人文、地理、產物……,各有不同的特色、不同的動人故事,因而孕育了多樣的文學現象,所以各縣市的文學讀本都可以有適合當地文學現象的彈性編法。我們一致希望能推動更多縣市編纂自己的青少年臺灣文學讀本,讓各縣市子弟從小就有機會接觸自己家鄉的作家,了解自己家鄉的文學,進而真正關懷自己的家鄉。

        這樣的理念,很快得到了一些迴響,二○一七年三月,屏東縣政府與國立屏東大學合作出版了《屏東文學青少年讀本》的新詩卷、小說卷、散文卷三冊。於此同時,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葉澤山局長亦已委託陳昌明教授召集《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編輯會議。經過了近一年的精挑細選,《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現代詩卷、臺語詩卷、兒童文學卷、民間故事卷、散文卷、小說卷即將於二○一八年七月問世。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積極打造府城為文學之都,每年盛大的臺南文學季活動內容精彩,同時也有計畫地要讓府城文學走向世界例如文學大老葉石濤短篇小說的越南文譯本,二○一七年十二月他老人家逝世九周年前夕要在河內隆重推出,現在又有了《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的在地向下扎根,我們相信此舉必能讓府城子弟透過在地文學的閱讀而更加了解臺南、肯定自我,並且可望再為府城文學開更多的花,結出更多的果來。特撰此文,以申賀忱。

 

二○一七年十一月於成大中文系

 

 

 

《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召集人序

 

陳昌明

 

點燃閱讀的樂趣

 

        臺灣文學近二十年來,在研究、整理、出版上都有豐碩的成果,但在青少年文學讀物的領域,卻是長期的匱乏。這是因為國小進入中學以後,升學壓力日重,學生無暇顧及課外讀物,而家長重視子弟課業,也不鼓勵小孩閱讀課本以外的書籍。於是我們的教育,長期陷入閱讀貧乏的窘境,學生只能注視課本裡的作者、題解、注釋,長期記憶背誦為考試而讀書,終讓閱讀成為學子的畏途。所以我們的學生閱讀興趣低落,閱讀素養不足,離開學校以後,再也不閱讀。

        因此,臺灣青少年文學缺乏市場,本土青少年讀物嚴重不足,已經形成嚴重的閱讀危機。青少年找不到閱讀樂趣,影響的是終身的品味。編選優良的青少年讀物,固然有助於推動青少年的閱讀,但如何在家庭與校園產生影響,才是推動閱讀成敗的決定性因素。

        近年來從高中到大學的學測,逐漸重視素養,不再以課本語文教材為範圍,正是新一波推動閱讀的契機。如果家長與教師能體認此新趨勢,讓青少年的閱讀擴大眼界與範圍,那麼此時編選臺灣青少年讀本,正得其時。葉澤山局長去年提出編選臺南市青少年文學讀本的構想,我與陳益源即著手規劃此套叢書的架構,以及選擇各冊適當的主編。我們邀請了林佛兒、王建國、吳東晟、施俊州、許玉蘭、林培雅擔任編選委員,分別負責主編短篇小說、散文、現代詩、臺語詩、兒童文學、民間故事等各卷工作,各卷內容大抵從日治時期新文學興起,以至當代青年文學家的作品。此套書並特別規劃了臺語文學與府城地方傳說,突顯臺南文學的特色。系列作品不僅可讓學子們同時觀賞臺南文學的優雅、清新、華麗、通俗等各種風格,更讓讀者初探臺南文學的歷時性發展,是一套豐富可讀,有其深度的作品集。去年林佛兒老師意外仙逝,文壇咸感悲痛,林老師短篇小說卷原已初編完成,後續工作則感謝其夫人李若鶯教授接手。

        府城作為臺灣文化的發源地,《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的出版,不僅供臺南市青少年可以閱讀,也適宜做為臺灣青少年文學的共同讀本。所以本套叢書在選材上,有幾個條件:

 

        一、選文具代表性,難易程度適合青少年閱讀。

        二、內容具教育意義,文學特性讓讀者有潛移涵養的功能。

        三、選文能讓讀者了解臺灣歷史社會背景,充實相關文化知識。

 

