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熱蘭遮城日誌 第三冊
正在加載......


售價 : $1,600
 熱蘭遮城日誌 第三

    譯註:江樹生

    出版:台南市政府

    出版日期:民國88年初版、民國9212月再版

  ISBN957-01-5724-0

  GPN1009204121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精裝/30.5*22cm/653

    定價:NT$1600 






|內容簡介|

荷文版“熱蘭遮城日誌第三冊”全稱如下

 

DE DAGREGISTERS VAN HET KASTEEL

ZEELANDIA, TAIWAN

1629-1662

DEEL II: 1648-1655

 

uitgegeven door

J.L. BLUSSE, W.E. MILDE

en

TS'AO YUNG-HO

 

met medewerking van

N.C. EVERTS


 
|目錄|


目錄

 

市長序..........I

譯者序..........II

荷文本原序..........III

插圖..........IV

日誌目錄..........V

日誌..........1

索引..........590

 

目誌目錄

 

A.熱蘭遮城日誌抄本..........1

  1648225日至112

 

B.熱蘭遮城日誌摘錄..........104

  1650310日至1020

 

C.熱蘭遮城日誌抄本..........182

  1651219日至816

 

D.特使Willem Verstegen自巴達維亞前往東京、大員與廣南出巡視察日誌..........241

  1651816日至1121

 

E.熱蘭遮城日誌..........290

  1654227日至1118

 

F.長官Cornelis Caesar主政下的熱蘭遮城日誌..........439

  1655227日至119

 



|書序|


市長序

                從安平出發,可以追尋臺灣歷史的起源可以探索臺灣開發的脈絡。

                細數安平風雲,這是唐山過臺灣的肇始荷蘭人建熱蘭遮城的史蹟鄭成功驅荷復臺的舞台反清復明的重鎮開發拓墾臺灣的中樞對外貿易轉運的要津府城門戶的港口甚至被譽為臺灣文化史的第一期。

                輕撫安平滄桑,這是臺灣(古稱大員、臺員、或臺窩灣)一詞的原點臺灣第一街的遺址鯤身漁火的美景夕照晚渡的浪漫扼要險勝的海防臺江海填陸生的變化獨留熱蘭遮城殘蹟向黃昏。

                添財執篆以來,持續經營孔廟文化園區」積極建設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戮力拓展臺南科技工業園區」並以打造文化古都科技新城」的城市願景為職志今年更以振興安平文化為要務展開一系列活動例如舉辦福爾摩沙‧王城再現」特展呈現熱蘭遮城(因延平郡王駐紮而稱王城)與臺灣史事的密切關係經由透地雷達的探測初步判定部份熱蘭遮城城垣遺址與不明坑洞執行專業的考古試掘工作期待釐清王城輪廓與歷史謎題計畫修復三棟單伸手民宅保存安平民宅的傳統風貌輔導成立安平形象商圈旅遊資訊中心」與安平文化資產館」推廣安平歷史文化與促進安平觀光商機。

                 為強化安平,本府與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合辦航出安平‧平安出航」活動介紹安平的古蹟文物、歷史建築、聚落生活、社區營造與老街再生;甚至複製荷蘭與明鄭簽訂的議和條約,陳列在安平古堡(即熱蘭遮城)以供遊客認識檔案與緬懷歷史。

                  沒有歷史,當然無法產生史料;沒有史料,當然無法解釋歷史。檔案史料可以文獻釋史,考古發掘可以實物證史,二者皆有其意義。本府文化局發行《熱蘭遮城日誌》譯本已有兩冊,對於荷據時期的歷史研究貢獻良多;試掘熱蘭遮城的工作已有眉目,對於「王城再現」的探索助益亦多。文化工作是無怨無悔,無止無休。在眾多期盼之下,本府再接再勵,賡續出版發行《熱蘭遮城日誌》中譯本第三冊,提供各界參考,共同探討其中蘊藏的相關史事。

