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售價 : $300
 郭水潭集
  
  主編:羊子喬
  出版:台南縣文化局
  出版日期:民國83年12月初版、民國90年12月初版二刷
  ISBN:957-00-4365-2
  GPN:030749830110
  語言:繁體中文
  規格:平裝/20.9*15.1cm/604頁
  定價:NT$300元
 
  
 
 
 
 
|內容簡介|

 
        郭水潭,生於臺南佳里,為鹽分地帶文學代表人物之一,他的一生跨越兩個時代,因此作品中多呈現做為一個臺灣人,在臺灣土地上經歷殖民帝國、終戰後新政權的深刻感受。本書將郭水潭先生的作品,包含詩、小說、論述、隨筆收錄於其中。
 
 
|目錄|

 
002  文學何價?──序 「郭水潭先生作品集」    吳豐山
006  傳遞文學薪火──縣長序    陳唐山
008  文化活水在民間──主任序    葉佳雄
012  籬下的菊花──對父親郭水潭作品集出版的感想    郭昇平
 
卷一    詩
026  不認識的愛人
028  獻給心中的愛人
030  年底
032  誰知道
034  乞丐
035  秋天的郊外
036  小曲:戀愛的屍體
037  秋心
039  衝破陋習
043  妓女
045  送別秋天
047  地獄音信
051  巧妙的縮圖
053  劇場裏
055  生活的信條
058  海濱情緒
062  徬徨於飢餓線上的人群
067  在牧場
069  故鄉的書簡
077  幻覺
079  靜寂
080  農村文化
082  酒家風景
084  牧歌一日
087  村裡瑣事一:新興醫業
089  村裡瑣事二:季節的腳
090  村裡瑣事三:腐蝕的學園
091  村裡瑣事四:愚人節
093  窮愁的日子
095  斑鳩與廟祝
097  蓮霧之花
098  廣闊的海
102  向棺木慟哭
107  故鄉之歌
110  世紀之歌
114  弔念感言
118  無聊的星期天
120  痛妻記
123  文學伙伴
126  浪人不回頭
129  悼念文運健將郭秋生
 
卷二    小說
134  福爾摩沙  ..  長篇小說序
138  某個男人的手記
150  無軌道時代
 
卷三    隨筆
156  對文壇之我見
160  寫在牆上
162  聯合評論─致王氏琴
168  台灣文藝大會印象記
172  譏笑二等兵
176  台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宣言
178  自鹽分地帶遙致陳挑琴
182  文學雜感
190  我是村中有力者
194  身邊雜記
198  通譯十五年
200  日記(一九三三─一九三九年)
210  穿文官服的那一天
218  憶郁達夫訪台
222  談本省知識界之動向
230  追憶我的母親
236  暮年情花
242  缺乏讀者的第一本書「台南縣志稿文化志」
248  從「鹽分地帶」追悼吳新榮
 
卷四    論述
256  北門區地理歷史性概觀
268  南鯤鯓廟誌
276  侯庚抗日事蹟
282  台灣民主國的內變
290  台灣日人文學概觀
324  台灣舞蹈運動述略
360  台灣同化運動史話
370  日僑與漢詩
404  台北圖書館小誌
426  日據初期北市社會剪影
448  荷人據台時期的中國移民
560  由兩幅古圖談鹿耳門考証
 