        各卷主編在選文過程,都投入相當多時間與精力,每篇選文之後,都加上適度的解說,對於讀者有基本的導讀功能。希望這套經過各冊主編精心編選的讀本,能夠啟迪讀者,重新點燃青少年的閱讀樂趣。

 

 

 

主編序 從蔡培火到杜信龍

 

施俊州

 

        臺南青少年臺灣文學讀本臺語詩卷之選文、徵求授權、漢羅改寫等作業,概由本人全權負責。職此之故,有必要在此交代個人執行編務的過程、主觀「好」惡,以及好惡背後的「理想」,以示責任所在。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聘本人為編纂委員,由葉澤山局長主持,陳昌明、陳益源兩位教授主導的編輯會議充分授權,本書如獲讀者掌聲、讚美,榮譽理當歸於兩位教授及臺南市文化局。責任連帶,筆者當然與有榮焉,也很樂意承擔批評指教。

 

        Including:臺南有多少臺語詩人?

 

                大臺南到底有多少臺語詩人?

                臺南到底有多少人寫過臺語詩?

                到底有多少「臺南人」寫過臺語詩?

 

        以上三問,同中有異,都還不涵蓋寫臺南題材的詩人、詩作,遑論「臺南人」的身分認定?編輯會議立下一個很簡單的前提:本卷,原則上,優先收錄出生於臺南或(曾)在此設籍的詩人、作品,題材無論;非「臺南人」經營臺南題材、有可讀之處者為例外。編輯會議且責成各卷主編在「作者簡介」中交代作者與臺南的地緣關係。

        在此形式標準下,筆者實際選文,以「臺南人」的作品為多,單以題材入選的絕少。所謂「臺南人」,就是曾經設籍或目前設籍在此的詩人,自然包含出生於臺南,而後設籍其他縣市,乃至移民海外的臺南人。與臺南頗有地緣關係的一類──曾在臺南就學、就業,但未設籍的詩人──除幾個例外,全在編選眼界之外,被排除(exclude),成了「遺珠」!在編輯會議提交的初版「臺南臺語詩人名單」,列名者121位,附有詩題者(入選名單)58位,經過授權過程剩53位,也就是讀者目前所看到,最後成書擺出來的臺語詩陣容──從鄭溪泮(1896-1951)到黃之綠(1982-)。

        黃之綠作品不多,在授權過程中加選。她的臺語白話,與乃父「博」雅「文」氣的詩風大異,彷彿當代連續劇父子不同「腔」(地方腔)的現象,既有趣,也值得深思。究其實,從初選名單歸納出來的歷史意象, 原是「從蔡培火到杜信龍」──臺語詩寫作,代有才人,論白話、新體詩,超過百年歷史。杜信龍,1981年生,灣裡人,後遷出,在鹽埕定居、成長;2013年開始寫臺文,如今有詩600首,旁及七字仔、小說等文類;近三年先後以未刊稿《Gín-á孽:故鄉ê詩筆記》問鼎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創作補助及府城、夢花文學獎,屢試屢不中, 是文壇評等機制的漏網之魚。黃之綠之後有王薈雯(1986-),麻豆人,在高雄成長,才女級小說寫手,本卷未及選入,遺憾!更年輕的--leh?前幾年,李文正議員服務處與文化局合辦「校園臺語詩獎」,那些得獎的小小詩人不正是臺語文學幼苗,其書寫經驗不正是靡有前例的文學史現象?