                  值此付梓之際,添財再次感謝江樹生教授的翻譯與註釋,讓本書更易於流通與運用;也感謝荷蘭國家史料出版局局長Dr. D. Haks同意本府出版發行、荷蘭國家總檔案館提供館藏珍貴的地圖與圖畫,讓本書更具有參考與對讀的價值。好書應與大家分享,歷史應與大家共創,樂而為序。

臺南市市長  許添財  謹識
20039




譯者序


                熱蘭遮城日誌第三冊收錄16481655年間的六個檔案,分別以ABCDEF六個拼音字母標示。16481655前後有八年,但這六個檔案只有五個年度的日記,164916521653這三年的日記完全遺失了,而且留下來的這五年的日記,都缺乏12月和1月的部份,使這八年的冬天活動失去重要史料,也使一向在這季節熱鬧登場的捕烏魚活動失去詳細記載。

 

                不過16481650165116541655這五年都保存相當完整的2月到11月的日記,值得慶幸。熱蘭遮城日誌本來就是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的貿易流水帳,眾多的數據是日誌的特色,也是解說貿易狀況可靠的資料。1640年代是荷蘭人在台灣最具活力,最有建樹的年代,貿易發達,船隻來往頻繁,貨物流量大增,說明這情形的船貨運輸資料,佔本冊日誌最大篇幅。進入1650年代以後,船貨逐年減退,好景不再。也許,這兩個年代的比較,可以看出,前者雖是明清改朝換代的戰亂之際,因官方約束鬆散,民間得有機會自由貿易,表現出民間活潑的海上貿易;而後者因鄭成功勢力逐漸壯大,統約海舶,民間失去自由貿易,變成鄭成功與VOC兩大勢力之間貿易競爭狀況。

 

                這五年也保存相當完整的招集台灣原住民舉行地方會議,以及擴大規模的社、港與各種稅收的資料,因而展現很多原住民村社的各種狀況及其變化。1652年發生郭懷一事件以後,荷蘭人對華人更加猜疑,嚴加戒備,為此,特在赤崁興建普羅岷西亞城堡,就近監控華人,並加強結好原住民,用以對付華人。這種變化從這期間地方會議的長官講話,以及社、港的新規定都看得出來。郭懷一事件是荷據時期台灣極為重大的事件,對荷蘭人的政策,對華人的社會,對原住民的心態,都影響深遠,很可惜,16521653年的熱蘭遮城日誌都遺失了,使這重大事件失去最詳細的珍貴史料。普羅岷西亞城堡的遺址即今台南市赤崁樓,追想其興建緣由,需從郭懷一事件說起。

 

                 航海難免發生船難,荷據期間,大概沒有一年沒有發生船難。大員港道水淺浪湧,出入多阻,常有翻船或擱淺事故。荷蘭甲板船吃水較深,屢因船重,無法入港,需於港外裝卸貨物,遭風遇險。因此他們常寄舶澎湖馬公港,與大員來回裝卸貨物。荷蘭船在澎湖出入如入無人之境,馬公灣畔的媽祖廟且被荷蘭人當作貨倉使用。看起來,當時廈門的官吏雖然還來澎湖收稅,卻任由荷蘭人自由使用。本冊日記也記載鄭成功派人來台灣收稅,遭荷蘭人反彈,引出鄭芝龍早已在台灣收稅的往事。

 

                 在眾多船難記錄中,本冊有相當戲劇性的一則,詳載一艘荷蘭甲板船在東沙島擱淺沈沒,八十多男女逃生東沙島,在無人島上靠著吃海鷗、海龜、芋頭苟延殘喘,其中有人修補破損的小船冒險浮海去大員求救,兩個月後終得喜劇收場。

 

                  人際關係自古就很複雜,也是歷史的重要部份。VOC入台以後,在公司檔案裡記載荷蘭人與中國人、日本人、台灣原住民關係的俯拾即是,但記載荷蘭人互相之間的關係的就不多見了。沒有記載,未必沒有其事。本冊日誌收錄一個很特別的檔案,巴達維亞總督府派來台灣調查、調解台灣高層官員違法與失和的一位特使的日記,掀開多年來公司內部的走私與爭執。那些高層官員之間不肯排解的私人仇恨,導致以後巴達維亞當局對台灣的冷落。看了這個檔案,更能理解末任長官揆一所謂的被忽略的福爾摩沙的心情。

