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品資訊網 -- 熱蘭遮城日誌 第二冊
正在加載......


售價 : $1,600
 熱蘭遮城日誌 第二

    譯註:江樹生

    出版:台南市政府

    出版日期:民國917

  ISBN957-01-1802-4

  GPN1009102574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精裝/30.5*22cm/767

    定價:NT$1600元






|內容簡介|

荷文版“熱蘭遮城日誌第二冊”全稱如下

 

DE DAGREGISTERS VAN HET KASTEEL

ZEELANDIA, TAIWAN

1629-1662

DEEL II: 1641-1648

 

uitgegeven door

J.L. BLUSSE, W.E. MILDE

en

TS'AO YUNG-HO

 

met medewerking van

N.C. EVERTS


 
|目錄|


目錄

 

市長序..........I

譯者序..........II

荷文本原序..........III

圖版..........IV

日誌目錄..........V

日誌..........1

索引..........703

 

目誌目錄

 

A熱蘭遮城日誌摘錄,有關在福爾摩沙舉行的第一次地方會議

  1641411日。..........l

 

B戰地指揮官Johannes Lamotius前往雞籠與淡水的日誌抄本

  1642913日到1112日。..........19

 

C熱蘭遮城日誌抄本

  1643225日至1115日。..........46

 

D繼續福爾摩沙島上的熱蘭遮城日誌

  16431116日至1644320日。..........214

 

E熱蘭遮城日誌

  1644320日至811日。..........247

 

F東印度議會議員Francois Caron率領大船Vrede號、Swarten Beer號、

quelHasewint號、以及那艘大領港船從巴達維亞航往大員的日誌

  164489日至1115日。..........317

 

G繼續熱蘭遮城日誌

  1645315日至1118日。..........381

 

H熱蘭遮城日誌抄本

  1646227日至1110日。..........495

 

J熱蘭遮城日誌抄本

  1647314日至1111日。..........602

 

K熱蘭遮城堡的日誌

  16471111日至164819日。..........690
 



|書序|


市長序

       前年《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中譯本出版以後,反應熱烈,很多人問,第二冊中譯本何時出版。現在第二冊即將問世,深信迫切期待著的人,對荷據時期的台灣,又將增進不少認識,喜獲珍貴史料。

       史料是歷史具體的見證。當然,沒有歷史,就沒有史料,但是,有歷史,卻未必有史料。沒有史料,時日一久,歷史也就煙消雲散,無人知曉了。因此,若說,沒有史料就沒有歷史,也說得通。例如荷據台灣時期的台灣歷史,在荷文史料介紹過來以前,生於斯長於斯的台灣人,知道得極其有限,印象極其模糊,錯誤的認識自是難免,原因就是缺乏史料。

       近年來,荷文台灣關係史料,因幾位學者的努力,陸續「出土」,譯成中文,呈獻給中文讀者,使我們對早期台灣的認識逐漸清晰起來。其中,《熱蘭遮城日誌》可說是最基本,最有系統,最具規模的第一手史料。第二冊中譯本出版後,至盼江樹生教授繼續進行第三冊和第四冊的翻譯工作,使整套《熱蘭遮城日誌》中譯本得以順利完成。這將是台灣文化界一樁大事,也將爲文化古都增添光彩。

       撫今追昔,深覺保存史料之重要。前人疏怠,後人必失所據。若令子孫必仰賴他國文獻始知祖先往事,難免令人有所欠缺之感。荷據台灣時期,漢人已是台灣歷史舞台上的主角,但流傳下來的中文資料竟寥若晨星,實在令人惋惜。文物史料的產生,各具文化性格,荷蘭人流傳下來的,自以荷蘭人爲主體所產生的文物史料。若漢人自己留下翔實的文物史料,深信,我們的認知必將另有一番天地。往事如此,前景亦然,今日台灣人的重要事蹟,就是後日台灣的重要歷史,這些史料的保存,不僅可供後學研究,亦可見證今日的成就。這些史料,應該設立專責的檔案機構,有計畫的保存。讀荷蘭人流傳下來的《熱蘭遮城日誌》有感,順此略表感想。

       本人再度感謝荷蘭國家史料出版局(Instituut voor Nederlandse Geschiedenis)局長Dr. D. Haks慨允江樹生教授翻譯這珍貴史料第二冊,由本府出版,也感謝荷蘭國家總檔案館(Algemeen Rijksarchief)允許本書刊載該館珍藏的地圖與圖畫。

台南市市長  許添財
2002.3




譯者序


       《熱蘭遮城日誌》第二冊包括16411648年的日誌。這段期間,荷蘭人打敗淡水、雞籠一帶的西班牙人,降服眾多原住民村社,成爲台灣唯一的統治者,精神爲之振作,自信滿滿,大興土木,推展各種建設。這期間,國際情勢對荷印公司頗爲有利,中國內戰,國土分裂,滿清勢力下的剃頭商人被日本拒絕交易,促使南明更多貨物經由台灣運銷日本,使荷印公司在日本市場大發利市。明清交替之際,戰亂飢荒驅使大批中國難民逃來台灣,帶來很多物資,也帶來很多人力,帶動台灣多方面的開發。荷蘭人在台灣的三十八年間,這段期間最有作爲、最積極殖民台灣,也最拓展貿易。

 