        憾事不止一樁。本卷遺珠:近年臺語詩作屢屢得獎的王永成(王羅蜜多,1951-),寫童詩的謝武彰(1950-)、白聆(曾吉郎,1958-)、音樂家兼畫家林榮德(1937-),資深華語作家吳鉤(1942-)、凃順從(1948-)、鄭明(1948-)、羊子喬(1951-)、林仙龍(1955-)、棕色果(黃以約,1955-),社區營造的典範林明堃(1951-),七字仔大師蔡奇蘭(1944-)、戴正德,書法家高月員(1947-)、王寶星(1953-),多媒材藝術家潘靜竹(1955-),女詩人黃越綏(1947-)、林金萱(飲姿)、謝碧修(1953-)、劉惠蓉、吳嘉芬(1966-)、莊雅雯(1967-),寫小說的連鈺慧(小城綾子,1959-),資深臺語作家林明男(1943-)、陳泰然(1946-)、蔡享哲(1947-)、謝安通(1948-)、劉克全(1952-)、吳炎坤(1961-),孤狼詩人榮春秋,總統詩人陳水扁(1951-),蕃薯社員周華斌(1969-)、漢醫周鴻鳴(1947-),南護退休教授曾明泉(1956-),頭家詩人葉東泰(1965-)、蔡明財,南監詩人楊尚謀、創作型監獄歌手寇平⋯⋯數都數不完,或有新的總集編纂計畫,比如《臺南臺語詩百人選》加以include,方能補全筆者有缺的選編視野。

        鄭溪泮之前、之後,有人。蔡培火(1889-1983),白話字散文《Cha̍p-hāng Koán-kiàn》(十項管見;臺南:新樓書房,1925.09.11印刷、09.14發行),是先鋒之作,也是名著。蔡培火的「詩」是歌(含譜),相對完整收錄在賴淳彥的著作《蔡培火的詩曲及彼個時代》(台北:吳三連臺灣史料基金會,1999.10),以及後出的全集第七冊《雜文及其他》(張漢裕主編;吳三連基金會,2000.12)。本卷原有意選蔡培火作詞、作曲的〈咱臺灣〉(林好演唱。《咱臺灣》。7 SP, 80297。台北:Columbia1934),因授權不及而作罷。〈咱臺灣〉的「全民」觀點確實感人,不過當代讀者若能從日本時代階級分殊的意識形態脈絡來閱聽,詩感當更立體。

        本卷歌詞入選為例外(比如謝銘祐〈行〉)。許丙丁的作詞〈牛犁歌〉(c.1960;《臺灣鄉土民謠全集》。10 LP, KLK-60。大王唱片,n.d. [1962.01.10-]),就在原則之下,成了編者遺憾之餘的願景:19501960年代,以亞洲、南星為代表的唱片公司暨所屬「歌謠研究所」、音樂班(e.g.古意人郭一男 [1931-]主持的南星音樂教室),栽培、「生產」多少在地臺語歌創作者,文化局可以新成立的許石音樂館為基地,整理「作詩」的詞人作品,出版別集歌本、總集歌選,「復刻」那個臺南統領歌壇的音樂時代。

        本卷選編之初,即有意排除以下類型的詩人、詩作(原則)。先點名,再說詩作類型:林燕臣(1859-1944)、李本(1871-1935)、高天賜(1872-1902)高金聲(1873-1961)、楊士養(1898-1975)、周天來(1905-1975)、黃武東(1909-1994)、鄭泉聲(1925)、丁榮林(1936-⋯⋯內行人一看便知,這些詩人的共同點是長老教會內的白話字作家。卷中,白話字末代作家杜英助(1939-)當然是例外。筆者在杜牧師的簡介中說:「教內,詩、歌不分是傳統。此外,就是福音歌、見證歌之類的『七字仔』,或可唱不上譜。教外轟轟烈烈的現代詩運動,與教內無關。」原則所排除的詩類型是七字仔,或以七字仔為原型的長短句式詩「歌」。白話字作家非排除類型,本卷反而特例選了幾位較少為人知的白話字作家或詩作,鄭溪泮以下數人:賴仁聲(1898-1970)、鄭兒玉(1922-2014)、高俊明(1929-)、杜英助(1939-)。如此一來,讓本卷多少反映一下臺南的另外一個文學傳統──跨百年的「白話字時代」與時代產物,白話字文學。

        臺南到底有多少臺語詩人?本卷,當然無從答個囫圇,但至少是個櫥窗。

 

                教育、啟蒙:選了哪些詩?

