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府城古蹟導覽
正在加載......


售價 : $300
 府城古蹟導覽
 
  作者:何培夫
  出版: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出版日期:民國84年6月初版、民國101年12月修訂四版
  ISBN:978-986-02-4853-1
  GPN:1009903269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6*18.9cm/122頁
  定價:NT$300元
 
 
 
 
 
 
|內容簡介|

 
        臺南以文化立都,擁有豐富的文化資產資源,1995年何培夫教授撰寫《府城古蹟導覽》,至2012年底成為臺南最暢銷的古蹟專書,在臺南縣市合併升格為直轄市後,特請何培夫教授校勘、整理舊作,再版《府城古蹟導覽》。本書介紹五十餘處臺南舊城區重要古蹟,內容豐富、圖文並茂,是參訪府城的隨身寶典。
 
 
|目錄|

 
I   市長序
II  導論
 
臺閩地區第一古蹟(七處)

001  臺灣城殘蹟
005  赤嵌樓
009  臺南孔子廟
015  祀典武廟
019  五妃廟
022  大天后宮
027  二鯤鯓砲臺
 
臺閩地區第二古蹟(八處)

032  臺灣府城隍廟
037  北極殿
040  開基天后宮
043  開元寺
048  三山國王廟
051  兌悅門
053  四草砲臺
055  臺南地方法院

臺閩地區第三級古蹟(三十八處)
 
057  臺灣城郭概述
059  臺灣府城大東門
060  臺灣府城大南門
061  臺灣府城城垣小東門段殘蹟
061  臺灣府城城垣南門段殘蹟
062  臺灣府城巽方砲臺
063  安平小砲臺
065  法華寺
068  德化堂
070  西華堂
072  擇賢堂
073  報恩堂
074  大觀音亭
076  興濟宮
080  開基靈祐宮
082  萬福庵照牆
083  開基武廟原正殿
085  總趕宮
087  天壇
090  東嶽殿
093  景福祠
095  水仙宮
096  風神廟
098  接官亭石坊
100  蕭氏節孝坊
101  重道崇文坊
102  鄭氏家廟
104  陳德聚堂
106  全臺吳姓大宗祠
108  妙壽宮
110  海山館
112  原英商德記洋行
114  原德商東興洋行
115  延平街古井
116  烏鬼井
116  臺南石鼎美古宅
117  曾振暘墓
118  藩府曾蔡二姬墓
119  藩府二鄭公子墓
 
附錄
120  延平郡王祠
 
 
|書序|

 
參訪府城的隨身寶典
 
       臺南市升格為直轄市的核心價值,在於「文化」,市府團隊即以「文化立都」作為施政的主軸,全面奮進,孜孜不懈。由於原臺南縣市各自擁有豐沛的文化資產,合併後質量更大為提昇,如何整合、維護、發揚、活化,讓這些文化資產更具生命力,可以成為城市的美麗容貌與內在氣質,一直是臺南市政府努力的目標。行銷是我們踏出的第一步,何培夫教授的大作《府城古蹟導覽》,即是其中的「品牌」之一。
 
       文化資產概分為無形與有形,前者如傳統藝術、民俗活動、技藝保存者,後者則如古蹟、歷建、聚落、文化景觀等等,就內容而論,原臺南縣多無形文化資產,原臺南市則多有形文化資產,其中古蹟最為可觀,名列國家級者居全國之冠。為凸顯府城古蹟的質與量,特別商請何教授整理其舊作《府城古蹟導覽》,重新校刊,再度問世,以饗廣大讀者。
 
       《府城古蹟導覽》曾多次加印,是原臺南市最暢銷的古蹟專書,條理分明,內容豐富,言簡意賅,圖文並茂,可謂參訪府城古蹟的隨身寶典,按圖索驥、觀光指引兩相宜,對府城文化的深度旅遊,具有導覽、益智功能,信手翻閱皆知識,可欣賞建築藝術、文物之美,亦可看到歷史縱深、文化精隨,由此重新認識府城,認識臺南,認識臺灣。
 
        豐富的古蹟文化,向來是大臺南的驕傲,為此,臺南市政府由《府城古蹟導覽》出發,以「大臺南文化資產叢書」為題,一書一古蹟,將逐年委請專家學者編撰具有文資身分的每一個文化資產,自2013年開始出版,如此即可更細膩、更精準的解說與詮釋每一個古蹟,可以提供廣大遊客更有深度的臺南體驗。
 
