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遷徙與再生:消逝地景的採集與創造【地景集】
正在加載......


售價 : $600
 遷徙與再生:消逝地景的採集與創造【地景集】

  撰文:王文心、邱俊達、胡湘玫、張景泓、張靖驩、陳宣誠、陳伯義
               陳黎恆青
、黃彥一、黃微芬、楊宗愈、蕭伊伶、蘇弘、蘇孟宗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出版日期:民國106年12月
  ISBN:978-986-05-4877-8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1.9*32cm/103頁
  定價:NT$600元(附【展演集】一套,不分售)
 
 
 
 
 
|內容簡介|

 

地景作為檔案‧Landscape as Archive

地景作為展演‧Landscape as Performance

地景作為思想‧Landscape as Thought

 
 
|目錄|

 

序言

展望以糖為名的地景藝術祭  局長|葉澤山  003

 

計劃概述

遷徙與再生:消逝地景的採集與創造──

從檔案採集、再製到大地藝術展域的形成:思考大地和藝術之間的關係  陳宣誠+蘇孟宗  004

 

導讀

開啟地景晶體的滾動閱讀  邱俊達 008

 

糖業歷史晶體

從「檔案是未摻過水的史料」試談麻佳糖業檔案  蕭伊伶  054

 

 

場所與事件年表|動態地圖  陳宣誠+黃彥一  012

 

 

遷徙.路徑

沒有題目的不設計  蘇弘  060

量測地方經驗:身體感知的地圖索引  王文心  064

心中地景的再現  張靖驩  070

蔗生.這生  陳伯義  074

老糖工的記憶地圖  黃微芬  076

可見與不可見的地景敘事  陳黎恆青  080

時空平行線:地景切面  張景泓  084

植物的記憶  楊宗愈  088

地景中的植物與神話論  胡湘玫  092

 

基地探測

荒糖植物園   陳宣誠  098

龍泉糖址劇場   陳宣誠  100

短暫的言說   張靖驩+陳桂梅  102


 
|書序|

 

展望以糖為名的地景藝術祭

 

        自日治時期始,臺南即以製糖業享譽盛名。嘉南平原一片片的甘蔗田,不僅是經濟主力,更是百年來當地人的生活記憶。座落於曾文溪畔的總爺糖廠,前身為日本明治製糖株式會社,高聳的廠體建築,與綿延的糖業鐵路,八十多年來與麻豆人生存與共,是根植於當地的重要地景。

        歷經一個世紀之時代轉變及產業更新,2001 年起,退役的舊糖廠轉型成為藝文中心,結合工藝美學、特展、工坊、地方文化館、國際藝術村與豐富的綠帶資源,成為發展藝術、觀光休閒與教育的藝文創作基地,在藝術與人文內蘊詮釋下,重新賦予百年古蹟新的定位與使命。

        延續去年以麻豆地區與周邊糖廠為關照的「總爺429 番地—可見與不可見的糖業地景」展覽,總爺藝文中心今年亦邀請來自建築、景觀、植物學、當地文史、社區藝術等領域的專業者,以糖業鐵道與社區脈絡為題,進行一系列的調查研究,並將其成果出版為本專刊。期待藉由檔案的梳理、跨領域的方法,以「地圖」為索引,將麻豆與糖業以嶄新的面貌呈現予民眾,提供另一種觀看與探索的方式。而本階段的工作成果,不只作為展覽與專刊,更將成為後續邀請國際當代藝術家進駐創作「總爺糖業大地藝術祭」的基礎。自工藝美學走向地景藝術,期許以檔案活化與藝術行動,延續過去的糖業記憶,活化文化資產,開展一場以糖為名的地景藝術祭!

 

臺南市文化局局長  葉澤山

 
 
|內容試閱|

 

遷徙與再生──消逝地景的採集與創造

從檔案採集、再製到大地藝術展域的形成:思考大地和藝術之間的關係

 

文──畫主持人 陳宣誠 計畫協同主持人 蘇孟宗

 

        每個人和每個地方的存在,都是一個體認的過程。每個人出生張開眼睛的那一剎那,就被拋入這個模糊混沌的世界,在成長學習的過程中,可見的世界逐漸清晰而固著;但是在表象的背後,還有許多故事曾經發生過,或是正在發生中。溫故而知新,就是重新認識可見世界的過程。然而人類歷史也充滿了對於自然和日常生活的雙重剝削。在這份進步與帝國資本主義的意識型態中,科學研究把主題從生產地景中的真實經驗中抽離出來。藝術創作儘管較不明顯,在重現世界的過程中事實上也採取類似的抽離狀態。是否可能有創作能夠指向自由的企圖?在我們的「在世既存」中,所謂的進步與歷史是否仍然具有意義?當我們重新整理麻豆的記憶的時候,科學與藝術的重新啟動也是疏離內省之後再度闖入可見世界,重新進入現實過程的重生:自己和人群如何身處在社會和自然的相互定位的過程,共同形塑這片地景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嘉南平原上的臺南市麻豆區,史前歷史可上溯至3700年前,近年經考古發掘,出土相當豐富的文化遺物。至荷蘭時代,原住的平埔族麻荳社是當時最大的部落。至今仍留存不少文獻,可供追尋。荷蘭時代以後,漢人逐漸移入麻豆,清康熙年間晚期,在麻豆古港邊形成以漢人為主的古麻豆街。因製糖等工商業的發達,經濟繁榮,至清雍正與乾隆年間早期,麻豆已由移墾社會,進入文治社會。並在此時逐漸進入原為麻豆聚落的今麻豆街。持續的工商業發展,麻豆產生數十個歷經二百年不衰的豪族。日治時期初年,麻豆街人口18000人,是嘉南平原上,除臺南市與嘉義市之外,人口最多的市街。日治時期,總督府鼓勵日本大企業,投資臺灣製糖業,1910年明治製糖株式會社在麻豆總爺建造「總社」與「製糖工場」,重大的建設帶來活動經濟活動,使麻豆邁向現代化。