 

        編輯會議的基本設定:各卷頁數是既定的(約數),詩卷入選的詩人想當然會比較多,故將行數設定在30行內。林宗源的〈偷走轉-來ê日子〉38行,李若鶯〈是你tuì故鄉來〉34行,比較長,離立下的原則也差不多。詩短,通常比較好讀,相對適合青少年。詩短好讀,也要內容、手法平易,「易讀性」於是成了選文的標準之一。短而好讀、「易讀」,青少年讀得下去,方有詩教、啟蒙的功能可言。

        教育什麼、啟蒙什麼,則是內容選定的問題。林宗源,資深臺語詩人,長短詩不少,執意選〈偷走轉--來ê日子〉,就愛在詩寫終戰前臺南大空襲的災難經驗。這個歷史經驗,臺南人要知道。李若鶯的臺語詩少,〈是你tuì故鄉來〉入選,倒不是因為題材,而是寫法:首尾設問,第二人稱「神秘」,全詩盈盈的動態性(戲劇性)抒情。詩中有看似陳腐的弓蕉葉寫詩、「放水流」的意象,卻攸關詩人念鄉之外青春傷逝的主題。聽聞李教授近來針對華語詩人寫臺語詩的現象發表意見,認為華語詩人有文學技巧,轉身寫臺語詩,一寫就好。這種看法雖不能說全錯,卻往往是誤導。經驗上,從前至今的華語人寫臺語詩,遣詞造句深受華語同化而不自知,「你」、我都一樣,「他」也一樣。有的詩,甚至用華語唸還比較順。個人難以苟同那樣的好詩。

        圈內圈外一直有「有臺語無文學」、「有文學無臺語」的齟齬。這是書面語發展過程複雜的問題,展現語際權力關係的顯例,在此不便深論。攸關編務的是,針對「著來著去」、「嗎來嗎去」等同化語法,為了突顯詩選的教育功能,在本卷漢字、羅馬字改寫過程,一律回歸臺語文法,請詩人、讀者諒察。詩好還是好!至於何謂「著來著去」、「嗎來嗎去」同化語法,還請堅守教育前線的臺語老師「開破」、解說、啟蒙。

        廣義鄉愁詩,確實是本卷多數。地方政府出版的文學讀本突顯地方特色,特意甄選「鄉疇」詩,也自然而然。更何況詩人念鄉、愛鄉,個個寫過鄉疇、訴說過鄉愁,情真,好詩也多。本卷的故鄉書寫之例:吳新榮,〈故鄉ê輓歌〉;鄭兒玉,〈流浪海外臺灣人ê心聲〉;莊柏林,〈故鄉遙遠ê夢中〉;林佛兒,〈牛犁陣歌〉、〈布馬陣〉;胡民祥,〈臺灣製〉;許正勳,〈寒天ê暗暝〉;吳夏暉,〈血跡〉;王宗傑,〈故鄉ê詩人〉;董峰政,〈阿媽ê身份〉⋯⋯陳雷、吳南圖、黃勁連、王明理、李文正等人思親寫家的作品,林文平、陳金順等人的臺南地誌書寫、人物特寫,還沒算在內。

        箇中,鄭兒玉、胡民祥出自海外台僑的視角,寫大鄉土臺灣,焦點放在臺灣人「身份」(identity)、放在國家「認同」(identity,同一性)。以胡民祥的〈臺灣製〉來說,其「身份認同」(identity)論述,乃基於作為對象的中國身份、中國認同。在這個脈絡,中國身份、中國認同作為臺灣人身份認同的對象,即差異(difference),稱「差異邏輯」。鄭兒玉的〈流浪海外臺灣人ê心聲〉,也可作如是觀、這樣來讀。恰巧卷中有兩首詩,其認同論述,觀點放在臺南內部;不管是臺南內部的地理、行政區劃,或者內部族群身份的探討,方向不同、理路一致:董峰政的〈阿媽ê身份〉拉出漢番差異、殖民者vs.被殖民者的差異戰線;吳夏暉的〈血跡〉,則開啟複數身份認同的可能性。

        身份認同是複數的、多重的,或有優先性。從多元的身份認同觀,我們甚至可以進一步演繹、reading吳新榮、林佛兒詩的階級關懷(階級作為差異),乃至利玉芳、妙沂、王貞文的女性關懷(性別作為差異)。然而,這就是我們啟蒙的嗎?身份認同既可親又可怕,字面義是「同一性」,比「s a m e / n e s s 」還絕對、還「專制」, 往往抹煞個別差異(differences)。點出問題、擺上議題,是教育起頭而已。