卷五    年表
570  郭水潭生平著作年表初稿    呂興昌
 
編後記
598  橫看成嶺側成峯─試為郭水潭造像    羊子喬
 
 
|書序|

 
文學何價?
─序 「郭水潭集」
 
吳豐山
 
        羊子喬先生編輯「郭水潭先生作品集」,即將由台南縣立文化中心印行,要我寫一篇序文。
        郭水潭先生是鄉賢,與本人又是忘年之交,為他遲來的作品集寫序雖不敢當,亦是光榮,自然樂於應命。不過寫這篇序的時候,恰是在讀完荷蘭畫家梵谷傳之後,下筆之前,先已百感交集。
        梵谷活了三十七歲,最後以自殺結束短暫的一生;一輩子窮困潦倒,沒有愛情、沒有子女、沒賺過一毛錢,只留下幾百幅偉大的畫作。 
        讀梵谷傳後,心裏一直想著一個問題─做為人類一流文學藝術創作者的人生,何以大多愁苦不堪?
        郭水潭先生的人生,無疑是以文學創作為主軸。他與梵谷不同,他有子女、有色彩豐富的愛情、也曾有過公職;可是,他後半生甚為潦倒,近十年來失去記憶地在養老院孤獨生存,絕對與不好的際遇有關。
        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水潭先生住在台北,無所事事,常常跑來我的辦公室要找我聊天。每一次他看我電話不斷,便即告辭。下個禮拜又來,又是電話不斷,便又告辭。那種熱情、那種寂寞、那種無奈,令人難過!
        自立報系每年舉辦的鹽分地帶文藝營,水潭先生幾乎每年參加,可是由於已失記憶,多的是相對唏噓。記得有一次返鄉,我去養老院看他,講了很久,他才好像認出是我,可是一會兒工夫,他又記不起什麼事了。
        文學無疑是值得生死以之的事體;是文學豐富了人類的心靈,是文學記載了人類的悲歡離合,是文學在不知不覺中促進人類的進步與和諧。
        可是,真正有大內涵的文學家却又大多悲苦一生。
        郭水潭的一生跨越兩個時代,他的作品也就呈現出做為一個台灣人、在台灣的土地上、在殖民帝國的土地上、或者在終戰後新政權之下那些深沈的思攷與心懷。看來已經久長的歲月,却又那麼具體的風雲,對現在的青年朋友會產生什麼樣的衝擊?
        文學何價?
        文學與政治連在一起的時候,常常是刻意的壓制或者刻意的張揚;
        文學與生活連在一起的時候,常常是永無止境的付出與不可期待的回報;
        文學終究是任何人都不能貶抑它的偉大的價值的,可是,對郭水潭先生和許多真正有大內涵的文學家來說,却又是一杯飲不完的苦酒。
        啊!
 
一九九四年五月台北
 
 
 
傳遞文學薪火
 
台南縣縣長  陳唐山
 
        一九二年,新文學浪潮風起雲湧,文學天地充滿自由、浪漫、隨心所欲的氣息,使台灣文學的發展邁向了全新的紀元,也為文人雅士開啓了更寬廣的創作空間。本縣鹽分地帶,向來是南瀛騷人墨客聚集的地方,此時,有不少長期致力筆耕的人,點燃了文學的火花,適時的投入新文學運動行列,籌組「佳里青風社」,傳遞南瀛文學薪火,郭水潭先生,尤其功不可沒。 
        「白色鹽田接著藍海,在那廣濶的中央突出,羅列的赤裸的小港街......,那邊有鹽分的,乾巴巴的土地上,沒有森林,也沒有竹欉......,然而,那邊的海濱有美麗的貝殼像花散亂著,那邊有歷史的港口......。」郭水潭先生以真摯、熱忱的情懷,娓娓地唱出鹽分地帶的大地之歌,彷彿訴說著南瀛子民大時代的故鄉憧憬,這是郭水潭先生本土化的文學情操,也是鄉土文學可貴的所在。
        郭水潭先生,本縣佳里鎮佳里興人,是南瀛的前輩文學家,是日據時代最早從事詩的創作者,土地滋潤他的思想,環境激發他的靈感,再加上本身極高的文學天份,作品不斷的發表,鼓動了當時文學的熱絡風氣,成為台灣新文學,鹽分地帶文藝活動的先驅。
        郭水潭先生,詩作風格清新,散文亦別具特色,可惜的是,這些抒情飄逸,扣人心弦的作品,未能廣為流傳,深覺遺憾。今欣見本縣文化中心重視鄉土文學的保存,特將其作品由羊子喬先生編輯整理集結出書,可以說真正為郭水潭先生終生的文學成就,留下最佳的見證。玆值專集付梓之際,唐山特向郭水潭先生致最高的敬意,並願賢者長其壽,爰為之序。
 
 
 