        1931年市區改正後的格狀街道,成為今天我們所知的麻豆雛形,平原上城鎮網路上的節點。在這個變遷的過程中,都顯示了現代化過程中,文化與自然持續互動的地景面貌。這裡的地景(landscape)不是只能遠觀的綠美化風景,而是變動世界中的生物棲地,以及人類生活的環境。和這個環境息息相關的,是地方的物產、風景、記憶,以及社會空間的生產模式。因而不論是狹義的族群移民或廣義的文化變遷,在這個關於土地的展覽計劃中,我們提出「遷徙」的概念,如何指認這一「遷徙」作用於政治、歷史與經濟上的運動,另一方面,也讓這「遷徙」成為邁向下一步的重要概念。

        「遷徙美學」(migratory aesthetics)不止於一般定義下的生物或人群的移動(migration),同時也指向文化變遷與自然演進的並存。當然人與環境之間的交易,也可能是突兀、擾動、甚至具有破壞性的。除了移動的行為,遷徙也牽涉到當代文化中感官與身體的呈現、空間的生產,以及這些作用所留下的痕跡。《麻豆區糖業鐵道地景與社區脈絡調查研究》在廣闊的地景中以糖業和鐵道作為骨幹,探討其中蘊含的肌理內容,取其作為空間生產的媒介,以及物質文化的展演過程。

 

●重返與再造歷史現場

 

        麻豆有將近400年的糖業歷史。由荷蘭時代開始,歷明鄭至清朝時期,麻豆蔗田遍布,糖廍林立,糖業歷久不衰。日治時期,日資大企業明治製糖株式會社,1907年在麻豆登記成立,首先收購麻豆製糖合股會社,開始以MS品牌製糖販售,1912年在今總爺興建完成「總社」與「製糖工場」。不僅在麻豆,在嘉南平原上,也建造蒜頭、南靖、烏樹林、佳里也建造製糖工廠,其他製糖株式會社建造虎尾、大林、岸內、新營、善化、玉井、永康、仁德等製糖工廠。各糖廠修築五分車鐵道運輸甘蔗,各糖廠鐵道相互連接,在臺灣西半部形成綿密五分車鐵道網絡與極具特色的地景。

        另一方面嘉南大圳灌溉系統的建立,不僅在構造技術上是一大成功,大圳灌溉範圍內,因不同地區土壤環境與距離幹支線的遠近,亦形成不同灌溉模式與地景紋理,更因為鐵道與水圳的交織,改變、支撐也影響聚落的生活產業。糖業、鐵路運輸、水圳系統的發展,在南臺灣經濟上有重要影響,糖廠位置的選擇與擴張都影響著緊鄰的聚落關係,層層堆疊的構築不斷地跟原始的地景交織形成豐富的自然與人文景觀。這些豐厚的文化底蘊,已成為當地重要的文化資產,需要進一步的保存與維護。1990年後,臺灣糖業漸趨沒落,糖廠紛紛關廠。工廠與鐵道也隨之拆除。1994年總爺糖廠關廠,1998 年製糖工廠拆除,鐵道也陸續被拆除,如今只剩斑駁殘跡。1999年在地方爭取下,原明治製糖總社的四棟建物編定為縣(市)定古蹟。在這樣的基礎上,本創作計劃的起點即以麻豆區糖業、鐵道系統與嘉南大圳溝渠沿線為中心,展開一系列的糖業、鐵道、水文地景與社區脈絡的調查研究。從糖業出發以至於鐵道系統、水圳、聚落空間與事件的地景脈絡、特殊紋理、農作、歷史檔案、文獻、影像進行深度考掘、分析與討論,並能在過程中進行口述訪問,與在地居民產生對話,進行各種不同面相的對話,發展糖業、水圳、產業、聚落空間與歷史記憶等之研究調查,這一歷史現場的重返不是緬懷過去,而是重新去面對這一段歷史的演變,要保留一處糖業文化紀念場域,成為臺灣人文史與自然史不可或缺的文化地景。

 

●藝術介入的未來想像

 