        本卷特有「教育」意義的一首詩:方耀乾,〈Guán Tsa-bó͘-kiáⁿ ê國語考券〉。教學傳統強調「標準」,與絕對化的「認同」一樣可怕。詩人反的非僅標準答案,更反標準答案所來自的「國」語教育心靈,百年盤據的集體惡靈。

        我們要啟發「標準答案」外的思考,往「東」望,向「海洋」看:一反「蕃薯論述」,發表〈海翁宣言〉(李勤岸);發現制式文學論所排除、不見的臺語文學、白話字文學,以及那一段文學史裡頭的人和遺產;天真之外,開始學習理解「異」教,學習理解苦難,認識白色恐怖(呂興昌、亞茱、許天賢、慧子、陳秋白);試著理解不同族群(藍淑貞、黃阿惠、陳金順);在快樂中,理解別人的「寂寞」(潘景新、陳建成、陳正雄、陳潔民、蔣為文、呂美親);政治之外,多一些美學素養(張德本、慧子、王貞文),多一些文化建設思考(周定邦)。

        重要的是,要從在地、切身、近處開始;身在臺南、「回到」臺南(杜信龍)。認識詩人,從本卷未收的臺語詩人開始!

 

                漢羅合用文:作家的基本素養

 

        更精確的說,臺語作家應具備的基本素養:漢字與羅馬字。漢字、羅馬字是現階段臺語表記的工具,其基本素養當然是一般人寫作、文學家創作要有的條件,就好像華語作家養成──應該說「前」作家養成的過程,要先認字;認字以先,要懂個反切或ㄅㄆㄇㄈ;有了語言基本素養,才能就此基本素養為基礎,學習當作家。

        基礎之上,還有更高竿的「文學素養」(文學教育)。兩者不能偏廢。「有臺語無文學」即便為真,也不是「咱人話」(臺語)本身的錯,是咱「臺語人」的錯;也不是身為文盲的「咱人」的錯,是咱gió-toh臺語作家的錯;非貴氣作家的錯,是臺語文運動的錯;非集體運動的錯,錯在百年「管理」臺灣的政府,不給咱人話機會。民主的時代,有什麼樣的政府,往往有什麼樣的人民,環環相扣。我們都是罪人!

        臺語落土八字命如此,咱人莫不該意轉心轉,「做」著改「命」(大環境),給咱人話機會,也給自己機會,學著怎麼讀寫咱人話──學習臺語漢字與羅馬字。

        我們應該認清事實:我們都是文盲,臺語文盲。別以為我們略識之無,就能一揮而就,成全臺語文佳構。我們懂的是華語漢字抑或漢文(文言文)的「之無」,還不是臺語漢字。純就漢字(字形)論,台、華語同中有異。在相當比例的「異」當中,即是我們應該認清的第二個事實──有音無「字」,「書同文、言殊方」千年大格局的產物,亦即漢字無法完全表記臺語的歷史現象。漢羅合用文應運而生!

        本卷採用的書面表記方式,就是漢字、羅馬字夾用的「漢羅合用文」,簡稱「漢羅」,與「全漢」、「全羅」相區分。漢羅的表記方式,問題還是很多,在此僅能簡單交代本卷改寫過程漢、羅選擇的大原則與理想。

        在漢字與羅馬字的關係分類上,漢羅合用文中的羅馬字,性質屬補足性的(supplementary);漢字為主、羅馬字為輔;論字數,漢字多於羅馬字,有人主張七三比。或主張三七比,漢字三成、羅馬字七成,卻遲遲未見有人這樣寫,筆者稱漢羅合用文的「終極版」。言下之意,目前的「七三版」漢羅,不就成了過渡性的方案?就筆者個人的理解,鼓吹漢羅合用文的論者,其主張確實有深淺不一的工具性色彩。至於要不要過渡向全羅、回歸白話字時代的「款式」,雖未言明,可想而知。蔣為文主張全羅、去漢,或可稱取代式的(superseding)羅馬字方案。不過,此種取代性方案,略異於白話字時代的「款式」。何謂白話字時代的「款式」?以教會為例,漢字(全漢)常常是白話字(全羅)之外的另一種選擇,表現在出版政策或出版經驗,往往是全漢、全羅對照(漢羅對照);漢字、羅馬字互為另類(alternative)關係。

