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售價 : $160
 日治時期南社詩選  壹文獻卷
 
  主編:施懿琳、王雅儀、謝宜珊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出版日期:民國107年6月初版
  ISBN:978-986-05-5634-6
  GPN:1010700473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1.1*15cm/157頁
  定價:NT$160元
 
 
 
 
 
 
|內容簡介|


面對時代的變局1906年由府城士紳蔡國琳、趙鍾麒、胡殿鵬、連橫、謝維巖等在地文人組織「南社」與創立於中部的「櫟社」和北臺灣的「瀛社」鼎足而三號稱日治時期臺灣三大詩社。尤其在政府當局為達統治目的逐步禁止傳統 漢文書房教育的情況下幸有許多詩社先後創立延續一線斯文。

 

「文獻卷」係根據《臺灣日日新報》、《臺南新報》、《臺灣詩薈》等報刊之翰墨因緣、南社例會、吟社徵詩等欄位所載相關資訊梳理出「南社」之沿革、參與成員與詩會活動為古典詩社描繪出更清楚的輪廓。


 
|目錄|

 

市長序 ..................................................................................

局長序 ..................................................................................

壹、編輯凡例 ........................................................................1

貳、導讀 ...............................................................................3

參、舊照片 ..........................................................................19

肆、附錄

附錄一:南社詩人生卒年字號簡表 .............................42

附錄二:南社歷年課題、詩會、徵詩 ..........................50

附錄三:南社重要史料 ...............................................72

附錄四:詩人姓名筆畫索引 ......................................140

                  附錄五:參考資料 ..........................................................147

 
 
|書序|

   

市長序

詩仙南府聚       嘯傲斯文傳

 

        17世紀,沈光文輾轉來到臺南,與其他來臺官員共組詩社──「東吟社」。之後有唐景崧與臺南文人施士洁、許南英、汪春源等人共同組成的詩鐘社團──「斐亭吟社」,以及許南英、施士洁、陳鳳昌等人之「崇正社」。從鄭氏到清領時期,臺南皆扮演了全臺「首府」的角色,即使到了日治時期,政治重心北移,臺南依然是傳統文學的重鎮。乙未前後有蔡國琳、連橫、陳渭川、張秋濃、李少青等人倡設的「浪吟詩社」,接著1906年有連橫、趙鍾麒、謝維巖、陳渭川、胡殿鵬等人創立「南社」。

        日治時期臺南地區的詩社除了「南社」外,區域性的詩社十分活躍,舊市區附近的詩社有「春鶯吟社」、「酉山詩社」、「桐侶吟社」、「留青詩社」、「錦文詩社」、「珊社」、「雞林吟社」、「香芸吟社」等,舊臺南縣的詩社有北門「嶼江吟社」、「白鷗詩社」、麻豆「綠社」、「登雲吟社」等,這些詩社如同衛星般,環繞著「南社」,相互交流互動,造就日治時期豐富的詩社擊缽文化,並一直延續到戰後的「延平詩社」,以及今日尚活躍的「鯤瀛吟社」。很多詩人參與一個以上的詩社,不論是住在舊城區或是鹽分地帶,經常往來各社之間,有時是辦活動互相讚聲,有時是年節聚會雅興出遊,一片熱鬧景象。縱使詩社規模或大或小、成員人數或多或少,這樣的「傳統」一直延續直到現在,也是維繫文學、語言、文化、歷史的重要環節。

        長期以來,臺南市政府出版許多在地文學相關書籍,包括創作、評論、學術研究等。繼1999年臺南市作家作品集系列──吳毓琪《南社研究》之後,透過更多文獻史料的出土,加上近年《臺南新報》復刻出版與數位資料庫的便利,幫助研究者能更多方且深入地搜羅南社及其社員詩作,方能整理出這套《日治時期南社詩選》。

        2010年,臺南縣市合併升格之後,身為臺灣文化首都責任更重大,尚有許多村里鄉鎮的故事等待更多有心人的投入與發掘,而許多文獻詩集能出版被看見,經常是許多文人後代家屬或收藏家的無私提供所致。若有機會,不妨找個時間與長輩聊聊,或許家裡的書櫥角落、衣櫃鐵盒裡,還留有幾本許久未更動的舊籍,裡面可能珍藏著前人心血的結晶,正微微地發著光。

 

臺南市  代理市長  李孟諺

 

 

 