        前述的基礎下,我們企圖思考與實踐如何進行地景資源的再發現與創造,成為一種滾動性的關係建立,一方面進行檔案的深度考掘,另一方面積累藝術介入的基礎與養分,讓持續發生的藝術創作結合地景場域的脈絡;讓歷史堆疊所形成的自然與人文環境、糖業鐵道與嘉南大圳興建所衍生的產業鏈結、乃至於聚落、水利構造與糖廠建築間相互依存的特殊紋理脈絡,彼此之間都能夠產生對話。這項調查研究企圖發掘並建構多層次的檔案,讓藝術創作的起點,建立在與這些檔案的相互作用上,期待在檔案生成與藝術創作間,形成一種創造性地滾動與視見。早期臺灣的糖業扮演很重要的經濟角色,甚至在清朝已經有甘蔗的種植與相關的工作場域和構造物的製造。日治時期的會社,大型的廠房建築、設備和運輸鐵道系統的發展,都和所在地的地景紋理有著很緊密的關係。糖廠位置的選擇與擴張都影響著緊鄰的聚落關係,也因此,積累層疊的構築不斷與原始地景交織,形成豐富的自然與人文景觀;建立在這豐富地層之上的藝術創作,應該是一種人為製造的動態地形,不僅應該將所處之地的力量釋放出來,也承載著和事物所開啟的連結關係。除了對於歷史與事件的調查與研究,我們更要問的是,什麼是屬於這片土地的下一步。

        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反思地景、建築、藝術創作的生成,也進一步對於行為、城市與地景的閱讀與思考,提出另一種創造性的觀點,另一種思考途徑的參照。在不同的尺度討論身體感官、物質組成、城市紋理和自然地景間的關係,也同時對應進一步提出關於社會性、歷史性和公共性的討論。此時關於藝術創作而言,是一種找尋、一種思考的起點、一種策略、一種反省、一種意識他者的存在,更是一種價值的顯現。因此,建立在研究團隊檔案整理與地景脈絡和社區調查的初步基礎下,我們邀請參與者發展地景閱讀的方法進而思考地景的再生成,此時藝術的介入是給出新的連結方式進而創造地景,讓生成的過程是一個開放性架構的建立,在這個架構下嘗試邀請植物學家、攝影家、文史工作者、藝術家、建築創作與景觀設計師一同參與,一起進行地景的呈現與創造,如此一來,不僅是可見的物質組裝,更是邁向不可見的感知與精神創造。

 

●檔案收集到大地藝術展域的建立

 

        因此,這也是一個重新思考土地的展覽計劃,透過對於歷史的深度考掘,找到重省自身的當代性意義。整體計畫企圖以研究與調查之成果作為基礎,做為麻豆糖業重返與再造歷史現場的依據,如何工作重返的現場,並讓這一現場的重返作為後續邀請國際當代藝術家進駐創作「總爺糖業大地藝術祭」的基礎。將作品裝置於場域中,使藝術展示體現「水圳-聚落-糖業」的緊密關係。從地景資源的再發現、地景場域的脈絡及和周遭環境、居民、糖廠、鐵道、水文等特殊的紋理脈絡產生新的對話。

        更進一步,我們希望藉由檔案和媒介的雙重視角,能夠開啟新的地景認識論。日常生活中的文件、地圖、廠房、街道、農田等,都是地景「檔案」的一部分。地景作為檔案(landscape as archive)的觀點將麻豆視為無牆博物館(Museum Without Walls),是以「地方自然園區」和「生態博物館」的概念,可以是一座「糖業大地藝術展域」,將地方累積層疊的襲產轉為振興地方經濟和文化的動力。麻豆區作為地方園區或生態博物館,都是擷取博物館的典藏、研究、教育、展示等功能,必須點明博物館作為一個文化機構,自然環境與人類之生存有著不可二分的密切關係,並將兩者之間的互惠交融的關係加以推廣並重視。另一方面,由此衍生而出的再現方式,包括藝術創作中的繪畫、雕塑、建築、攝影、電影、文學,都是地景作為媒介(landscape as medium)的一部份。從我們所見、所聞、所觸的環境感知,再進入地景的動態理解過程,都是意識構成的一部分,也與地景密不可分。地景不再是被動的呈現,而是主動的施為者(agent),也是我們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各種力量的發生載體。在這些過程中,主體感受到環境脈絡的形塑,進而形成整體的地景觀。地景同時作為環境的形塑者,也是感官收攝的美學對象,跨越了個體到廣闊地景之間的連續尺度。我們期望這些文化地景的生產過程,能夠搭接地景中的個人與群體面向,並且將個人從歷史意識的壓迫中解放出來。

        在這樣的架構下,對於「總爺糖業大地藝術祭」的未來想像才有基礎,不再是曇花一現的藝術消費,不是打著地景復甦口號的地景破壞,而是去創造一種動態關係,介於檔案的收集與大地藝術博物館建構之間的動態關係,是藝術與基地間的積累與辯證關係,是如何再度可見的實踐,是場所的具體化,但這些的生成同步指向檔案的層疊發展,並形成一種價值的顯現。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