                這特使日記還有其他VOC檔案似乎看不到的一個訊息,就是當時在台灣的華人社會確實已經有在演戲,這個特使要離開台灣以前,何斌和其他華人頭家在熱蘭遮市鎮設宴歡送特使,席間演戲助興。不禁想起江日昇《台灣外記》所描述何斌逃離台灣當夜,大張花燈、煙火、竹馬戲、綵笙歌妓,窮極奇巧,請王與酋長卜夜歡飲竹馬戲

 

                  本冊日誌也記錄不少其他日誌常見的風災、水災、旱災、地震等天然災害,但另有一樣天然災害,本冊日誌記錄特詳,就是蝗蟲的災害。日記裡對蝗蟲的突然出現、大群移動和造成的災害,都有生動的描述。也記錄了蝗蟲經澎湖飛往台灣,在台灣南北各地出現,大群蝗蟲從地上飛走以後,地上留下比蝗蟲還要多的幼蟲的情形。這些蝗蟲出現後約五十年(康熙36年,1697),郁永河在淡水河邊大概也碰到大群的蝗蟲,《裨海紀遊》有一段話說:至八里分社,有江水為阻,即淡水也。。余停車欲渡,有飛蟲億萬,如急雨驟至,衣不能蔽,遍體悉損,郁永河說的億萬飛蟲應係蝗蟲。荷蘭人看到蝗蟲成災,立刻想到摩西要求法老讓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聖經故事,認為蝗蟲成災是神的處罰,通令全島公司人員擇日禁食禱告,求神赦罪。

 

         VOC在台灣的貿易衰退,景況越來越困難,歸咎於鄭成功的打壓。因此另謀出路,想要結好滿清,通商廣州。廣州久為葡萄牙人的通商地盤,而葡萄牙與西班牙結盟,同為荷蘭的世仇大敵。1648年荷蘭和西班牙簽約,結束了長達八十年的獨立戰爭,言歸於好,在亞洲他們也終止敵對狀況,不再互相攻打。推想,西班牙、葡萄牙既已結束戰爭,應該可以去廣州與葡萄牙分享貿易了。但是,本冊日誌告訴我們,軍事戰場的戰火雖然平息了,貿易戰場還仍戰火熾熱。當荷蘭人試圖通商滿清轄區的廣州時,葡萄牙人仍然從中作梗,無情地醜化荷蘭,阻止他們去廣州貿易。

 

 

 

                    在本冊日誌的這段期間,鄭成功登上歷史舞台,逐漸成為反清復明的中堅人物,也成為華人海外貿易的主力。VOC之佔據台灣,本為貿易而來,而貿易則全賴南洋、中國與日本之間的通有無。鄭成功軍事擴大以後,貿易活動也隨之活躍起來,形成海上貿易一股強大力量。他旗下的海舶從南洋運香料等物直銷中國,並從中國運絲貨等物供銷日本,威脅到VOC的既得利益。VOC乃對華人海舶處處留難,甚且攻其船隻奪其貨物。本冊日誌告訴我們,鄭成功與VOC的關係,這七、八年間,已經從友善的接觸走進無法避免的衝突。鄭成功既已成為VOC重要的競爭對手,荷蘭人對鄭成功的消息自然倍加注意,因此日記中摘記不少關於鄭成功的傳說。

 

                 本冊日誌在翻譯過程中,承蒙台南市文獻委員會范勝雄與楊森富兩位委員審閱指正,台南市政府文化局各位先生女士熱心關照,定稿之前,得到翁佳音教授百忙中撥冗閱稿校對補正,林孟欣先生、王靜慧小姐辛勞製作索引,在此一併謹表衷心的感激。譯者才疏學淺,錯誤難免,敬祈讀者賜教斧正為禱。

江樹生
民國九十二年九月於海牙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