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售價 : $250
 顏色
 
  作者:邱致清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出版日期:民國106年12月初版
  ISBN:978-986-05-4930-0
  GPN:1010602665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1*14.9cm/211頁
  定價:NT$250元
 
 
 
 
 
 
|內容簡介|


真實司法案例改編

反映社會真實

一篇篇故事

象徵著社會畫在每個人身上的

一道道顏色……


 
|作者簡介|

 

邱致清

 

曾獲2017年巫永福文學獎,出過三本小說的作家,會循同樣路徑上下班的作家、喜歡看全美二輪片的作家、讓主管咬牙切齒的作家、決定把書寫厚以免蓋泡麵無法密合的作家、不敢承認我是作家的作家、一百字就能被描述的作家。

  

 

|目錄|

 

002  局長序──重拾臺南的記憶與色彩/葉澤山

004  編輯序──老幹新枝,生生不息/廖淑芳

008  推薦序──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王美霞

012  自序──每個人都應該有他們自己的顏色/邱致清

024  第一章

050  第二章

078  第三章

112  第四章

140  第五章

176  第六章

190  第七章

 
 
|書序|

   

局長序 /

重拾臺南的記憶與色彩

 

        我們呱呱墮地的那一刻起,雙足踏上這片土地,呼吸吐息府城的古典芬芳,汲取吸收南瀛的豐饒養分,造就了今世的精采人生。舉手提起筆桿,以墨水揮灑繽紛的各樣記憶,在這個城市的各個角落遺留美麗的印象,走過的腳步化作文字,足跡串成一篇篇的文章,書寫臺南最美麗迷人的風景。臺南接納了沈光文等文人墨客,孕育出葉石濤、楊逵、吳新榮等劃時代作家,現在依然傳承不息。無論是出生於斯,或是過路至此,文學作家們紛紛提起筆寫下對這個城市的眷戀、對這塊土地的感念。

        再次跟隨臺南作家的筆鋒流墨,一起重溫令人懷念的點點滴滴,拾起記憶中仍然鮮明的片段吧。

        今年度「臺南作家作品集」進入第七個年頭,收錄的皆是出類拔萃的出色文章:陳正雄《眠夢南瀛》寫出對於大臺南的人物歷史、地景風俗的深刻真情;周梅春《記憶的盒子》以憶舊為題,充滿對鹽分地帶家鄉的真摯情感;陸昕慈《築劇》集結五部舞臺劇本,無論現代或歷史題材皆各有特色;楊寶山《阿立祖回家》輯錄六篇中短篇小說,呈現地方獨特風土民情;邱致清《顏色》是探討親情、司法及死刑存廢的小說,情節緊密張力十足,同時反映社會的真實樣貌;陳金順《夜空恬靜一流星》書寫各樣臺語文章,可作為進入探究臺語文學之入門作。另外,本次邀請兩位資深作家:致力於臺灣古典文學研究的龔顯宗寫成《府城今昔》,以及推展臺語文學不遺餘力的黃勁連編寫《臺灣鄉土傳奇二集》。

        2017年臺南作家作品集共計8件作品收錄集結而成,承襲往年特色,入選作品相當精采多樣,包括詩、散文、小說、劇本及文學論述等文類,不僅有華文作品,也收錄臺語作品,表現出臺南四百多年歷史所匯集而成的多元文化。

        歷史巨流追隨時間的消逝而流動不息,在現今資訊傳播快速的世代,文學給我們留下最深刻的記憶。拾起臺南的記憶,從斑駁古舊的歲月中看見絢爛的色彩,打造屬於臺灣與世界的文學之都。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局長  葉澤山

 

 

 

編輯序 /

老幹新枝,生生不息

 

        臺南作家作品集之編輯出版是每年臺南文學大事,除推薦出版乃由年度負責之編輯委員就臺南相關著作中主動加以推薦外,徵選作品部份則是由編輯委員就各方來參與徵選的著作中選出較為優秀突出的作品。