       1641年的日誌只有411日條,而且標明,是摘錄有關福爾摩沙舉行「第一次地方會議」的內容。可以說,1641年的「熱蘭遮城日誌」已經全部遺失,只留下被摘錄的這部份。也不清楚,這部份何時摘錄,爲何摘錄。1644年到1647年留下來的日誌都有當年舉行「地方會議」的詳細記錄,這些記錄都以1644年舉行的「地方會議」爲「第一次會議」。前後只差三年,就有兩種「第一次地方會議」的版本。顯然當時的荷蘭人對1641年舉行的那場會議,是否「地方會議」已有不同看法,也許因此才有專程摘錄1641411日有關「第一次地方會議」之舉。

 

       無論如何,「地方會議」是當時台灣最盛大的集會,操各種語言的原住民領袖,紛紛自各地徒步來集會,大概有不少原住民第一次走過最遠的路程,看到從未看過的其他原住民,第一次見識不同村社的情形,相信對原住民的思想變化和族群溝通應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地方會議」也充分表現荷蘭人統治台灣,特別是統治原住民的方法與態度。從史料的觀點來看,「地方會議」使很多原住民的村社和人物大規模「集體出土」,相當寶貴。

 

       「地方會議」之外,本冊日誌還分散很多關於原住民的記載。特別是打敗西班牙人以後,荷蘭人開始廣泛接觸淡水、雞籠與噶瑪蘭一帶原住民,那些原住民的狀況也因而大量出現在荷文史料。這些史料,隱約透露,台灣北部的原住民,已有相當程度的冶金、採硫、挖煤、農耕等技術,也已有使用金錢和儲蓄金錢的習慣,也已有長久對外貿易的經驗。這期間,台灣西岸南北的陸路交通也被荷蘭人打通了,沿途的原住民陸續歸順,荷蘭人開始利用這條縱貫陸路,南北步行來往,也令沿途各社原住民接力傳送文件。其中,「大肚番王」的歸順,顯示台灣中部原住民曾經有過規模不小的宗族社會。

 

       荷蘭人統治台灣北部以後,再次興起探尋金礦的熱潮。派大軍,花鉅資,分從南北,水陸並進,向花蓮一帶努力探索,但最後金礦仍在虛無飄渺間,找到的盡是原住民的傳說與活動。到1646年,荷蘭人終於醒悟了,十年黃金夢,不過一場空,只要貿易流通,就是找到金礦了。本冊日誌裡,對船運的來往,所載的貨色與數量,有很多詳細的記載。

 

       荷蘭人積極經營海上貿易之餘,也積極開發台灣島內各種稅源。他們早已向中國人課稅,但項目究竟多少,尚待有心人整理研究,目前只能用形容詞說,名目繁多,不勝枚舉。不過,在本冊日誌,有兩件事值得一提。荷蘭人入據台灣以後,曾爲應否向原住民收稅,公司內部爭辯很久。在本冊日誌,我們看到,他們也已向原住民「全面收稅」了。其次,荷蘭人因事務繁多起來,有些稅收不暇收取,也爲了省麻煩,避免糾紛,乃如同「贌社」、「贌港」那樣,將一些稅收發給「贌商」專利收取。至此,荷蘭人在台灣的殖民政策,就更進一大步了。

 

       因農業人口的增加,農田的擴大,公司乃開闢不少新的道路和橋樑,用以方便農作物的搬運。農業的發展,連帶也使熱蘭遮市鎮繁榮起來,以致市鎮的房屋土地都必須重新丈量規劃。赤崁與大員之間人來人往增多起來,遂在台江兩岸設置定期渡輪航行,後來爲了渡輪,公司還在大員南邊建造一個人工的港灣碼頭。來往貨物增多,也迫使公司新建大倉庫。其他還有不少建設工程,例如護堤與街道的建造與修復。以當時的環境,荷蘭人對公共工程的建造,算得上相當積極了。現存荷蘭人繪製的台灣地圖,有不少是1640年代各種工程的設計圖。

 

       本冊日誌也隨處都有各種日常現象的記載,例如天氣的變化,風向潮流,颱風地震,以及關於公司內部的問題,中國人的活動,原住民互相的關係等等。有些現象的連續性比較明顯,有些並不很明顯,不過都提供了不少研究的素材。

 

       在《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譯者將Favorolang譯爲「華武壠」,Cavalang譯爲「蛤仔難」,prince vlag譯爲「太子旗」,經學者指正,第二冊乃將Favorolang改譯為「虎尾壠」,Cavalang改譯爲「噶瑪蘭」,prince vlag改譯爲「親王旗」,造成讀者不便之處,尚希見諒。

       本冊日誌在翻譯過程中,承蒙台南市文獻委員會范勝雄與楊森富兩位委員審閱指正,台南市政府文化局局長蕭瓊瑞先生熱心關照,江美月、許芯彧、李淑娟三位小姐前後聯絡安排,定稿之前,得到陳國棟與翁佳音兩位教授百忙中撥冗閱稿,提供很多寶貴意見,在此一併謹表衷心的感激。也感謝海牙的荷蘭國家總檔案館提供插圖底片,使本冊日誌增添光彩。譯者才疏學淺,錯誤難免,敬祈讀者賜教斧正爲禱。

江樹生
民國九十年九月於海牙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