        再者,在「全漢字作家」的書寫風格上,其表記方式則是全漢字,字詞或加注音;羅馬字放入字詞後面的括弧,或另立註解。此等「括弧」起來、「孤立」(獨立)的羅馬字,相對於漢字則是補助性、附屬性(auxiliary)存在,是注音的工具、符號,等而下之,不是「字」。

        論「漢羅」的理論與實踐,王育德的系統性主張首開先鋒,陳雷、陳明仁的創作性實踐踵繼其後,相對不帶工具性、過渡性色彩。陳明仁的小說中,羅馬字應有三成,陳雷則介於兩到三成之間。有人主張「三四成á」是理想。都是約數,也只能是約數。這是漢羅合用文的限制,但未必是缺點。箇中關連臺語的文白音、假借(音讀)、訓讀(訓用字)問題,加上斷詞的考量,「理想」的漢羅比例就擺盪在七三比、六四分之間。

        這「三」、「四」的約數來自漢羅合用文的「理想」原則:原假借字、訓用字捨而不用,改以羅馬字代替;文、白表記,由漢、羅適度分工;三者,介詞、連接詞等虛詞一部分寫成羅馬字;斷詞問題,單一「詞」彙表記,或寫漢羅、或寫全羅,不一而足。大費周章,目的在創造、規範一種「好讀」、易學,符合現代語文教育理念的臺語書面語──臺語現代文,適合教學的「標準臺灣語文」。

        臺語現代文的主張,與羅馬字的維護、「保皇」無關,更與「語言拜物」無涉,是「集體性」掃盲的考量,不反對個人對漢字、對羅馬字的偏愛。

        臺語漢字要繼續研究,「本字」也值得追求,然而不代表哪個音非寫漢字不可;某個音寫成羅馬字,也不表示漢羅主張者否認那個音確有「本字」可寫。

        在這個大原則下,本卷將貴氣詩人驕傲的漢、羅表記,寫成通俗的漢羅合用文。

 

                小結

 

        臺語羅馬字的優點,某種程度來自羅馬字在視覺、字形上異於漢字。反之,同理。一般總認為,漢字無法完全表記是臺語的缺憾:「臺語khiap-sì,有音無字!」殊不知,那是外部觀點,「他律」的標準。從臺語就是臺語的立場來看,有音無(漢)字是萬幸;咱臺語因此容有更大空間、自由,選擇適合自己的表記方式。或說漢羅合用文是「無伊ta-uâ」(無奈)的產物,這種說法因此成了「siōng無志氣」的運動理論。

        臺語人認為漢字(羅馬字)好、漢字(羅馬字)美,這種「好感」、「美感」往往出自習慣。理論一點地說,在語言使用的過程,我們賦予漢字(羅馬字)某種價值(value)而不自覺,漢字(羅馬字)反過來宰制我們,我們再以一己的「堅持」、一己的漢字(羅馬字)觀強加在別人身上。這種情形,稱為「語言拜物」(linguistic fetishism);重點在「不自覺」、習而不察,把社會性建構、約定成俗(武斷)的東西,當作natural、理所當然。也就是說,拜物批判不是要大家不要有任何形式的「好感」與「美感」,而是要大家對任何實體形式(e.g. 語言、商品)背後的「價值」建構,多那麼一點心眼。

        1982年,林亨泰曾經為林宗源出版不成的《根》詩集寫序〈國語與方言〉,發表在《笠》107期(02.1542-43),表達某種反拜物的語言觀:「國語之所以成為標準語,並非出自語言本身內在的自然發展,乃屬一種政策性的外在選擇」;「國語與方言之間是沒有甚麼優劣之差別的⋯⋯」「林宗源、趙天儀、吳晟、向陽、陳坤崙、莊金國等人,他們都希望運用這些閩南語,能夠成功地從日常用語提升為文學用語⋯⋯」還說《根》詩集,「可能是從未有過的以閩南語出版詩集的第一本」。