        本年度臺南作家作品集共有十二件參加徵選,最後入選六件,雖不能說競爭激烈,但因為參與徵選的書寫者皆非新手,而是已有一定寫作成果的書寫者,因此最後獲得入選可以說都是非常難得的。其中獲推薦出版的有龔顯宗《府城今昔》、黃勁連《臺灣鄉土傳奇二集》等二本;獲徵選出版的陳金順《夜空恬靜一流星》、邱致清《顏色》、楊寶山《阿立祖回家》、陳正雄《眠夢南瀛》、周梅春《記憶的盒子》、陸昕慈《築劇》等六本,總為八件作品獲選。

        在這八件作品中,包括了論述、小說、詩、散文、戲劇等各項文類,可謂成果豐碩。龔顯宗專研明代詩文,但古典現代均有涉獵,是臺南文史資深之研究先進,《府城今昔》著凡二十篇,探討包括沈光文、鄭成功、鄭經、媽祖、哪吒、楊逵、善化、新化等涉及臺灣重要文史人物、文學家、人格神,與臺南重要地方的多面探討,其中對被稱為「海東文獻初祖」「臺灣漢語古典文學之祖」──沈光文的探討更高達七篇,是其研究重心,從中可見龔教授對臺南真積力久則入的深度認識。黃勁連《臺灣鄉土傳奇二集》是一本以臺文撰寫關於臺灣民間文學的討論,主要為臺語民俗的探討,他在自序說;「臺灣民間故事是臺灣現代文學兮肥底,臺灣鄉土傳奇是本土文學兮古典基礎」,這也是黃勁連這位臺語文學創作與研究先進辛勤耕耘多年的一塊沃土,值得細細品味。

        其次,陳金順《夜空恬靜一流星》是極少見的一本臺語文學評論集,其評論範圍雖略廣泛,但編輯委員均認為其內容深入淺出,文字細致精準,感性理性兼具,用心可感,可作為認識臺語文學的入門書。而另外一本曾獲國家藝術基金會寫作補助的陳正雄《眠夢南瀛》詩集,主題集中,構思靈巧,語言亦凝鍊生動,其高度結構性的書寫獲得一致讚賞。這兩本著作與前黃勁連《臺灣鄉土傳奇二集》等共有三本以臺語書寫的著作在本年度共同收入臺南作家作品集。若將三本臺語著作並觀,可以發現三人臺語書寫的表記方式和書寫習慣略有差異,此不但顯示母語表記多年來的變化與未來仍待努力統整的方向,也可看出母語書寫者不論在書寫與研究上都要面對與克服的多重困難。本年度收入三本,一方面除了是對這些沉潛母語研究與書寫創作者的大力肯定,另方面也可見臺南市對母語文學與文化這一塊的高度期待。

        另外,這次小說收有邱致清《顏色》、楊寶山《阿立祖回家》等兩本,一為中篇小說另一為短篇小說集。邱致清謙稱不敢自稱為作家,然其小說《顏色》一作透過一對與司法相關的父子互動,處理如何看待正義公理的問題,情節張力十足,也呈現了臺灣社會的內面真實,其前已完成以臺南商戰史為主的精彩著作《水神》一作,引起廣泛注目,今續有作品完成,前途可期。而楊寶山《阿立祖回家》一作善寫地方風土人情,乍看平凡無奇,但其語言生動流暢,敘事、結構等也都經錘鍊,文中亦可見其對鄉土邊緣小人物充滿情感的獨特視角。

        同時,最後兩本是周梅春散文著作《記憶的盒子》和陸昕慈劇本集《築劇》,周梅春是臺灣文壇資深作家,曾有不少作品問世;而陸昕慈雖已獲許多劇本創作獎,但仍算是文壇新枝。周梅春自言她喜歡散文,喜歡平實記錄生活點滴,這一本散文集是她多年來關於鹽鄉記憶、生命遷徙及心靈悸動等,由散落四方的剪報收集而成,其老幹功力自不待言,我們也期待她不斷再有新作,創造書寫新高峰。而陸昕慈劇本集可說是在萬眾矚目下完成,這些年戲劇發揮了極大的影響力,好的劇本並不易求,而這位劇作者幾份劇本多已改編為極為轟動的舞臺劇,其高度潛力從這劇本集可以充份得見,期許她一定要再加緊努力,把握創作能量,讓更多好的劇作問世。

