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熱蘭遮城日誌 第一冊
正在加載......


 熱蘭遮城日誌 第一冊

    譯註:江樹生

    出版:台南市政府

    出版日期:民國88年初版、民國1003月再版

  ISBN957-02-5223-5

  GPN030639880109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精裝/30.5*22cm/516

    定價:NT$1600元(庫存不足無法銷售






|內容簡介|


荷文版
熱蘭遮城日誌全稱如下:

 

DE DAGREGISTERS VAN HET KASTEELZEELANDIA,

TAIWAN 1629-1662

 

DEELI: 1629-1641

 

uitgegeven door

J. L. Blusse, M.E. Van OpstallenTs'ao Yung-Ho

met medewerking van

Chiang Shu-Sheng en W. Milde

 

RijksGeschiedkundigePublicatien

Grote Serie 195

 

's-Gravenhage 1986


 
|目錄|


目錄

 

市長序..........1

譯者序..........3

荷文本原序..........7

圖版..........15

日誌目錄..........29

日誌..........1

索引..........481

 

日誌目錄

 

A.在中國沿海處理事務的日誌摘錄..........1

  1629101日至1630222.

 

在大員辦公室所寫的日誌摘錄..........1

  1630223日至929.

 

B.在中國沿海所寫的日誌摘錄..........39

  1631224日到35.

 

在大員商館所寫的日誌摘錄..........39

  163136日到104.

 

C.在大員商館所寫的日誌摘錄..........59

  16311015日到16321014.

 

D.在大員商館所寫的日誌摘錄..........76

  16321015日到1633117.

 

E.在大員商館所寫的日誌..........83

  1633310日到531.

 

在大員商館由格列翁包瓦斯所寫的日誌..........83

  163361日到620.

 

在大員商館所寫的日誌摘錄..........83

  1633822日到1023.

 

F.在中國沿海及大員商館所寫的日誌摘錄..........103

163375日到16341026.

 

G.在大員辦公室所寫的日誌摘錄..........188

1634927日至16351120.

 

H.在大員辦公室所寫的日誌摘錄..........225

1636314日至104.

 

I.在大員辦公室所寫的日誌摘錄..........262

1636111日至16371017.

 

K.在大員辦公室所寫的日誌摘錄..........351

16371018日至16381214.

 

L.在大員辦公室所寫的日誌摘錄..........426

1639318日至114.

 

M.在大員辦公室所寫的日誌摘錄..........459

1639116日至1640124日及1640124日至1641125.

 



|書序|


市長序

       台灣史上荷據時期有大量的荷文台灣史料保存下來,這是二十世紀初以來廣被我國學界知曉的事情1903年英國牧師William Campbell的大作《Formosa Under The Dutch》出版,把荷據台灣史料第一次有規模地用英文翻譯介紹到台灣來,以後有幾位日本教授繼續用日文翻譯介紹荷文史料,其中,村上直次郎教授抄譯,中村孝志教授校註的《巴達維亞城日誌》可說是最具規模的用日文翻譯介紹的荷據台灣史料在這二十世紀即將過去的現在,最基本的荷據台灣史料《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終於得由台南縣玉井人江樹生教授直接從荷文譯成中文,由台南市政府出版,可說是文化界很有意義的一件盛事
 

       台灣人不懂台灣史,由來已久,實在令人遺憾理由很多,其中之一,就是缺乏可信可讀的史書,而會缺乏史書,根本原因在於缺乏自由思想,自由研究的空間近年來,本土意識抬頭,台灣研究成爲顯學,坊間台灣史書劇增,直如雨後春筍,蔚爲大觀,這真是台灣史上破天荒的成就這成就絕非憑空而來的,是長期醞釀,時機一到,眾志成城,才有今天

       《熱蘭遮城日誌》是台灣最早最有系統的大部史料,內容豐富,舉凡對台灣早期的自然與人文地理,台灣原住民的生活狀況,漢人開墾台灣的經過情形,荷蘭人在台灣從事的國際貿易,以致殖民台灣的種種活動,都留下第一手的記錄,爲多方面的學者提供追本溯源的寶貴史料我國學界知道有此寶貴史料已久,但礙於語文的隔閡,迄今無法運用,英才束手無策現在,這第一手的珍貴史料已經譯成中文,由本府出版,將呈獻在國人面前,相信各方面的學者,將各取所需,撰寫佳作,爲台灣文壇增添異彩

       《熱蘭遮城日誌》荷文版自二十多年前,由荷蘭,日本與台灣的學者合力編輯,由荷蘭國家史料出版局列爲荷蘭國家史料出版叢書出版,迄今已出版三冊(第一冊1986年出版,第二冊1995年出版,第三冊1996年出版),第四冊出版之後,《熱蘭遮城日誌》荷文版即將全部完成