       何培夫教授窮畢生之功力,編撰這本《府城古蹟導覽》,為我們打開認識府城古蹟的一扇大門,引領我們進入臺南的歷史現場,讓我們重新看到臺灣,也看到自己。
 
臺南市市長 賴清德



一部引人入勝的古蹟生命史
 
       臺南是近代臺灣最早開發的地方,就眾多考古遺址及出土文物的證據來看,包括「左鎮人」,以及在南科陸續出土、橫跨距今數千年的大坌坑、牛稠仔乃至較晚近的大湖、蔦松各文化層,可以說臺南也是臺灣本土文明的原鄉。截至2012年底為止,整個大臺南擁有9處遺址、22座國定古蹟,冠於全國,此外包括市定古蹟、歷史建築、聚落、文化景觀、傳統藝術、民俗及有關文物以及古物等有無形文化資產,種類數量均可謂浩繁。其中「古蹟」一項,可說負載著最強的歷史感,每每走訪,其所表現出時間凝結的靜止性,彷彿在訴說著一言難盡的故事。歷史的遞嬗、政權的演進、都市的紋理、族群的文明以及建築的藝術等,我們從古蹟中鑑往知來,同時也賦予其以新時代的意義。
 
       何培夫教授於1995年寫就初版的這本《府城古蹟導覽》,翔實記錄了臺南府城歷史核心區古蹟群的古往今來,他以流暢簡潔的筆觸,在每座古蹟短短的篇幅中,完整刻劃了古蹟本身的建築之美及史跡軼事,出版至今近20載,已經成為府城古蹟入門的權威之作。何培夫教授以其充沛的史學及美學涵養,帶領了無數欲一探堂奧的史學後輩們遨遊臺南這塊寶地,也吸引無數市民及國人經由親炙古蹟認識大臺南及府城地區的開發史,對保存推廣大臺南文化史蹟可說居功厥偉。
 
       政府出版品多次再版誠屬不易,代表的是民眾對作品有持續的需求及高度的肯定,大臺南合併升格為直轄市後,本書能保有原貌、重出江湖,可說意義非凡。我們也深信,這本鉅作的再版面世,將在大臺南的文化資產保存史上,留下一頁最動人的篇章。

文化局長 葉澤山




      一個地方有沒有文化,就看有多少古蹟與多少博物館、美術館。

      添財主篆臺南市以來,一直認為古蹟文物是最豐美、最珍貴的有形文化資產,其中流傳的歷史典故,取之不盡;蘊藏的文化活泉,用之不竭。除了盡力維護、廣大宣揚與精心修復的措施以外,更是發掘許多歷史遺蹟與歷史建築,得以列入「市定古蹟」,達成保存歷史記憶、都市紋理、建築藝術等多元的文化內涵。

      截至二○○四年十月,本市古蹟數目總計一百一十二處,即(一)臺閩地區第一級古蹟七處、第二級古蹟八處、第三級古蹟三十八處,合計五十三處;(二)國定古蹟三處;(三)省定古蹟一處;(四)市定古蹟五十五處;古蹟之多,冠於全臺!

      歷史與文化應以貫徹文明、教化、宣揚為主導策略,古蹟與文物應以追求品質、品味、品管為經營方法。「活化古蹟」就是活化歷史與文化,添財非常贊同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何培夫教授所倡言「歷史就在身邊,文化就是生活」的理念。本府為發揚古蹟與文物,曾請何教授撰述相關文章,並先後出版《臺南市古蹟簡介》、《臺南市寺廟匾聯圖集》、《臺南市寺廟石刻圖集》、《臺南市寺廟簷飾圖集》、《臺南市寺廟門神彩繪圖集》、《臺南市寺廟神像圖集》、《民族文物館藏品選集》、《臺南市寺廟木雕圖集》、《臺南市民俗辟邪物圖集》、《府城風味小吃初輯》、《臺南市寺廟文物選萃》、《府城文物傳奇》、《臺灣的民俗辟邪物》與《臺南孔子廟釋奠之美》等專書;其中又以《臺南市古蹟導覽》介紹本市五十三處列級古蹟,最能提供認識與欣賞古蹟、文物的概念。

      由於近年來多處古蹟歷經修復、更新佈置、改善環境與地址重編,《臺南市古蹟導覽》的資料明顯不敷求知需求,因此再度委請原作者加以增補、修訂內容,裨益導覽並饗讀者。何教授以亦史亦文的筆法、平易近人的風格,介紹本市古蹟的歷史沿革、地理變遷、建築風格、文物特色、宗教信仰與民情風俗;並能提出古蹟管理與經營的相關意見與問題,可以提供本府業務單位參考。