        本次編輯工作很榮幸與前真理大學臺文系也是資深臺灣文學研究者張良澤教授、成大中文系也是前成大文學院院長陳昌明教授、現臺灣文學館館長廖振富教授等共同擔任。其中張良澤與陳昌明教授均為臺南作家作品集之資深編輯委員,對臺南在地作家作品有廣博深厚的認識,也長期關懷在地文學;而廖振富教授則在臺灣漢語古典文學這塊長久積累,研究成果傑出;我本人以臺灣現代小說研究為主,這幾年雖也投入臺南在地文學的教學與研究,但尚在起步階段,不揣資淺,承擔此次編輯序言書寫,主要希望能傳承臺南深厚的在地文史能量與土地關懷精神,一起推出這些優秀的作品。也感謝臺南市文化局何宜芳科長與申國艷女士等相關人員在實質編輯工作上全力的後援與支持,才能讓這套書順利出版。相信這套年度作家作品集未來會為我們見證,臺南文壇老幹新枝生生不息,伸展向更深更廣文學根脈的活力,是為序。

 

國立成功大學臺灣文學系副教授  廖淑芳

 

 

 

推薦序 /

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究竟誰?據有更高的維度,可以審判真理?法官嗎?還是心靈澄澈的自我。

        閱讀邱致清的《顏色》,掩卷,我心中升起這樣的疑問,這篇小說有文學經典共同關切的命題:人們在選擇中,無法避免注入自我的目標、觀點,甚或成見,這些楬櫫理性分析的背後,卻是更主觀的非理性,以此觀形見色,便落入「色不迷人,人自迷」的困頓。在這篇小說中的「顏色」,不僅是具象的「臉色」、「形住於外」的色相,也是每個人內心是非黑白的顏色,故事中藉著司法官的人倫悲劇,直指司法不是「非黑即白」的絕對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顏色,而且,灰階甚多,鎖在保險箱裡的的一張畫:「黑灰色的雨絲、鼠灰色的彩虹、鐵灰色的身軀、鉻灰色的手臂與泥灰色的頭髮」,那是兒子陳墨心中的父親畫像,世界是不同層次的灰階,只是做為故事的主人翁司法官、父親參不透,固執己見、嫉惡如仇、執法甚嚴,他認定世界是「非黑即白」的絕對值,因此,窮其一生他無法看懂兒子的畫作與心靈世界,篇末,當他拿出兒子的畫作,指辨各種顏色共同在臉上交織出來的光,是溫暖而非陰冷時,為時已晚,在一意孤行中,他已將兒子推向死亡的陰谷。六祖慧能註《金剛經》曾言:「凡有所相,皆是虛妄。」,司法之心眼,不能見色著色,著色生心,認定非黑即白,而是應以法網恢恢的寬廣,保護各種顏色存在的可能,正如小說中所言:「每個孩子心中,都有一道屬於他們自己的彩虹。」那道彩虹,是有多種顏色的,讓萬般顏彩,如此如此的存在,如此如此的美好,才能避免一個判例形成一個更大的的悲劇。

        邱致清的小說,擅長使用證據,在他的小說中,可以窺見許多文學線索,比如小說的開頭寫道:「是牠讓我們陳家蒙羞,是牠讓我的生活,轉境於人生無止盡的荒涼與落寞」、「有形的牠,能變形成一隻巨大的甲蟲」,這是卡夫卡的《變形記》,那隻瓢蟲格里高,邱致清的《顏色》呈現的主題也反映人類的孤單和相互之間的隔離,人和自身的孤獨,還有在人與人之間的隔絕、和社會機制之間的無力感、徒勞,甚至還有法律機制對人的不公平,以及心靈的禁錮等等,小說藉著一個失去辨識顏色能力的「我」,鋪陳開來。在文字的使用上,邱致清的筆力是錘鍊的,「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這種句式,簡直是國文老師的等級,對於一位在科技場域任職的人來說,遣詞用字如此,可見書寫的嘔心瀝血。另外,結合紀實與虛構,在情節上細覈考證,細節深厚,也是邱致清書寫的特色,從《西洋樓》、《漩渦》、以及長篇小說《水神》,他跨界書寫許多專業領域商戰、股市、產業,以及這篇小說的司法等等都是,綜合數個真實司法案例交織的情節,其中還有喧騰一時的捷運殺人案,再加上卡夫卡《審判》、《變形記》、甚或卡繆《異鄉人》都能窺見線索,篇中判例、法律名詞及專業術語,明確且到位,讓讀者在審閱小說時,一併得知專業資訊,那是邱致清書寫時,寄寓普羅教育於文字的可貴,科技工程師而能如此寫作,令人敬佩。