文化活水在民間
 
台南縣立文化中心主任  葉佳雄
 
        文化藝術包羅萬象,文學、美術、戲劇、音樂、舞蹈......等,皆為人類經驗中最美的傳承。這些珍貴的文化活水,源頭其實就是民間,也就是具有草根性、常民性的本土文化,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也因此,近幾年來,本中心對本土文化工作的推動,可說是一步一腳印,尤其是在鄉土文學的保存與發揚,有創新與實質的作法,如編印南瀛文學選、南瀛作家作品集,並在民國八十二年首創「南瀛文學獎」、「南瀛文學新人獎」的設置,鼓勵創作,同時也肯定成就,讓南瀛文學家動了起來。 
        郭水潭先生,就是在本次「南瀛文學獎」項下產生的特別貢獻者,不過,這樣的殊榮,主要來自於其致力台灣本土文學的成就,應是實至名歸;在本中心十週年慶活動的揭幕典禮上,眼看郭水潭先生行動不便,在其子嗣攙扶下,親自前來受獎,蹣跚的步履,象徵其文學行旅,這一路走得多麼艱辛啊!但是,如雷的掌聲中,肯定了其終生的文學貢獻,場面溫馨感人,令人難忘。
        郭水潭先生,台南縣佳里鎮佳里興人,是「鹽分地帶」碩果僅存的台灣文學家。成長於日據時代的郭水潭先生,心性純真善良,文風精鍊清新,不管是描寫鄉土、抒發親情或批判現實社會,皆風格獨具,自然誠摯。由於處於異族統治時代,郭水潭先生以筆代槍,為文撻伐日本殖民主義;評論家謂其思想反映了當時青年人的愛國情操,作品雖以日文完成,但譯成華文於今日讀之,仍可感受郭水潭先生的詩作中流露的沸騰感情,成為當時「非武力抗日」的一股清流。
        如此一位反映時代文學家,很可惜光復後限於語言,無法以中文繼續創作,但對文學動態仍十分關心,對鄉土文學詩詞的興趣未嘗間斷,每日閱報的習慣始終不變。難得的是,郭水潭先生擔任公職,繁忙的公務生涯中,其推動文藝風氣的熱忱,提攜後進的不遺餘力,均傳為文壇佳話;尤其是,本縣「鹽分地帶文藝營」能持續在北門區薪傳,郭水潭先生功不可沒。
        郭水潭先生,這位在台灣本土文學發展上,有篳路之功的南瀛前輩作家,現今雖年事已高,健康情形欠佳,但是,其文學生涯,繽紛璀璨,志在完成「立言」以報世的志業,值得紀錄與留傳。有鑒於此,本中心特將郭水潭先生代表性的著作彙輯成書,並委由作家羊子喬先生撰稿及全力編輯,又承清華大學呂興昌教授提供年表,這本「南瀛文學家─郭水潭集」歷經多年醞釀,終於問世了,這是本中心獎勵本土文學創作的一大收穫。我們由衷感激為本專集催生付出心力的藝文人士,也希望大家共同致力本土文學的筆耕,關懷它、珍惜它。
 
 
 
籬下的菊花
──對父親郭水潭集出版的感想
 
郭昇平
 
        無情歲月匆匆逝去,已歷經六十春秋,但又彷彿只是昨日的往事。緬想家父十五、六歲就讀佳里公學高等科時代,因為寫了一首日本短歌送給北門郡守,想不到郡守酒井正之竟回贈一首,其中有句「生在籬下的菊花,春天一來就會開花,」也因此句話的啓示,家父一畢業便立即被聘為北門郡守的「雇」,也成為歷代郡守的通譯。
        一九二九年,家父從事新詩的創作,熱情橫溢的他,不斷有新詩的創作,其作品發表於『南溟樂園』。
        一九三四年,家父之短歌十四首被日本歌人聯盟選入皇紀『二五九四年』歌集。翌年,一篇小說『某男人手記』獲「大阪每日新聞」新人獎。
        家父的文化事業自有文學史家、研究者去論斷他的價值與地位,我不必、也沒有資格置喙。我只是記得,不管戰前或戰後,家父總是與台灣文藝界的前輩保持密切的來往。
        戰前,我的年紀太小,但從家父閒談知道,在家鄉佳里時常往來的友人有佳里吳新榮(我們稱他新榮伯),下廍徐清吉(我弟弟過繼給他為子),佳里興蘇新、林芳年,北門王登山(我的二姑丈),新化楊逵,西港黃平堅。
        到了戰後,我年紀略長,對於出入我們台北家中的文壇名家,印象也就比較深刻,他們是吳濁流、王詩琅、劉捷、廖漢臣、張深切、巫永福、張文環、黃百祿、李君晰等人。此外,國寶級的畫家,如郭雪湖、林玉山、楊啓東、陳澄波、顏水龍等也都是家父舊識,其中,郭雪湖、林玉山、楊啓東三位前輩惠贈的畫作 ,仍然珍藏家中,說來也都是五十多年的稀品了。
        去年十月十六日,家父赴台南縣立文化中心接受「南瀛文學貢獻獎」,巧遇老友顏水龍,記憶力大退的家父居然與他餐敘得至為愉快,令我感動不已。
        我雖是文學的門外漢,但也感覺得出,從家父來往的友人身上,清楚地呈現著台灣文學歷史的縮影。       
        家父對自己以及朋友所發表的作品,大多數都有剪報,數十年來,不但一直珍藏著,而且還將自己的作品輯為四冊,名為『寒窗集』,雖然這四冊由於朋友相互借閱,目前僅餘第四集在手邊,但家父內心深處盼望有生之年,能將這些作品出版,身為兒子的我是可以感覺到的。
        如今,台南縣立文化中心葉佳雄主任,願意出版家父的集子,使家父畢生的心血得有完美的結集,我們父子真是衷心銘感。而名作家羊子喬整理家父的作品,或請人翻譯,或搜集已發表的文章,清華大學文學研究所呂興昌教授繼續補充羊子喬先生未收的作品與資料,並撰成家父生平著作年表,其他參與翻譯的陳千武、月中泉、蕭翔文、莊彩利諸先生也是費心費力,貢獻良多,在此我也代表父親,向他們致上十二萬分的謝意。
 