       感謝荷蘭國家史料出版局局長Dr. D. Haks,慨允這珍貴史料《熱蘭遮城日誌》由參與荷文版編輯的江樹生教授從荷文譯成中文,由本府出版對台灣省文化處大力的補助,文獻委員范勝雄先生的居中促成,江樹生教授的辛勞譯註,謹表謝意

台南市市長  張燦鍙  1999.12




譯者序


       1624年至1662年荷蘭人曾經在台灣扮演過統治者的角色,當時的政治中心就是熱蘭遮城(其遺址即今安平古堡),在這政治中心熱蘭遮城書寫的日誌,是荷蘭人在台灣書寫的衆多文件當中份量最多,也最有連續性的文件,成爲荷據台灣時期最基本的史料最初四,五年草創期間,日誌的書寫還未成爲定制,1629年起才開始成爲例行公事,所以荷文本《熱蘭遮城日誌》就從1629年編起當時日誌的書寫緣由,以及荷文本的編輯過程,在荷文本的原序裡已有說明,在此不再重述

       荷文本《熱蘭遮城日誌》(De Dagregisters Van Het Kasteel Zeelandia, Taiwan, 1629-1662)分編四冊第一冊:1629-1641,於1986年在海牙出版,列爲荷蘭國家史料出版叢書第195號(Rijks Geschiedkundige Publicatien, Grote Serie 195);第二冊:1641-1648,於1995年出版,爲荷蘭國家史料出版叢書第229號;第三冊:1648-1655,於1996年出版,爲荷蘭國家史料出版叢書第233第四冊尚未出版本書即上述荷文版《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的中文譯本

 

       《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的主要內容是記載當時來台灣的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人員如何通商中國,如何開始殖民台灣的活動,以及與他們關係密切的事務與人事,旁及他們見聞的各地情勢,地理,物產與習俗等海上航運是他們很重要的活動,而當時風帆時代,船在海上全靠風和潮流航行,因此天候氣象的記載,自然成爲日誌不可少的一部分

       來台灣的荷印公司的船隻,南風季節來自巴達維亞,暹邏(今泰國),柬埔寨,廣南與東京(均在今越南)等地,運來南洋各地的貨物,有時也運來一些歐洲貨物,並且帶來很多上述各地的書信文件,傳達巴達維亞總督府的命令,以及各地的情報;北風季節來自日本,運來日本的銀和其他貨物,傳達日本的政情與商情此外,全年都有中國戎克船來往,運來很多中國的貨物,並運回很多日本銀和南洋的貨物,對中國貿易的背景和變化也常有記載這些航運活動與交易情形,佔了日誌很大的篇幅,不但對了解台灣進入國際貿易舞台的歷史提供重要的資訊,對中國近代海上貿易的活動也有很珍貴的史料價值

       船隻在海上從事貿易活動之外,也常發生戰爭,或遭遇搶奪當時荷蘭與葡萄牙,西班牙敵對,互相攻擊,戰場從歐洲延長到亞洲,因此荷蘭人攻擊澳門,馬尼拉的活動,以及對葡萄牙人與西班牙人在亞洲活動的情報,也常出現在日誌裡,對西班牙人佔據台灣北部的鷄籠,淡水更表關切1634年以前,閩粵沿海,海盜盛行,著名的有鄭芝龍、李魁奇、鍾斌、劉香等人荷蘭人在華商與海盜之間周旋,謀取利盆,有時大獲漁翁之利,有時被騙虧損,要通商中國的宿願,一直未能達成,因此屢對中國人惡語相加,竟至航入廈門灣,停泊在鄭芝龍的戰艦當中,突然發砲猛轟,擊沈停泊在灣內的五、六十艘戰船,並且繼續在沿海瘋狂破壞、燒殺、搶奪,如入無人之境,長達兩個多月,才被鄭芝龍擊敗,退回台灣不可思議的是,被攻擊、被破壞、慘遭燒殺搶劫達兩個月,最後打了勝戰的中國,竟然事後主動源源運貨來台灣滿足荷蘭人通商的宿願,對荷蘭人攻擊所造成的慘痛損失,最後也不了了之,留下很多令人難解的疑問《熱蘭遮城日誌》大概是翔實記載這段歷史的僅存史料,對鄭芝龍的研究,對中西交通史,明末中國官場敷衍無能的研究,都是很寶貴的史料