        波蘭導演奇士勞斯基曾經拍攝《藍》、《白》、《紅》三色電影,三色的完結篇《紅》,故事的主角也是法官,這位退休的法官約瑟夫透過善良而熱情的女主角范倫提娜,找回生命的答案,藉著自己審判自己,他終究明白人只有對他人慷慨與博愛,才能自我救贖。邱致清小說中的司法官,從小有一個夢想:「長大後當飛行員。」自由自在的飛行於天空,如此美妙得像藍色海洋的夢想,那是生命天真無邪的初心,就像射出去的白色紙飛機,在一個美妙的氣流中,飛呀、飛,不會落地,多好!但是,生命的宿命是:一旦落地,難免殘損。在殘損時,如何還能保有寬闊與愛,而且雅納世界的諸多異彩,那是不容易的課題。《金剛經》說:「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如來自性,人本有之,色不著相,方能尋回,但願這一篇語重心長的小說,能喚起我們以美善與尊重,看見凡塵世間,萬般顏彩的美麗。

 

王美霞

南方講堂

 

 

 

自序 /

每個人都應該有他們自己的顏色

 

        距離第一次出書大約在十年前,是將再往前十年,投稿各地方文學獎所獲獎的短篇小說作品,集結成冊,以《西洋樓》為書名,出版於「南瀛作家作品集」中。青澀的我帶點小確幸,就像以往國中課本中讀過畢璞的〈第一次真好〉,終於領略「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作品用鉛字印出來」這句話的真切情意。十年說來很長,感覺卻如眨眼般短暫,隨年歲增長心境不同,走過後不是結束,卻是另一個開始,彷彿每隔十年,就要對我自己創作歷程,做個總檢討。期間先是獲得高雄市政府補助,以勞動女性為材書寫的小說《漩渦》,之後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長篇小說補助專案的《水神》一書,甫於去年自麥田出版社出版,該書以大台南發展史為背景,謝謝葉澤山局長的幫忙,讓拙作得以蓬蓽生輝。從《西洋樓》出版之後,我能真實感受到文學的影響力無遠弗屆。

        《水神》這本書對我而言至極重要,除了字數以外,它是我第一次寫這麼「大」的小說,就像歌唱比賽上,挑戰難度很高的歌曲的歌手,一點點失準或是小小的忘詞,都可能對「歌唱生涯」產生巨大污點。所幸受到大家的愛護疼惜,一路走來尚稱穩健踏實,意外連公司裡,原本對我不熟悉的董事長,現在也都認識我了。林林總總盤點之後,《西洋樓》出版以前多寫短篇小說,《西洋樓》以後則多以中長篇小說為主,這樣一晃眼就是漫長的十年。

        寫書並非是因為要出名或獲取哪些成就,而是想要享受這樣快樂書寫、享受人生自由的氛圍。於是這幾年,我試圖挑戰不同題材:商戰、股市、產業、上至天空的飛機、下至海中潛水艇,我總是抱著「我可以試試看」的心態去做,即便題材或口味不容於台灣文學,或書寫過程中偶有「敗筆」,但我總希望作品能更貼近普羅大眾,和台灣社會脈動同樣呼吸一口空氣。畢竟台灣的文學需要更多元的聲音,在自由開放的社會裡,文學應更具包容性、普羅性,而非讓文字束之高閣、致曲高和寡。