      本書表達何教授「走出研究室」的理念,並且闡明治史理想的浪漫組合,即「史學家的胸襟、文學家的筆鋒、藝術家的美感、哲學家的省思」。添財也以為「人類如果缺少歷史的素養,則只有本身的生命而沒有歷史的生命」;閱讀一頁臺南市古蹟發展史,尤知府城今古興替變革,足供為政者殷鑑。是為序。

臺南市市長  許添財  謹識
2004年12月仲冬
 
 
 
|內容試閱|

 
臺灣城殘蹟    臺南市安平區國勝路82號
       
       十五世紀末,葡萄牙人繞過非洲好望角到達印度,開闢歐、亞兩洲直接貿易的新航路,也開啟世界歷史的新紀元。隨著海洋時代的來臨,西方東漸,衝擊著古老中國;而臺灣在中國東南,地位益顯重要。當葡萄牙人航經臺灣海峽,一句 “Ilha Formosa”(福爾摩沙)讚美「美麗之島」,臺灣的歷史也有新的變化。
 
       西元一六○二年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成立,以巴達維亞(今印尼爪哇)為經營亞洲的根據地,並企圖在接近中國的地方取得立足,以利通市中國;西元一六○四年八月,荷蘭長官韋麻郎率兵進犯澎湖,此為荷蘭人首次侵佔中國領土。明朝採取「曉之以理、威之以兵」的方式,並嚴禁通海,斷其接濟;同年十一月,都司沈有容抵達澎湖,直接與韋麻郎談判,令其知通商無望。同年十二月,荷蘭人退出澎湖,結束四個多月的佔領。(參考郭廷以《臺灣史事概說》第二章第一節)
 
       西元一六二二年六月,荷蘭人攻擊澳門,為葡萄牙人所敗;同年七月,轉進臺灣海峽,再度佔領澎湖;同時覬覦臺灣,派員勘察並建竹砦於一鯤身。明朝則積極整修戰備、嚴行海禁,終於天啟四年七月(1624年8月)雙方達成協議,同意與荷蘭人貿易、不干涉荷蘭人佔領臺灣。
       荷蘭人自澎湖撤退,轉赴大員(Tayowan,原住民語,或譯音「臺員」、「臺灣」、「臺窩灣」,乃「濱海之地」的意思;即今安平),就前所建沙丘竹砦舊址興築城堡。次年(1625年)命名「奧倫治城」(Fort Orange),但以磚石取得不易、熟練工人欠缺,建城進度甚緩;二年後(1627年)規模漸具,改稱「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大員位居七鯤身沙洲之首的一鯤身,城堡命名「Zeelandia」即「海嶼」的意思,符合當時地理環境;又以原住民語音而有「臺灣城」的稱呼,更由於荷蘭人紅髮、視若外夷,故俗稱「紅毛城」。
 
       其後為加強城防,原有城堡未竣工而有增建外城(或稱「角城」)的意見。熱蘭遮城內城終於西元一六三二年年底完成,形式為兩層臺基高聳,其上城壁堅固,中間正方、四隅凸出稜堡,這是西洋十六世紀以來常見的營壘設計。二年後(1634年)外城完成,西北與西南隅凸出稜堡。
 
       熱蘭遮城是荷蘭長官在臺駐地與軍事重鎮,方形內城為長官公署、士兵營房、教堂與倉庫,四隅稜堡安置大砲;長方形外城交疊在內城西北角,為貿易場所。牆用糖水、糯米汁調和殼灰,疊磚堅實垣壁,並與西元一六五三年所建的普羅民遮城(即赤嵌樓)遙遙相望,互為犄角,封鎖臺江內海。
 
       明永曆十五年(1661年)延平郡王鄭成功驅逐荷蘭人、收取臺灣,為紀念家鄉故里或以「臺灣」閩南語音似「埋冤」、「刣完」,因改此地名為「安平」;並居本城,坐鎮運籌,丹心壯志,揭櫫「反清復明」的大業。黃叔璥《臺海使槎錄》記載:鄭氏以春秋時代鄭國城門名曰「桔柣」,遂將紅毛城內城門依此命名,流露故國情懷。從此熱蘭遮城也稱「王城」,但以後人俗稱「安平古堡」最為有名。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臺灣入清版圖以後,政治中心逐漸移至臺灣府城(即今臺南市區),熱蘭遮城的地位逐漸沒落。其後多著重於軍事價值的維護,除保有砲臺要塞的功能,並置水師協鎮佈防,再置軍裝局以儲備軍火。同治七年(1868年)英國因樟腦走私與教案衝突,竟然派軍砲轟熱蘭遮城,軍裝局遭毀、副將江國珍殉難,今日僅存「軍裝局」門額見證列強入侵的史實。至於其他附屬建築則任其毀壞,加以連年的颱風、地震與年久失修,終至牆宇傾頹、庭角沙堆,至清末已是一片瓦礫廢墟。