一九九四年五月十二日誌于台南
 
 
|內容試閱|

 
不認識的愛人
 
我不認識的愛人的
美麗的眼睛
和燦爛的星星相似
 
我幾乎欲發狂
那是強烈的愛情
但是星星在天空的那邊
只遙遠地冷冰冰地發亮
 
以我的熱淚
使天窗的星星變得靠近
以我的悲傷的心
永遠地想念她
 
 
●原作為油印,原載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蕭翔文譯。
 
 
 
獻給心中的愛人
 
寂寞的男人
把妳的面貌
不斷地畫在心胸裏
孤單地享樂且悲傷
 
寂寞的男人
把妳的面貌
深藏在心中
當旅伴,將去旅遊
 
在椰子樹蔭下
假寢的夢中
偶然看到的眼睛
哎喲,妳呀,嘴唇呀
 
今天又任憑寂寞
叫妳的芳名的話
啊!不知何故    眼眶含著眼淚
       (這一篇獻給N子)
 
 
●原作為油印,原載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蕭翔文譯。
 
 
 
年底
 
A
到了年底的話
人們的臉一律變得忙碌似地
在附近的街上走路的我
只無緣無故地變得好寂寞
 
B
同樣人的夥伴給與的
但不公平的年終獎金
為什麼不能拒受呢
我感覺到心的焦躁呀
 
C
為何那樣害怕
拜明亮的太陽呢
今天也在醜惡的
世態前面
我呆呆地佇立著
 
 
●原作為油印,原載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蕭翔文譯。
 
 
 
誰知道
 
誰知道
沒有人的森林裏頭的
那顆星的光輝
 
誰知道
月夜的妖精
那舞踊的影子
 
誰知道
住在山中的老翁的
那可怕的夜話
 
誰知道
悲傷的小丑
昨夜吹的心中的暴風
 
 
●原作為油印,原載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蕭翔文譯。
 
 
 
乞丐
 
當夕陽下沈於西方之際
不知從何處來了一隊乞丐
投宿於村子的寺廟裏
他們雖在神佛的領域
卻不作祈禱
他們不忘記檢點所賺的一天的報酬
雖然執著於自己的生存
但不知何故
他們深深地埋怨神佛
 
 
●原載「南溟樂園」第三號,一九二九年;又見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蕭翔文譯。
 
 
 
秋天的郊外
 
秋天的郊外是爽朗的
太陽投射柔和的光線
風稍為寂寞地刮吹
在那裏......我
今天也為了悲哀地活著
單獨一面吹著口哨
一面寂寞地追尋詩人的踪跡
彷徨著
 
 
●原載「南溟樂園」第三號,一九二九年;又見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蕭翔文譯。
 
 
 
小曲:戀愛的屍體
 
在月夜的海邊
我孤單單地
靜悄悄地捨棄了
戀愛的屍體
 
被海的調律陪送
被白色的海浪抱著
我的戀愛的屍體
向遙遠地方消逝......。
 
 
●原載「南溟樂園」第三號,一九二九年;又見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蕭翔文譯。
 
 
 