        「司法」小說就是這樣一種新的嘗試,《顏色》一書的確不好寫,過於偏頗在案例上、或是偏頗在情感敘述上,都可能失去小說的和諧性,特別有許多法律名詞和專業敘述,特別感謝嘉義市警察局,長竹派出所邱致閔所長鼎力幫忙,他以法律背景作為本小說強大後盾、傾囊相授且完全不支領薪金,我可放心不少,他雖當不了大律師、大檢察官,但他的司法見解足以勝任大法官,若有法律疑難,還請嘉義附近的文友,多多至該所與他泡茶閒聊,但切莫為他介紹女友,因為今年初他已經擄獲一位美嬌娘的心。書賣得好或不好不是我關切的重點,而是有沒有被看見的價值,於是《顏色》在我的檔案中猶豫很久,我知道這不是一本符合市場喜好的小說,其實原先也無意出版,但十年過去了,非常喜歡被人稱為「台南作家」或「來自台南的作家」,我總希望「台南」這個城市,能夠聚合更多文化素材,累積更多文化素養,於是在深思熟慮之後,將這篇作品交付台南市政府出版,而非一般大型的出版社。我並非是以「顏值」取勝的作家,而且也是屬於「憨慢講話,但真實在」的那種人,其實比較希望大家看到我的作品,而非認識我這個人,就像是俗諺所稱的「人怕出名豬怕肥」,我既屬於前者、也屬於後者。

        《顏色》是《水神》之後的第四本書,也是第二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補助的作品,完成後大概在電腦資料夾中釀了兩年,期間改了約三分之一,然後從七萬字加寫到八萬字,寫完之後我忽然發現我變老了(至少心境是這樣的),就像小說裡的一段敘述:「我以前未曾發現過它眼下有那塊灰斑,眼角旁有那道深刻的皺紋,慶幸髮量還是穩當充允,沒有前額退縮或頭頂禿,但華髮卻增加不少。我總是年復一年,倦鳥歸巢般的心情,在目光離開後自尤哀怨:『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今年夏天,接到台南市文化局來函獲知入選,當天入夜之後,窗外可聽見不遠處的知義營區,放著費玉清高唱的「晚安曲」,那一夜我略為失眠;早晨沿著虎頭埤外圍產業道路上班的途中,冷水埤旁道路又長滿土芒果,眾人拿著長篙摘取,豔陽穿過樹梢,在小小的道路上,灑成一片像窗花的倒影,又是一個台南美好的夏季。我知道要為這小說寫個開場白,就相當苦惱,一直拿不定主意,我應該是寫「白話文」呢?還是「文言文」?還是亦白亦文。在《西洋樓》一書中已「自報家門」在案,此書應該不需要再如此贅言,所幸我還有充允的篇幅,可以交代《顏色》的創作歷程。

        我與「司法」交手在數年前,因為房子坐落在一大塊未分割的土地之上,我與父親皆為該土地的持份者,欲釐清分割權利的地主一狀鬧進法院,我和父親都無端成了民事的「被告」。收到法院的信函,見到「被告」兩字,有點小小的緊張感,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當「被告」,老實說我還感覺新鮮有趣。依據規定,土地上有建築物,法官會履勘現場,於是某日法官帶著書記官造訪,我年紀尚小,不知道「法官」是甚麼樣的生物,隨著長輩團在法官旁跟前跟後,就像是古裝劇裡纏在青天大老爺旁邊,吵著要伸冤的不識字鄉民。而雖至現代,法官還真的當我們這群人是「刁民」,雖是民事案件,但他說話之僚氣、語氣的跋扈實在令人難受,句句話中似乎都在暗示或明示,「你們這些死老百姓」怎不快點和解,別浪費司法資源。