       通商固然是荷蘭人來台灣的要務,但是來後不久,就和台灣原住民發生衝突,有關台灣原住民的記載因而陸續出現,但是,如上所述,初期荷蘭人的主要目標在於打開通商中國的通道,因此對台灣原住民的記載還很簡略1634年後,通商中國的奮鬥已經獲得成效,荷蘭士兵旺盛的氣勢乃轉向台灣本島衝擊征服麻豆社,消滅小琉球,震驚了單純弱勢的原住民,群趨歸順,原住民的村落一個一個出現,深入這些村落之後得知,他們的附近還有其他村落,因勢推移,出現的村落越來越多又從他們得知,在東部產有黃金,掀起荷蘭人多年的探金熱潮,從台灣西南沿岸翻山越嶺前往東部,在那裡又聽說,黃金在北方,於是繼續北上探詢,因爲探金,一路又發現了一大串的村落後來荷蘭人得知的原住民村落超過三百個,比陳第"東番記"所載台灣西南沿海十個地名多出很多了,而且荷蘭人還未發現的不知道還有多少原來,那時台灣到處都已有村落,原住民已經散居全島各處,這是台灣史上重大的發現台灣並非海上荒島!而且證據充分證據就是這些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檔案,特別是這一套《熱蘭遮城日誌》清代的地方誌和一些文集也留下不少原住民的中文社名,如果把這些中文社名詳細對照荷蘭人有關原住民村落的記載,深信對台灣早期的歷史必有很多新發現

       荷蘭人征服原住民,開始殖民台灣以後,興緻勃勃地勾繪理想的新天地,特別對台灣這塊豐富肥沃的土地,寄予無限的希望野地上有很多鹿群,正是日本鹿皮市場的好貨源,因爲原住民自有捕鹿的習性,不能滿足荷蘭人的商業利盆,因此鼓勵中國獵人來台灣捕鹿,使鹿皮得以大批運往日本銷售其實,原住民積多年的經驗,普遍建立了捕鹿的規範約束,才能"窮年捕鹿,鹿亦不竭"現在,中國獵人向荷印公司購買捕鹿證,在認可的意識下,任意捕鹿,鹿皮交給公司,鹿肉運回中國,而荷印公司以統治者身分發照捕鹿,並專利收購鹿皮運銷日本,發照收費,運銷牟利,荷蘭人與中國人合作,相得益彰但原住民對這突如其來的行徑,不但痛感他們固有的財產遭人搶奪,甚至是滅種式的毀滅,他們驚愣,不平,繼而發怒,出手阻止被攻擊的中國獵人向荷印公司告狀,荷印公司就派兵去"處罰"抗命的原住民,擁有步槍的荷蘭士兵,一直是只有標槍弓箭的原住民的剋星每一次"處罰",原住民就又被削去一部分的權益中國獵人濫捕的結果,後來連荷蘭人自己也發現不對,擔心如此下去,鹿將絕種,這才開始規範中國獵人打獵的期限和方法但原住民藉以交易舶來品最主要的財產,鹿,在幾個先"開發"的村莊已經瀕臨絕跡,這些村莊的原住民不知不覺淪落成貧窮人

       荷蘭人也發現台灣的氣候土壤很適合種植多種農作物稻米已經由中國農夫種植成功,荷蘭人很自信地認爲台灣的米將可供應該公司在全東印度的需要甘蔗也已種植成功,將可大量產糖中國人引進各種農作物和果樹,荷蘭人也引進南洋的蔬菜水果、農具、耕牛和農業技術也由中國人和荷蘭人繼續引進由中國農夫開墾的赤崁農區,逐漸擴大因爲農業的開發,促使道路橋樑的建造,而道路橋樑的建造也加快了農業的開發,比較之下,原住民的生業,漸形落後

       那時,荷蘭傳教師熱心傳教,由荷印公司禮聘前往亞洲各地該公司的據地傳教派來台灣的牧師相當優秀,在短期內就已經學會原住民的語言,熱心向原住民傳教1628年雖然曾經因日本人的緣故,使原住民對牧師嚴重排斥,但基本上,從1630年以後,牧師已經獲得原住民的信任,在新港社奠定教會的根基,首創台灣的書寫文字,設立學校,教導原住民學童讀書這是台灣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征服麻豆社以後,傳教的區域擴大,牧師接觸的原住民大爲增加有相當長的時期,牧師一方面向原住民傳教,一方面代表荷印公司管理原住民牧師是最接近原住民,也最了解原住民的荷蘭人原住民的傳統生活,也被牧師改變很多,從牧師的活動,報告,還可看出原住民原有的生活和習俗因此,當時有關牧師的記載,是探討原住民生活習俗等的珍貴史料