       明治二十八年(1895年)臺灣割讓日本,二年後(1897年)將內城斷垣殘壁剷平,四周以紅磚砌成方形階臺,臺上建造日式平房作為海關長官宿舍。這是一次徹底的破壞,內城舊跡無處可尋,僅存外城數段牆壁,殘敗凋零。明治四十一年(1908年)日本人自安平海關舊址遷移燈塔,重建於內城西北角;昭和五年(1930年)舉辦「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拆日式宿舍,改建新式洋房。
 
       昭和十六年(1941年)日本人建立「贈從五位濱田彌兵衛武勇之趾」紀念碑,緣以濱田彌兵衛於西元一六二八年來臺貿易,因抗稅而遭荷蘭長官扣留,卻脫困而挾持荷蘭長官;事後協議確保日本貿易利益,糾紛得以平息。臺灣光復以後,刮除紀念碑原文,改刻「安平古堡」四字。

       今日尋訪舊跡,七十多公尺長的外城南牆殘壁依然屹立,老榕攀爬,灰壁斑駁,紅磚剝落,尤顯滄桑;其上壁鎖傳係荷蘭建築遺風,為穩定樑與壁的鐵質構件;今鐵件已失,徒留凹痕與鐵鏽斑斑。自外城南牆西端可見城垣加高、城壁加寬的景觀,研判乃係明鄭圍牆、荷蘭固防所致;自外城南牆內壁紅磚脫落的痕跡中,也可查見城壁加寬的情形。更有樑穴殘跡歷歷分明,研判乃係當年建築遺構,如今房舍了無蹤影。
 
       外城西牆稜堡殘蹟位於西龍殿後方,民宅違建其上,乏人聞問;外城北牆殘蹟亦掩藏於民宅後方,難窺全貌;內城北牆圓凸城壁殘跡則易追蹤,並掘一口古井。依據王必昌《重修臺灣縣志》記載,可與今日遺跡對讀:城基方廣二百七十六丈六尺、高三丈有奇,分為兩層;上層有瞭亭幽宮、複道重樓,下層城壁四面加圓凸;南北有井,下入於海,上出於城,以防火攻。西城基內一井,半露半隱,水極清冽,可於城上引汲。
 
       登上階臺,尚存大砲數尊,可供緬懷昔日駐兵防衛的情景。民族英雄鄭成功塑像兀立,景仰之情油然而生。洋房已舊,改為「安平古堡文物陳列館」,陳列有關安平古堡的文物,例如描繪安平老街舊屋的水彩畫作、熱蘭遮城與七鯤身形勝圖、臺南今古地形比較圖、安平壺與西洋皿;以及「荷蘭以前的臺灣」、「臺灣城的興建」、「鄭成功傳與年譜」與「鄭荷戰役始末大事記」等主題,並以模型、手繪地圖、舊照片、檔案輔佐說明。另外陳列古代小鐵砲、砲彈、火藥罐、兵勇竹甲笠與古錢等雜物,風獅爺與劍獅也成為安平文物的特色。

       近年則由「奇美企業」協助規劃佈置,展示西洋武士鎧甲、戰馬護具、歐洲長劍、長矛、頭盔、銅砲與火藥盒,以及中國大刀、長矛、弓箭與頭盔;更有十六世紀荷蘭船艦彩畫,荷蘭時期的橡木櫃、鍜鐵大箱、製書壓榨機與盥洗臺,皆具特色。

       室中櫥櫃陳列仿製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木質標誌,簡稱「V.O.C」的紋飾非常凸顯。仿製荷蘭人與鄭成功和約影本幾可亂真,古荷蘭文卻是不易辨讀。新置鄭成功胸像與荷蘭末代長官揆一 ( Frederick Coyett,1656~1662 年 ) 胸像,昔日針鋒相對,今日默默無言;是否記得當年條約明訂優渥的「光榮撤退」,荷軍得以糧食無缺、攜帶私財,並且武裝列隊奏樂,在揆一指揮之下登艦離臺,返回巴達維亞。.