        民事就已如此,更況刑事。吾人對現在蔡總統欲推之「司法改革」亦不抱任何希望,蔡總統是個好人,但就像說小裡寫到的,好人若助紂為虐,那就是壞人了。司法不應該再這樣下去了,因為「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台灣司法改革從李登輝總統時代嚷至今,一曠便是三十餘年,一位有良知的法官陳憲裕先生,為打了二十四年的「第一銀行押匯案」,當庭對被告道歉。其中一個原因,竟是上級法院發回更審十二次,其中一張被最高法院認為有瑕疵的表格,三次要求改正,法官們竟置若罔聞。多少人遭到司法濫訴?多少人遭到不當羈押?多少人冤枉於監獄?多少母親在暗夜之中哭泣?司法通常都是戕害人權的第一刀,每每高喊司法改革,結果都是自己人改自己人,先讓人民期望,但也最讓人民失望。我對「陪審制」當然有期待,也對劣質「法官」不能被淘汰的機制頗不能諒解。不可諱言,我心中大約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細胞,贊成「死刑」繼續存在,但又怕給了司法尚方寶劍,會養出像陳肇敏這樣迫害江國慶的人。或許我們國家可創建出一種新制度,混和英美與大陸法系的優缺點,只在遭訴為死刑的第三級法院採取陪審制,採取全數同意或不同意才能形成判決,否則應不斷以不同陪審人員繼續行審。

        我們國家的司法審判品質之粗糙、部分法官素質之低落讓人咋舌。法院的老態龍鍾讓有責任、有擔當的年輕法官卻步,甚至我對台灣四十歲才能競選總統也很有意見,我們的司法永遠沒有「新陳代謝」,這也就是為何本書的主角姓「陳」,卻只知其姓不知其名,因無「新陳」,如何「代謝」,他代表我對司法更深的期許,也是我這二十餘年創作生涯中最具批判性的作品。至今法院審判仍無法影像公開,司改委員張靜曾言「百分之五至十的法官收賄」,即遭法界高官圍剿,連法務部長也加入戰局,不知他被攻擊的原因是因為講了事實,還是短少了百分比。在台南司法博物館開幕當天,賴清德市長一句「司法不要做表面功夫」,就像夏天吃西瓜,實在大快人心。若現在身為行政院的賴清德院長未來有幸再登高處,莫忘了當時的初衷。

        《顏色》是一本寫有關「司法」的小說,本文為八萬餘字,探討親情、司法及死刑存廢的中篇小說,由數個真實司法案例貫穿並交融而成,書名為《顏色》,取自兩層涵義:「顏」代表臉,借意一個父親的臉,主人翁辭世母親的臉,及孩子的臉;「色」乃借用佛教用語之色身,亦指眾生之身,在生存與死亡之間的探索。視角中的「我」,身份是一個法官,幼時目睹母親橫禍,致腦神經病變,成「色盲症」。兇手乃一名十六歲少年,至此這個「我」矢志復仇,最後終於擔任法官要職,對少年殺人幾乎都以判決「死刑」作為報復,而被司法同儕稱為「維特殺手」。「我」育兩子,長子陳赭,次子陳墨。終因個人的偏執,及內心種種壓迫於次子的舉措,導致次子離家,最末釀成巨禍。

        人生而平等,這篇小說是以這個概念而誕生。每個人都應該有他們自己的顏色,而司法應該盡力保護這些顏色,最後感謝台南市政府文化局,讓這篇小說付梓,期待古都能因豐富的文化色彩,而更加美麗。也期待各位讀者能給默默付出的文化工作者和單位,多一些鼓勵與指教,讓台灣的文學市場變得更美更好。

 

邱致清

 
 

|內容試閱|

 

第一章(節錄)

 

        三個小時過去了,當我步入法庭再度走出來,窗外的那場雨依舊未停,雨勢也沒有減緩的跡象。今天我不是法院推事,而是刑事案件的證人。這場雨不知會下多久?我已經不期待黃昏前天空會喘息似的放晴,好讓我的內心能獲得一絲寧靜,即使一整週陰雨綿綿我亦無妨,梅雨季不就是該這樣嗎?反正這就是晴陰四季,來來而去去,該晝夜就會是屬於晝夜,該是驚蜇的就不會是穀雨。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秋收冬藏。是非曲直也是一樣,是黑的永遠不會變白,昭雪抑或是冤屈,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總有一天會在法庭攻防上理出頭緒。