       中國人雖然很早就來台灣出入,但是有規模的入居台灣,還是荷據台灣以後的事中國人在台灣跟荷蘭人的關係,最初是貿易的關係交易買賣,本來無所謂從屬的關係但是荷蘭人入台以後第二年,就藉口中國船隻使用他們建造的碼頭,開始向中國人徵收船貨的出口稅荷蘭人徵稅的觀念很強,也很發達,深受羅馬人統治羅馬帝國的影響荷蘭人殖民台灣以後,缺乏人力,乃鼓勵中國人遷居台灣,從事打獵,農耕,和其他工作那時明末,福建因戰亂,飢荒,貧窮等原因,有很多人來台灣謀生荷蘭人逐漸對中國人開徵收稅的項目和發布規定的告示這些收稅的資料和規定的告示,成爲我們得知當時中國人在台灣的活動和成長情況的重要史料

       荷據時期不但留下台灣早期重要的史料,也創造了新的台灣史荷據時期是台灣史上第一次有一個統轄全島沿岸的政府的時代,散居全島沿岸的原住民村莊,加上一些內陸的村莊,經由荷蘭人設定的地方會議,一年一度分區集會,接受同一政府的規定和命令,打開各村落來往流通的管道而且,各村落的傳統,因荷蘭人每年選任長老,取代原有酋長的權勢來管轄該村,以及傳播基督教,驅除傳統信仰的領袖巫師,使得原住民社會在組織和精神上都起了激烈的變化,加以在技能和慾望都遠遠超過原住民的中國人,大批移入,在荷印公司的政權保護下,侵入原住民社會,成爲主導力量,荷印公司開創了外來政府統治台灣的歷史

 

       《熱蘭遮城日誌》是荷印公司的內部文件,讀者原爲該公司的高層主管,目的在於爲長官書信作證,因此秘書書寫日記時,顧及上司,尊崇上司的筆觸,時常出現本書全文翻譯,儘量保持原貌,讀者若以當事主管的心情閱讀這些日誌,諒必會有不同的領會當時日誌的原本都留在台灣,於北風季節抄寫日誌的抄本,附於長官書信,寄往巴達維亞,轉送荷蘭本國抄寫時,諒必有所省略,我們知道,這些抄本並非原本的全部內容相信,日誌原本一定還有很多寶貴的史料,可惜今已不知下落,大概鄭成功驅逐荷蘭人時,已被荷蘭人自行銷毀了

 

       民國六十年(1971)筆者在華岡中國文化學院任教,蒙創辦人張其昀恩師厚愛,派往日本天理大學擔任交換教授在天理得師事中村孝志教授,進修荷據台灣史,又因中村教授引介得問學岩生成一教授,對荷據台灣史發生濃厚興趣,遂於民國六十四年,在中國文化學院的資助下,來荷蘭留學原擬留學兩年,即行歸國,不意竟留此二十多年壯年歲月大多在無奈的嘆息中消逝現在才得將荷據台灣最基本的史料《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譯成中文,出版有期,不勝感慨

       世事多變,三十多年來,世界各地發生很多變化,而台灣則政治開放,經濟起飛,社會安定,教育普及,人才輩出,民智高升,影響所及,言論漸趨自由,對本土認知的訴求響自社會各角落三十年前,去書店幾乎找不到台灣書籍可買,現在,書店出售的台灣書籍,琳琅滿目,不勝枚舉多種因素的結合,多方面的發展,很多人的努力,始有今日的景象,可賀可喜在這關愛台灣的熱潮中,最早有連貫性的台灣史料《熱蘭遮城日誌》的問世,希望也會受到讀者的歡迎

 

       民國八十五年四月,台南市文獻會組團,由民政局林森榮局長率領,來歐洲考察文獻會委員一行約二十人,於四月二十日專程來海牙參觀荷蘭國家總檔案館,對檔案館收藏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檔案與地圖的豐富與用心,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對檔案中那麼多尚未爲國人所知的台灣關係史料,至表關切,以後遂促成台南市政府訂定翻譯出版《熱蘭遮城日誌》的計畫翻譯期間,屢蒙林森榮局長,文獻課陳慶吉課長的關懷鼓勵,江美月小姐不厭其煩的聯絡安排,各位文獻委員的指教,深感慶幸,初稿譯成以後,還承蒙范勝雄委員、蕭瓊瑞委員、楊森富委員,以及洪敏麟教授費時校閱全文,給筆者寶貴的意見,謹此一併敬致謝忱筆者學淺才疏,有不少問題無法解決,錯誤也難免,尚祈讀者賜教斧正爲禱

江樹生
民國八十八年九月於海牙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