局長序

天南地北俯拾趣        琳瑯詩筆記東寧

 

        明鄭至清領時期,臺南既是全臺政經上的「首府」,文化更是蓬勃發展,蔚為臺灣文學重鎮。直至日治時期,雖然政治重心逐漸北移,然而人文薈萃、人才輩出的臺南府城,在傳統文學領域,依舊扮演引領風騷的領頭羊角色。

        日本殖民時期,為有利同化統治,政府透過禁止漢文書房、打壓漢文教育等措施,希望逐步消抹臺灣人民的文化意識。然而在此同時,臺南卻有一群人,他們其中有的從事教職、商業經營,或為報社記者、參與政事的仕紳等,雖背景各異,卻都對傳統文化有高度熱忱。

        由陳渭川、連橫、楊宜綠、謝石秋、趙鍾麒、鄒小奇等人共同創立的古典詩社「南社」,延續臺灣漢文傳統及文祚,也讓當時的臺南文化更加活躍,其影響遍及全臺各地。他們甚至曾遠赴日本及中國,與當地的藝文愛好者相互交流,透過詩社的例會、區域聯吟會等活動,切磋文學及書畫藝術的技藝,激盪出更多元的觀點、醞釀出更豐富的藝文創作。

        南社鼎盛時曾有多達百餘人的詩人社員,目前在文獻上留下生平和詩作者有100位,其中僅有20幾位詩人因作品收錄於《全臺詩》等專書,較為社會熟知。本次經由成大施懿琳教授主持的編輯團隊整理、爬梳、考證、研究,在《日治時期南社詩選》這套專書中,其餘70幾位南社詩人的資料亦首度完整呈現,為臺南傳統文學描繪出更清楚的輪廓。

        眾所皆知,「詩」是最精煉的文學形式之一。透過一首詩,作者如何在有限的字數格律中發揮才學、同時在詞彙中揉合時代性,不僅能讓當時讀者玩味,後人也能從中一窺前代文人趣味及社會環境,可說是珍貴的語文史料。

        本書全套分為3冊,精選出30萬字詩作菁華,在城市文化行旅風行的今日,南社詩作所描寫的早期臺南經濟活動、歲時節慶、飲食休閒和地景地貌等,對讀者而言,猶如一場大型歷史文化導覽,是認識臺南文化底蘊的第一手資料。此外,本局「臺南研究資料庫」自2014年起彙集收錄臺南各領域歷史名人簡介資料,文人蔡國琳、趙鍾麒、胡殿鵬、羅秀惠、洪鐵濤及仕紳黃欣、史學家連橫等南社重要成員皆列名其中,可作援引參照途徑。

        南社詩人以「詩」為城市留下美麗印記,前人詩詞中所述勝景、活動儀典及珍貴資產等,許多都延續至今,凝煉於臺南人的日常生活裡,代代相承。邀請您隨著南社詩人的文字腳步,踏訪府城的巷弄古剎,說不定途經街角某座舊碑石、老城牆,駐足抬頭之間,就能與詩人浪漫相遇!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局長  葉澤山

 
 

|內容試閱|

 

導讀(節錄)

 

施懿琳

 

                提到「南社」,許多人第一個反應可能會想到:這是和當前的「北社」、「中社」一樣,屬於臺灣關懷政治社會的民間團體嗎?熟悉中國近代史的朋友或許會問:是柳亞子、蘇曼殊他們加入的那個近代中國社團嗎?其實,廿世紀初的臺灣,有一個以臺南文人群為中心的傳統漢詩團體就叫「南社」,創立於1906年,比1909年創立的中國「南社」更早。

 

一、南社的創立與發展

 

                日治時期,統治者為了更快速地掌控殖民地,除了早期的武力鎮壓以及後來的思想控制之外,也使用較緩和的方式試圖馴化臺灣人。其一是透過現代化教育傳達殖民者的文明教化,形塑臺灣新世代的思想而產生深固的意識形態;另一個方式則是逐漸取締禁止漢文書房以及公學校漢文科的講授,19376月以後禁止臺灣的報刊漢文欄,則是希望藉此消抹臺灣漢人的文化意識、身分認同,慢慢地與原先的文化母國脫鉤。在那個傳統漢文化逐漸被打壓的時代,幸而有二、三百多個詩社先後創立,在臺灣各地開花結果,延續一線斯文。

 