       民國九十年 ( 2001年 ) 九月,臺南市政府推動「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計劃,曾以非破壞性的透地雷達探測,獲知多處內城牆基遺址;並結合建築、土木與考古的科際整合,進行學術性的歷史考古,頗有斬獲。民國九十三年 ( 2004年 ) 九月,臺南市政府將相關外城遺蹟列為「市定古蹟」,名曰「熱蘭遮城城垣暨城內建築遺構」,加以保存維護。「王城再現」的理想逐漸形成,「安平風華」的再現指日可待。

       館畔瞭望塔為近代所建,登塔極目遠眺,依稀可以凝視海岸,遙想鹿耳門明軍登陸、北線尾荷蘭熱堡 ( Zeeburch,或作「海堡」) 兩軍交戰,鄭氏功業已成永恆。




 
重道崇文坊      臺南市北區臺南公園燕潭北畔

       林朝英,字伯彥,別號「一峰亭」,臺灣府臺灣縣人。依據連橫《臺灣通史》〈文苑列傳〉記載:「林朝英......乾隆五十四年貢成均,以資授中書銜,樂襄地方義舉;嘉慶初,倡修縣學文廟,並董工役,自費萬金。廟成,有司奏聞,下旨嘉獎;建坊,賜『重道崇文』之匾......朝英工墨畫,瀟灑出塵;書亦奇秀,多作竹葉形;善雕刻,竹頭木癭一經其手,靡不成器。家建小亭,顏曰『一峰亭』;額三字大徑尺,筆力勁秀,悉為朽木所成。」

       一峰亭早已不存在,幸有墨跡雕作傳世;小南天福德祠所「小南天」匾額,萬福庵所藏「萬福庵」、「小西天」、「三寶殿」匾額,彌陀寺所藏「小西天」、「西來意」匾額,開基天后宮所藏「湄靈肇造」、「慈慧」匾額,民族文物館所藏「義勇千秋重,精忠萬古欽」竹刻對聯,皆林氏所書;後者更展示林氏墓誌銘,彰顯生平事,彌足珍貴。

       重道崇文坊創建於清嘉慶二十年 ( 1815年 ) ,用以旌表府城林朝英樂善好施、修建臺灣縣學文廟。是役,嘉慶九年興工,十二年竣工;謝金鑾《重修臺灣縣志》〈藝文志〉收錄「臺灣縣學夫子廟碑記」,詳載始末。惜原碑未存,僅有捐題碑記傳世,存於臺南市大南門碑林,而落款年代則為嘉慶十九年。

       坊原立於龍王廟 ( 址在今臺南市警察局刑警隊 ) 前方,日據昭和九年 ( 1934年 ) 開闢今南門路,拆廟移坊,乃遷建臺南公園「燕潭」現址。坊為石造、重簷、四柱三間的形制,呈東西座向。上簷橫額題「重道崇文」,上款「嘉慶十八年正月題」,下款「嘉慶貳拾年參月建」;下簷橫額題「己酉科歲貢生原中書科中書欽加光禄寺署正職銜林朝英立」,邊框分刻朝官手托冠、爵以傳達「加冠晉爵」的吉祥圖案。諭旨褒崇,建坊昭示,林氏得以名垂後世。 ( 按,己酉即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 )

       石坊雕造細膩,頂置葫蘆,尤顯纖巧;大額枋雕刻雙龍搶珠,並以龍吻啣柱,呈現穩重。東向小額枋分刻龍馬負圖、靈龜背書,西向小額枋分刻蒼松福鹿、寒梅雙鶴,裝飾與吉祥共濟。而反宇飛簷、瓦當滴水、鴟尾雀替雖屬石作,皆仿木構形式,流露中國傳統建築習於運用木料的特性。四柱前後各有石獅夾杆,以為穩固作用。公獅踏綵球,居左;母獅抱幼獅,居右,皆古拙雅趣。

       楹聯有四,讚頌林氏義舉。中間對聯:「義舉著黌宮碩望與文章並重,綸音光石碣芳名共道脈俱長」,乃福建水師提督王得祿所題;「重道振儒風坊表榮褒海外,崇文遵聖治爵銜寵鍚雲中」,乃臺灣府知府楊廷理所題。次間對聯:「碩行重東灜洵人倫之冠冕,隆恩來北闕邀天府之絲綸」,乃鹿港理番同知前臺灣縣知縣薛志亮所題;「功在聖門雅望長存奕世,名旌天府高風永著千秋」,乃前臺灣縣學教諭鄭兼才所題。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