        身為一位法官,面對這樣的痛,我恨不得立刻判牠一個極刑,更況牠手刃四條無辜的性命,誰賠得起?誰償得清?如果這是一種果報,是辨覈我貿然就斷定那樣四條年輕生命的報應吧!眾人都責怪我不給年輕人機會,正如殺紅眼的牠,不給那些死命掙脫,企圖活下來的人一個機會……。在庭上我怒瞪牠,齜牙裂嘴,猶如喪家之犬守護自己的地盤,面對威脅雖無能為力,但總有宣示主權的氣味:是誰在挑戰我神聖審判者的權力?是誰在駁倒我身為一個父親的威信?我所痛恨的是眼裡容不下一粒沙,一根游絲。白玉有瑕還是瑕,白玉不再是白玉,自賤是菜園裡,比下不足的蘿蔔荸薺;黃金有疵還是疵,別妄想一坨狗屎,還能提煉出絲毫的價值,舉足踩踏過去都還嫌棄鞋底腌臢。

        是牠讓我們陳家蒙羞,是牠讓我的生活,轉境於人生無止盡的荒涼與落寞,原本蕭瑟的世界更加晦暗。在我眼前非黑即白色的視界裡,是綿延而無止境的滯澀感、挫敗感,高若孤峰、深似絕壑。像千萬片樹葉,悄然離去巨木樹梢,落為泥腐;像千萬絲滴涓,驟然滑過孤崖石縫,垂成淚瀑。冷風凜凜,寒凍刺骨,彷彿吹垮了我始終相信,堅若磐石般的家教門風,吹皺一個司法人員,所應該享有的尊貴容顏,是牠讓我抬不起頭,處處卑躬而屈膝,讓牠的哥哥因此羞愧而無地自容。

        我承認,是我不夠憐愛、疼惜、關照牠。我始終認為:牠夠愚蠢、夠笨,不配為我陳某人,一個受眾人尊敬,司法官的兒子。我的心中本來就無這個豎子,誰也不能論斷我是橫父。我自認對牠已無任何一絲愛意、只有滿腔的怨恨!我拿法槌裁斷曲直生死,牠拿長刀戳索橫豎人命,好個幹父之蠱,衣缽相傳啊!這是命運在捉弄我?嘲笑我不?……

        我能讓牠死嗎?牠的生命不屬於我,我的生命亦不隸於牠。若牠的案子落款到我手裡,肯定判個一死兩死。但是,法庭上好長一段時刻,我竟然心頭有軟,想為牠求情脫罪,我嘴巴上越是辯解,肢體伸展較為激動,羞恥愧歉之心一時藏到我的厚臉皮底下,我自己也成了我以前坐在法官席上,最討厭的那種搖脣鼓舌,擅生是非之人。

        我回過神來仔細看看大家的神情,不知如何面對所有的人,感覺眾人在看我們這對愚喬梓的笑話,我的嘴皮子早已不屬於我身體的管轄,我深信在法庭上那個強詞奪理的父親不是我,至少不是原來的我,我討厭這樣的自己,嫌惡感倏地湧上心頭。驚奭之下,口乾舌燥,心頭兒怦怦跳。不知受害者的家屬,有沒有發現我羞赧腫脹的臉,如果世界上真有穿越地心的坑洞,我肯定會跳進去。我懇求心中還握有公平那把尺的人,不要恥笑我的凡愚癡心,畢竟我仍是牠的父親……。我們就像是兩個囚犯,共用一條腳鏈,盎盂相繫,兩個肉體懸栓於同一個性命,法庭裡的攻防不是一場博弈、一場賽局,但我現在的狀況,不正自陷於「囚徒的困境」裡。身為一個父親,可生可養,對於兒子所犯的滔天大罪,我不求任何人原諒,輪受不了審判長、檢察官的詰問,自知牠法網難逃,我忍下張律師恥笑般問我的假設前提,心底委屈,眼眶模糊、臉頰發燙,言不由衷當庭要求法官判牠一死,也唯有這樣表態,方能讓所有人解脫,包括我自己:捫心自問,貪圖這種方便,成全了我這個不及格的父親,同樣也便宜了那失格的兒子。我是該死去的人,隨同最後的宣判一起死去的人,我感覺我的靈魂被某種外在的東西,猛然勾出了我的身體,軀體框架著空殼子,腳步輕輕浮浮地,如踩踏在雲霧之中。

        ……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