                面對時代的變局,1906年一群具有厚實傳統漢文化的府城士紳:蔡國琳、胡殿鵬、趙鍾麒、謝維巖、陳渭川、連橫,邀集楊鵬摶、羅秀惠、連城璧等臺南在地文人,為延續昔日府城蓬勃文風、詩學命脈而組織「南社」。創設之初,不像「櫟社」標榜明確的創立宗旨,嚴謹的社約規章;也不像「瀛社」因地緣關係,與殖民者維持著較親近的關係,社員數量極多。南社社員蔡佩香曾如是觀察:

 

                就今日論之,則以櫟社為最興,以其社友多富,無論經費可以維持,即俯仰安閒,亦可坐待分韻。故每逢課期,交卷者甚夥。若南社則素無經費,且諸社友亦各有職任,無一閒散之人,是以每值課時而交卷者絕少。

 

                組織比較鬆散性質的「南社」雖在1906 年創立,卻要到社員謝維巖1909 年參與「櫟社」活動歸來,認為當前「櫟社」活動力超越臺灣南北各地,期待「南社」努力振作,以求與之並駕齊驅,才開始活絡起來。緣此,社員共推舉人蔡國琳為社長,趙鍾麒為副社長,楊鵬摶、謝維巖為幹事,除原有的社員盧韞山、謝濟若、余君屏、蔡佩香、謝國文、林馨蘭、黃欣、黃溪泉……之外,又積極招募社員多達74人,「幾與瀛社並驅,從此和聲鳴盛,互通聲氣,亦文壇中之一勝事也。」從這一年起,「南社」開始積極發展,幾乎每年有定期的課題、詩會、徵詩;社員也往外地參加活動。一直到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缽聲漸歇,活動始衰。

 

                從橫切面來看,「南社」與19011902年間創立的中部「櫟社」,以及1909年在北臺創立的「瀛社」鼎足而三,號稱日治時期臺灣三大詩社,足以撐住南臺灣漢文界的半邊天。從時間軸來看,「南社」上承晚清跨越到日治時期的「浪吟社」(1891年創設,1897年重振);亦可上溯到更早之前,1889年(光緒15年)由臺灣兵備道唐景崧倡導,帶動蓬勃文風的「斐亭吟社」;甚或更早之前,1878年(光緒4年)由臺南進士許南英、施士洁等創立的「崇正社」……這些詩社之間有若干成員重疊,顯見薪盡火傳的文化傳承意涵。「南社」往下由少壯派社員分別成立「春鶯吟社」(洪鐵濤、王芷香,1915)、「桐侶吟社」(吳子宏、許丙丁,1923)、「酉山吟社」(許子文、陳雲汀,1920),可視為「南社」這個老幹的新枝,持續在南臺灣深耕、傳佈、延續漢文。

 

二、《日治時期南社詩選》編纂緣起

 

                從鄭氏到清領時期,臺南皆扮演了全臺「首府」的角色,即使日治時期,政治重心北移,臺南依然是傳統文學的重鎮,這可以從眾多優秀的創作人才、豐沛的文學生產,以及多位文人在報刊雜誌「漢文欄」擔任主筆等等現象,看出府城文人在日治臺灣文學界所具有的重要性。

 

                早年雖然有賴建銘纂修的《臺南市志》卷六〈學藝志.文學篇〉、黃典權、葉英、賴建銘纂修的《臺南市志》卷七〈人物志〉,以及盧嘉興、許丙丁、賴子清、黃典權、石萬壽等幾位前輩,投注大量心血,撰寫許多與臺南相關的文章,搜羅不少臺南文學相關的著作。筆者也在1997年第一次指導成功大學碩士生撰寫論文時,就鼓勵學生以日治時期臺南最重要的詩社「南社」作為研究對象,希望像臺中的「櫟社」研究一樣,帶起臺南傳統詩社及詩人的研究風潮。可惜,這股熱潮並沒有鼓動起來,後續雖然陸續指導數篇以日治臺南文人為研究對象的碩士論文,卻未曾真正全面梳理府城的傳統文學,尤其是最具代表的古典詩。文獻尚在,耆宿猶存,作為臺南在地的臺灣古典文學研究者,豈可任由歲月浣洗,讓曾經活躍在這個城市的臺南文學家面貌逐漸模糊,乃至一一自歷史舞臺消隱?這是編纂這套《日治時期南社詩選》最重要的目的。

 

……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