        很簡單的一句:「語言本無優劣之別!」卻是《笠》打從創刊(1964.06.15)沒有過的「言論」!或許,笠詩人多有語言本無優劣的觀念,但縱觀1964-1982年間發表在《笠》詩刊的語言論述,多設定在中文內部「詩語言」(語言內部變體)的議題,絕少把眼光放到語際權力關係上。筆者因此推論,做出這樣的文學史判斷:此等缺乏語際權力關係批判的語言論述,很難帶出集體性的臺語文學運動。笠詩人或笠詩人所代表的臺灣作家對母語文態度消極,這種現象在「心眼」之下,是看得出蛛絲馬跡的。

        文學「美感」也是一樣,不容贅述。臺南市文化局積極策劃青少年臺灣文學讀本出版,比他縣市的同類叢書多了臺語卷,是有那麼一點「心眼」。本卷的出版,消極地搜羅過去臺南詩人寫的臺語詩,積極地賦予臺語詩某種「價值」,語言上的、美學(文學創作)上的價值。建構臺語文學本身的美學是理想,理想之外,像「臺語文學的美學是什麼」這種經驗性問題,就需要多方讀者的批判性「接受」、建構了。

        本卷是有缺陷的。期待臺南的《臺語詩百人選》、《作詞人詩選》來日出版!

 

 

|內容試閱|

 

12 台灣製

 

台灣製人講MIT

是馬州理工學院

MADE IN TAIWAN

 

台灣製真gâu

走到美國賓州ê草地所在

Tī 1間路邊ê小餐廳

MIT ê刀á、tshiám-á kap湯匙

迎接台灣製ê我

 

台灣國民黨人講KMT

I無愛做MIT

行到世界sì-kè摸鼻

 

Nā beh通行世界

KMT ê政權

Tio̍h-ài換做MIT

 

行出餐廳

tio̍h火紅ê黃樹林

秋天滿山坪

 

天時來到

青天不在

TAIWAN m̄CHINA

緊穿MIT ê新衫

 

 

1993.12.15,《台灣製:蕃薯詩刊5》(台笠):69

    2006.01,《台灣製》(開朗):32-33

 

 

 

【作者簡介】胡民祥1943-

善化胡厝寮人,本名胡敏雄。台大機械系畢業;Bucknell 大學機械工程碩士、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機械工程博士。2011 年在西屋公司退休。1980 年代前中期用多個筆名在美《火燒島》等左派刊物、島內黨外雜誌發表文章,由台灣民族文學論導向「母語建國」的主張;1987 5 月發表第一篇台語小說〈華府牽猴〉(《台灣新文化》8),批判在美獨派當權者,署「李竹青」,可見其台獨左派立場。北美洲台灣文學研究會成員,編前衛版《台灣文學研究論文精選集》(1989)、《台灣文學入門文選》(1989)。黑名單,《台灣新文化》社務委員名單隱其名,與吳姓作家「藏名」動機大相逕庭。第一本台語著作舉例:《胡民祥台語文學選》(南縣文化中心,1995);社論集《結束語言二二八》(蔡正隆博士紀念基金會,1999);散文集《茉里鄉紀事》(開朗,2004);詩集《台灣製》(開朗,2006)。評論,華、台語左右開弓,多冊結集。小說集《相思蟬》(島鄉台文工作室,2015)同步發行台灣版與美洲版。

 

 

【導讀】

        台獨主題,從小小不銹鋼刀叉、湯匙都能「小題大作」,緊抓MIT(台灣製)、KMT(國民黨)縮寫字形的異同辯證為詩:KMT,及其所代表的CHINA(中華民國)走不出去,MIT、「台灣」世界拋拋走(sì-kè pha-pha-cháu)!立意清楚,無須贅述。考其消費意識變遷:經濟起飛期,「台灣製」常是相對於「日本--ê」等國家品牌的意涵;詩發表於1993年,經濟既已起飛,「台灣製」慢慢有了國際信用,海外台獨份子也與有榮焉;近年,台灣進口高度仰賴中國,賣場充斥中國貨,「台灣製」的信用、意涵「出口轉內銷」,普遍贏得國內消費者信賴,確實是針對「中國」的。倒有意思!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