秋心
 
放晴而高的天空
是秋心的象徵
那個心始終寬大而慈祥
我仰望著敬慕
那個心始終冷靜而寂寞
我從那裏博得哀愁
那個心始終遙遠而悲傷
我抱住它哭泣
那個心始終澄清而深奧
我從那裏汲取詩情
............
哦,秋天,向那個心
我要不斷地招呼呀
 
 
●原載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又見「南溟樂園」第四號,一九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出版,蕭翔文譯。
 
 
 
衝破陋習
 
緊咬岸邊的浪濤
那種認真地飛躍而上
過去累積的罪惡
像摩天樓般聳立著
 
眼看著焦燥
燒盡了環境的一切
赤手空拳的我    自由地
要突飛猛進時
你們兄弟
還敢袖手旁觀嗎
 
強調我們的現在和生活
吠起來
也只不過給一片肉的慘劇
而貪婪廉價的生命
那些傢伙
竟認識目的為前提玩弄手段
知道了
就不願安閒地被飼養
 
在似懂非懂的
迷惑裡
煩悶、咒詛、怨嗟的揭幕
是無希望的延續
 
嚴肅地回顧
纏繞的過去
可恨的陋習令人戰慄
追究那些真面目
我們的祖先也痛苦過的
像妖婦般的無恥
桎梏糾纏
真是毒手    你陋習的裸形啊
深仇大恨
 
如果你能瞭解的活兄弟啊
把「破壞神」教給我們的
點了火丟過去
紅紅的火燄燒盡了那些之後
我們就不再依戀了
確定那麼做
就快點執行吧
用汗和油和努力必是我們的勝利
手推著手用力踏地
挑在一直線的跑道
前進,前進......
衝鋒上去
 
 
●原載於「南溟藝園」一九三年出版,陳千武譯。
 
 
 
妓女
 
勉強
喝下不能喝的酒
那個女郎
悲嘆著被出賣的身子
 
對愛不了的人們
為什麼要獻慇懃呢
為什麼要微笑呢
無意奉獻的心啊
妳會後悔抱怨吧
 
租借的房間
度過沈迷的一夜之晨
為什麼那副嬌羞
還是美得迷人
試圖搗亂一顆男人之心
可是──
只要想到
這就是醜陋的人間貪婪
玩弄的下場
不由地湧起一股刺中心窩般的
憤怒而苦惱
 
 
●原載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又見「南溟藝園」第四號,一九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出版,月中泉譯。
 
 
 
送別秋天
 
冷風──
搖撼著林間的早晨
秋天耳語著「要回去」
 
黃黃的樹葉
散亂在地上
而現在
跑向白色的街道
 
躍動的輪胎上
少年星期天的感情一直在跳動
 
 
●原載一九三年初所編一九二九年《自選詩第一集郭水潭篇》,又見「南溟藝園」第三卷第一號,一九三一年一月出版,陳千武譯。
 
 
 
地獄音信
 
燃燒    立刻蔓延
顯然    冒烟的火舌
使無法逃逸的人們
被燒焦    那目不忍睹的姿態
已經是無用的爛貨了
看    恐懼的
烟燄衝天的    紅蓮火焰
是惡魔垂涎的慘劇
 
毫無緣由來到
迷惑的宮殿
被照入不可思議的鏡子裡
顫抖著
於人類的前世    犯過諸多的
罪惡    被揭發了
因此
蛇頭和鷲鳥眼睛的大王
都謹嚴地    給你判罪
是因果報應
他們無法否定的
絕響
 
從遠方求救的聲音
是翻越針山的人們
耐不住痛苦的呼喚
被推落於冷泉的底層
湧上低低的哭泣
被關在多層的門扉深處
無法回歸的長恨
被捲入血河的旋渦裡
喊也喊不出聲的人們
向咀咒的下層再下層
看不見影子的腳步聲
是永不再見的
幻滅的悲哀
 
有鬍鬚的陌生的老人
為甚麼跟著我走?
猶如但丁的地獄遊
在眼前展開的情景
恐怖的追逐
做了一場無救的惡夢
 
寂寞的夜
令人可怖作嘔的徵兆
夜鳥以吐血似的聲音
在未知的密林裡嘆息著
 
 
●原載「南溟藝園」第三卷第二號,一九三一年二月出版,陳千武譯。
 
 
 


gotop